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动心

      祁景煜走后,海棠苑的气氛忽地就轻松了起来,宫女们的脚步都不再是那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皇上的气场可真是吓人,单单是坐在那里,都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青桃抚了抚胸口,容泠得宠了这么一个多月,虽说祁景煜并不算是常来,但显然蓬莱宫的宫女们还是没能适应过来。
      
      “有那么可怕吗?”容泠倒是没什么感觉,她甚至觉得今日的祁景煜似乎心情很好,有种柔和的居家气息。
      
      “那是自然,奴婢记得皇上刚来的那一晚下了大雨,皇上踏着雨声走进苑里,气场凶得很,奴婢还以为主子要遭殃了呢。”青桃手脚利落地收拾着,嘴里还一刻不停。
      
      容泠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晚的祁景煜的确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不过也有分寸,没有折腾得太厉害。
      
      容泠以为,祁景煜晚间不会再来了,故技重施当着宫女秋霜的面把草人放在了窗边的花瓶里。
      
      秋霜动作一顿,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上前几步跪在了容泠面前。
      
      “奴婢知道自己多言,只是实在是想对主子说几句,”秋霜豁出去似的俯身,额头贴在手背上,“娘娘此举实在是危险,若是被有心人瞧见了,后果不堪设想。”
      
      容泠有点意外,本以为这几个宫女要么是别人安排进来的,别有用心,要么就是明哲保身,不过问旁的事,没想到竟有胆量出言提醒。
      
      容泠调整了一下坐姿,俯视着身体微微颤抖的小宫女:“那你觉得,谁别有用心呢?”
      
      秋霜闻言一怔,抖得更厉害了点:“奴婢不知,奴婢绝没有对娘娘不利的心思,娘娘明鉴。”
      
      “你去吧。”容泠觉得她这副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又不能断定她这是不是故意洗清自己的嫌疑,没再多说。
      
      秋霜如蒙大赦地呼出一口气,退下了。
      
      容泠将草人取出来,冷冷地看了几眼,正打算重新收到柜子里,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像宫女们那样轻轻的生怕发出声音惹人厌烦,而是沉沉的,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声音。
      
      是祁景煜来了。
      
      容泠一惊,匆忙之间只得拉开梳妆台的抽屉,胡乱地将草人塞了进去。
      
      回头正好对上祁景煜含着笑意的眼眸。
      
      此时的容泠正打算入睡,褪去了外衫,只留薄薄的衣裙,甚至能透过轻纱看见白皙的肌肤。素净的小脸上满是惊诧,甚至...有一点微不可察的惊慌。
      
      祁景煜眉头一挑,有点好奇。
      
      “陛下怎么来了,都不让人通报一声,嫔妾吓了一跳。”容泠很快镇定了下来,心里有点懊恼,也不知道方才的做贼心虚有没有被祁景煜看出来。
      
      虽说那草人不是真的,但要是被人看见了,也不好说。
      
      “朕不让他们通报,就是想看看你惊诧的样子。”祁景煜走上前,抚了抚她的头发。
      
      柔顺的长发散发着清香,还带着点湿气。
      
      “也不把头发擦干,这么睡了,小心明日起来头疼,你身边的人就这么不仔细?”声音一如既往地听不出喜怒。
      
      跟在祁景煜身后进来的青桃听了这话,吓得脸都白了,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是嫔妾自己不小心,青桃胆小,您别吓着她了。”容泠不退让也不主动,就那么站在原地。
      
      “你倒是胆子大,什么都不怕。”祁景煜道。
      
      容泠下意识觉得这话说得有点不对劲,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祁景煜伸手,越过她,拉开了那个藏着草人的抽屉。
      
      容泠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掩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拿起了那个扎满了细针的草人,翻来覆去地打量。
      
      青桃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刚回到原地,乍一见这场面,直接越过了脸色发白的阶段,成了名副其实的“青桃”,脸色发青。
      
      “皇上,这...”
      
      青桃见祁景煜饶有兴致地看着容泠,而容泠一言不发,刚鼓起毕生的勇气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祁景煜打断了。
      
      “你出去。”冷冷淡淡的三个字。
      
      青桃把后面本来就没组织好的话咽了回去,担忧地看了眼容泠。
      
      “没事,你先出去。”容泠安慰了她一句,青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这是什么?”碍事的人走了,祁景煜难得起了点坏心眼,沉下脸,想要捉弄她一下。
      
      “皇上心知肚明,还问我做什么?”容泠更是面若冰霜,方才的柔和消失不见,是久违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
      
      祁景煜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反而把人“推”得更远了,心里像是被小猫的利爪挠了一把,又疼又痒。
      
      “你在屋里放这种东西,被朕撞见了,还这么镇定,当真是胆子大。”祁景煜吓唬人未果,反而被容泠的态度勾得心痒痒,觉得实在是不妙。
      
      之前都把这场宠爱当作是闲暇时的游戏,随时可以抽身而退,事实也是如此,直到这日午间,被容泠清冷与娇艳并存的姿态惊艳了一瞬,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神荡漾,以至于晚间没忍住还是跑来了海棠苑。
      
      祁景煜觉得,这女人实在是奇妙,像是罂粟,让人上瘾。
      
      他排斥这样不受控制的事物,克制着自己抽离出来,冷眼旁观。
      
      容泠察觉到了祁景煜情绪的变化,由最初撞破时的饶有兴致,变成了如今置身事外的冷漠,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潜意识里觉得危险。
      
      容泠伸手,轻巧地从祁景煜手中拿回那只草人,指尖若有若无地在他掌上蹭了一下。
      
      容泠翻开草人身上胡乱涂抹了几下的布条:“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嫔妾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祁景煜收回左手,背在身后,手指在掌心她触碰到的地方搓了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把他抽离的情绪硬扯了回来。
      
      “以后小心些,再有这种事,记得告诉我。”祁景煜心神不宁,连“朕”都忘了说,深吸一口气,平复心头的燥热,匆匆地将此事揭过。
      
      他本来就没打算计较这事,只是进来时瞧见了她藏起了什么东西,一时好奇,再加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想要逗弄她一下,没想到弄巧成拙,被她有意无意地反将了一军,心绪难平。
      
      祁景煜搂着她的腰,却被她不轻不重地推开,他有些错愕,容泠从没有过如此不知轻重的举动,要知道,欲擒故纵是情趣,可也要看时机,这份“宠爱”本就不牢靠,她还敢这样作?
      
      祁景煜这回是真的沉下了脸,眼神阴翳地看着她,若她真这么自以为是地不识相,他不介意让她见见传言中冷血无情的自己。
      
      “陛下如此张扬着独宠,有些人怕是不敢轻易下手,还请陛下今晚先回去吧。”容泠低着头,不看他。
      
      祁景煜皱眉,这是把自己当作了宫斗的道具?得宠失宠之间还能随意切换?
      
      引她宫斗不过是一步闲棋,无关紧要,他又没有无能到要通过后宫处理前朝事,若是因为这种理由离开,岂不是本末倒置?
      
      祁景煜刚想开口,却见容泠身子微微摇晃,胸口缓缓起伏,像是在调整呼吸。
      
      他强硬地抬起她的下巴,对上了一双泪眼朦胧的眼。
      
      祁景煜觉得,自己今日心情起伏比以往一年加起来还要多。
      
      “你哭什么?”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声音的温柔。
      
      容泠摇了摇头,不言。
      
      祁景煜叹了口气,用指腹拭去她眼角的泪,如她所言地离去了。
      
      他觉得,再留下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见过许多女人的泪水,大多是狼狈不堪的,也有梨花带雨惹人垂怜的,只是他从来都是心如止水,冷眼看着她们或真或假或喜或悲。
      
      容泠却是不一样的,让他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无措。
      
      也许她从来都是装作不在意,实则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
      
      如此能够拨动自己的心弦,祁景煜觉得,再不收手也许就放不下了。
      
      容泠默默地站在原地,伸手抹掉眼泪,她此番半真半假,可以说得上是本色出演了。
      
      她知道祁景煜一直只把自己当作一个称心的玩物,随时可以丢弃,那么,便要让他再动一点心,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章节稍微改了改,不太影响,可以无视。
    最近有点忙,暂时隔日更,等忙完这一阵w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