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翌日甫一下朝,皇帝就去了景秀宫。
      
      景秀宫闹鬼,这传言他这两个月来多有耳闻。
      
      从太子薨亡之后,便时常有幽魂穿梭后宫,一会儿是青女,一会儿是冻死的宫女,一会儿又不知道是从哪蹿出来的魑魅魍魉。他忙于政事,懒得理会,心想过段时间可能就好。孰料却变本加厉,将一具尸体挂在景秀宫正殿上,还放了顾长沉的腰牌故弄玄虚。
      
      让王寄柔去查这案子,她能查出来吗?皇帝这样想着,偏头看了看随行的王寄柔,她略垂着头,沉默跟随他,似若有所思。
      
      自她进宫以来,便常着一身淡青色的胡服男装,此服翻领窄袖,便于跑动、打斗。他觉得王寄柔穿这样一身挺好看,不过断然夸赞不出口。他是天子,怎能去夸御前侍卫的衣裳好看?
      
      景秀宫的正殿中空空如也,连人走进去的脚步声都似带了回音。太子薨亡,太后便将正殿中物件家什统统搬出去,正殿里空旷冷清,甚至地砖的缝隙都长了杂草。他目不斜视从正殿中穿过去,径直去了偏殿。太后在偏殿设了佛堂,大有在其中终老一生之势。
      
      偏殿初成佛堂时,烟雾缭绕;后来几天,便是乌烟瘴气,现在再来,真觉烟熏火燎。皇帝有些不耐,站在门口,看着太后跪在佛前蒲团上闭目不动,只口中诵经,缓缓捻着手中佛珠,方知她还是个活人。
      
      “琛儿来看母后,母后近来身体可好?”皇帝说道。
      
      太后捻着手中佛珠,并未理会,似是未听到一般。
      
      皇帝走到供桌前,装模作样地对佛像拜了拜:“太后若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就是。皇兄薨亡之事,琛儿亦深感哀痛。”
      
      太后捻珠的手似稍微顿了一下,但依然闭目喃喃念经。皇帝转过头,隔着偏殿的窗子向外望,见王寄柔本是立于殿外等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移步到廊边,似乎对靠墙摆放的一个梯子发生了兴趣。他会心一笑。
      
      “庙堂之事,琛儿治国本领兴许不如皇兄,但事已至此,琛儿也只能多加劳心。”他没话找话,偏巧每句话都提他那死去的大哥皇甫琳,他倒挺好奇,太后到底要这样念经念到何时。
      
      王寄柔研究完了那梯子,便又折回来,站在偏殿门前。皇帝负手站了会儿,觉得自己实在不喜欢这里,便说道:“今日天色也不早了,琛儿先行告退,改日再来看母后。”
      
      诵经之声不停,皇帝转身离开此处。
      
      *
      
      王寄柔听说过,太后并非皇帝的生母。
      
      皇帝生母是个身份低贱的胡姬,生下皇帝后,被封为丽妃。可惜丽妃福浅,早早就过世了。如今天子未立皇后,后宫事务本该太后掌管,但太后又终日吃斋礼佛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
      
      非暴力不合作?
      
      系统君提示她:“亲,那个太后的内心情绪波动非常复杂,信息量太大,老夫难以评估她的好感度和厌恶度。”
      
      太后表面上万念俱灰,实际内心汹涌澎湃。这样就显得略微有点可怕,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释放一波技能。
      
      王寄柔守在景秀宫的偏殿前,此处宫人都被太后遣散了,周遭静悄悄的,连个鬼影都看不见。她正思索如何能把证据链串起来,忽然瞥见廊边有把梯子。
      
      景秀宫正殿的房梁很高,离地约五米,即使是姚明,也没法徒手将人挂在房梁上。王寄柔走到梯子前看了看,梯子应该是在此处放了很久,落了些灰尘,但横杆上却有被擦蹭的痕迹,说明有人近来用过这把梯子。王寄柔恨不得立即把梯子扛到正殿去做个现场模拟,但还是……算了吧。
      
      皇帝不多时从偏殿中出来,两人便回转紫檀殿。皇帝一身佛堂烟熏火燎的味,即使换了身常服还能闻得到,可能已经被腌入味了。
      
      “爱卿接下来准备如何查?”皇帝问她。
      
      “臣准备再去冰窖看看。”王寄柔说。
      
      “那便好,叫杨临风与你同去吧。”皇帝颔首,在桌前坐下,翻开昨晚未看完的书。
      
      多一个人陪她去冰窖那种鬼地方,王寄柔自然求之不得。想了一会儿,她方小心翼翼地问:“陛下,臣有一言想说:如果此事是与太后有关……”
      
      皇帝放下手中书卷,转头直直地看着她,异色的双瞳让王寄柔瞬间产生幻觉,感觉皇帝是个外国人,他听不懂自己说话一样。可是皇帝很快便笑起来:“爱卿倒真是敢说。去查案吧,待查出来,再发落也不迟。”
      
      王寄柔不太明白皇帝和太后之间有什么龃龉。据她进宫这几日听闻的消息,太后是已薨太子皇甫琳的生母,倘若皇甫琳真死得不明不白,太后自然有理由怨恨皇帝。
      
      只是如今太后这样终日面对青灯古佛的模样,恐怕比她天天大吵大闹还要棘手。
      
      过了午时,王寄柔跟杨临风进入冰窖。死者的尸体已经被拉走,王寄柔和杨临风举着灯在冰窖的墙上寻找暗道机关之类。
      
      有杨临风相伴,王寄柔就没那么害怕了。这厮做事沉稳,给人很大的安全感。
      
      “这种冰窖通常都是前朝兴建的,之后有所加固翻新,大抵都有一二百个年头,或许真有什么暗道之类,”杨临风一边用一把小锤敲击着夯土砖墙,侧耳辨声,一边推测说,“只是必然非常隐秘,难道隐藏在这些冰块之后?”
      
      王寄柔看了看那些堆放得像集装箱一样的冰块,冰块上下垫有树叶、苫草等保温,没有被移动的痕迹。她摇头道:“不会在冰块后面,一定在能够非常轻易出入的地方。”
      
      她说完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与杨临风四目相对。
      
      能够非常轻易出入。
      
      王寄柔转头走进窖旁守窖人日常休憩的去处。这里是在冰窖旁又凿出一个窟室,只容一人转身,里面放着简陋的木板床和桌子,桌子上有本登记簿子。守窖人本来在此候命,见王寄柔进来,连忙赔笑:“您有何吩咐?”
      
      王寄柔问:“二月至四月间,你平时守在这里,可有人轮换?”
      
      守窖人说:“这期间冰窖门也不开,老奴守在这里无什么事,无需轮换。只在三月中出宫休沐两日,便从宫中叫来了人临时顶替须臾。”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什么?大人是说……”
      
      “出去。”
      
      守窖人退了出去,系统君低声提示:“亲,亲请注意了,这人对您的好感度一下子掉了50个点,他心里有鬼。”
      
      “有杨临风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王寄柔走进这间小屋,屋里有盏油灯,倒不算太黑。这里低窄压抑,像个窑洞。杨临风跟进来道:“同僚可是觉得此处有异?”
      
      “把床板翻起来看看。”
      
      两人合力将床板翻起,床下地面压着块木板。木板上没有积灰,倒挺干净。王寄柔断定近来必有人从此出入。再将木板掀开,其下果然是个二尺见方的地洞,其内深不可测。王寄柔将头凑近,感到隐隐有风,这个应当是通联他处的地道。她再细细去闻,隐约洞穴里隐约飘来一股檀香的气味。
      
      杨临风走到外面,责问守窖人:“床下暗道,是怎么回事?”
      
      那守窖人语无伦次,看起来吓坏了:“官爷饶命,官爷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
      
      杨临风正训斥他,忽然没了声音,窖外一片寂静。
      
      王寄柔心里叫声不好,系统君也着急提示:“亲,亲注意了!老夫探测到有股杀意正在接近你!快躲起来!”
      
      “我他妈能往哪躲?”王寄柔怒道。那个守窖人是个什么来头?杨临风作为工龄超十年武功高强的高档御前侍卫,居然悄无声息就被解决了?守窖人现在就堵在门外的廊道中,王寄柔与他正面硬刚的话,地方狭小打斗不开,他要再随身携带什么神奇武器,今天俩御前侍卫都得交代在这。
      
      来不及多想,王寄柔纵深跳入地洞之中。地洞比想象得要浅,只有两米左右,且地面铺有稻草之类,王寄柔在稻草上一滚,风灯灭了,周遭一片漆黑。
      
      头顶似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王寄柔捂住嘴,大气不敢出,好像是那个守窖人将木板搬来,重新将入口封住。王寄柔攀住一侧墙壁,借力向上一跳,想将头顶的木板推开,但自下而上使不出力气,那木板也纹丝不动,想来是被重物压住了。
      
      杨临风生死不明,她被困在这里,连打110都不可能……好像打了也没什么用。
      
      其实她真的有点搞不懂那个守窖人的脑回路。在宫里杀御前侍卫?他是活腻了想找人陪葬?
      
      王寄柔听得头顶没什么动静了,从怀中摸出燧石,将风灯重新点着。
      
      火光一闪,映亮了眼前的空间。原来这里并不是像井一样的窟室,而是在一侧还有个小门,其后连着一条低窄的甬道。
      
      王寄柔从腰间解下佩刀,一手持刀一手举灯,叹息道:“我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主不拿宅斗剧本,就会拿盗墓剧本。”
      
      “亲,您这不叫盗墓,这里也不是墓,”系统君愉悦地说,“这最多算探险悬疑。”
      
      王寄柔懒得跟系统君辩论,她心内十分担心杨临风。皇帝让杨临风跟她查案子,结果杨临风先让人给做掉了,岂不丢人?
      
      “亲,老夫建议您先去这条暗道中探险。这是老夫用最新智能算法‘XJB算’为您估算出来的最优路线。”系统君说。
      
      王寄柔略一思忖,便走入那条甬道。甬道狭窄,四周墙壁似乎都是草草凿刻出来的,隔几步便用圆木支撑,以免塌方。再走几步周遭成了粗糙渗水的石壁,可能连通了一条自然形成的地下暗道。
      
      总之,这绝对不是一条正大光明的通道。幸亏王寄柔没有幽闭恐惧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