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镯

      哪怕是晚上,祁景煜中途离开蓬莱宫的消息还是很快就传遍了开来,大多都是幸灾乐祸的,只有青桃等人担忧懊恼着。
      
      “主子,皇上怪罪您了?您没跟他解释解释吗?”青桃见祁景煜面色不虞地离开,顿觉不妙,连忙走进里间。
      
      容泠眼角还泛着红,却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两世以来第一次演得如此畅快,效果也还不错。
      
      想必明天德妃便会耐不住性子来这里“揭发”莫须有的巫蛊之事,好趁机把自己一下子从云端打入尘埃。
      
      容泠洗了把脸,又回到了心平气和的状态,和青桃简单说了几句,便安心地睡了。
      
      次日,容泠故技重施地当着最后一个宫女冬雪的面,把草人放在了梳妆台的抽屉里,冬雪面色一变,低下头不敢再张望。
      
      容泠支开了那几个宫女,独自坐在屋里,等着德妃上门,这事虽然对德妃而言无关痛痒,不过是空欢喜了一场,但却能辨别出藏在宫中的眼线。
      
      眼线,只有在无人察觉的时候才有用,若是被不动声色地辨别了出来,那便只能传回去别人想要她传回去的消息了,反过来坑一把绝对不是难事。
      
      想要彻底对付德妃,用的肯定不能是简简单单无伤大雅的小手段,需要更厉害的一点的罪名,容泠一时没想好,只得暂时放下,这种事不用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东西送上门来给自己利用了呢。
      
      祁景煜昨晚中途离开海棠苑的消息还没平息下来,月华宫里闹得沸沸扬扬,之前受了容泠教训的沈婳这下总算是找到了幸灾乐祸的机会,何况还有几个搬过去的常在陪她一起唱衰容泠。
      
      “容嫔那性子,还不是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惯会帮腔哄人的段玥依着沈婳心里所想道。
      
      “哼,那是自然,就她那种装腔作势的样子,不得罪皇上都是她运气好,迟早会被厌弃。”沈婳被说中了心里所想,冷哼一声,接道。
      
      “是啊是啊,要说这宫里谁会圣宠不衰,那肯定是沈姐姐了。”阮清莲厚着脸皮,凑到沈婳面前笑道。
      
      同一批入宫的方常在平日里毫不起眼,也不爱掺和这些明争暗斗,此时被拖着参与讨论,脸色不太好,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不说话。
      
      后宫里从来都是风水轮流转,得宠失宠不过是皇帝的一念之间,吹捧、诋毁这种事情都像喝水一样寻常,不值一提,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少有放在心上的。
      
      可她只想远离斗争,安安静静地把自己关在屋里,不闻不问。
      
      她入宫之前也是个春心萌动的少女,有心上人,本来已经快到定亲这一步了,可偏偏却是被父亲逼着入了宫。
      
      只因为她是个不受重视的女儿,要“懂事”,要为全家的大局考量。
      
      母亲含着泪对她这么劝说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想要冲出去,去找父亲理论,这就是毁掉她未来的理由吗?如此荒唐,如此令人绝望。
      
      可她最终还是坐在了原地,没有敢起身理论,没有敢出声反抗。她向来都是这么胆小,什么都不敢,看到姨娘之间相互陷害的时候,不敢出声,看到姐姐所嫁非人的时候,不敢出声。
      
      她不长不短的十几年,似乎只有两个字,不敢。以至于当自己被逼着入宫的时候,也不敢反抗。
      
      现在,同一批入宫的姐妹们都争着抱团,讨好沈婳时,她也不敢出声,她心里不安地想,若是站了队,日后被牵扯进去怎么办呢?
      
      于是只好低着头,一言不发,假装自己不存在。
      
      阮清莲瞥了她一眼,心里不屑,连奉承几句都不敢?
      
      沈婳和段玥也没把这个“不合群”的人放在眼里,自顾自地说着些什么,话里话外将容泠贬得一文不值。
      
      另一边的德妃此时正抱着她新养的一只猫,精心保养的指甲在雪白的猫毛中更显得高贵典雅。
      
      心腹宫女凑近她耳边:“方才容嫔那里的人来说,容嫔在屋里行巫蛊之术,草人就藏在屋里,她亲眼看见了。”
      
      “巫蛊?她这是自寻死路啊。安远侯家的女儿,不至于这么愚蠢吧。”德妃有些怀疑。
      
      “奴婢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容嫔如今风头正盛,藏得好的话,也没人敢去搜她的屋子。”
      
      “风头正盛?没见皇上昨晚沉着脸从蓬莱宫出来吗?皇上那般无情的人,宠不了她多久,从云端跌落下来,才是噩梦。”德妃漫不经心道。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捧高踩低见风使舵的人了,得宠之后再失宠,还不如没有得过宠安稳平静呢。
      
      “她都说了草人在哪,去看看也碍不着什么。有是最好,让她自掘坟墓,没有也罢,就当是‘关怀关怀’了。”德妃将怀中的猫随手放开,起身。
      
      蓬莱宫的气氛有些低沉,宫女们都低头忙碌着,安分守己,怕触了主子的霉头。
      
      德妃远远地看过去,冷笑了一声:“这帮宫女们倒是会看形势,这么快就调整心态适应‘冷宫’了。”
      
      她摆足了架子,走进蓬莱宫,宫女们跪了一地,不敢抬头。
      
      “容嫔呢?怎么不见她出来?”德妃语气不善。
      
      容泠不慌不忙地从屋里走了出来,欠身行礼:“德妃娘娘安好。”也不多客套,也不问缘由。
      
      德妃倒是希望她还像上次在御花园里那样伶牙俐齿暗藏玄机,如今这淡然的样子反倒失了点趣味。
      
      “本宫听闻昨晚你惹了皇上不快,今日特意过来看看。”
      
      德妃越过她,走进屋里,随口在摆设上挑了点刺,话里话外暗讽容泠附庸风雅。
      
      德妃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走进了里间,随后像是被辣到眼睛似的嗤笑一声:“这花瓶素净成这样,还摆在窗边,衬着窗外的海棠,真真是寒酸。”
      
      容泠顺着她的话看了一眼,心里很是赞同,祁景煜审美不行,还偏要指挥,非要把这花瓶放在窗边,还说什么用海棠的娇艳衬青瓷的清冷素净,简直胡扯。
      
      但此情此景,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容泠只好又默默地背了一锅附庸风雅,心里想着总有一日要把这些天背的锅都掀回去,还给祁景煜。
      
      说话间,德妃像是走累了,坐在了梳妆台边,伸手捧起摆放在一旁的妆奁。
      
      “这做工倒是精致。”德妃上下打量着,余光悄悄地观察容泠的神情。
      
      容泠却是面色不变,一点慌乱都看不出来,还随口附和了一下。
      
      德妃见此心里冷笑一声,倒是会装,等真发现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看你怎么解释。
      
      于是,猝不及防地一掀,打开了妆奁。
      
      妆奁里只有些寻常的物件,镯子,手链,还有几对耳环散落在里面,没有意料之中的巫蛊草人。
      
      德妃若无其事地拿起一只玉镯,像是打开妆奁不过是无心之举一般:“这玉质有些瑕丝,说来你入宫这么久了,本宫也没赏赐过你什么,就把这红玉镯给你吧。”
      
      说着,德妃从手腕上褪下一只血红的镯子,颜色妖艳非凡,衬得肌肤雪白,很是好看。
      
      容泠记得,之前见到德妃时,她戴的并不是这只打眼的镯子。
      
      容泠装作毫无所觉的样子,道谢收下镯子,触手冰凉,的确不是凡品。
      
      德妃又不动声色地在屋里打量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想要发现的异常,毫无所获地走了。
      
      容泠送走了德妃,恭谨的神色消失不见,她瞥了一眼低头做事毫不起眼的宫女夏风,心里了然。
      
      她分别当着几个宫女的面把草人放在不同的地方,德妃今日故意打开了妆奁,那通风报信的便是这位波澜不惊的夏风了。
      
      也是,寻常小宫女见了这种事,哪会像她这样淡定,不说像秋霜一样出言提醒,也不至于自始至终都像无事发生一样,脸色都没有变过。
      
      容泠没有打草惊蛇,这宫女留着还有用,有什么想要让德妃知道的消息还得通过她来传达呢。
      
      至于德妃今日给她的镯子,容泠可不相信德妃是真心为了礼数,这么好的玉,她哪会舍得送给自己这么个“仇人”。
      
      至于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后宫中的事,想想除了那些俗套的关于子嗣的事,还能有什么?
      
      不过,若真是如此,将计就计反过来陷害一下德妃,倒也未尝不可。
      
      容泠随手将镯子收在一边,打算等祁景煜来时给他研究研究。
      
      好不容易和皇上站在了一队,何必孤军奋战?还不好好利用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进入正题啦。
    求收藏求评论呀~么么啾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