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王寄柔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真想抽自己。
      
      王寄柔并不是说多喜欢晋玄月,非他不嫁;她跟晋玄月还没说过几句话呢。晋玄月确实长得赏心悦目,让她想多看几眼,仅此而已。她此次穿书,虽然没什么强制性任务,但她认为自己是来暴打渣男前任,并非来再谈一段恋爱。
      
      谁知道晋玄月会不会跟皇甫琦、顾长沉一个德性?
      
      事已至此,王寄柔急忙又给父亲寄去一封信,说宫内事务繁忙,婚嫁之事暂时还是先缓缓。
      
      不料父亲再度回信,说他自觉亏欠女儿许多,女儿有欲嫁之人,他岂能装作不知?所以他已连夜去见了王寄柔的大伯,委托此事。
      
      王寄柔收到信,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完犊子了。
      
      恰逢王寄柔一月一度出宫休沐的日子,杨临风前阵休养了一段时间,身体好多了,此时差不多已经能上岗。于是王寄柔收拾些东西,便于夜间趁着宫门落锁之前,便出宫回家了。
      
      即使只有24小时不需要见到皇帝的那张大脸,不需要在紫檀殿前练习站军姿,她也觉得身心愉悦。
      
      王寄柔哼着小曲回家,躺在自己已经变得陌生的闺房之中,反而又觉得睡不着了。
      
      托人只是去打听晋玄月的婚恋观倒没什么,晋玄月九成也不想娶她;不过让大伯去做这件事,倒很可能节外生枝。
      
      在原著之中,大伯一家都很一言难尽,和各种套路电视剧的极品亲戚有点相似,大抵不离自私、刻薄、善妒之类。任何委托给他们的事,都可能会被私下使绊子变成坏事。
      
      果然,第二日一早,王寄柔刚起床,走到院中,就听见有人重重擂门,伴随着类似于雪姨的叫骂声“王寄柔!你出来!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今日休沐在家!”
      
      这声音,是堂姐王寄芸的。
      
      王寄柔让管家把门打开,见王寄芸带了两名仆妇怒气冲天地闯进来,指着王寄柔鼻子便骂:“你好歹毒的心!你明知道我与端王爷两情相悦,却撺掇我爹将我嫁予他人!你好歹毒!你以为这样便可把我与端王爷拆散?你想得美!”
      
      王寄柔立在院中,一副黑人问号的表情,听王寄芸说了半天,竟连个主谓宾定壮补都没提炼出来,索性便在院中的石凳上一坐,叫秋萍端茶过来。
      
      王寄柔的父亲闻声,连忙跑到院里,一迭声地问王寄芸:“侄女可怎么来了?来来,先莫气,先坐下来消消气,再慢慢说。”
      
      见王寄芸怒气稍敛,父亲连忙把她往正厅里劝,同时狠狠横了王寄柔一眼,像是嫌她没给王寄芸赔好话。这一下可把王寄柔的怒火给勾起来了。怎么,王寄芸是他侄女,王寄柔就不是他亲女儿了?
      
      “等等,”王寄柔站起身,挥了挥衣袖,“我看堂姐都已经骂到家里来了,怕不是坐下能消气的,索性就在院中把事情解决吧。”
      
      秋萍过来给她倒了茶,王寄柔端起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我说堂姐,你大概搞错了吧。”
      
      见秋萍又要给王寄芸倒茶,王寄柔挥手让她先退到一边,盯着王寄芸,冷冷地说:“我身为御前侍卫,终日于皇宫之中,哪有时间给你搞婚姻介绍?”
      
      王寄芸往前冲了两步,挥手想要打她,王寄柔一伸手截住王寄芸的手臂,抓住她的手腕。王寄芸也知她与王寄柔武力值相差悬殊,一甩挣脱了王寄柔的手,后退两步,整了整散乱的衣襟,作出一副高傲的模样,诘问:“那我问你,为什么我爹说要我嫁予刑部侍郎晋玄月?分明是你嫉妒我与端王两情相悦,从中作梗!”
      
      她扬起下巴,抛出自认为极有杀伤力的一句话:“而你与顾长沉,绝无可能如此!”
      
      王寄柔先被堂姐话中的信息量震撼了一下,随后便十分无奈,如果不是这个破朝代没有精神病院,她真的很想建议王寄芸去治疗一下被害妄想症。
      
      但堂姐刚才说什么?大伯要她嫁给晋玄月?
      
      王寄柔莫名其妙,很快便了然,心道这不省心的大伯到底还是不省心。想来是大伯觉得晋玄月一表人才,又是刑部侍郎,还是当朝天子跟前的红人;再说大伯与晋玄月职阶不差太多,王寄芸嫁了晋玄月,便是正妻;若嫁端王爷,很可能只是侧妃。总而言之,把晋玄月留给自己当女婿总比便宜王寄柔家要强。
      
      思及此,王寄柔几乎要笑出声来:“堂姐何不实话告知伯父,你与端王爷两情相悦?怎么说端王妃都要比三品诰命夫人要好一点?”
      
      王寄芸无从回答,又骂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便带着那两名仆妇悻悻然走了。王寄柔瞧着杯中茶都凉了,便自言自语:“想不到大家闺秀,也跟泼妇一样。”
      
      王寄柔的父亲便走下阶来训斥她:“寄柔,不可无礼!”
      
      王寄柔怒了:“爹,我是你女儿,此事明明是堂姐无礼,为什么成我的问题了?”
      
      父亲嘟嘟囔囔几句,大概就是伯父朝中为官位高权重,不可得罪之类,没有一句话戳中要害。王寄柔十分不爽,心想傻弟弟王策不在家,自己回家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去紫檀殿门口站着当木头人。
      
      “父亲,你还不明白吗?”王寄柔忍无可忍,“你托大伯去试探晋玄月的意思,大伯反而要把堂姐嫁给晋玄月,这算是个什么事?这还带有争有抢的?”
      
      “这……为父自然清楚。但你堂姐年龄比你稍大,尚未嫁人。伯父愿将寄芸嫁她,为父也没什么意见。朝中俊秀的男子,又不止晋玄月一人……”父亲弱弱地跟她辩解。
      
      父亲为什么这么害怕大伯?
      
      安静许久的系统君出来为她解释:“总之就是宅斗的那档子破事呗……原主王寄柔的父亲本身就比较懦弱,凡事都没有主意,他大哥又很强势,当官也很有成就,所以……”
      
      所以?
      
      “您可以试试开启宅斗副本?”系统跃跃欲试地建议。
      
      半个时辰之后,大伯一家携礼物和王寄芸上门了。
      
      不是来打架讨公道的,而是拉拢王寄柔的。
      
      王寄柔现在是御前侍卫,每日与皇帝相伴,若在皇帝面前多提谁两句,指不定这人就祖坟冒烟封官加爵了。这点利害关系,大伯比堂姐能拎得清。
      
      大伯假模假样批评几句堂姐,说她不该上门大闹,实在有辱门楣;但是晋玄月的事情,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寄芸是你姐姐,她年纪大了嘛,她应该先出嫁;你平时在陛下面前,可得多夸夸大伯。
      
      大伯真是哪头便宜都想占。
      
      王寄柔的父亲连连应和,点头如捣蒜;而王寄柔对于应付这种场面非常崩溃,所以她寻个理由遁了,并暗自决定以后休沐日不能回家,哪怕到城里瞎转一天都好。
      
      现在,王寄柔衷心希望晋玄月能离自己这一大家子姓王的远点。
      
      “我不打宅斗副本了,太恶心了。”王寄柔对系统君表示。
      
      *
      
      皇帝下了朝便去景秀宫。他见跟随的是杨临风,有点奇怪:“王寄柔去哪了?”
      
      杨临风说:“今日她休沐。”
      
      皇帝“哦”了一声,也不再多问。
      
      景秀宫的偏殿依然烟熏火燎,太后端坐于蒲团诵经不休。皇帝在她身边站定,看着缭绕在佛龛前的烟雾,想起王寄柔说起,冰窖暗道中淡淡的檀香味。
      
      他想起母妃曾经告诉过他:“琛儿,怨恨能让你有很大的力量,但最后会毁了你。”
      
      年少的他反问:“母妃是让琛儿不要怨恨任何人吗?”
      
      母妃说:“不要去无能地怨恨。”
      
      他的母妃,那被先帝册封为丽妃的美丽女子,他的亲生母亲,有一双如湖泊般深沉的蓝色眼睛。她来自很远的地方,可是他却从未见过母妃的家乡。
      
      可惜母妃无法活着看到,他怨恨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终于,皇帝开口了。
      
      “这间景秀宫实在偏僻简陋,母后住在这里,是琛儿之过,”他说着,假意抬头四处望了望,“不若朕遣人翻修此地,母后就先暂住甘泉宫吧。”
      
      太后的诵经之声终于停了下来。她木然地望向前方,目光似乎越过重重厌恶,落到铜制镀金的佛像之上。
      
      “此处是哀家佛堂,哀家在此日夜祷告,也算有个念想,”太后终于开口了,嗓音嘶哑平淡,“你若真要整修此处,不如哀家先在这一头碰死!”
      
      说罢,太后真的一头撞向桌案,咣的一声巨响,几案反倒,案上香炉、木鱼、铜磬等散落一地,太后额头淌血,摔倒在地。留在这里伺候的三两名宫人慌忙冲过来扶她上榻休息,皇帝冷眼瞧着,觉得他和太后都在演戏,曲词、宾白、科介,折子都写得清楚,只是结局如何,却无人知晓。
      
      见那些宫人惶恐得不知所措,皇帝终于开口了:“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传太医?”
      
      他走到榻前,见太后正斜躺其上,脸色发灰,额头的血迹已被宫人拭去,用布包扎了起来。皇帝说:“为了这处地方,太后竟不惜自戕,看来实在不是什么风水好的去处。请母后放心,琛儿不出三日便将甘泉宫布置好,介时劳烦母后移驾。”
      
      太后闭目不语,应是装死。
      
      皇帝一拂袖,离开了景秀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