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皇帝下朝之后,刚到紫檀殿书桌前,还未坐定,侍臣便来报称端王爷要见他,说是已等候多时。
      
      皇帝向殿外看了看,隐约只见杨临风抱着剑在殿前待命,王寄柔与晋玄月去查那桩重臣被害的血案了。端王整日在京城里游荡寻乐,毫无皇亲国戚的样子,今天倒早早来寻他,皇帝倒将他的来意猜个大致不离,不由无奈叹了口气。
      
      “让他进来吧。”皇帝说。
      
      端王匆忙走进来,草草行个礼,便说:“我听闻吏部尚书被灭门,死状凄惨,皇兄命王寄柔去查这桩案子了?”
      
      “有何问题吗?”皇帝坐在桌前,一抻袖,从笔架上取过一支笔。
      
      “此案大有蹊跷,王寄柔去查,很可能会令她置身危险之中!”端王有些激动。皇帝诧异,侧过头瞥他一眼,见自己这位幼弟神色焦灼,仿佛真为王寄柔担心一般,一时竟难以揣度他是真心抑或伪装,心下哂笑。
      
      “若朕不派王寄柔去查,也是命其他人去查,不也是令其他人置身危险?”皇帝淡淡地说,“王寄柔非端王亲故妻妾,端王不必如此挂心。”
      
      “可是……”端王还欲分辩几句,皇帝搁下手中毛笔,抬头看着端王,对方顿时语塞。
      
      端王是他幼弟,母亲是先帝昭容,亦在端王年少时去世。先帝在时,兄弟俩关系说不得多好,但在先帝驾崩之后,倒是勠力同心了。再说端王无意政事,终日沉迷声色犬马,对于皇帝来说,比豢养门客,干扰朝政省心得多。
      
      “朕知晓,王寄柔模样是有几分像宁河公主,但容颜相似之人,天下何其之多,再怎么说,宁河皇妹也殁了近十年了。”皇帝的语气温和下来。
      
      端王不再多言,起身告辞。见他走远了,皇帝沉思良久,又将笔拾起来,于纸上一笔一划着墨,细细勾勒。
      
      他至今仍记得宁河公主站在甘露殿前高高的台阶上,刚下过雨,殿前雾气弥漫,公主看见了他,便匆忙步下石阶,站在他面前,仰脸望着他,满面惊慌忧郁的神色。
      
      她说:“二皇兄,瑶儿很快也会死……对吗?”
      
      皇帝停了笔,他看着面前纸上所绘女子,有几分像宁河公主皇甫瑶,也有几分像王寄柔,一时间竟难以分清。
      
      *
      
      王寄柔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晋玄月了。当然,不是谈恋爱那种意义的喜欢,只是单纯作为同事喜欢。毕竟她的同事杨临风总是显得很无趣。
      
      晋玄月随身携带一枚竹简,每当他认为有线索或是证词有价值时,便随手记录在竹简上。他微蹙着眉,左手拢着碧绿竹片,右手用炭笔在其上写字的模样,显得十分优雅,王寄柔觉得自己花十年都学习不来这份优雅。
      
      王寄柔当然也可以随时对案件调查情况进行记录,毕竟她有系统君。
      
      “亲,已知目前死者为五人:吏部尚书孔大人,其妻,其妾,还有一对子女。”系统君说。
      
      “可是在发现尸体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信息了啊。”
      
      “亲,老夫只是给您提醒一下关键信息。”
      
      “妈的,闭嘴。”王寄柔感到很不耐烦。
      
      查案子是一件又苦又累的活儿。
      
      她和晋玄月对案发现场附近进行了一番仔细勘察。王寄柔本来还想进行地毯式搜索,但鉴于她那匮乏的办案经验和有限的人手,最终还是作罢。
      
      草坡附近倒是多有车辙和脚印,许多印记看起来还甚是新鲜。但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这处土坡平日不乏踏青郊游的人群,再说古人现场保护意识淡薄,案发之后,现场各种衙役官兵、闲杂人等已经把现场破坏得差不多了。
      
      从尸体解剖着手,晋玄月和王寄柔也没有得到太多信息。
      
      仵作检查尸体后,向两人汇报:“每一具尸体皆身首异处,且尸体均有十处以上的刀伤,且有深有浅,长短不一,可能是不同武器所为。不过,断肢截面整端,碎尸倒可能是一种刃器所为。依小人之见,凶手碎尸应当用的是斧子。”
      
      晋玄月在竹简上刷刷记录,王寄柔瞟了他一眼,见他微微皱眉。突然,晋玄月也抬起头,与王寄柔对视。王寄柔慌忙移开目光。
      
      “大人有什么想法吗?”晋玄月和气地问。
      
      王寄柔咳嗽了一声,她还不太习惯被晋玄月称作“大人”。
      
      “每一具尸体上都有不同力度、不同长短的刀伤,会不会是不同的人所为,凶手实际有多人?”王寄柔想到《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情节,想了想,又转头去问那仵作,“这些伤口可有生活反应?”
      
      “生活反应?”仵作迷茫地说。
      
      “你是否能判断出这些伤口是死者生前造成,还是死后造成的?”王寄柔又问。
      
      “这……恕小人愚钝,无法判断。”
      
      “亲,亲您要注意了,”系统君愉悦地滴滴两声,“这个时代的生产力很落后,科技树点亮的很有限,所以法医技术没有那么厉害。”
      
      晋玄月问王寄柔:“你所说的凶手有数人,每人在尸体上砍一刀或刺一刀倒是说得过去,只是他们为何要这样做,莫非这些人与孔大人有如此血海深仇?”
      
      《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十二名凶手每人在死者身上刺了一刀,确实是出于他们对于死者共同的仇恨。而这名吏部尚书呢?难道也是在朝野之中,得罪了不少人,以至于妻妾子女均遭殃?或者是……
      
      “或者是投名状?”王寄柔喃喃说。
      
      *
      
      “五具尸体在土坑中,是这样的位置:孔大人居最上,镇国大将军的腰牌正放在孔大人之头颅上,似有挑衅之意;其幼女蜷于角落,其下依次是妻、妾、子。”在京城中一处茶肆内,王寄柔与晋玄月坐在靠窗的桌前歇脚,两名侍卫侍于旁侧。王寄柔累得够呛,晋玄月倒还是从容平淡的样子。
      
      “这么说,五名死者被投入土坑中的顺序,分别是孔大人的子女、妾、妻,以及孔大人?”
      
      “正是。但尚无法确定,五人尸体是被同时投入土坑,还是依次投入。”晋玄月看着竹简上的记录。
      
      “土坑附近的草坪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这五人应该是在其他地方被杀害后,运到这里的。土坡平日不乏行人,只有深夜后才比较僻静。夜晚出城,守城卫兵应该会仔细盘查,若有可疑的人,兴许会有印象。”
      
      “大人说得有理,不如从守城卫兵入手。”晋玄月端起茶杯,隔着桌子,对王寄柔微微一笑。
      
      他笑起来好帅啊……
      
      王寄柔尴尬地咳嗽一声:“那个,您不必叫我大人,叫我寄柔便好。”
      
      晋玄月遣人去问了守城卫兵,从卫兵处调查得知,案发前夜,深夜出城入城者均登记在册,有案可查。
      
      两人翻看出入城的记录,深夜出入城的无非是些晚归的货郎、送水人之类。这些人都是挑担送货的苦力,均携带板车之类的运输工具,是否其中藏尸,不得而知。
      
      在出入登记名册中,深夜出城的人最为可疑的是一名“俞七公子若白”,记录中,他于亥时三刻乘车出城,且是他本人亲自驾车。他称车上有女眷,出城是为去城外酒楼与朋友饮酒作乐。子时他却又回城,说是女眷突发腹痛,要送她回府;过了子时一刻,此人又驾车出城。如此反复了两三次,直到丑时,他才回城,不再出去。
      
      晋玄月说:“这名俞若白我略有耳闻,是京城中的一名纨绔子弟,他无事便半夜跑到郊区酒肆中寻欢作乐,倒没什么不寻常。只是反复出城进城,且亲自驾车,车厢中究竟有何物?难免令人生疑。”
      
      “那就去调查一下这个俞若白为好。”王寄柔说。
      
      晋玄月站起身,天色已晚,西边天空出现绚烂的晚霞,宛若金红的锦缎。他凝神瞧了一会儿那晚霞,王寄柔便看着他的脸,还有他那双在黄昏中莫名显得深邃的眼睛,不知怎么,她又想起了皇帝的异瞳。
      
      “亲亲,晋玄月对你现在的好感是68……额,你们腻在一起破了一天的案子,他的好感度还是这么多,算进步比较慢的了。可能因为晋玄月比较慢热?”系统君提示。
      
      “我现在不关心他对我的好感怎么样,我就想赶紧破了这案子。如果这案子跟顾长沉有关系,我就能名正言顺去揍他了。”王寄柔嘴硬道。
      
      “时候不早了,你得回宫。明天我们再动身去俞府吧。”晋玄月将竹板收在袖中,温和地说。
      
      两人告别后,王寄柔回宫,天色已黑了。她不知怎么又折转到紫檀殿,与候在殿前的杨临风打声招呼。掌灯时间刚过不久,皇帝还在殿中看书,见王寄柔来了,许是看她奔波一天灰头土脸风尘仆仆的,便差人搬了椅子,让王寄柔坐在书桌前休息。
      
      “今日查案,有何所得?”皇帝问。
      
      “有一人较为可疑,明日再查。”
      
      皇帝拂袖起身,王寄柔以为他要来打自己,吓得一缩脖子。
      
      “今日也不早了,爱卿奔波一天,想是疲惫,不如先去歇下吧。”他的声音却又一场温柔,王寄柔从其中听不出半点悲喜。
      
      王寄柔答应了一声,正待要走,皇帝又把她叫住。王寄柔回过头,见皇帝已经走过来,伸手撩起她脸侧的一绺头发,轻轻别在她的耳后。王寄柔还未反应过来,皇帝忽然又把手放下了,似乎也为他刚才的行为而感到讶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