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这又是什么?”
      
      郭嘉一手拿着温度计,左瞅瞅又看看,上面还有一串和之前雨量计一样看不明白的文字。
      
      “酒精温度计,夹在腋下可测量人身体的温度,若是进行擦拭可散热。”
      
      就是提取上不是太方便,高浓度的白酒也只不到一升,之前这种实验被陈纪认为过度消耗粮食,差点被骂。
      
      “酒精,不能喝吗?”
      
      荀彧目光从陈衍将东西拿出来后,目光就一直停留在那张试验台上。
      
      “医用不可,酒精浓度一般在七十以上会中毒食用可以常为五十五到六十,浓度太高的酒喝多了伤肝。”
      
      在陈衍一番在解释中,完全忘记最后一句警告郭嘉眼神确实越来越亮。
      
      可别啰嗦那么多,他的理解就是陈衍一定知道更好美酒怎么酿造。
      
      “就外面附近酒馆的酒呢?”
      
      郭嘉脸上的兴奋劲,哪还有之前咳嗽时丧气,陈衍暗觉一阵好笑。
      
      陈衍摊了摊双手自己猜去,起身将正在烧水的茶壶提下,探了探壶盖温度,确定这次差值不到一度后,才渐渐放心泡茶。
      
      温度计常见一般有酒精和水银,考虑到水银的毒性,这也是他一开始放弃这个的原因。
      
      其次玻璃密封效果,白玻璃没有磨砂玻璃好,其辅助密封凡士林,一般从石油和石蜡中提取,问,就是没途径搞到这些东西。
      
      荀彧目光将那些奇怪瓶瓶罐罐都尽扫眼底后,反而神色更为凝重了几分,其中陈衍似乎实在过于的了解。
      
      但他又不在外人面前显露,他不知道自己多想对不对,毕竟这也是信任。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陈衍端上泡好茶,一一递给两人,顺便让郭嘉拿出那枚温度计,读出数据是三十七度六。
      
      “公子姜汤熬好了。”
      
      甩了甩温度计,确定数值还原才又放了回去,“嗯,再去医馆请位大夫。”
      
      “诺。”
      
      郭嘉打了个哈欠,裹紧后面递送来的毛毯,调侃起陈衍来,“之前那么自信满满,说地也是头头是道,嘉都还以为你能行医替人看病了,都不知还有什么你不会。”
      
      陈衍满带深意望了眼话语很少的荀彧,意味不明道:“内政没听说过要行医,阿彧兄长不也不会。”
      
      突然被聚焦了所有人的视线,本就有些走神的荀彧,莫名有点局促起来。
      
      “行医未必能治世,彧之愿不只是挽救百姓的性命。”
      
      这也是荀家一直以来坚持治学的理念,好比陈家维持天下的法度。
      
      “嘉到认为是本末倒置,没命还想治世?”郭嘉忽然嘲讽了一句。
      
      “治世或许会让人没命,你们可未必是能按捺住性子的人。”
      
      陈衍没想到年少时的郭嘉,也曾有颓丧之时,并非生来洒脱随性,娘胎带出来体弱毛病,想必困扰他许久。
      
      陈七请来大夫后,屋内瞬间安静下来,荀彧闭目养神,陈衍则想着水患的事情。
      
      河水漫过河岸,必然有不少田地被淹没,一时未退潮,田中种植粟米怕是成活率极低。
      
      不能保证产量,哪怕明知水患将至,依旧不愿错过最佳种植的时间,最后只能期盼神明保佑田地淹没的少些。
      
      大夫开了些药后才离去,郭嘉和荀彧也在其后各回自己的家中。陈衍则在用过早膳后,再次去了太守府。
      
      “啪!”竹简摔落在地面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爆喝怒骂之语,“一个个吃白饭吗?赶紧想办法!这雨还在下,河水不退庄稼迟早被淹,吾这个太守届时何以服众!”
      
      阴祁戳了戳没什么动静的陈衍,“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阿翁今早从河边回来后,府内就没消停过。”
      
      又偷瞄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如今整个府内急地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毫无半点头绪。
      
      陈衍摇摇头这个热闹他就不凑了,“可让太守去问问百姓,河水堵不如疏,一道墙总有冲垮的那一刻。”
      
      “阿翁之前就有派人去开挖渠道疏导,目前效果并不显著,甚至百姓中最近不少好事者怨天尤人,都想着拜拜河神勿要降罪。”
      
      拜河神,作为一个研究者他本来陈衍是不信这些,但只是河神的话可能还真没有。
      
      “安抚百姓的话,让太守交给陈家和荀家,世家不出面饿肚子只会是平民百姓,其他还得靠你们。”
      
      “还是你有办法,祁会尽快让阿翁传信过去。”
      
      过于雷厉风行的行事,阴祁拍拍陈衍肩膀谢完后,极为激动就直接推门而入。
      
      陈衍转身躲去一侧,“啪!”屋内传来竹简打在衣物上摩擦声,赶忙捂了捂耳朵,避免又一声呵斥。
      
      好半响过去后,阴祁一手揉着砸到脑袋,一手拿着两卷竹简跑了出来,并扔了一份陈衍,“你赶紧回陈家拿给陈老夫子,祁得去趟荀家。”
      
      再从太守府回去后,陈寔书房中到是不见人影,而陈衍自己院落外,陈七老老实实的呆在外面好像等谁。
      
      陈衍迎面就遇上跑来传话的陈七,“陈公在房内等候多时,公子快进去吧!” 
      
      瞟了眼手里的竹简,又看了看紧闭房门,陈寔难道早就已经猜到了。
      
      踱着步子迈进自己书房,陈寔好奇心忒重时不时看眼试验台上瓶瓶罐罐,甚至都徘徊了好几圈。
      
      然危险标语过于醒目,旁边还有下人看着,就是没敢直接上手。
      
      一手握拳抵在嘴前,咳嗽几声以示提醒,“祖父,太守的信。”
      
      “不看不看,太守能写啥老夫还能不知道,城里这些天就没消停过,世家只要表个态安抚住百姓。”
      
      “反正那沙包也是你出的主意,把这些消息都一起放出去,也是时候为你自己正名了,许子将最近也在阳翟,到时你的风评还得靠他。”
      
      陈衍点头表示明白,现在就是直接刷声望最佳机会,年少成名但又不是格外惊天的大举措,聪明却不能自大。
      
      拱手一礼,恭敬道:“衍全凭祖父吩咐。”
      
      “陈家出力,陈群已经在协助太守那边的动向,你也赶紧过去吧!”
      
      “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满满求生欲,提意见就好,狗头保命!
    凡士林将广口瓶的瓶口密封,可密闭瓶内气体,凡士林是一种烷系烃或饱和烃类半液态的混合物,也叫矿脂,由石油分馏后制得,用途做润滑剂,保湿,防锈防水。
    磨口的玻璃能起防滑作用,两个磨口接触面相互挤压,形成良好的密封面,远比白玻璃密封效果更好。
    石蜡其中一个是从巨鲸头腔取得鲸蜡, 另一种则是从石油中取得粗石蜡,中世纪时,欧洲广泛使用牛脂作。
    参考来源于百度……
    感谢在2020-07-05 18:18:35~2020-07-06 17:18: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indlin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