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火1

      夜色渐晚,宝珠和碧玉见苏玉服了药后神色明显转好,与他又寒暄叮咛了几句,便告辞了。从废园的小矮墙溜出来,她俩在夜色中穿过小树林,走落玉轩的侧门回去。
      
      路上,碧玉就兴致勃勃的对宝珠说:“少奶奶,这个苏玉真是有趣儿,别看他好像是贫嘴贱舌的,说起话来却逗人得很!”
      
      宝珠也被苏玉那苦中作乐的气质所感染,听得此言便应道:“幸而他如此开阔,若是换了旁人,就表哥那个德行,别说是打死,气就先气死了。”
      
      俩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侧门,一路小跑着回到房内,这时碧玉又说:“少奶奶,不如我们明儿个再去看看他?”
      
      宝珠听得此言,便笑模笑样的问:“为何明日再去?”
      
      碧玉一边伺候她更衣洗漱,一边说:“这丹药他服了,到底好不好,还得看明天的情形。再说,我看他说起话来妙语连珠,逗得您高高兴兴的,您是好几天没这么高兴过了,咱们夜里偷偷溜去,让他解解闷儿,不是挺好?他不是会讲故事说书嘛。”
      
      她越说,宝珠越笑:“行了行了,我一句话,换了你十句话不止,道理讲了一箩筐,我看是你喜欢他了!”
      
      碧玉一怔,顿时在烛光下都可见红了脸:“没有!少奶奶,您就取笑我!”
      
      “他也蛮好得嘛。”宝珠逗她,“长得又漂亮,人也有趣儿,就是地位低了些,若要让你嫁给他,我还觉得挺亏呢。”
      
      碧玉一跺脚,脸颊绯红:“您真是的!他那个名声,倒贴钱我都不要呢,您还拿我和他比,我是为了您开心才想明儿去看看的!”
      
      宝珠看她真要有点恼羞成怒了,便拉着她安抚道:“好了好了,逗逗你嘛,可别跟我恼了,我还指望你帮我打个掩护,明晚好再溜出去呢。”
      
      这俩丫头,在秦将军的宠溺之下,既无主仆之分,也没个闺秀模样。小时候在家里舞刀弄剑也就罢了,趁着秦将军政务繁忙管不了家事的时候,偷跑出去看杂耍、听说书、逛戏园子也时有发生。
      
      有一次,碧玉拐带着宝珠到天桥下看斗狗,让家丁给拎了回来,气得老妈子吊起来要打碧玉鞭子,也是宝珠哭天抹泪、嚎啕打滚的,才把她救回来。
      
      这都干得出,何况夜里去看苏玉?
      
      只是宝珠挂碍自己的寡妇身份,对她叮咛道:“如今在这山庄不比当年,你替我办事要小心些,别让这帮奴才抓了把柄乱说。”
      
      碧玉一笑:“放心吧,我方才都想好了,明儿请少奶奶散些银子给他们,我设个赌局让他们打牌,等他们玩得兴起,咱们便走。”
      
      宝珠也笑了,碧玉安排偷跑这件事,永远都是天赋秉异,过去瞒天过海能骗得了秦府上下,如今骗几个丫鬟小厮更是易如反掌。
      
      碧玉办事细心,知道苏玉挨板子,伤的地方属实尴尬,很怕骤然造访会给双方带来不便,第二天中午,就趁着落玉轩附近没人的时候溜到梅园,要提前告诉他这个消息——却不料,她从矮墙翻过来一落地,正和拄着拐杖慢慢走路的苏玉撞了个正着。
      
      俩人都吓一跳。
      
      随后,苏玉先笑了:“碧玉姑娘,翻墙翻得是越来越利落了,好功夫呀!”
      
      碧玉瞪了他一眼,依稀觉得这奴才不能给好脸,是给点染料就要开染坊的类型。
      
      “你怎么起来了?”她心里想归想,到底还是关心他。
      
      “我只得了一天的休息,明天还得干活呢。”苏玉说,在院子里练了这几步路,已经疼得一头汗,便住着拐杖倚着门休息,问她,“姑娘这一趟所为何事啊?”
      
      碧玉蹙了蹙眉,答非所问:“他们只给了你一天休息么?”
      
      “三十板子,还不至于让他们大发慈悲吧。”苏玉说,“又不是打断手脚了,我还能动,就得继续干活。”他一边说着一边拄拐,蹒蹒跚珊的到屋里端起破碗喝水,同时补了一句:“我自觉一点,总比明天劈头盖脸揍一顿让拖出去强。”
      
      这何府上上下下,还真当他是铁打的!
      
      碧玉叹了口气,这才说:“今晚我和少奶奶还要来看看你,我怕你不方便,本想着提前说一声,但……”
      
      她那个“但是”没说完,是万万没料到苏玉今日已经挣扎着起身了。
      
      苏玉心里乐得很,知道自己奸计得逞了。
      
      表面上倒是温温和和的一点头:“我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少奶奶又要亲自前来,我……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她是慈悲心肠,既见了你伤重,必不肯放心。”碧玉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白天出入此地也不方便,就只得晚上了。”
      
      苏玉一边暗自得意,一边打定主意须得继续勤加练习,方便有朝一日跟着宝珠逃离此地。
      
      何子青虐待他的方法和手段五花八门,喂死了一匹宝马,他本以为大概是鞭子、罚跪或其他手段,万没料到竟然是简单粗暴的一顿板子。他的腿有旧伤,何子青也知道,一般怕打废了他不能继续报仇虐待,轻易不伤臀腿周边,所以这回挨揍也大大出乎预料。
      
      今天他查看了一下伤势,皮外伤倒不要紧,自己长年累月挨揍,已经习惯了;内伤有了仙丹支撑,倒也还好,他还预备再讹两粒补一补;眼下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腿伤,让板子震得旧伤复发,不赶紧练一练、恢复恢复,他怕自己还真离不开拐杖了。
      
      到时候还怎么诱骗天真烂漫的少女带自己逃跑?
      
      此后暂且无话。
      
      入夜,宝珠和碧玉果然如期而至。苏玉是把她俩看得透彻极了,这二位确实是怕他内伤不稳,又带了仙丹前来。按着他这狼心狗肺,理应吃一粒偷两粒,然而接过这小玉瓶的时候,却难得的犹豫了——小玉瓶不大,里面晃晃荡荡的,似乎药也没几粒——想来这样滋补的灵药,本就不可多得,她们能给他连吃两次实属不易,他赶尽杀绝的再偷一些,也实在不像话。
      
      这么想着,苏玉就心软了。
      
      他最终只吃了一粒,没偷没藏。因为有丹药治内伤,外伤又疼习惯了,所以今日他的精神更好了一些,说起话来更是频频逗乐,把宝珠和碧玉哄得笑个不停,又添油加醋的讲了许多边关的传闻逸事,听得她俩几乎入了迷。
      
      而就在他讲狗熊下山闯入营房,被兵士围攻对峙这关键时候,却戛然而止了:“欲知后事如何,还听下回分解。宝少奶奶,碧玉姑娘,时候不早了,不是在下轰二位,只怕再不回去,等你们设的赌局散了,小厮们要掌灯巡夜,稍有不慎就要被他们看见了。”
      
      他这一说,她俩才发现,屋内昏黑,是先前的半根蜡烛都要燃尽了。
      
      碧玉手脚麻利,从苏玉的烂柜子里翻出另外半截残蜡,替他换上,在稍微明亮的烛光下,与他一笑:“只顾说笑,没想到时间过得这样快,要知如此,我就带少奶奶更早些来了。”
      
      苏玉一笑,不言语,只散发着沉默的魅力。
      
      宝珠应道:“时候确实也不早了,我们本是来看你伤势的,却逗留这么久,反倒让你无法静养。”
      
      “少奶奶哪儿的话,”苏玉说,拄着拐杖起了身,因为疼痛,还不免晃了晃身子,勉强撑着拐杖和手旁的桌子才站稳,“有您和碧玉姑娘相伴,又给我吃了良药,我的伤也好了许多,这么说说笑笑的,也不觉难熬了。”
      
      三人相视,似乎是依依惜别,实则各怀心事。
      
      苏玉步履蹒跚,象征性的往前走了几步便被制止,目送两个姑娘从梅园破烂的大门闪身而去——大概是因为上午被取笑,也或许是因为自己这回送了过来,她俩不好意思再翻墙,是正儿八经的走门了。
      
      两个姑娘走出梅园一阵子,才快快乐乐的笑出声来。
      
      自打宝珠嫁到南方守寡以来,她俩是许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今日苏玉讲的故事,又悬又逗乐,他说话是声情并茂的模样,不仅引人入胜,此刻还回味无穷。宝珠点了点碧玉的额头:“还是你鬼主意多,今儿听他讲讲故事,实在有趣,我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平日里,长夜漫漫最难打发。
      
      宝珠和碧玉在落玉轩大眼瞪小眼的无所事事,不是下棋就是看书,至多作画弹琴,也是了无生趣。因为顾忌着守寡的身份,连个游戏都做不得,其余的丫鬟小厮又唯恐沾了她的晦气,伺候完,不是告退就是门外远远地候着,自然没有说说笑笑的机会。
      
      一句话,寡妇的生活,清冷至极。
      
      但在苏玉这里,宝珠似乎就找到了能放松的理由——苏玉名声很差,几乎没什么名节可言,言谈举止又十分潇洒,虽为奴籍,却不拘礼数——正是他这样无地位、无所谓、无顾忌的身份和形象,反倒让她抛开了拘束,躲在这梅园说笑,就像进了桃花源,暂得片刻轻松,不必再背负寡妇的重负。
      
      接下来的两三日,她们夜夜造访,碧玉甚至还装了些点心果子给苏玉。苏玉也不负期望,讲完狗熊闯营房,又讲武将比武闹笑话,再讲边关当地冬日的美食与过年风俗,都是快乐的事儿,更是新鲜的事儿,听得她俩心驰神往,跟中了毒似的,每日巴不得快些天黑,好溜出去听故事。
      
      苏玉心怀鬼胎,自然卖力奉献口舌,同时还能吃着茶果点心,感觉自己这顿板子没白挨,除了腿疼的问题令人头大,其余都是赚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