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王寄柔在地下暗道中疾行,系统君给她计着数:“亲,您走了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
      
      这条暗道可能一部分是人工挖掘,一部分是干涸的地下河形成的河床,脚底有水泊,雾气弥漫。王寄柔越往前走,越觉得那股檀香焚烧的气味重了起来。
      
      “五百米惹,亲,您好像走到头了。”
      
      王寄柔往前望去,便见一个稍微宽阔的地下厅室,石壁上钉有铁楔方便攀爬到顶,隐约可见顶端有个出口。王寄柔没有急着去攀岩,她先沿四周检查了一番。地上堆放有水罐、衣物、烛台,应当有人在这里生活过。
      
      王寄柔的目光落到那堆衣服上。那是一身女子的服装,碧绿半袖、桃红襦裙,像是寻常女子家的衣物。在这堆衣服的最上面,放着一支银制的钗子。王寄柔蹲下身,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支钗。
      
      系统君也很惊讶:“这这这……这可不就是亲您在重生前送给顾长沉,让他转交给他妹妹的礼物嘛!”
      
      原著小说中有一节讲到,顾长沉家中有兄妹四人,顾长沉有一幼妹名顾碧心,与王寄柔年龄相仿,但王寄柔从未见过她。考虑到与顾长沉定亲,王寄柔决定赠送未来的小姑子一件首饰当礼物,便拿一两银子去金银铺子打了支发钗交给顾长沉,钗上铭刻“寄柔赠顾氏碧心妆次”的字样,托他转交顾碧心。顾长沉不日便回复王寄柔,说他妹妹很喜欢那钗子。
      
      王寄柔将发钗拿起来,翻来翻去地看。不会有错,连上面刻着的字都一致。顾长沉造反后,顾碧心随她的父兄逃跑躲藏,不知隐匿哪里去了。难道是躲在宫中地下的暗道之中?那名死去的宫女,莫非……
      
      不对,如果死去的宫女就是顾碧心,很多事还是解释不通。景秀宫、梯子、冰窖暗道、冻死宫女的传说……线索、证据链……一环扣一环……王寄柔恍然大悟,几乎要喊出来,她明白了!
      
      “你在这里看了很久,是想起什么了吗?”王寄柔忽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把王寄柔吓得差点心脏病突发。
      
      王寄柔回过头,看到一个女子站在角落里,手里端着一盏烛台。烛火摇曳,自下而上照得她的脸忽明忽暗,还挺有恐怖片效果的。
      
      “看守冰窖的人给我报信,我就从启祥宫赶过来了。”那女子说着,盈盈一笑。
      
      “怎么,张婕妤今日不跟端王爷喝茶下棋,倒有雅兴来这种地方,”王寄柔也挤出一个笑容,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胸有成竹,“可能我不应该叫你张婕妤,应该叫你顾碧心?”
      
      “你看到那支钗子了吗?”张婕妤问道,忽然嗤笑,笑得跟华妃一样,“我本来不想对你动手,就算看在这支银钗的份上,再说你马上就要成我嫂嫂了……可我没有想到,会是你来查这个案子呢?”
      
      王寄柔说:“这是陛下的命令,我不得不服从。”
      
      顾碧心忽然变了脸,她表情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陛下!陛下!应该是皇太子才对!皇甫琛他狼子野心,害死了太子,逼得我二哥起兵边关!”
      
      在原著小说中,顾长沉一家与太子皇甫琳关系十分要好,顾碧心支持顾长沉谋反,憎恶当今皇帝,亦在情理之中。
      
      “所以……嗯,你就在敌后方搞破坏?”王寄柔问。
      
      “亲,亲您确定要跟她聊天吗?她对您的好感度很低诶,估计不是聊天能改善的。”系统君提示。
      
      “谁说我要跟她聊天了?我不过是想多套点话,反派死于话多嘛。”王寄柔对系统君解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顾碧心走到离王寄柔很近的地方,举高了手中的烛台,“但是,如果你一定要听命皇甫琛那个独夫民贼,如果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我只能杀了你。”
      
      “有些事情我还不明白,”王寄柔故作忧伤地叹了口气,“在杀死张婕妤并顶替她之前,你在这宫里呆了多久了?这期间吃过不少苦头吧?”
      
      “吃苦?与太子不明不白地死去,旧臣遭受屠戮相比,我根本就不算吃苦!”顾碧心冷笑了一声,“我在旧衣库住过几天,也在此处住过,幸亏有太后照拂,我才能在宫中行走无忌,但毕竟我二哥起兵的事已经泄露,我的身份若被发现,也难逃一死。幸亏有这李代桃僵之法,那名姓张的女子独自在冰窖附近流连,我便将她击晕,拖入冰窖,那时大家都刚入宫,彼此脸生,之后我便是荥阳的张氏女子!我便是张婕妤!”
      
      “看来那具被悬于景秀宫的无名尸体,就是真正的张婕妤了,”王寄柔点点头,她站久了脚有点麻,便开始在这方室中踱步,顾碧心的目光死死跟随着她,“可你为什么又要把尸体悬挂在景秀宫,还留下你二哥的腰牌?你明明知道陛下会开始查这件事,你的处境会变得非常危险。”
      
      “是太后如此安排的,只要能为太子报仇,我甘愿赴汤蹈火!”顾碧心大声说,声音震荡在石壁上,嗡嗡作响,“我要让皇甫琛夜不能寐,终日被噩梦纠缠!我要让厉鬼搅得他的后宫不得安宁!”
      
      王寄柔轻轻地说:“碧心,你被太后利用了。”
      
      顾碧心走上前两步,几乎和王寄柔脸贴着脸,她紧咬牙关,脸色铁青:“王寄柔,难道你觉得你做得就对?你先是为我二哥悬梁自尽,又效忠于皇甫琛。你为什么不、死、在、那、时、候、呢?”
      
      王寄柔一阵无语:“你怎么也知道我上吊了?是不是皇甫琦那个大嘴巴到处跟人乱讲?”
      
      顾碧心主动退开了,神色也变得温和起来:“王寄柔,假若你愿意去见我二哥,我可以帮你在太后前说些好话,为你安排车马北上边关;假若你执意要把这案子查清,我也只能跟你说声抱歉——”
      
      “不,应该我先说抱歉。”王寄柔说道,她拔刀出鞘,率先发难。
      
      开玩笑吧?就算顾碧心在此不肯放她走,她从地道中出去,太后也绝对会杀人灭口。
      
      顾碧心忽然把烛台往地上一摔,眼前光线一暗,王寄柔一手还提着风灯,来不及反应,仿佛是身为武将的本能驱使,向顾碧心的方向一刺,便听见顾碧心痛哼的声音。她似是肩膀受了伤,转身向一侧狭窄的甬道逃去。
      
      呃,看来顾长沉的妹妹武力值并不高。
      
      “您说得没错,亲,顾碧心的武力值只有45,而您的武力值足足有250呢。”系统君高兴地给她科普。
      
      为什么是250?
      
      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这种事的时候。王寄柔拔腿就追,顾碧心大约也是知道自己跑不了多远,王寄柔听见她在黑暗中喘息、奔走的声音。风灯晃动,灯光如豆,什么都看不清楚,王寄柔只听见顾碧心边跑边吃力地说:“失道寡助,这宫中,已经尽是皇甫琛的敌人了。太后、守窖人、我、我的大哥、三哥,还有——”
      
      顾碧心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兵刃穿透肉|体的钝响,随后重物坠地,黑暗的甬道中恢复静寂。
      
      王寄柔睁大眼睛,她提着灯一步步走过去,转过甬道中的一处时,看到顾碧心倒在血泊之中,而在她身旁的人,一袭黑衣,唯有眼睛闪着狼一般凶狠的光。
      
      王寄柔先是一愣,随即又放下心来:“是同僚!你怎么来了,你没事吧?”
      
      “无事。”杨临风哑声说,他低下头,剑锋在顾碧心的衣服上一抹,将血拭去,随后归剑入鞘,身形有些不稳,摇了几下,靠着一侧的石壁。
      
      “你受伤了吗?”王寄柔连忙走上前去搀扶他。杨临风侧身一挡,格开了她的手臂,率先向反方向走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上去再说。”他说道,“马上回禀圣上。”
      
      *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王寄柔无奈地对皇帝说。
      
      宫内御医已经看过了杨临风的伤势。当时王寄柔正在冰窖中查看那个秘密入口,杨临风询问守窖人情况,不料守窖人忽然从袖中擎出一把匕首,刺向杨临风的手臂,杨临风一时疏忽,被划了一道口子,孰料匕首上淬有剧毒,杨临风登时昏厥过去,守窖人则潜逃无踪。
      
      过不多时,杨临风从昏迷中醒转,发现仍在冰窖门前。他意识到王寄柔可能已经进入密道,便走进小屋,发现守窖人将洞口封好,还在其上压了矮柜、床板等重物。他将之一一清理,进入密道后不多时,迎面撞上奔逃而来的顾碧心,便将之杀死。
      
      所以,不是守窖人的刀子上有毒吗?为什么杨临风只是昏厥,不是当场去世?看来杨临风也比较天赋异禀,能在皇帝身边当御前侍卫,肯定都不一般。
      
      皇帝屏退所有下人,紫檀殿中只余他与王寄柔。
      
      “现在,你可以讲讲是怎么回事了。”他说道。
      
      “没有什么青女。那名死在景秀宫的宫女,是顾碧心所杀,顾碧心是顾长沉的幼妹。”王寄柔叹口气,忽然生出几多感慨。
      
      顾碧心在太后的协助下混入宫中,没有照身帖,无处可去,便躲藏在旧衣库和冰窖中。后来一批宫女入宫,顾碧心寻得机会,将其中落单的张氏女打晕,买通冰窖的守窖人,将张氏关在冰窖里冻死。她则顶替张氏的身份,被封为婕妤,并在宫中四处散播关于闹鬼的传言。
      
      时至四月,太后认为皇帝要对尚书等老臣下手,便交代顾碧心在后宫制造事端,令皇帝分心。顾碧心急于处理掉张氏的尸体,便借此机会将张氏的尸体换上宫女服装,悬挂于景秀宫,并留下伪造的顾长沉腰牌。新制的藕荷色宫装出库管理严格,她只得从旧衣库中捡了件先帝在时的绯色宫装。可叹顾碧心做到这一步,已是费尽心力,也未能力挽狂澜。
      
      冰窖之下的暗道,正是通向景秀宫的偏殿。王寄柔只要一想象顾碧心如何拖着一具尸体走过那段长长的甬道,再攀爬到景秀宫的偏殿,而太后在缭绕的烟雾中目送她将尸体挂在正殿房梁上,掐准实际等待送热水的嬷嬷发现尸体,就觉得胆寒。
      
      王寄柔讲完之后,皇帝斜倚在椅子上,久久没有说话。紫檀殿中帐幔轻拂,皇帝的脸隐没于纱帐的阴影。周遭一片寂静,仿佛这个没有他人的紫檀殿将整个世界都隔绝开了。
      
      “太后出手襄助,必然是在暗处,”皇帝终于说,“可是她一个女子如何搬动尸体?定然还有其他人帮她。”
      
      “陛下的意思是,即刻将这些人统统查清?”
      
      “不。这些人想来也都是做粗活的下人而已,就算他们协助顾碧心搬运尸体,欺上瞒下,又如何?朕并不想费心费力去查他们,”皇帝站起身,仰起头看着紫檀殿深色的顶,“朕只觉得,在这宫中,真的是……孤家寡人。”
      
      王寄柔望着皇帝的侧脸,她觉得烛光照着对方形状好看的下颌和脖颈,显得光影分明,而这个人,又仿佛离自己非常远。
      
      可是她不愿意让自己陷入这个剪影太深了。王寄柔曾把真心付出给过两个男人,一个皇甫琦,一个顾长沉……她最后换来了什么?与其把感情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皇帝,不如投向更为……靠谱的所在,比如……系统君。
      
      “亲,亲您想什么呢!”系统君在她的脑海里发出惊恐的嚎叫,“老夫是个正经的系统君!您不要想着打老夫的主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