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曹爱卿。”百里赤喊了一声。一名官员站了出来,他面色略有些慌张,露出来的肤色较一般人黑。
      
      “是,皇上。”他看向李乔,停顿片刻才慢慢开口,“当地并未出现你所说的旱灾以及水灾,至于你说的蝗、蝗虫,似乎......好像是有这么一物。”
      
      听罢,殿上众人开始交头接耳,百里赤的脸色在此时也立马沉了下来。
      
      “为何未禀报?”
      
      “因、因微臣未曾见过此物,当地百姓皆称之为邪物,微臣、微臣......”他手抬起,宽大的袖口不停擦拭着额头,手指也在微微颤抖着,“微臣担忧惊扰了圣上,故没有禀告。”
      
      百里赤从龙椅上倏地站起来,语气抬高,语速加快:“曹爱卿,你可知景都因饥荒一难,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你知情不报,该当何罪?!”
      
      “微臣、微臣知罪!”他惊惶地叩拜在地上,身子颤着。
      
      天子发怒,全臣噤声,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李乔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感受着圣怒,不由得也觉得有些诚惶诚恐。她略有些不安,眼神止不住四处乱瞟,然后就瞟到了百里墨。
      
      其实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了,他让她觉得熟悉,好像他们原本很早以前就认识。她脑海中其实一直都有一些很奇怪的对话,是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对话,还有007和001他们的。
      
      那个男人说爱她,会在下个世界里找她。
      
      007跟她说了对不起。
      
      007和001在吵架。
      
      可是,这不是她的第一个快穿世界吗?这些对话如果真实存在的话,那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她是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她现在真的十分怀疑。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让她感觉到熟悉的百里墨会不会就是那个男人?那个说着爱她的男人?
      
      百里墨爱她.....
      
      想到这个,李乔看着百里墨冷漠的眉眼,脸可耻地开始发烫。她不得不迅速收回视线,不敢再看。再看,她感觉自己都要陷入一个奇怪的旋涡里,走不出来了。
      
      自恋使人堕落,使不得使不得。
      
      百里墨眼看着她的脸色变化,掩在袖口下的手指动了动,黑眸微眯。
      
      他从队列中慢慢走出,步伐稳健,站定于朝堂下,朝上首躬身:“微臣请命,愿前往景都一探究竟。”
      
      听他的话,百里赤脸色好了些,他恢复之前平静的模样,甩袖,重新坐回到龙椅上,道:“此去景都,你去,朕最为放心,先前你有其他事宜在身,如今,时机刚刚好。”
      
      “李樵,若朕让你前往景都治理你所说的蝗虫灾害,你有几成把握?”他又问。
      
      “草民不敢担保一定能成功,毕竟天灾,人为不可控,但草民保证能大幅减缓灾情。”依照刚刚那个官员隐瞒的事实,看来应该主要是蝗灾引起的饥荒。
      
      听罢她的话,百里赤坐正,正色道:“逍遥王,李樵,听命。”
      
      “朕此次命你二人治理景都饥荒,李樵从中协助,一月之内,不论成败,你二人务必飞鸽传书禀明当地情形。”
      
      第一步完成,李乔心中稍微放松。她看一眼身旁的人,见他已经在从容谢恩,她也慌忙跟着谢恩。
      
      从武都到景都,路途遥远,她和百里墨同行坐马车。古代交通工具简陋,几个小时下来,李乔只有一个感受,她的屁股简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只因这马车实在是太不抗震,十足颠簸。马车内空间倒是很宽敞,足够好几个人横躺。但见百里墨坐地稳当,她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异类,只好僵硬地端坐,偶尔趁他不注意歪着身子放松一下。
      
      “坐好。”百里墨手上捧着一本书,眼神没从书本上移开,但嘴里却吐出这么一句话。马车上仅他们两人,对着谁说的可想而知。
      
      李乔暗暗撇嘴,无奈慢慢将身子坐正,暗搓搓看了眼他的下半身,还没开始想什么,他淡漠的眼神就射了过来,她只好乖巧地坐好,不敢再乱看了。
      
      “年岁十七?”
      
      “回王爷,是的。”她恭敬作答。
      
      百里墨在她身上打量一圈。李乔在他视线下逐渐变得更加僵硬。
      
      隔着马车门帘,传来柳志的声音。
      
      “王爷,晌午了,是否用膳?”
      
      “嗯。”百里墨淡声,放下书。
      
      李乔赶紧半站起来,打算替他拉开马车帘,好让他出去。不过还没等她动手,外面的柳志就先她一步,做了这个动作。
      
      行,狗腿子做不成。李乔只好规规矩矩地跟在百里墨身后下了马车。
      
      一行人坐在一颗老槐树下休整,除了百里墨、他的随身护卫柳志和她,仅剩几个跟随护送的人,按百里墨的意思就是一切从简。
      
      李乔手里拿着糕点,悄悄看了眼百里墨,发现他正在闭目养神,她记得他刚刚也就随意吃了一口便没再吃。她又看向其他人,柳志和其他几个人正在安静的吃东西,并没人说话。
      
      她慢慢移到柳志身边,和他并排坐着。
      
      柳志狐疑地看向她,前日见着还是个浑身脏臭的小乞丐,昨日早上,他还亲自将“他”送出了府,结果没想到,昨日王爷下朝,居然又将“他”给带了回来。“他”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皇上亲自下旨此去辅佐王爷的人,他现在得称呼她为“李公子”了。
      
      “李公子?”
      
      “柳大人,请问还有多久到景都?”这样的路途真是太无聊了,和百里墨面对面一上午,她觉得压力山大。
      
      柳志算了算:“粗摸估计,三天。”
      
      李乔瞪着眼,小声惊呼:“三天?”
      
      百里墨睁眼,看向声源。少年郎一脸惊讶,双眼瞪得浑圆,看着倒有几分趣味,下一刻,少年的表情马上又变得有些意兴阑珊,咬着糕点的样子如同在泄愤一般。
      
      李乔似有所觉,看向百里墨。
      
      他却依旧阖着眼,丰神俊朗。
      
      休整结束,李乔再次跟着百里墨上了马车。车辆行进大概半个时辰后,车内有人出声打破平静。
      
      “虫灾如何解决?”声音虽淡,但力透耳背。
      
      李乔坐在他对面,本来昏昏欲睡的神经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连忙低声回道:“王爷,您方才说什么?草民刚刚有些困倦......”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百里墨手上的书已经收了起来,他看了眼李乔因为困倦而微红的脸颊,再次淡淡问道:“虫灾如何解决?”他在相关古籍中并未发现有这一记载,难道当真如他所言?他看着李乔的眼眸愈发深邃。
      
      “得看具体情形。”
      
      “例如?”
      
      李乔微微歪头,下意识重复:“例如?”马上反应过来,“草民的意思是需要根据当地具体情形对症下药,例如人工扑打法,这个方法就需要借助人力,按草民先前看过的古籍记载,需要乡民用竹竿撑起八尺长的布匹,最好为白布,以顺风的方向进行三面围堵,将蝗虫驱赶到一处后再进行集中扑打。”
      
      百里墨沉思片刻,问:“效率如何?”
      
      “效率一般。”李乔说完,见他面色如常,猜不到他心中所想,于是试探着继续说道,“虽然效率一般,但是这种方法算是最简单成本最小的一种方法,只是会比较耗费体力。”
      
      她说话总能冒出一些新鲜古怪的词语,虽然听着奇怪,但也能让人明白她的意思。
      
      百里墨看着李乔,没说话。
      
      见他没说话,李乔小心喊了一声:“王爷?”
      
      被她喊着的人看了眼她的嘴角方向,才开口:“你唇边有糕点残渣。”
      
      马车两侧窗帘被风微微吹起,日头高照,乘着这个空隙,几缕光线钻进马车,正好投射在百里墨的唇上,像是被打上一层高光,李乔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
      
      不知怎么,她心跳得快了起来,在胸膛里一声一声响着,整个人都好似要随着这个节奏震动起来。她双手一下子按在身体两侧的座椅上,又恍然意识到动作的突兀,只得匆忙开口:“草民马上擦。”说着便抬起手要伸向自己的嘴角......
      
      还没摸到嘴角,手就在半空中停住。
      
      用手直接擦似乎会有些失礼,可是她身上也没有手帕,这该如何是好?
      
      面前伸过来一只手,手上拿着一块锦帕,看质地便知是上乘之物。
      
      “谢王爷。”李乔抬手接过,顺势擦了擦嘴角,才鼓起勇气再次看向百里墨,她特意避开他嘴唇的位置,只专注地盯着他的鼻梁,“小人乡野草民,还望王爷不要见怪。”
      
      “无碍。”
      
      他话音刚落,马车就是一个剧烈的颠簸。百里墨还好,还稳当地坐在原处,只身体微微前倾,看得出突然的颠婆对他的影响并不是很严重。而李乔就惨了,她直接从座椅上被晃下来,斜着身子侧摔在了马车里,还恰恰摔在了百里墨的脚边。
      
      胸口一个钝痛,她头一阵眩晕,连忙低头看去,便见自己的胸口正撞在了人家的脚尖上,他右靴正对着自己的肚子,不过没挨到,可左靴的脚尖却实打实的抵在了她的左胸上。虽然她胸小,可还是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百里墨低头看她,脚尖上的触感令他要移开脚的动作顿了顿。
      
      李乔往后退了退,捂着胸口坐起身,忍着疼道:“还请王爷海涵,草民唐突了。”
      
      马车外传来柳志小心翼翼的声音:“王爷,方才途径一处低洼不平之处,王爷可还好?”
      
      李乔听百里墨说了声“无碍”,她也慢慢站起来坐回到了原位上。刚坐下,腹部却猛然地一阵猛烈地收缩,像是有人用一根木棍在恶意搅拌一般,害得她一下子没坐稳,又滑坐到了地上。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紧接着又是一阵收缩......
      
      等稍稍平复一些时,李乔整个人已经精疲力竭。她满头大汗,汗滴顺着脸侧流到脖颈,脖颈处的衣裳布料都湿了些许。李乔软着身子靠在后方的座椅上,按在腹部上的手微微颤抖着,深怕又开始新一轮的折磨。她微微喘了几口气,先前因为疼痛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目之所及......是一男人的腰带。
      
      李乔睁大眼,猛地抬头看过去,又呆住。
      
      百里墨微低着头,正眼含探究地看着她。
      
      李乔心中一个咯噔,慌忙低下头,额头上的汗珠不住往下滴落,落在她的衣摆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深色的痕迹,她无暇顾及:“王.....”出口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她顿了顿,“王爷恕罪!”
      
      头顶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你何罪之有?”
      
      仿若有一道视线在隐晦切割着颈部的肌肤,李乔手无意识抓紧垂在地上的衣摆:“草民、草民身患隐疾,无意隐瞒,方才、方才发病,惊吓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