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将军

      无疆来时因是借着轻功并未发现在这破庙有何异常,去时手中抱着孩子从大门走出去时一个鬼影陡然飘过,吓得所有小乞丐一个哆嗦,她点地跃起,一把扯住所谓的鬼影,只不过是一件白色的破旧袍子,上面飘着一束稻草,用机关设置,人靠近便会飘起,难怪这破庙会传出闹鬼传闻,耍些把戏为了不让人靠近而已。
      
      无疆在帐幕后面时给每个人喂了一颗药,告知他们十个时辰之内不解就会暴毙身亡,起初他们还不信,但是药入腹内有种奇异的痛感,双手发软,胸口发闷,便渐渐有些怕了。
      
      是以他们跟着出来的时候也安安静静,服服帖帖,不敢轻举妄动。
      
      可此时一个满脸恐怖疤痕烂了头皮的小乞丐走在他脚边,他觉得恶心极了,看着心烦,偷偷瞅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无疆,抬起脚,想给他踹远点,可就在脚要触及到那个孩子身体时,一把尖刀蓦地从前方飞来刺入他脚面,连着血肉直接钉到地面,疼得他整个脸部扭曲,却因被点哑穴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说过,不许再欺负他们。”声音从前方冷冷传来,让人背脊发凉,毛骨悚然,“如果耳朵无用,还留着做什么。”
      
      那人吓得立即捂住耳朵,不顾还被钉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脚跪地求饶,以头磕地,磕地砰砰作响。
      
      “谁再敢踢一脚,我就砍了你们所有人的脚,要是有一个人逃跑,我就要了剩下所有人的命。”
      
      这句话他们信,眼前这个相貌平凡普通到他们记不住的男人,下手却是狠,真的狠。
      
      方才从帐中出来,她瞥一眼庙中央滚烫沸腾的狗肉汤,忽地挑起锅底,巨大的铁锅沸着热汤从地面飞起,起至人高位置蓦地一斜,洋洋洒洒正从赵四的头顶中央淋灌而下,汤水洒尽之后巨大而沉重的锅子落下盖在赵四头顶,锅底带着被火噬烤出的炽热灼得毛发和头皮呲呲作响,飘出一股难闻的焦味。
      
      他们知道那是因为方才赵四把半碗汤泼在了一个小乞丐的腿上。
      
      她看着一个小乞丐被切掉不久的耳朵,在寒冷和创伤中化脓腐烂,轻声问了句是谁,小乞丐不敢指,她径直走到陈皮面前,小慈说那人眼角长着一颗巨大的泪痣,问道:“是你对不对?”
      
      那时他还没被点哑穴,极力否认:“不是我啊,她没说是我啊,不是我,啊~~!!!”
      
      话还未说完,两只耳朵瞬间被齐齐切去,扔进方才用来烤狗肉的火里,火烧得很旺,一下子吞噬了他的耳朵。
      
      “我杀人一向都给个痛快,但是对于你们,我不介意多折磨一会儿。”
      
      她说折磨这两个字时,所有人的内心仿佛蒙上了死亡的阴影。
      
      无疆其实压根没心情也没时间折磨他们,她要赶快看看这些孩子的身体。
      
      那刀钉着脚面入土三分,三人跪在地上才□□,小心翼翼递到无疆手上,搀扶着瘸腿到王大狗走得飞快。
      
      靠近马车处,无疆吹了个口哨,小慈从坡后跑出来。
      
      这是整个车行里最大的一辆马车,座位全被拆卸,上面铺了一层轻软暖和的被褥,孩子坐在上面,仍有些惶恐地进食水和食物,无疆打开药箱,检查他们的身体。
      
      十二个男女绑在马车后面,被马车拉着走,他们讲不了话,也不敢逃跑,更怕别人逃跑连累自己,不知是害怕还是因为毒药发作所致,此刻他们内心烧得很。
      
      车内燃着灯火,无疆帮他们一一检查,吃药疗伤,不过她能做的都是最应急简单的处理,他们需要的是长久安稳的照顾和调养,他们需要一个强硬后盾。
      
      马车走向城中,无疆检查完毕,她靠近那个年龄稍长的断腿小乞丐:“这里面只你能识字是不是?现在大家都不能说话,也不会哑语,只能靠你。我会送你们去延武将军那里,百姓都说他英勇狭义嫉恶如仇,你到了那里把你和大家遇到的一切都写字告诉他,他会帮你们。你不要怕,我会再去找你们。”
      
      天将亮未亮,凌晨的西宣呈现出错觉般的荒凉,街头几盏枯灯挑着,斜撑寒夜。
      
      渐渐有了声响,深夜狂欢的人还在宿醉,偶尔发出梦中的咕噜声,而那些赶货的摆摊的,上学的上朝的,为了生计为了前程,都已悄然起身。
      
      西宣是一个睡得晚醒的早的都城,也许全天下的王都皆是如此,年少的将军要起身练剑,求仕的子弟要起身念书,开酒楼的掌柜要起身打理,卖包子的小贩要起身烧火,要在王朝之下混得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凭的是才华天赋,拼的是十寸光阴。
      
      马车还在走着,无疆五指一弹,一粒飞石走出,绑在胡老大手上的绳索悄然而断。
      
      胡老大被绳牵着突然就发现拉着自己的那根绳子松了,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没搞清楚状况,然后又愣了一会儿,好像可以逃走?但这毒还没解,十个小时后毒发怎么办,可又转念一想,那男人行事狠辣,给不给解药也不一定,搞不好回去还得接受酷刑,找那人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想定,他停了脚步,落在后头几步,最后忘了一眼同伴的身影,然后转身就逃。
      
      同被抓之人起初没注意,过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身边少了个人,一转头发现胡老大正屁股尿流地逃跑,一下子心提到嗓子眼,怕得差点跪在地上,这心里又气得不行,这胡老大平时做老大什么便宜都他先占,什么苦都是他们吃,现在竟然一个人逃跑,等回去那人还不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啊!好冤啊!
      
      混蛋啊,畜生啊,救命啊,胡老大他跑了!!!
      
      这是他们心里的呐喊,却因被点了哑穴,叫不出来。
      
      他们心急如焚,上蹿下跳,哼哼吃吃抗议不走路,可又因为药力双手双脚发软,使不出太大劲来,虽也翻不起多大的浪,却让马车走得慢了一点。
      
      “干什么,老实点。”无疆的声音突然传过来,吓得他们一个激灵,不敢闹腾。
      
      可是这声音飘飘渺渺,仿佛是不是从前方传来,而是在空中四散而来,一时恐惧又笼上了脸。
      
      无疆裹着最后一点夜色滑出马车,跟着那个一路颤颤巍巍的身影,既然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令牌,也必能在从他身上找到给令牌之人。
      
      小慈,那边接下来就靠你了。
      
      夜色褪尽,小慈驾着马车来到通往城中的大道之上,这条道笔直延伸通往将军府,此时街上已有行人。
      
      小慈撩开车帘,对车内依旧惊魂未定的孩子说:“待会儿听到响声你们不要怕,相互抱紧对方,抓着车。”
      
      她跳下车,拿出火石,点着了特意准备的那两长串鞭炮,哗啦啦一声,一下子炸开了西宣原本清寂的清晨。
      
      于是人们探窗而出,看到一辆马车在街上疾驰,后面拴着男男女女,鞭炮在他们脚下炸开,咿咿呀呀地张嘴怪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被马车拖拽着奔驰在西宣最宽阔繁华的街道上。
      
      人总有好奇心,大家纷纷穿衣出门追随围观,看着马车从城东奔向城中,冲开挡路之物,无人敢拦也无人能拦,就在人们不知他要奔向何方时,将军府高高的围墙之内蓦然飞出一个身影,墨色的衣角空中翻飞,映着天边被染红的云彩,一个利落的转身骑上马背,勒绳夹马,一阵长嘶划破天际,马飞前蹄几乎人立,而马背上泰然而坐的墨衣男子依旧从容不迫,眉目淡定,逆着从东方升起的朝阳,勾勒出一个高大伟岸的轮廓,人们仿佛看到了那个战场上持戟而战的少年将军,有浓黑的眉眼,逼人的气魄,朝堂和江湖都传颂的赫赫功名。
      
      将军姓延,名武,字子玄。
      
      马停了下来,鞭炮声也止住,少年将军在人们的崇拜目光中翻身下马,一直平静的眉梢此时才微微皱起,嘟嘴抱怨道:“谁呀,大清早的这么招人烦,小心以后娶不到媳妇,嫁不出去啊。”
      
      女子轻笑出声,围观群众纷纷摇头,急忙撇清关系,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只是路过看戏的。
      
      延武将军眯起眼睛表示自己将信将疑,看得围观女子一阵春心荡漾,他走到车后看到串成一条的十一个男女,形态狼狈,一副凄风苦雨模样,眼神仓皇多有躲闪。
      
      车内传来喑哑之声,风轻轻拂起门帘,他的眼神穿过飞起的帘布落入车内,骤然冷却成冰。
      
      霍然挑起的帘子后,是一个个相互搀扶环抱的孩童,他们断臂残肢,面容恐怖难辨,面对骤然而至的光亮和人群,眼睛里流露出不可遏止的恐慌和害怕。
      
      一张纸条从车顶缓缓滑落,微微泛黄的纸张之上晕染着十一个刚劲浓黑大字。
      
      “交之将军,望将军护之查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