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王寄柔休沐结束,返还皇宫时,太阳刚刚落山,她恰好见一队宫人正搬着各种家具物什从夹道里过去。她随意一打听,得知是景秀宫要修葺,太后暂时搬至甘泉宫。
      
      稍稍一想都知道这是皇帝的安排。他想要彻查那条地下暗道,用以激怒太后,或者警告太后,还是兼而有之?
      
      以王寄柔对现今局势的分析,太后并非是一切反皇帝势力的幕后终极BOSS,只能算一个负责小分队游击的头目。顾长沉是个远程拉仇恨的,太后就掌握着反对皇帝的防御纵深。
      
      “不好意思亲,老夫认为事实没有这么复杂,”系统君不以为然,“太后就是单纯石乐志而已。”
      
      王寄柔懒得跟系统君辩论——辩赢了又怎样,输了又怎样?又不会给她发工资。
      
      此时已到掌灯时间,皇帝还未安寝,正在紫檀殿中练字。见王寄柔与侍卫交班,便显得很是愉悦,将王寄柔叫进殿里,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当摆设。
      
      “这一日休沐,父母身体都还好?”
      
      “回陛下,都好。”
      
      皇帝便不再说话了,继续安静在书写,一笔一划,落墨皆小心。即使系统君不提醒,王寄柔也感到他心不在焉,好像正努力找些话题。
      
      “亲,他现在对您的好感是82,”系统君悄声说,“不过老夫感觉这个好感是比较不稳定的,随时可能会浮动。您可要小心点应对,尤其是关于顾长沉的话题——”
      
      皇帝写罢一页,便搁笔侧头望着王寄柔:“爱卿近来可有顾长沉的消息?”
      
      天哪,又来了,别来了!
      
      秉持着言多必失的原则,王寄柔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道:“没有。”
      
      “没有吗?”皇帝看着他写满宣纸的鬼画符,似有些落寞地说,“是了,你是御前侍卫,总在宫中,你能知道的消息,朕焉能不知?”
      
      “但是,朕至今仍不明白,那天,你为何要悬梁?你的脖子上仍有缢痕,想是被人救下。在这宫中,你也不似有心事的模样……寄柔,朕真的不明白。也许你真的对顾长沉无什么感情,那么朕呢?是否能够说服自己?朕说的这些,你能明白吗?”
      
      王寄柔不能明白,她怀疑皇帝今晚喝多了。
      
      现在她的脑中只有一个诉求:救救孩子吧,她应该如何回答这道送命题……
      
      “亲,莫慌。老夫帮您想了一个回答,您就这么说:由于马斯洛需求层次无法满足而造成的个人生存与自我价值实现之间的矛盾,在这个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极度落后的社会进一步激化,致使身为小资产阶级的您产生信念上的动摇,从而——”
      
      “闭嘴,好烦。”王寄柔打断了系统君。
      
      “不说话,是因为你也不明白吗?没有关系,有一天会明白的。你会明白,朕也会明白。”皇帝久久等不到王寄柔的回答,却出乎意料地对她微笑一下,和煦如春风的微笑。王寄柔望着他,觉得皇帝其实生得很好看,当他低垂着眼睛时,长长的睫羽在他的脸颊上透下青色的阴影,便一时失神。
      
      看来人要擅长发现身边的美。生活不止有晋玄月和远方,还有眼前的皇帝……额。
      
      “亲,奇迹,奇迹啊!”系统君欢呼雀跃,因为那种电子音也变成滴滴滴哒哒哒的了,“您安全地度过了顾长沉的话题,他对您的好感没有丝毫减少!看来以后只要他提顾长沉,您装哑巴就可以了!”
      
      但是王寄柔并没有这么乐观,她觉得今晚的送命题不止刚才那一道。
      
      果然,消停了没几分钟,皇帝又似不经意般说:“朕该立妃了。礼部尚书也来催朕朕之后宫有一百名婕妤、美人,却无人主持后宫之事,就算暂不立后,也当有妃。贵妃、淑妃、贤妃,总该有一位。”
      
      王寄柔心想,御前侍卫的业务范围是广,但没广到还要为皇帝选妃吧,便事不关己道:“这自然是好事。”
      
      “好事吗?有的时候,朕还是羡慕朕的皇弟琦儿,”皇帝坐在椅子上,苦笑一下,“为了女人,琦儿什么身段都愿放下来。”
      
      那是你不知道你亲爱的皇弟琦儿有多渣。王寄柔在内心吐槽。
      
      皇帝总算终结了今晚的送命话题,因为杨临风趋步走来,附在皇帝耳边说些什么,皇帝的脸色微变。
      
      王寄柔从未觉得杨临风是如此的及时雨。
      
      “竟有此事?偏偏是在此时发生?不是意外?是否为仇人所为?”皇帝低声急切地问杨临风,杨临风摇头,道他只是个传话的,其余不太清楚。
      
      “明日正常上朝,就道是孔大人身体不适;除晋玄月外,还有谁知道这消息?警告他们,不准乱说,违者斩!”皇帝冷声道,与方才那般首鼠两端的文青模样判若两人。
      
      王寄柔非常好奇杨临风告诉了皇帝什么消息。
      
      不过第二天下朝之后,她就知道了。
      
      次日一下朝,皇帝便遣人备车出宫,王寄柔作为御前侍卫,与之同行。
      
      但是这一趟皇帝出门不是为了郊游,而是去视察刑事案件现场。
      
      车轮辚辚,行至京城郊外,沣水边有一处种满桃花的山坡。春天时,此处数亩桃花尽开,灼然炫目,煞是美丽,于是便名为桃花坡。一到这个地方,王寄柔就有点生理性不适。
      
      她此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原著里,这个破地方的出场率极高。重生之前,王寄柔时常与皇甫琦在这里幽会;而重生之后,王寄柔还是时常与顾长沉在这幽会,顾长沉奔赴北方边境时,王寄柔也是在这里与他道别的。
      
      这个鬼地方只要一出现,王寄柔就会被渣!简直是个天赐的被渣场景!
      
      不过看起来这回不一样。
      
      车子还未到坡前,王寄柔就嗅到空气中一股味道,像是放陈了的血腥味,隐隐约约,令人十分难受。
      
      四五月份,桃花已经长出绿叶,山坡上郁郁青青,但却有若干衙役持刀在桃花坡警戒巡逻,防止闲杂人等接近。晋玄月身穿紫色朝服正候在坡前,见皇帝来了,拱手一揖。
      
      “陛下,尸体便在山坡之上的一个土坑中。现场血腥不堪,您请爱惜龙体,不要靠近。”
      
      什么?尸体???
      
      皇帝点点头,双目微阖:“孔大人自朕登基以来,辅佐朕之左右,还曾力破朕残害手足之谣言,却落得今日这般下场,朕也实在不忍去看他的遗体。”
      
      他转头看着王寄柔,王寄柔缩缩脖子。
      
      “爱卿,你就代朕去瞧瞧吧。”
      
      不要啊我只是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御前侍卫不要让我再看案发现场了好吗我根本就破不了案啊……王寄柔内心疯狂发弹幕,却只能无奈下车,垂头丧气地跟着晋玄月向坡上走去。
      
      “亲亲,老夫在这里给你加油。”系统君幸灾乐祸。
      
      “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途中,王寄柔悄声问晋玄月。
      
      “昨日,吏部尚书孔大人及其家属亲眷被发现死于这山坡上,尸体遭受肢解、戕戮,惨不忍睹。且在尸体旁边,发现有镇国大将军顾长沉的腰牌。凶手手段残忍恶劣,是可忍孰不可忍。”晋玄月一本正经地说。
      
      王寄柔更不想去看了。
      
      死者的尸体在一棵格外高大的桃花树下被发现的。凶手在地面刨了一个浅浅的土坑,将尸块抛入其中,又浅盖了一层土。
      
      几名仵作将尸体从坑中起出,放在一旁的苫布上进行拼图游戏。王寄柔匆匆扫了那些因为失血已发灰变青的断肢一眼,连忙把目光移开。
      
      土坑已被清理干净,只有一米来深,坑底的泥土上还余些血迹。王寄柔看了一番土坑四周,树下有草坪,不过除了这个土坑,周遭并没有被破坏、翻动的痕迹。她绕着这棵桃树走了一圈,昨晚没有下雨,但草尖、土壤都很干净,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物证。
      
      王寄柔并非刑侦专业出身,不过从一些刑侦读物中,她听说过刑事案件的尸首处理方式往往有“远抛近埋”的特征。
      
      孔大人家就在京城,尸体发现于京郊,符合“近埋”,但这土坑填埋十分草率,只在尸体表面浅浅覆盖一层土,甚至就像专门等人发现一般,王寄柔认为这里怕不是第一现场。
      
      “尸体是如何被发现的?”王寄柔问晋玄月。
      
      “这桃林的主人每日都要在此巡视一番,看是否有人破坏桃树,嗅到这里有血腥气,发现地面被翻动过。稍加挖掘,就发现了尸体,即刻报官。”
      
      王寄柔明明不想看那些血淋淋的尸体,目光却又不由自主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仵作“拼”出来的尸体中,有两名男子、两名女子,似乎还有一具身形较小,是个小孩。
      
      “这应当是挑衅,”王寄柔喃喃说,“顾长沉的腰牌也在这里,和杀死宫女的人一样,是挑衅。”
      
      顾碧心已经死了,这桩案子的凶手会是谁?和皇帝作对的人,普天之下还有多少?像这样暗搓搓在后方制造社会恐慌和混乱的,又有几多?
      
      “死者都是何人?”王寄柔把脸转向一边,问晋玄月。
      
      “孔大人及其妻妾、长子、次女。”晋玄月说。
      
      “灭门吗?但是尚书府亦有家丁护院,凶手是如何做到灭门又将他们的尸体运至这里的?”王寄柔暗想,越想越觉得难受,直觉得早上吃的东西往嗓子眼涌。
      
      晋玄月见王寄柔脸色不好,关切道:“你若觉得难受,还是先到那边坐一会儿,稍事歇息,再向陛下复命。”
      
      王寄柔向一边走去,绕过山坡,看不见案发现场,寻了个干净些的地方坐下。晋玄月也跟过来在她身边坐下,递给她一个盛水的竹筒。
      
      “亲亲,他对您的好感升至68了,进步挺快的。”系统君提示。
      
      “我没兴趣,我现在只想吐。”王寄柔虚弱地回复。
      
      “这样的惨案,死者又是当朝重臣,实在骇人听闻,”晋玄月说,“陛下定然震怒,着手督查此事。阁下几日前曾查出宫女被害案,可见十分了得,这桩案子,您应该也会参与。”
      
      “我只想吐。”王寄柔郁闷地说。
      
      晋玄月没有说话。王寄柔悄悄斜眼去看他的侧脸,轮廓英俊无可挑剔。
      
      “秘书省秘书少监王鸿生,可是你的伯父?”晋玄月忽然问。
      
      眼看话题有向大伯和堂姐等极品亲戚过渡的趋势,王寄柔果断借口还要向皇帝复命,起身离开。
      
      皇帝正负手站在车前等候。尚带血腥气味的风吹过,他的衣带在风中飞扬起来,脸上颇有忧色。
      
      “爱卿,如何?”
      
      王寄柔摇头叹息。
      
      “想不到这个关口,又发生这种事情,简直骇人听闻。”皇帝低声说,“朕必须查清,方能立稳脚跟。”
      
      “此事多有疑点,还需细细去查。”王寄柔道。
      
      “嗯,朕能猜得到此事定然蹊跷颇多,爱卿还是与晋玄月尽快将这桩案子查清吧。此案查清之前,你不必再侍从于朕,寻个时间跟督点检打声招呼,若爱卿需要,宫内进出自由。”皇帝说着,乌黑头发从肩头随风飞扬。
      
      “什么?臣……臣还要查这案子?”王寄柔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