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赏赐

      次日祁景煜离开时容泠也醒了过来,眼里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迷茫,挣扎着起身却被他制止了:“不用起,睡吧。”
      
      容泠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对,也难以想象昨晚还在跟自己暗中相斗的祁景煜竟然如此温柔体贴得让她多睡一会儿,可她还没睡醒的小脑袋容不得她多想,闻言便又躺了回去。
      
      祁景煜回头看她,只见她侧躺着,小脸在枕头上蹭了蹭,如墨的长发散在床上,双手抱住被褥,安安心心地又睡着了,不由失笑,难得看到她这么迷糊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祁景煜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方才一瞬间的心软,洗漱穿戴完毕后,收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又恢复了往日喜怒无常的威严帝王。
      
      午间,御前总管李公公亲自领了一群小太监,流水般的赏赐入了蓬莱宫,李总管躬身笑道:“这些都是皇上亲自吩咐送来的,都是库里积存的珍品,还请娘娘过目。”
      
      李总管在采选时也远远地见过容泠,他在皇上身边的时日长,对皇上的性情喜好可以说得上是了如指掌了,容泠这样的模样心气,正是皇上藏在心里秘而不发的钟情。
      
      只是因为前朝的那位宠妃,皇上耿耿于怀,以至于对清冷的女子不屑一顾,也难怪,那些“清冷”的女子不过是些故作清高的庸脂俗粉,内心狠毒,还总以为自己能蒙骗得了皇上。
      
      皇上心里通透得很,后宫的那些阴私事,若是有心,哪能逃得过皇上的眼呢?
      
      如今这位容嫔娘娘,不受宠则罢,若是真入了皇上的眼,那定是能够荣华高升,余生顺遂的。
      
      也难怪当初太后娘娘要阻她入宫,看如今这架势,专宠肯定是逃不了的了。
      
      李总管心里考量了这么多,面上却是依旧那副喜气洋洋的模样,挥挥手让小太监们把捧来的珍奇首饰玉器绸缎一一在容泠面前摆开。
      
      “辛苦李总管了。”容泠也不拿架子,让人把东西都抬进库房,又示意红杏给李总管点小小心意,留作喝茶。
      
      李总管将赏银揣进了袖子里,脸上的笑又深了几分,客套了几句,不多打扰,带着人离开了。
      
      “皇上可真是把主子放在了心上,瞧这鸳鸯并蒂纹的簪子,还有这刻着竹纹的玉笛,皇上连主子闺阁时期的喜好都知道。”青桃小心翼翼地将玉笛捧到容泠面前,欢喜道。
      
      容泠接过,入手冰凉,整个笛身透着翠绿,竹叶线条精致,仿佛一阵风来便会随风摇晃。
      
      饶是安远侯府世代珍藏了诸多珍奇宝物,容泠都没有见过如此精致的玉笛。
      
      “先收起来放好吧。”前世出嫁后便再也没有碰过这些风雅之物了,容泠一时竟有些陌生。
      
      皇上这般大阵仗的赏赐自然是吸引了前朝后宫的注意,前朝的臣子们见皇帝总算不对后宫兴致缺缺了,眼看着皇嗣有望,心里都暂且松了一口气。
      
      至于什么赏赐?专宠?谁不要命了敢在这关头上泼皇上冷水?再说,不过是个后妃,不打紧的,安远侯府还能翻上天来吗?
      
      后宫中则没有这般淡定了,新入宫的个个红了眼,一个个暂时摒弃前嫌,抱成了团想着怎么把容泠拉下来,沈婳尤甚,简直恨不得去蓬莱宫撕了容泠。
      
      惯常左右逢源会哄人的段玥表面上安抚着沈婳,实则煽风点火,生怕沈婳不去闹一通搅得大家不得安宁。
      
      之前没能讨好得了容泠还得罪了沈婳的阮清莲远远地不敢上前,心想,也好,置身事外,看你们斗个两败俱伤最好,再不济,去抱德妃的大腿也比这样两边不讨好要好。至于段玥那个贱人,这种煽风点火的手段,也只有沈婳那傻子会着道了,整日里上赶着给太后请安,人家有侄女在宫里,哪还会看你一眼?
      
      还有一同入宫的方常在,也不知道太后看上了她哪一点,这种货色都能入得了宫?就知道安安静静地躲在屋里,不求上进,也不嫌闷得慌。
      
      新人们沉不住气,在祁景煜身边默默无闻呆了几年的德妃却是陷入了沉思,她从来没有受过宠,当初不被家里看重,嫁给了“与皇位无关”的三皇子祁景煜为侧妃。
      
      几年前心性尚且年轻时的她想,反正只是个皇子侧妃,况且祁景煜最后能不能从新帝的手中活下来都是个问题,有什么可争可想的?
      
      于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府里的另一位侧妃跳上跳下,害这个斗那个,闹到祁景煜面前还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无辜白莲模样,然后,被祁景煜轻飘飘地处理了,第二天便病重身亡了。
      
      从那以后,府里的各位人人自危,战战兢兢不敢造次,从前动过手脚的也都如履薄冰,生怕哪天被翻出旧事,也像那个侧妃一样病重身亡。
      
      祁景煜身为皇子时,府中没有正妃,他的上位也算是“突如其来”,让人措手不及,府中仅剩的一个侧妃和两个贵妾草草地被安了个位分,入了宫,日子却与王府中没什么差别,变相的“冷宫”罢了。
      
      德妃以为,祁景煜这样的人,是不会对谁动心的,而现在,沉寂了这么多年的后宫,竟是被那人打破了。
      
      她也曾幻想过受宠的日子会是怎样的,然而那份稚嫩的少女心在漫长而又无趣的岁月中被消磨得一干二净,如今,却有另一个女子,受到了她想都不敢想的重视与专宠。
      
      她一时竟不知道是该遗憾、怨恨还是无奈。
      
      她“安分”了这么多年,皇上一眼都没有看过她,困在这偌大的深宫中,与死又有什么差别呢?
      
      德妃抬起头,看着窗外一片葱翠的生机盎然,心想,我要再争一争,斗一斗,哪怕是斗不过,死了,也比如今这样行尸走肉要好。
      
      祁景煜的赏赐恍若是在后宫平静的湖面上滴了一滴水,漾起了一圈圈涟漪。
      
      容泠知道,是他昨晚说的那句“你知道朕想要的是什么来了”。
      
      他想要的是什么?后宫的女人于他都是可有可无,甚至不值得他费心动手,可他总要顾忌着她们身后的世家背景。况且,他真正想要对付的太后,是先帝名正言顺的皇后,是他名义上的嫡母,要想动手,也得考虑到前朝的动荡与舆论人言。
      
      他不是什么昏君,后宫也难以左右前朝。自己所能做到的并不多,不过是为他想要做的寻一个合理的,名正言顺的由头,方便他动手罢了。
      
      当然,容泠没有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作用看高,她觉得,祁景煜这么做的根本原因,还是闲得无聊,给自己找点乐子。
      
      如此一想,祁景煜选中了她,实在是幸运,好歹跟后宫中的主宰者站在了一起,宫斗还不是轻而易举,信手拈来?
      
      容泠理了理思绪,回到当下,那么如今首当其冲的,便是找出德妃藏在宫中的眼线,再寻个法子反击回去。
      
      德妃身后有武将背景,祁景煜留了她这么多年,也大多是因为她安分守己,如今,武将隐隐分派,祁景煜想要收权,德妃便成了可有可无的了。
      
      帝王无情,无论她是怎样的女子,家世给予她的一切荣华富贵也都要因为家世而消散,若是她当真明哲保身无欲无求,或许还能留得性命,若是哪怕只有一丁点的野心,便是万劫不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收藏和评论呀~么么啾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