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火2

      这些时日,苏玉的皮肉伤好了许多,因为成功勾搭了宝珠和碧玉,心情也非常爽朗,唯一感到不便的就是腿伤未愈。如今虽说能扔了拐杖走路,但该干的重活还得干,从早到晚的劳作不得闲,这腿疼的毛病自然始终缠身,令他坐卧难安。
      
      好在宝珠暂且不会离开,他还有充裕的时间慢慢恢复。
      
      腿疼倒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能让他继续卖惨,终日里一瘸一拐的惹人疼,宝珠探望他时不免嘘寒问暖,他便趁机上演隐忍乖顺的戏码,让她慈母心泛滥。碧玉更是泛滥,除了拿点心来,偶尔还要去药房请大夫配几幅缓痛安神的药丸送他,简直是体贴入微——她俩对他太好,简直让他不好意思继续卖惨行骗。
      
      却说这天深夜,宝珠和碧玉因为被何嫂子叫去闲聊打牌,不能到访,苏玉在厨娘的吆喝下磨完了豆子,回了梅园也累得精疲力尽,就早早歇了。宝珠在嫂子屋里和两个姨太太强打精神打了两三圈牌,围观了何府塑料姐妹花几个时辰的斗富和斗嘴,陪坐陪得心烦意乱,眼看夜色渐晚,终于找了个理由提前告退,拉着碧玉逃回落玉轩闭门歇息。
      
      何府从上到下都好赌,主子们在屋里打牌,奴才们在外面赌钱。今夜何子青外出寻花问柳,何嫂子和姨太太们打牌打了个天昏地暗,外面的奴才们也赌了个酣畅淋漓,约莫过了丑时才各自倦了四散而去。
      
      又过了不多时,苏玉在一片敲锣打鼓声中被吵醒。
      
      他睁开眼,刹那觉得破烂的窗外灯火辉煌、阑珊灿烂,因为睡蒙了,一时半刻还以为在边关军营遭到了什么袭击,片刻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大事不妙,踉踉跄跄的下了床跑出门外。
      
      外面是一片灿烂的火海。
      
      有人尖叫,有人在锣声中大喊:“走水啦!”
      
      苏玉披着衣服跑出梅园,发现何府已经蔓延成一片火海,遥遥的看见落玉轩的方向,也陷入了这火海之中!
      
      他心中一惊,连忙往落玉轩的方向跑去。火势很大,暂且不知从哪而起,家丁们拿着水桶和救火器具前来,却是杯水车薪,这熊熊烈火烧到眼下的地步,想扑灭就不易了。
      
      此刻的情景,是乱到不能再乱。
      
      有家丁和小厮慌慌忙忙救火的,也有丫鬟和老妈子吱哇乱叫四散逃命的,更有人从火海中惨叫着慌不择路跑出来,浑身上下都着了火。浓烟滔天,苏玉逆流而上,拨开四散逃窜的家奴,要进落玉轩的大门。
      
      “苏玉!”有人拉住他,“你要去哪儿!”
      
      苏玉定睛一看,竟是小李。
      
      “你怎么往这边跑了?”他问,依稀记得附近是有个小门,然而常年不开。
      
      “东边儿的火太大,花园的回廊都烧塌了!”小李匆匆忙忙的说,可知是被烧得无法从大门逃出,他边要跑,边拉了苏玉一把,“快逃命吧!火要烧过来了!”
      
      苏玉挣开他的手,推了他一下:“你快跑吧!”
      
      说罢便往落玉轩的方向跑,依稀听得小李喊了他一声,却没回头。
      
      许多家奴都被东边的大火绝了路,纷纷往小门跑,苏玉在火海和人海中竭力寻找,终于看到火光之间看到了相互扶持的宝珠和碧玉。他连忙迎了上去,但见二人蓬头垢面、浅色的中衣都被浓烟熏黑,背后的落玉轩完全陷入火海之中,他定睛一看,发现碧玉半条腿都沾着血。
      
      可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他只能在喧闹中对宝珠大喊:“我们快带她出去!”
      
      宝珠一路上半抱半扛着碧玉,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如今有苏玉与她分担,顿时减轻了不少压力,点着头说不出话,只配合着他共同架起碧玉,往西边的小侧门走去。
      
      苏玉是想也想不到,自己酝酿了多时的逃跑大业,最终哪个也没派上用场,居然是这么趁乱就跑了出来。
      
      何府的家丁们从侧门出来后,都不知所措的站在外面。
      
      往前走,是苍茫的山林。何府建在山庄靠内的地方,这个小门就是后、门之一,往前走到深处,就是山庄尚未开发的地段,深夜看不见路,不知前方怎么走。往后走,又是一片火海,因为山庄下救火的人员尚未赶来,想必等他们来了,这偌大的何府也要付诸一炬了。
      
      苏玉和宝珠扶着碧玉到人少的地方坐下,月光下看不清碧玉的伤情,他便问:“少奶奶,这是怎么起的火?”
      
      “我也不知道,”宝珠摇摇头,嗓音沙哑,“今晚她陪我睡的,我们说笑了一阵,觉得倦了,睡得也沉,不知从哪里蔓延了火势,我们是被呛醒的。”
      
      “没有人叫你们?”苏玉难以置信。
      
      “我们醒来,外面都已经烧起来了,丫鬟小厮早跑了。”宝珠说,痛惜的低头看向碧玉的伤腿,“外面的树全烧着了,树枝断下来,碧玉把我推开,自己的腿却被砸了,我连忙用披着的衣裳为她扑灭了火——若是有人管我们,何至如此!”
      
      想必烧断的树枝不小,碧玉连砸带烧,伤得也不轻,此刻疼得直哼哼,都没办法说话。
      
      苏玉单膝跪地,看着这俩倒霉蛋,心里是犯了难。
      
      他自从被何子青买入府里,就日夜遭受报复和折磨,要么是被毒打和苦役压得没精力和体力逃跑,要么是周边家丁实在不能托付重任,没人帮他逃跑。就这么在折磨中关了五六年的光景,身体都要熬干了,才有这么个机会重见天日,他是必须把握时机逃跑的。
      
      可眼下怎么开口呢?
      
      碧玉受伤,宝珠肯定不肯带他下山,是要留下等灭火后找大夫医治的,想指望这俩人大概是不可能。
      
      干脆自己一个人跑。
      
      他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宝珠就开了口:“苏玉,带我们下山。”
      
      苏玉吓了一跳,几乎怀疑对方会读心术:“什么?”
      
      “碧玉的伤耽误不得,”宝珠说,“我等不到他们安定下来,更何况,我嫂子和那帮姨娘们是伤是死都未可知,谁顾得上管我们?”
      
      她是铁了心了。
      
      这场大火,奴才们说跑就跑,管都不管她俩,实在是让人寒心!与其如此,不如自救!
      
      “我们下山找大夫。”宝珠说,目光闪闪的看着苏玉,是噙着泪,“我一个人带不动她,你帮帮我,好么?”
      
      苏玉心中大喜,同时又觉得她俩确实可怜,也喜得有限,便道:“好,但是从这儿下山的路我也不熟,恐怕要绕路,也不会很快的。”
      
      “那也比这么等着强。”宝珠应道。
      
      “行,”苏玉一边应道,一边改为双膝跪地,对她说,“我来背着她,你省省力气。”
      
      他逃得匆忙,也只穿了件浅色的中衣,即便在月光下,也依稀可见他上衣下摆和裤子上全染上了血污,想必是方才一阵奔走,把伤口全抻裂了。
      
      宝珠见状,眨了眨眼,觉得盯着人家这个部位看实在是尴尬,但又实在是忍不住,觉得不得不说,便低声道:“我来背她吧,你还有伤呢。”
      
      “没事儿,”苏玉说,是真心实意的忘记了当戏精,“我力气大,走得快,她还能舒服些,上来吧。”
      
      如此,宝珠便扶着碧玉趴在了苏玉的背上。
      
      即便是这么跪着,这一刹那,苏玉的伤腿还是感到了疼痛。但眼下也不是娇气的时候,他暗自品了品,感觉这疼痛并不妨碍站起来走路,单只是疼而已——疼,他是受惯了的,也不在乎了——他定了定神,缓口气,背着碧玉站起身来。
      
      要逃出去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他,让他带着宝珠趁乱避开家奴,绕道下山。
      
      从林子深处抹黑再绕到下山的地方,一路并不容易,就这么走到天蒙蒙亮,才到了半山腰。回望来路,他们也觉得效率够高,还算顺利了。而这时,他们也停下来歇了歇脚。
      
      并非是苏玉没劲儿了,而是碧玉身体受不了了。
      
      起先,碧玉趴在苏玉背上的时候,还能说一句:“你有伤,会严重的。”
      
      到后来,她渐渐没了声息。
      
      苏玉感觉到背上的人越来越沉,体温也越来越高,鼻息吹在自己的皮肤上都是火热的,便停了脚。他们二人查看,发现碧玉果然是发起了高烧,整个人几乎是昏过去了。
      
      天色泛起了鱼肚白,光线已经足够查看伤势。
      
      但碧玉中衣的裤管已经与伤腿血肉粘连在一起了,苏玉不敢硬揭,环顾四周,在草丛里挑拣出一块边缘较薄的小石头,用力切割她的裤腿。
      
      “你动作轻一些!”宝珠怕他用力会带疼了碧玉的伤。
      
      苏玉果然轻了一些。
      
      但碧玉已经昏沉不已,基本感觉不到疼了。
      
      她通体烧得像个火球一样,宝珠站起来漫无目的走了一圈,发现这半山腰除了林子和草地,毫无水流,想弄点水给她降降温都不能。
      
      再返回来时,苏玉已经把裤脚割开了一个小口子,他很巧的用力撕开了裤管,尽量将裤管撕成一条条的,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布料慢慢揭开。这一看,俩人都心下一沉:碧玉伤得不轻,无怪如今烧成这样。
      
      因为裤子是被燃烧的树枝也点燃过,又在宝珠的扑灭过程中加重了伤情,一部分烧黑的布料融入了被砸伤的血肉,腿被烧得很重,不是血泡淋漓、就是皮肉烧焦,大概她在惊慌失措的时候还胡乱打滚,更是加重了烧伤。
      
      裤子揭到一半,苏玉不能下手了,因为剩下的部分布料被深刻的烧入了皮肉,硬要揭开太残忍。
      
      “碧玉!”宝珠终于是哭出了声。
      
      她完全不知所措了,本来心里就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要送碧玉下山找大夫治疗。可眼下,她烧成了这个样子,整个人也昏迷了,她又是心疼,又是无措,甚至怀疑自己想错了办法,反倒害了碧玉。如此种种,令她心焦不已,情不自禁就哭了起来。
      
      苏玉是打定主意要下山的,虽然深知碧玉情况不妙,但也断无停在半道哭鼻子的道理,对她说:“马上就要下山了,山下有农户,我们一鼓作气下去,找个农家先住下,我立刻就去找大夫。”
      
      说到底,还是他的精神力量强大,为了下山逃出去,过去的鞭伤和现在的杖伤开裂也不在乎了,忍着周身的疼痛复又背起碧玉,带着宝珠向山下走去。
      
      这山下有农家,许多年前他刺伤了何子青,慌不择路逃跑的时候很有印象,曾想过要去避一避,结果还没付诸实践,就在半路上让何府的人马抓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