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陈衍过去时,才发现不只是陈忠在还有陈群。
      
      陈忠在见到陈衍后,赶忙唤人拿来蓑衣给他披上,“你怎么来了,这里危险。”
      
      歪头看了看陈忠身后忙忙碌碌陈家人,指了指他们又指了指自己道:“祖父说你们都在这,陈家都在帮忙衍怎能不来!”
      
      紧接又开口道:“之前去了趟太守府帮忙传信,不过祖父的意思是陈家安抚百姓,荀家正想办法让河水尽快退潮。”
      
      陈忠则多解释一遍,“安抚百姓,恐是要维持城中的秩序,淹没的田地只在少数,就怕有人心里不痛快。”
      
      陈忠替陈衍将蓑衣整理好后,拉着他去附近人群中,陈衍才发现不只是有陈家的人,还有不少平民百姓,他们更急。
      
      他们并没有等上太长的时间,阴修就已经派人过来接手,而他们则尽快赶回了城内。
      
      三人一路走来,陈衍到是碰上不少露宿街头拖家带口的百姓。
      
      淹没地方应该不只农田或许还有房屋,为避免城外更多人受困,太守怕是将他们都聚集起来。
      
      陈家外,正备着粥膳,施予排着长队等候的百姓。
      
      而陈寔到还正同一群人在闲谈,还真别说陈衍差点惊掉下巴,不过观陈群陈忠两人好似习以为常。
      
      还在愣神中,手里就被塞上一筐胡饼,陈忠摸了摸陈衍的头,眼中刹那间闪过一抹愧疚之色,“这可是个好机会,不少百姓应该能对你改善些许观念。”
      
      “衍多谢兄长。”
      
      微垂了垂眼睑,总觉得心中烦闷更甚了一筹。
      
      将胡饼一一递到众人手中,并总会一脸灿烂笑容安抚所有人的情绪,耐心听完那些叨唠和埋怨。
      
      并在走时以礼还之,不骄不躁极为谦逊把自己放在小辈位置上。
      
      然陈衍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混在百姓中某文士眼中,男子扯了扯宽大的袖袍,拉至手肘处,混着米粥咀嚼嘴里胡饼。
      
      待通通吃完后,才起身正了正衣冠,走去陈寔身边。“如何?”
      
      “心思太重,不过人人都有不能逾越的底线。”许绍受陈寔之托,给陈衍正名。
      
      没听到赞赏,陈寔自己先夸了夸,“吾就说那孩子不简单,陈忠虽好意让他送胡饼,但其言行举止终究是他自己的所思所想。”
      
      “恭敬有礼谦逊温和,脸上笑意如暖阳,能化解任何的愁绪,与人交谈点到即止,性子外热内冷属实凉薄。”
      
      许绍听过不少关于陈衍的传闻,亲自一见感触更深。
      
      将篮筐放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将眼前刷频的帖子关掉,凡是个人伤心事或难题都会有显示,他当然清楚什么话该不该问。
      
      许绍许子将陈寔这次手笔确实很大,他也想听听关于自己的品评。
      
      “这边都发完了吗?”
      
      陈忠见陈衍停下动作后,便从一边布施粥膳地方走了过来。
      
      点点头,陈衍再次被拉着走向陈寔和许绍两人时,他便猜测这一切是不是早就说好了,唯独只有他不知道。
      
      “祖父身边那人是?好像在书院有见过。”明知故问般,陈衍拉了拉陈忠的衣角小声询问。
      
      陈忠说起这人时,目光格外崇敬,“祖父常提起名士许绍许子将,能得他一语风评,以后的仕途算是顺风顺水了。”
      
      “衍,拜见祖父。”陈衍朝陈寔行完礼后,立刻向许绍拱手一拜,“先生。”
      
      “忠,拜见祖父、先生。”
      
      “你们可都将事情处理好了?”
      
      “都已妥善处理。”不少事情都是陈忠安排。
      
      许绍却被陈衍直勾勾打量,整个人非常不自在,到是起了逗弄的心思来,“绍观谌公二子,长子法学成就颇有建树,比之法家著学者伯仲之间。”
      
      就是迟迟都没说陈衍,本以为意料之中的急躁,三人都没看到。然好事者,还有不少替陈衍闹不平。
      
      “明明事情都是陈家次子做的事情,看出水患,备好沙包,下一个赶紧评下一个。”
      
      “刚刚人家还送过胡饼,都答应河水退潮后,帮忙看看庄稼,他好像有办法。”
      
      许绍最后只能干巴巴补上陈衍品评时,仔细观察一番陈衍面相后,心中更是惊诧不已,伸手擦了擦额间的冷汗。
      
      “子将!”
      
      看戏的陈寔,还等着一鸣惊人,连带他也夸一夸时,忽然暗觉许绍这反应未免不太对啊!
      
      “咳~”尴尬咳嗽一声,缓解自己的尴尬,“为刀笔吏,录录未奇节。”
      
      许绍说完后,几人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唯独周围吃瓜的百姓,纷纷咦了一声,就这,就这……
      
      “这感觉还没陈家长子好,不过俺可是买定陈家二子的股,这怎么行。”
      
      “再评一句,这个我们才不要,再评。”
      
      “对啊!换一句,赶紧换一句!”
      
      陈衍大致将起哄几人扫视一眼,挠挠头他什么时候人气这么高了,之前的风向还说骂就骂。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不乏有才之士一手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解释道:“没好好读书吧!人家也好歹是个名士。”
      
      “后面还有一句,及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谨守管龠……这可是夸萧相国的品评,晓律令法当严,没看到陈家老先生开心不得了。”
      
      说到最后那人自己都酸了,转头一看陈衍本人淡定不得了,这就是差距。
      
      许绍到了被周围热情不得了吃瓜群众,怼得脸色一僵,反观静默的陈衍,“怎么你不想要?”
      
      “阿彧兄长呢?他有品评吗?”看似怯生生提了提自己意见。
      
      “他没有你有,听说你们还相互要比试比试,不好吗?”
      
      摇摇头,陈衍他哪敢担当得起,且不论萧何是谁?
      
      “在这其中荀家和太守都是出了力,雨夜水患泛滥那时衍并不在,很多时候衍都不在。”
      
      “庄稼非一时能挽救,千百年来都没成功,衍只恨年纪尚小经验不足,怕会让大家失望。”
      
      许绍早已裂开嘴缓缓被其话语惊掉下巴,立马闭上嘴,再开口已配上另一番说辞,“太守已向朝廷上报灾情,你尚满七岁孩子都能有这份心就很好了。”
      
      “何必怪人家七岁孩子,我们自己也会赶紧想办法,就凭这评语,相信你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就冲着子将这评语,祖父信你!”陈寔赶紧按头,要给陈衍好好夸一夸。
      
      望了望身边许绍,眼中切过一抹算计,藏在眼中笑意里,让人看不真切,“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史记》太史公曰:萧相国何於秦时为刀笔吏,录录未有奇节。
    及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谨守管龠,因民之疾秦法,顺流与之更始。
    淮阴、黥布等皆以诛灭,而何之勋烂焉。
    位冠群臣,声施后世,与闳夭、散宜生等争烈矣。
    《续汉书》曰:灵帝好胡饼,京师皆食胡饼。
    胡饼是由少数民族流传而来,馕以面粉为主要原料,多为发酵的面,但不放碱而放少许盐。
    馕大都呈圆形,最大的馕叫“艾曼克”馕,中间薄,边沿略厚,中央戳有许多花纹,直径足有40-50厘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