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试探

      这一个月里,祁景煜不常来后宫,偶尔来一次也只是在蓬莱宫坐一坐,用个膳,歇一歇罢了。
      
      后宫中的一切看似平静,却时时刻刻不再暗中打探着什么。
      
      容泠觉得,是时候试探试探那些宫女了。
      
      “你可知道德妃娘娘的生辰八字?”容泠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青桃,春夏秋冬四位宫女散落在不远处,“恰好”能够听到容泠刻意放低了的声音。
      
      “主子这是想要做什么?”青桃不解。
      
      “前些日子在书中寻了个古法,不必多费力便能处理掉想处理的那人。”容泠按照计划里的说法故弄玄虚地胡诌。
      
      几位宫女神色如常,恍若未闻。
      
      青桃闻言,一个荒唐的念头闪过眼前,她有些焦急道:“主子怎么会信那些话呢?巫蛊之事可是大罪。”
      
      容泠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又不会有旁人知晓,我悄悄地藏好,怎么会怀疑到我这里呢?”
      
      青桃见容泠听不进劝,急得跪了下来:“主子,您如今宠冠六宫,何必做这样危险的事?德妃娘娘在宫中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宠,对您造不成什么威胁的啊。”
      
      “你起来,不用再多说了,我只是拿她试一试,若是这法子好用,日后还能再用在旁人身上。”容泠“固执己见”。
      
      “奴婢不能任由主子做出不可回转的错事。”青桃低下头,犟道。
      
      容泠一时都不知道该夸她忠心耿耿好,还是该说她脑子绕不过弯来,没有告诉她实情是怕她演不好,露出破绽,这下好了,犟得让人无奈。
      
      “你不说,我也会去问别人,你可想好了。”容泠三分无奈,七分强硬道。
      
      青桃抿着唇,思量着这事。若是主子问了旁人,被有心之人听了去,那可就更危险了,自己处理的话,谨慎些,应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吧,总之,过了那么几天,主子见没什么用,也就会放弃了。
      
      忠心耿耿的青桃壮士般地应了容泠的吩咐,悄悄地准备了草人、细针、德妃的生辰八字等必要之物。
      
      容泠冷眼看着那几位宫女的反应,可惜宫里人,最擅长的就是伪装了,容泠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来。
      
      罢了,也没想过会这么简单,总要把鱼饵放下水去,耐心一点,才会有“鱼”自以为聪明,忙不迭地上钩。
      
      容泠准备好了东西,也没在草人上写什么生辰八字,只在纸上胡乱画了几笔装个样子,扎上了细针。
      
      宫女春雨走进了里间,今日是她当值,她低着头,不多打量,只安安静静地换了插花,擦拭着各处的桌椅花瓶。
      
      容泠像是没有注意到她似的,将手中的草人放在了铜镜后,梳妆台与墙壁的空隙里。放好之后左右看了看,从外面看不见,便满意地不再去管了。
      
      春雨自然是看见了,脸上有些不自然,欲言又止,不愿多事,匆匆离开了。
      
      到了晚间,宫里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容泠也没在意,这事少说也得三四天,就算自己运气好直接第一天便碰上了那个眼线,德妃也不至于这么沉不住气。
      
      容泠梳洗一番,准备睡觉,屋里只剩下她和青桃,她将摆放在铜镜后的草人取了出来,随手塞进了柜子了,虽然这草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但还是防一手,小心为上。
      
      转身看见青桃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容泠觉得好笑,怕这丫头烦心太过,闹出病来,便坐在床上,将她唤到了身边。
      
      “你呀,把我想得有多蠢?我只是想要试探试探那几个宫女,瞧把你给紧张的。”容泠无奈。
      
      “试探?”青桃睁大了眼,一副不解的样子,“这怎么试探?若是真叫来了人搜查,也看不出是谁告的密呀。”
      
      “德妃这么多年不受宠,在宫中的力量没那么大,她就算敢大张旗鼓地喊人搜查我的海棠苑,也没人会愿意为她得罪我这个新宠。”容泠耐心地解释道。
      
      “那她还有什么办法揭发这事呢?”容泠笑道,“自然是先探明了东西在哪,装作过来看望,‘无意间’发现才对。”
      
      “巫蛊之事是大罪,就算皇上偏向我,我也会大受影响,她不会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好机会的。”
      
      青桃恍然,徘徊在心里半日的忧虑消散殆尽;“主子真是厉害,这种事,奴婢自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容泠摇头笑笑,放下这事,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容泠醒来,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后宫中没什么事可以做,宫嫔们大多都是靠着装扮打理自己来打发漫长的时间。
      
      容泠没有劳烦青桃和红杏,自己动手画了个小山眉,她本就生得白,只在脸上敷了一层淡淡的薄粉,提了点亮色。唇上抹了点唇脂,轻轻地抿了抿,唇角勾起,格外地引人流连。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可后宫中的女子,多得是打扮得再美也无人欣赏的,不过是在墙角静静地绽放,枯萎,零落。
      
      容泠透过铜镜,看见了走进里间正在忙活的夏风,若无其事地将早间取出来的草人放在了妆奁里。
      
      夏风眼神一飘,收回视线,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若无其事地将手中的花瓶稳稳地放下,转身去擦拭桌椅。
      
      午间,祁景煜来了蓬莱宫,容泠起身迎接,祁景煜看着她,怔了一瞬。
      
      祁景煜低头看着她柔顺的发丝,细嫩的脖颈,以及那点点红唇,眼神不由地飘忽了一下。
      
      “平日里也不见你这么打扮,今日是怎么了?”他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坐下。
      
      “闲来无事,打发点时间罢了,皇上若是喜欢,嫔妾...”容泠没有把话说完,可断在这里显然更令人浮想联翩,心神恍惚。
      
      祁景煜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不必。”
      
      容泠不再多言,转眼间又恢复了往常的清冷,仿佛刚刚的柔顺只是错觉。
      
      容泠面色不动,心里却在想:你以为我会说每日都为了讨你欢心打扮自己?想得美。给你点甜头你还飘起来了?
      
      好歹相处了这些时日,容泠也算是差不多摸清楚祁景煜的性格了,对付这种人,就是要这么若即若离,先给点甜头,吊着他。
      
      她不奢求长长久久的宠爱,只想着用些小手段,延长这宠爱的期限,让她在宫中的地位更稳固一些,往后就算他厌弃了,也不至于落寞无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容我再短小几日x
    求收藏呀么么啾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