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是否要彻查景秀宫?”王寄柔问。
      
      皇帝说:“朕这皇位还没坐热,已经处理了一批朝臣,再处理太后,未免太过心急。此事对外就说是顾碧心和那冰窖的看守互谋串通吧。顾碧心已死,焚尸扬灰;让刑部全力追查守窖人,不要再把别人牵扯进来。”
      
      王寄柔觉得皇帝很奇怪,在江月楼上查处尚书等人是何等雷厉风行、不留情面,反而太后在他眼皮子底下搞特务活动,他倒畏手畏脚,不敢作为。
      
      皇帝笑了,好似他能听得到王寄柔的心声一般:“你觉得朕优柔寡断?是啊,太子死了,支持太子的文臣武将都被朕一一剪除,为什么不再趁热打铁,让太后亲眼看到大厦倾颓,万劫不复?可朕不能这么做啊,寄柔,你可能不明白,朕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了,就不得不万分谨慎,稍有差池就会粉身碎骨。”
      
      王寄柔心底一震,不仅是因为皇帝用词露骨,且皇帝提起太子去世用了“死”而不是“薨”,他似对太子有深仇大恨。
      
      皇帝扔下手中书卷,走到王寄柔的面前,用一只手轻轻托起王寄柔的脸。他的掌心冰冷,像冰窖中砌墙的黑砖。
      
      “现在,寄柔,你实话告诉朕,你和顾长沉是怎么回事?”
      
      *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王寄柔坐在椅子上,对倚着床头半坐,身体尚还虚弱的杨临风说。
      
      杨临风伤口的毒素据说由于打斗、奔走等一系列运动已经扩散全身,需要养一段时间,只能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因此需要休半月左右的病假。王寄柔有时候觑得闲工夫,便会过来看他。王寄柔说十句,杨临风最多能应一句,正是王寄柔最好的废话回收桶。
      
      “同僚若无他事,还是请回吧。”天色不早,杨临风开口赶客。
      
      王寄柔站起身,离开了杨临风的房间。
      
      此时已近深夜,皇帝早已在寝殿甘露殿睡下,殿外有侍卫把守,也不缺自己一个御前侍卫。她可以慢悠悠地晃回去。于是王寄柔放慢了脚步,不知不觉便转去御花园的荷花池旁了。她在一棵大柳树旁的石椅上坐下来,呆呆地看着夜色中的潭水,荷叶在风中轻轻摇曳着。
      
      杨临风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就像是一个被设定好忠诚程序的机器人。但即使这样,王寄柔也无法对他说出那天晚上紫檀殿中,皇帝对她所说的话。
      
      皇帝问她和顾长沉是怎么回事,王寄柔正气凛然地说:“我和他曾是同僚,但他既为叛臣,我们便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一片沉默,连系统君都沉默了。
      
      过了可能有三分钟,系统君弱弱地说:“亲,老夫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皇帝对您的好感下降了10个点。”
      
      皇帝异色的双眸凝视着王寄柔,王寄柔总觉得他那样的眼神如此熟悉。最后,皇帝说:“爱卿当真如此认为?”
      
      王寄柔郁闷地揉了揉太阳穴。
      
      这事儿真不怪她。
      
      皇帝动不动就跟她提顾长沉,高兴了提,不高兴了也提。要不是看皇帝对付顾长沉旧党的手段,她还以为皇帝爱上顾长沉了呢。
      
      可是她回答的关于顾长沉的想法都是她的真实想法啊。有毒的反派BOSS,欺骗穿书前的王寄柔,造反起来哧溜一声跑得比HK记者都快,即使听闻王寄柔悬梁自尽都无动于衷。王寄柔当然不会对他存有温情。
      
      穿书之后,她是没有见过顾长沉。不过这不妨碍她恨顾长沉。如果顾长沉站在她面前像皇甫琦那样说些逼话,就不是一个过肩摔能解决的问题了。
      
      为什么每次听到她的真实心声,皇帝对她的好感都会往下掉呢?她要是说她跟顾长沉好得不得了,皇帝难不成还会涨好感?
      
      再说——
      
      王寄柔锤了一下脑袋。去他奶奶的!凭什么她要在乎皇帝的好感度!皇帝算老几?
      
      好吧,至少是这个架空朝代的老大……
      
      王寄柔正垂头丧气思索人生,忽然听到柳树后面传来一男一女的调笑声。
      
      “哎呀,王爷,这个地方……怕是不好吧,我怕被人发现,这深宫里也不是我来的地方……”女声娇滴滴的,王寄柔一听,可不就是自己那位堂姐王寄芸的声音。
      
      “有本王在,小娘子不必害怕。已经到荷花池了,这里晚上是极少有人来的,你看这池子它又大又圆……”这是端王皇甫琦的声音。
      
      两人开始你来我往地调情,且越来越有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的趋势。搞什么鬼?他们怎么混到后宫御花园的?这门禁管理也太松散了吧?
      
      王寄柔站起身,准备悄悄地溜走。刚一转身,与两个黑魆魆的影子碰个正着,堂姐吓得“啊”一声叫出来,又怕引来侍卫,急忙捂住嘴。
      
      皇甫琦倒是很快从黑暗中认出了王寄柔,这下他舌头打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多时,他又反应过来,把挂在他胳膊上当挂件的王寄芸一把推开,急匆匆过来对王寄柔说:“你……你别误会我们,本王只是……我只是听说这边荷花要开了,过来瞧瞧,路上遇到了你堂姐,就……嗯,就……”
      
      王寄柔转头瞧了瞧黑成一片的池塘,懒得说话。
      
      “寄柔,爱卿,请你相信本王!本王没有……本王不是……”皇甫琦还在辩解着。王寄柔看着呆立一侧的王寄芸,夜色之中只能看见她身形的轮廓。
      
      王寄柔心情本就因为皇帝而甚是不佳,此时不知怎的,回想起原著小说里,王寄柔初次重生前的情节。彼时她痴恋皇甫琦,雪夜在端王府外苦苦守候,雪花落满她的肩头。而皇甫琦却与王寄芸在府中欢饮达旦。第二日,皇甫琦与王寄芸同行出门时看到王寄柔仍立在府前等待,皇甫琦只冷冷地瞥她一眼,说道:“宁远将军是没什么事可做了吗?”
      
      那个时候,王寄芸瞧她的目光充满鄙夷与胜利者的炫耀,仿佛连眼神都是自上而下流泻出来的,对她笑道:“妹妹何苦这般糟践自己?”
      
      此时回想起那些憋屈剧情,王寄柔很想飚脏话!
      
      小说里,即使是重生之后,她也没有选择报复皇甫琦,只采用“躲”字大法。可惜躲得过皇甫琦,躲不过顾长沉。
      
      王寄柔从情绪波动中平复下来,她没有理堂姐,而是对皇甫琦说道:“此处是御花园,即使您是王爷,这里也不是什么赏荷的好去处。”
      
      说罢,她正准备从一侧小路离开,皇甫琦又跑过来,拉住她的衣袖。胡服衣袖本就窄,他的指节挨着王寄柔的手背,他的手是温暖的。
      
      “寄柔,本王这几日一直想见你,你听本王解释,张婕妤的事情并非本王故意为你设套!本王根本不知道张婕妤竟是顾碧心冒充的!本王被她蒙蔽,才带你去见她,还道是会对你调查有用!”
      
      王寄柔笑了,她忽然用指尖抵住皇甫琦的唇,示意他安静:“端王爷,您看您带宫外女子私自进宫,而寄柔呢,实际上并没有守在甘露殿,属擅离职守。我们彼此都有把柄,不如就两相抵消,当做无事发生。寄柔先走一步了。”
      
      她扭头便走,皇甫琦在身后唤了她一声,又怕引来巡宫侍卫,见王寄柔毫无回头意思,身影在夜色中倏忽便消失不见,只得作罢。
      
      王寄芸追上来,不悦地在他胳膊上轻轻一捶:“怎么回事嘛,怎么见到我那堂妹就把我撇到一边了。”
      
      皇甫琦望着茫茫夜色,仿佛在遥远的地方有几点灯火,朦胧得看不真切。他说道:“本王送你回府。这个季节,荷花还未开。”
      
      王寄芸不悦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带我好不容易混入此处,现在又说要走?”
      
      皇甫琦从来不跟女人生气,只赔着笑哄劝:“毕竟是御花园,被人发现了,对小娘子也不好。”
      
      王寄芸生气一跺脚,却也知晓这深宫不是发脾气的去处,不敢多闹。她心道见了那个堂妹王寄柔,端王就被勾走了魂,实在可恶。王寄柔与顾长沉的传言颇多,竟未被顾长沉牵连,还进了宫成为御前侍卫,端王还对她念念不忘。
      
      王寄芸越想越不甘,直想使些手段让她吃点苦头。
      
      *
      
      王寄柔对紫檀殿这个鬼地方真的是又爱又恨。
      
      皇帝下朝后,通常会在紫檀殿中批阅奏折,或者读书,或者与臣子讨论国家大事社稷民生,累了便去花园中走走。而作为御前侍卫的王寄柔,不是站在紫檀殿门口当摆设,就是跟着皇帝当摆设。
      
      皇帝确实流连紫檀殿,比考研的学生流连图书馆更甚。
      
      王寄柔开始厌倦御前侍卫这份工作了。她很想念傻弟弟王策,她也很希望能够去讨伐顾长沉,总比天天站在这里要强。
      
      不过王寄柔喜爱紫檀殿的原因是,她时常能见到皇帝召见帅哥晋玄月。
      
      由于经常打照面,经过系统君提示,现在晋玄月对她的好感度已经升至63分了,保守估计晋玄月对她的好感升到无可救药螺旋升天只爱她一个一生一世么么哒的99分只需要三十年。
      
      真的,王寄柔对此充满了希望。
      
      某一日,她的父亲寄来书信,非常旁敲侧击含蓄隐晦地提及她应该稍微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时,王寄柔怒了。
      
      为什么穿书了,她还要被催婚?
      
      她非常直截了当毫不含蓄隐晦地给老爹回信:父亲觉得刑部侍郎晋玄月如何?
      
      王寄柔本意是给父亲出道难题,也省得他天天逼她相亲。孰料过不几日,父亲回信说,他认为晋玄月一表人才,有这样的女婿,他也别无所求。只是他辞官多年,于朝中大臣大多说不上话,不若委托王寄柔的大伯,先去探听探听晋玄月的意思。
      
      大伯?堂姐王寄芸她老爸?
      
      卧槽,别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