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接连几天,陈衍都呆在自己的房间内,进行着测算。
      
      时而能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敲敲打打声,或者是夜晚屋内忽明忽暗的火光,无一不是在吸引着人们好奇心。
      
      眨眨眼打了哈欠,一边将案几上的实验品,通通收拾干净,顺便望了眼窗外连绵不绝的大雨,这都好些天还在下。
      
      二氧化硅确实能够烧制,泥沙中的含量,远没有石英石来的更直接,瓶瓶罐罐到是还行,广泛运用需开采矿石。
      
      踱着步子推门而出,于屋檐下静默地望着院中栽种秧苗。
      
      陈衍之前弄围栏时,有注意过排水的问题,但当几尺河水淹没而过时,问题出在河流蓄水上,再好的排水系统也是无济于事。
      
      “公子,今日太守府送来的信。”
      
      陈七从外匆匆跑来,手中拿着一卷竹简,人未到声先到。
      
      陈衍从陈七手中将竹简接过,打开后自己看了看阴祁写下关于雨量计,测出雨水多少。
      
      眸光暗沉了几分,等河水真漫过河岸就完了,还等!
      
      竹简仍回陈七的手中,陈衍正要冒雨往外跑,还好被急时拽住。
      
      “公子,马上入夜任何人就不得在城中走动,现在外面又是大雨,勿要乱跑。”
      
      陈七只是负责陈衍的安危,哪怕陈衍满脸急不可耐,都没松手。
      
      也正是陈七这一拽,陈衍才没昏头昏脑一人跑出去,“现在哪有人命关天的大事重要,再等一夜田里都会被淹了。”
      
      甩开陈七的手,陈衍立马转身跑去陈寔的院落,一顿急促的敲门声,陈寔开门后非常不耐烦。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
      
      “祖父水……”患,陈衍还未曾说完,就直接被拉进屋内。
      
      陈寔进屋后,便在一旁跪坐下来。
      
      “祖父,今夜河水暴涨,不少渠道未能急时疏导,回直接漫过河岸。”
      
      “坐下说话!”
      
      “祖父!”
      
      “坐下!”
      
      忽然拔高的音量,让人不禁浑身一怔。
      
      陈寔在喝过陈衍泡的茶后,瞬间就放弃之前的泡茶方式,满上一杯茶水后,推到陈衍面前。
      
      “这几日你都呆在书房内,可关注过外面闹地最凶是什么事?” 
      
      想着陈寔不同寻常之处,陈衍暗暗发觉事情不太对。
      
      “难道,也是水患吗?阴祁怎么没提?”
      
      “之前干旱多久,百姓正盼着这一场甘霖,这时候说风凉话,便是众矢之首,哪怕真出了事,也不会有人道歉吗?”
      
      “但明知水患在即,仍旧没什么动作,他们最后还是会有怨言,毕竟流言出于衍这里。”
      
      陈寔的意思,他如何能不明白,去了是错不去也是错,他们没谁会拉下自己脸面,只会觉得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好些天的雨季期,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吾替你写封信传去太守府,这次逞风头的事情不能去。” 
      
      这其中出力更大是阴家,荀氏也是知情者,但一直都没有太大动作。
      
      安抚民心减少百姓恐慌,这事都要出自于阴修之手,若最后让六岁孩子抢了风头,他们面子往哪搁。
      
      颍川一直四家处于平衡的状态,若是忽然一家独大,其余三家就会联手对抗。
      
      “诺,祖父教训的是,陈衍明白。”
      
      起身向陈寔行了一礼,垂着头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从陈寔的房间内出来后,硬是松了一口气,圆滑世故原来还有遗传,陈群深得精髓。
      
      之前出城他就考虑过任何事情引发的后果,雨量计他也是故意留在阴祁手中。
      
      留名一事,陈衍就是故意送给了阴祁。
      
      外人或许会怀疑明明流言来自于他,表面没有主动但陈寔手中还有沙袋断后。
      
      藕断丝连下,他们身边的人,一定清楚陈衍始终都有好好布防过,却懂把握分寸。
      
      现在只希望陈寔早点把信送出去,收回自己目光,脸上不见半点急切,比之来时慌张,现在更闲庭信步几分。
      
      这种烂摊子,陈家内留给陈寔操心就好。
      
      陈衍回了自己房内,整整一夜耳边狗吠声就没断过,一大清早就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房内昏暗光线,陈衍起身后特意看了眼沙漏,听着雨声似乎还在下。
      
      打开门后,就碰上披着特意赶过来荀彧等人,几人身上衣物湿气甚重。
      
      “你们,不会昨夜就出了城吧!”
      
      “咳咳!你还好意思提这个,荀彧都等了你老半天,半个影子都没看见。”
      
      郭嘉捂着嘴咳嗽了几声,随后看了眼荀彧,大早上就跑来陈家。
      
      “明明水患是你提醒,沙包也是陈家备好,最后却成太守那边拿了好处,中常侍那边呢?”
      
      “阿彧兄长以为中常侍白嫖陈家帮忙,如此机会会轻易放过,对了之前听到狗吠,是恶犬它们先警惕的吧!”
      
      “咳咳,你又知道,嘉都快怀疑你是不是盯着我们干了这些事?”
      
      眨眨眼歪头轻笑一声,“猜得!”
      
      “陈七吩咐下去,赶紧命人备姜汤。”
      
      将两人请进来后,赶紧摆手示意让一边候着的陈七去准备。
      
      “诺。”
      
      动物似乎都有规避吉凶的警惕性,最近还专门训练过一段时间,阴祁又担心水患,联想一下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荀彧在屋中扫视一圈,总能发现几件稀奇古怪的玩意,尤其他们来时的院中,种满秧苗的泥坑中还能听到几声蛙鸣。
      
      陈衍引燃酒精灯后放好铁架,才将茶壶提上。
      
      第一次见,荀彧极为新奇,“听闻你几日都不曾出门?”
      
      “连绵的大雨不好出门,祖父这些时日也常呆在家中,他可守着衍能赶紧把汉律一字不落背出来。”
      
      “咳咳~”
      
      耳边还能听到郭嘉隐忍的咳嗽声。
      
      陈衍拧了拧眉,观两人的气色,荀彧进了屋后脸色红润不少,而郭嘉面染红晕神色都不太专注的样子,实则整个人气息都不太稳。
      
      陈衍一直以来强迫症,最近小块玻璃烧制出来后,赶紧弄出的温度计,一顿翻找了出来。
      
      立即递向还在咳嗽的郭嘉后道:“这个,测下温度,你一直体虚不会淋了点雨发烧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