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管家

      众目睽睽之下,那辆拴着十一个男女,尾部吊着两串响亮炮竹,披着霞光炸开西宣清晨的巨大马车,裹藏着一车四肢不全五官难辨的幼童,驶进了王都将军府的宽阔门庭。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消息便从城中四散开去,直达东南西北,整个西宣传得沸沸扬扬。
      
      平时默默于柴米油盐,汲汲于功名利禄的人也忍不住低头叹息一声,抬头愤骂一句。
      
      残忍至斯!
      
      那一纸护之查之的留信让此事显得昭然若揭,又扑朔迷离。
      
      “所以说,原先于我铺子旁的瞎眼小乞丐是被人迫害成这番?我道是天生如此或意外造成不幸所致,如今想来旁边那女的的确不像是好人。”
      
      “竟有这等事,我不能再让阿娘抱小宝出去玩,万一此番发生在我们小宝头上,我估计活不成了。”
      
      “各位要多留意身侧,若察觉不对劲之处,需即刻报官。”
      
      “报官?府尹竟然干什么吃的,连这些都没查出来,还让人家义士抓人来送到将军府。”
      
      “将军府,你说为何是将军府,西宣王城之内多少高官府邸,却独独选了将军府,不知府上的将军会如何处理此事……”
      
      ……
      
      将军府的书房内,延武将军长身玉立,执起泛黄纸张,字迹深邃挺拔。
      
      “交之将军,望将军护之查之。”延武皱起英挺的眉,表示嫌弃,“这是在临终托孤么?”
      
      他当然不会大白天的一个人在书房内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这显然是一个问句,问得自然是另有其人。
      
      书房的一侧,一位蓝衣男子端坐于披着狐裘的红木玫瑰椅,修长有力的四指微微弯曲,单手托着古旧的执经折卷子,声音从古卷后漫过来:“这足以说明将军你在这位神秘友人心目中的朝堂地位和江湖名声,而将军此刻却如此诅咒人家,不太厚道吧。”说着他还真不赞同似地摇起头来。
      
      延武撇头看他,也只看到卷子后一拂一拂的蓝色发带,宛如他戏谑的脸:“这人心思沉得很,若真是信我,也不必一大早搞这样的阵仗,分明是要昭告天下,人在我这里,逼我管下这事,护住这人,让天下之人监督我。”
      
      蓝衣男子换了一个姿势,从端坐变成斜倚:“难道不是你自己爱管闲事,大清早的听到声响非要飞出围墙去看看。”
      
      延武指间夹着纸片在他书前抖地哗啦啦响:“这就是个阴谋,阴谋!你看这纸条,写着将军,就算我不出去,也是得找上我的,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在我将军府门前撒了一地马爱吃的麦麸。”
      
      蓝衣男子拾起书桌上的白玉杯,轻抿,唇上染出一层氤氲水汽:“若你不想管,尽可把此事交给西都府,刑部或者明镜司,练你的剑,去战场杀你的敌。”
      
      延武此时反倒眉梢一顿,目光沉沉:“你不必激我,这事我还真管定了,在外杀敌保家卫国,竟有人在做绝我西疆子民这等釜底抽薪之事,那些孩子的样子,连我这种见惯战场生死的人都不忍看。”
      
      蓝衣男子手指微动,卷子翻过一页:“那辆马车有何线索?”
      
      延武勾腿一带,玫瑰椅瞬间移至其身后,就势与蓝衣男子并肩而坐:“马车出自西宣最大的车行德兴马车行,来买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男子和一个六七岁样貌的男童,马车上的点心鞭炮被褥绳子伤药均来自西宣最有名的商铺,城南的一品居福声楼城北的高棉坊城中的结绳铺仁心堂,每个商铺所描述皆与德兴车行相同,两人身穿深蓝色衣衫,年轻男子长相平凡普通,无一人能具体描述是何长相,均言印象模糊,男童长相可爱,但此年龄孩童大多长得可爱,没太注意,记不甚清。据街上百姓所说,昨日见那辆马车从城南晃到城北,城东晃到城西,因马车特别之大非常显眼,很多人有印象。”
      
      蓝衣男子将卷子微微低了一低,清俊眉峰自卷后现出,眉梢陡峭,英气不杀气:“有钱又招摇,却不露痕迹。”
      
      延武侧头看他:“车后十一个男女还没怎么拷问,就吓得把自己的罪行全招了,不过没什么用处,他们只是负责接手送过来的孩童,最重要的接头人叫胡老大,在来的过程中跑掉了,他们也提到年轻男子和男童,用他们的话说,那个年轻男子身手了得,行事诡异,心思歹毒,下手狠辣,手段变态,性情焦躁,不仅容易暴怒还容易迁怒,对他们极尽折磨,还给他们喂了一种十小时之内不解就暴毙而亡的毒/药,说只要他们不逃跑就给解药,现在不讲信用消失了,哭着闹着让我们给解药,我找人看了,只不过是种特制麻药而已。”
      
      雪白的云靴伸到将军的书桌上,一尘不染,相互交叠着,身子微微后仰,从经卷中露出一双眼睛来,漆黑明亮,仿佛幽深的湖底落了一轮月亮:“看来麻药下得不够重,孩子呢?”
      
      延武声音沉沉:“还在让府内大夫诊治,有些烧得厉害,也伤得不轻,不过来之前都被处理过,大夫说手法老道娴熟,孩子恐怕知道的不会太多而且受了惊吓,先让他们好好修养,下午我就进宫,要个特管令牌调查此事,偌大的府尹难道对此事一无所知,不是谋私就是失职,也要好好查一查。”
      
      蓝衣男子颔首:“你去吧。”
      
      延武皱眉:“你不去?。”
      
      蓝衣男子:“我迟几日再入宫,待会儿要先去一个地方。”
      
      延武:“哪里?”
      
      蓝衣男子收回腿,折起经卷,阳光从窗口漫入终于照见他全貌,从高挺的鼻子蜿蜒流泄到嘴角,他嘴角微微翘起,道:“城东破庙。”
      
      无疆一路跟着胡老大穿过树林,从另一边入了城,最后拐进一条偏僻小巷。
      
      胡老大停在一个朱红色门前,伸手叩动门扉上的青铜色门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古朴而略显笨拙的声音在寂静的巷子里也并不能传得很远,在规律的二三四三次敲击过后,门缓缓打开门口,探出来一张褶皱难看的脸,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盖住眼珠,喑哑难听的声音自眼前的传来,却并未见他开口说话:“你找谁?”
      
      胡老大的腿在林中被荆棘划破,血渗了出来,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一脸焦急:“我要见朱管家。”
      
      那人摇摇头,眼中透出瘆人的光:“这里没有朱管家,你找错了。”
      
      胡老大拿手抵住门,撑着不让他把门合上:“我知道这里的规矩,见面先示信物,但是我的令牌被人抢走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怪人,我们的人全被他抓走了,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报信的,我要见朱管家,啊啊,对,我的令牌滚着金边,中间是一个简笔鼠头,只要你给我一支笔我能立刻画出来,我真没骗你,请让我见见朱管家吧,我要把这件事汇报给他,很急,现在那些小乞丐和我们的人都不知道被逮到哪里去了,兴许现在去,还能截得回来,求求你了……”
      
      门在还有一线时停下了:“你现在门外等着。”说完,门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
      
      胡老大精疲力竭地瘫到了地上,仿佛此时才感觉到了疼痛,一张脸因痛苦而扭成一团。
      
      无疆从另一面的屋顶进入,跟着那个形貌阴森的老人,来到后院的一个不起眼的房门外,这个宅院从外面看来并不大,但是进入内里之后无疆才发现别有洞天,有很深的院子。老者轻叩门扉,简洁又完整地交待了胡老大所言,随后耐心候着,屋内传来柔和的声音,仿佛春风拂面般令人舒畅:“让他进来,去偏厅等我。”
      
      不久,房门打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从屋内走出,普通的朱色长衫,头发整整齐齐梳在后面,露出宽阔额头,这张脸不丑却也谈不上好看,真的像个大院里的其貌不扬却又让人安心的管家,但是无疆看到他的第一直觉是那绝非他的真实长相,他也跟她一样,带了一张人·皮·面·具。
      
      被叫做朱管家的男人走出门,却并没有随手带上门,而是慢慢转身,身体前倾扣住门沿,然后轻轻将门闭合,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却并不正视前方,而微微看着地面,仿佛真的是一个刚才从主人房间里退出来的仆人,出门后谦卑恭谨地为主人合上门。
      
      难道里面还有人?这个宅子的真正主人?
      
      就在无疆正在猜测并以为他要离去之时,他从朱色袖口中掏出一个锁来,穿过门环,啪嗒一声,锁扣闭合,还细心地拉了拉锁确认了一遍,才转身离开。
      
      里面没人?不然怎么把门锁了?
      
      在这种宅子里一般很少去趟偏厅会想着把门锁了的,不过这个宅子护卫出奇得少倒是真的,一路过来无疆没见到几个人,不然她也很难大白天在屋顶高来高去,形踪难以隐蔽。
      
      无疆确认四周无人之后,从屋顶滑下来,立于门前,这扇红得有些过于妖艳的门后面是什么呢?
      
      空无一物,还是……
      
      无疆犹豫了一下,抬手,铁丝穿进了漆黑的细小锁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公瑾何在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7359804 1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