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疆

作者:有狐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残丐

      夜晚的风裹挟冷气,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迎面砸来。
      
      马车借着夜色秘密驶入城东树林,两人坐在马车前,小慈手中握着马鞭,手冻得发红发疆,稍微动动指头,便嘎嘎作响。
      
      无疆跃下马车,把马拴在林中一处隐秘位置,再近,恐会被发觉。
      
      “你在这等着,附近找个坡处藏起来,若有人靠近,不要出来,等我暗号。”她抛给小慈一个哨子,“若遇危险,吹响它,我能听到。”
      
      顺着小慈指的方向,无疆轻点地面,飞身而起,借着树枝几个起落,逼近破庙,庙里灯火灿灿,酒香扑鼻,肉香四溢,有斥骂之声,更有下流耳语。
      
      无疆最后一点脚下枝头,落在土地庙的上头,身形爽利,轻盈无声。
      
      轻掀开一片瓦,火光便从地下透上来。庙正中支着大锅,火舌·舔·噬着锅底,煮着狗肉,滚烫沸腾,周边茅草铺盖之上坐着三个男人,一个干瘦,两个满脸横肉,骂骂咧咧,正是那天袭击小慈之人。四个女人蹲在地上,数着每个碗里的钱,如数汇报。
      
      男人骂道:“让那个小丫头跑了,真是晦气,不知道怎么突然遇到一个疯婆子。”转而又笑起来,“不过今天收成不错,爷晚上好好会疼疼你们。”
      
      女人露出放·荡·谄媚的笑。
      
      火烧得噼里啪啦,映得男男女女满面红光,笑脸如花,在火光稀疏的阴暗角落里,或坐或趴着肢体不全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脸色惨白瑟瑟发抖,间或飘出虚弱无力的几声咳嗽。
      
      纵使这样几声轻微不足道的咳嗽,还是打搅了他们的高昂兴致,一碗热汤泼过来,烫得离得最近的一个全身瑟缩抽搐,无衣物覆盖之处立马浮起红色水泡。
      
      “咳什么咳,一个个没用的东西。”男人骂道。
      
      “这一个冬天过去没几个能撑得过去的,今年到现在剩十几个已经不错了,开春又会来一批新的。”干瘦的男人咋吧着口中的狗肉。
      
      十三个,无疆仔仔细细点了一遍,十三个。
      
      这时土地像后面的幕帐被人撩开,走出来一个男人,双眼湿润,面色潮红,身材倒是健壮,是练过武的,可如今这形状,显然刚被榨干。
      
      “吵什么,败我兴致,马上就到你们了。”他口中虽骂,脸上却满是猥·琐的笑,“今天的狗肉煮得不错,我先来吃一碗补补体力。”
      
      无疆盖回瓦片,轻身移到方才土地像幕帐上方,掀开一片瓦,酒气扑鼻,下方软榻之上迷乱的呻·吟声不止,一个男子赤·身·裸·体,一副□□之态,身边三个女子衣·不·蔽·体,与之纠结在一处,难舍难分。
      
      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温柔乡,真是让人作呕。
      
      无疆借着微弱烛光看到后侧有一扇窗户,她像一只壁虎贴壁滑下,越窗而入,窗户未反锁,当她们裸·露的衣服感受到一阵冷风凉意之时,一把冰凉的尖刀已然架在他们火热交·缠的脖颈之上。
      
      许是太过于沉浸,睁开眼竟是茫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到架到自己的脖子上尖刀,男子不敢轻举妄动,女子受惊顾不得这么多,就要喊叫,因是肢体交缠,哑穴被覆盖住,无疆无奈,只得一手一个斩向后脑勺,剩下清醒的那一个倒是被无疆成功点了哑穴,躺着不敢动。
      
      无疆眼神示意让她起来披件衣服,她哆哆嗦嗦吓得浑身无力,无疆扯了旁边的衣服扔过去,让她穿上,四人都至少有点衣服遮着了,无疆的眼睛也没那么疼了。
      
      有些肉·体真是不堪入目。
      
      男的被无疆点了穴道,不能讲话也不能动,她用带来的绳子将四人都捆了起来,点开那个清醒女子的哑穴:“你叫一声。”
      
      女子以为她是故意挑衅试探,看看她敢不敢乱叫逃跑,摇着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出声让他们警惕。
      
      “我命令你叫。”
      
      女子拿不定主意她倒地要干什么,依旧摇头。
      
      无疆伸手在她大腿上拧了一下,疼得那个女子“啊~”一声喊了出声来,带着凄惨的哭腔。
      
      纵使外面再吵嚷,那“啊~”的一声也是传入了他们耳里,震得所有喝汤的人手都顿了一顿,眉间神色忽变,整个破庙一瞬间寂静无声。
      
      许久,柴火啪地一声,一人忽地一拍大腿,言辞嫉妒又忿忿:“这胡老大从日落干到现在,竟然还有劲,能令这娘们叫成这样!”
      
      “厉害!厉害!这声音销魂!销魂!”
      
      “哈哈哈哈哈哈,来,喝了,待会儿看我的。”
      
      外面又热闹成一团,无疆忍不住抽动嘴角,就这警惕性,还敢做坏人,真是不够格。
      
      她用刀抵着女人,挟着她走到幕帐之后,微微撩开,半个身子探出,手脚微微发颤,“死人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声音也因害怕而嚅软无力。
      
      而这番情景落在他们眼里却是另一番解释,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番景致,挑得心中的野兽左右蹦腾,嗷嗷狂叫。
      
      他霍得一声扔下碗,起身朝幕帐之后走去,嘴角勾得高高的,一副天下在我手的神情,快到幕帐他一下子扑过去,嘴里喊着:“臭娘们,我来……啊~~~”
      
      幕帐后的声音传到幕帐之前,听得每个人内心躁动不安,口中却调笑:“这李豹子今天不行啊,虚成这样!”
      
      不一会儿,幕帐又被轻轻撩开,双眸含着泪光,脸颊潮红,朝外招招手,“姐妹们,老大让你们都进来。”
      
      外面的女人也笑起来,相互推推攘攘,却是迫不及待。
      
      不久,幕后传来女子求救之声,“救命~救命~”,这呼救之声在帐前几个将醉之人的耳中无比销魂。
      
      “啊~”又是男子的声音,“饶命~”
      
      一边救命,一边饶命,听得他们热血喷张,想象内里的翻云覆雨,腾云驾雾,颠鸾倒凤。
      
      里面的确一番狼狈迹象,那个叫李豹子的躺在地上,反绑着手,身上被夹着内里的绳子抽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无疆站在一旁,发出指示:“让他们进来。”
      
      李豹子看那把明晃晃的尖刀正抵在自己的咽喉之处,咽了口口水。
      
      “快点。”刀子轻轻划了一下,血从脖子处流了出来。
      
      “别,别。”李豹子现在就像一只受惊的李猫子,他张口,“兄弟们,老大让你们也进来快活快活。”
      
      帐外三人早已迫不及待,心想今天玩得可真够大真够激烈的,看了一眼角落里几岁大的孩子,少胳膊的少胳膊,断腿的断腿,一个个发烧生病缩在一起,料想他们没胆子也没能力逃跑。
      
      饶是这样想着,他还是去闭了庙门,拴上门闩,再回来看看那些个小乞丐,几乎都还没这门闩高。
      
      一切安排妥当,相互挤着眼怀着笑朝帐后走去,这辛苦了一天,终于要好好享受享受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享受到的是尖刀和麻绳。
      
      刚一掀开幕帐进去,看到李豹子躺在地上,胡老大被绑在柱子上,那些个女人被捆在一起扔在塌上,终于意识到发生什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无疆从身后无声越出,出手如风点了他们穴道,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无疆方才在屋顶之上就观察过他们,呼吸急促,身形沉重,没什么身手,即使不把他们引诱入后账,也能将其制伏,但是那里有一群可怜的孩子,成日担心受怕,这突如其来的打斗怕是会吓坏了他们,刀剑无眼,打斗中总是有各种意外,想着还是在后面解决比较好。
      
      无疆把这七女五男全数捆了起来,那个叫胡汉三的是他们口中的老大,无疆在他身上搜出一块令牌来,烫着金边,中央是一个奇怪的符号,再搜了一遍这个淫·靡之地,其他一无所获。
      
      想到那些孩子的伤势耽误不得,无疆拉着绳子把他们扯出后帐,刚一出来,看到一个身材稍高的断腿乞丐在另一个断手小乞丐的单臂搀扶之下垫着脚尖慢慢移动门闩,忽然听到身后动静,一个回头,慌乱之中身子一歪,眼神中露出绝望。
      
      墙角的小乞丐同时发出呀的声音,不自觉的往后瑟缩,原本就白如纸的脸更是蒙上一层死灰,仿佛直接看到了死亡。
      
      “别怕,我是来帮你们的。”无疆扯动身后绳索。
      
      他们顺着绳子看到曾经欺负过他们的人一个个鼻青脸肿,面如死灰,被牢牢绑成一串。
      
      无疆走过去扶住那个断腿小乞丐,问:“告诉小慈城东破庙的是你对不对?”看到他一脸警惕和害怕,她伸手在他手心写了四个字,说:“那个蹲在你身边的小乞丐,是她让我来救你们了。”
      
      话刚落,无疆看到一滴巨大的眼泪从他眼中滑落,落入尘土灰烬覆盖一片狼籍的地面,然后是更多的眼泪,不断地流下来,在满是泥污的脸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白痕,触目惊心,他顾不上擦,回头激动地跟那些蜷缩在角落里的更小的乞丐呀呀呀地边说边比划,一瞬间他们激动地嘴角发颤眼中流下来同样难以遏的泪。
      
      无疆忍不住有些动容。
      
      这些绝望,她都懂。
      
      这些希望,她也懂。
      
      只是当年,她只有绝望,没有希望,她等啊等,等来的却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坏人。
      
      于是,她第一次杀了一个人。
      
      用满是泥垢的指甲,用口中正在生长的尖牙。
      
      那一年,她七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公瑾何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木伟伟 8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