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盘住那个令君

作者:北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距离那日布施粥膳已过去了数日,然而许绍及何颙一时的品评,不只是阳翟恐怕整个颍川郡,都传开了。
      
      当事人躲在房内足不出户,到是陈寔和荀爽两人,在外面常常晃荡,逢人便会上前恭贺一声,可别提这几日多开心了。
      
      王佐之才的荀彧,曹操之后赞赏吾之子房,张良谋略超群,尤其是对战事独到的眼光。
      
      陈衍自认,若是没有历史加成,他根本就看不明白里面的弯弯绕绕,计策不是一拍脑门,就能够想出来的东西。
      
      可回归到军需粮草、攻城器械、城防布局上,陈衍完全能够信手拈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发现这些品评,有些过于精准。
      
      将近日粟米培养上一些疑难点记录好,之前考虑都是化肥,但氮肥尿素收集上非一日可成,他得尽早考虑农药一事。
      
      陈衍对于太守府跑的过于勤快,实在是惹人怀疑。
      
      本来是考虑农药分类上,便听到陈七跑来的脚步声,“公子,这是中常侍传来的信,他今日好像是要赶回洛阳。”
      
      一场水患,汉室调集而来赈灾的银两,正好由唐衡送来了阳翟。
      
      接过陈七手中的竹简,陈衍略微看了看,洛阳太学他早有此意,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陈衍何时想去洛阳,可急时联络唐家,他们会帮忙打点。
      
      “去找些羊肠来。”
      
      农药具有腐蚀性,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尤其还是技术不完善的古代,化工实验手套是必需品。
      
      “之前才抓不少鱼和王八送去太守府,这次是羊肠,公子咋能不能不送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陈七面色有些为难,但陈衍待人都很和善,除了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从没为难过谁。
      
      每次都是他送,好几次遇上太守,都会被叫过去问话,同时阴修身上也顶着很大的压力。
      
      挠挠头很多东西不齐全,只能找替代品,这个他也没办法,“这次不用送人,找来就好。”
      
      “诺。”
      
      陈七一离开,陈衍周围也没了其他人,不到用膳和打扫的时刻,他院中不得留人。
      
      回到庭院石桌前入座,装模做样拿过竹简,将眼前电子板投射到竹简上,一手提笔或划或点或写。
      
      手套中属橡胶的材质,最适用性能最好,目前分布的区域有现今扬州、交州及南蛮。
      
      若是派人出去寻找,凡被有心人一查,陈衍则无从争辩,正当理由都没有。
      
      而合成天然橡胶是一种聚异戊二烯高分子化合物,成分中占比最大为橡胶烃,其余则有蛋白质、脂肪酸、灰分、糖类非橡胶物质。[1]
      
      硫化加工后制成各种橡胶制品,本身原料是个单体,常用来提炼方式可分为精馏或者是干燥。
      
      橡胶烃,碳和氢两元素组成,以及蛋白质脂肪酸等其他物质,在获取程度上而言并不太难。
      
      目前而言他让陈七去找的羊肠,不接触带有腐蚀性的化学品,运用上是完全足够,合成橡胶还得慢慢来。
      
      算了算这次水患,他所提供帮助,陈衍可以领取到的积分将近九千。
      
      权限升级只给予提供资料范围扩展,其次是附赠一点其他小功能,天气预告、精算附近物体温度等。
      
      至于实验任何工具都得陈衍自己解决,精密仪器更加没有。
      
      九千的积分,陈衍直接扔进农业和化工里,民以食为天,农事是一国根本,商和军,现在不考虑。
      
      积分兑换好后,陈衍才停下手中毛笔,宛若鬼画符般的竹简,赶忙拿去洗掉墨渍,随后才完善化工上其他实验用具,等着陈七尽快赶回来。
      
      化工实验行云若流水,夫子讲课文言文还带着地方方言言辞,陈衍听得头都大了。
      
      古有文武之分,却没人管文理分不分科,在书院大半年的时间很是难熬。
      
      右手撑着快倒下去的脑袋,双眼茫然望着上方唾沫横飞夫子。一到下课敲钟的钟声,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再无顾忌,陈衍毫无形象扑了上去。
      
      “陈衍你怎么又睡了?”
      
      郭嘉推了推宛如一滩烂泥般,趴在案几上的人。
      
      “啊!昨晚没休息好,又是化肥又是农药两手抓……”
      
      默默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快睁不开的眼睛。
      
      “化肥不是氮肥吗?他们还嘲笑你取名怎么文绉绉得!农药又是什么好东西?”
      
      每次陈衍拿出来物什,虽然过于古怪甚至没听说过,但帮助都非常大,增不增产不知道,论涨势比以往好了不止两倍。
      
      郭嘉一提这个,本就懒洋洋的一个人,目光再次黯淡了下去。
      
      “农药不是什么好东西,除草剂百草枯和杀虫剂□□,一听名字就知道,除草杀虫也可伤人,衍所担心的是有心者会加以利用。”
      
      好比前世所见它们的包装,就格外与众不同。
      
      如今又是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哪怕陈衍初心是好意,其他人想法谁又知道。
      
      “你……”
      
      郭嘉很诧异,越是聪明的人,考虑事情也越多,心思越复杂。
      
      与同样在听的戏志才和阴修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在他们眼中小小年纪陈衍过于优秀,其他人看来好似壮举的成就,他眼中却是映照着反面。
      
      郭嘉缓缓宽慰陈衍道:“肥料交给太守管控,每过一段时间督察百姓提供田地时事状况,谁又敢去太守手上偷取这些东西。”
      
      当陈衍与郭嘉两人直视时,郭嘉心里却有点心虚,向来心思敏锐,汉室情况他都多少能嗅到点危险气息,何况只是个太守府。
      
      “哎呀!你就是太多心了,好比牲口吃的东西人不会吃一个道理,你急时配好肥料然后阿翁加派管控,绝对没啥岔子。”
      
      阴祁似乎对阴修有种盲目的自信,天塌下来有他阿翁顶着。陈衍摇了摇头他不赞同,人饿急了树皮都能啃,没有希望毒药也敢吃。
      
      阴修感觉非常可惜,赶忙把主意打到一边摆弄算筹戏忠身上,“要不你也劝劝他,多好东西除草杀虫却不用。”
      
      戏忠茫然抬头,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思考片刻后,才憋出一两句话来,“陈家尚法学,依法定下规矩即可,药还有三分毒性。”
      
      郭嘉极为可怜看了眼陈衍,嘴里满是调侃之意,“看来那堆地人高的卷宗,你是扔不了了,听说最近你伯父又在催你背律法,这不尚且还年少,不会立马掉成秃头。”
      
      甚至特意伸手摸了摸陈衍额头,还比了比到眉心距离。
      
      瞪了眼踩雷的郭嘉,脸色一沉目光幽冷,感觉有被冒犯到。
      
      在闲聊的最终,陈衍还是拿出农药,不过附加了一纸协议,需要管控者亲自盖上手印,一切还需引导用在需要的途径上。
      
      不过化肥和农药的事情,都不曾声张出去。
      
      其一陈衍不能保证,如今水平能够大批量生产,其二矿物归属朝廷所有情况下,提供材料非常有限,其三拿到配方也弄不出来,剂量上没能做到陈衍精准。
      
      肥料和农药配方阴修亲自见过,但是就说蛋白质,把字一个个拆开都知道,合在一起那是什么?
      
      还有一堆鬼画符般看不懂的符号,加上画着奇奇怪怪瓶瓶罐罐,就更加让人发懵了。
      
      阴修欣然摁上手印,最近粟米涨势太好,好多人都在问他哪弄来的神水,个个都把苗头盯上陈衍。
      
      碍于有他和中常侍,身后又是陈家,没人敢动他。
      
      “这思路确实可行,不过真的没法大批量研制吗?”
      
      陈衍摇了摇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回答这个问题,“除非能挖矿,就算养再多的鱼效果都不显著,兵远远比不上将,这个道理太守比衍清楚。”
      
      “好吧!你真的不打算把这些推行出去吗?”
      
      “请太守务必遵守约定。”
      
      陈衍不多做解释,现在推行出去就是个筛子,谁都能咬上一口的大肥肉,他帮阴修也是在巩固陈家在颍川的地位。
      
      只要阴修不自行破坏规则,太守这个位置会坐地更稳,至少在宦官失势时,没有危险。
      
      从阴修书房内出来后,陈衍发现几人都等在门外。
      
      “谈妥了吗?你到是第一个敢和阿翁这么说话的人。”
      
      陈衍不太意外于阴修的态度,第一次遇见时,他已经摸清此人的秉性,“太守忧心百姓,这些条件并不能威胁到他什么,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我们去城外。”
      
      每次撒下肥料,陈衍都会去一趟城外,以防止出现不必要的纰漏,但不会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此次农药的运用,需避开大量人群,同时一些安全知识,还得等阴修尽快普及下去。
      
      再次来往城外,陈衍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片片黄绿之色,农作物也足足有半人的高度,一亩地的使用量,更有严格规定。
      
      或喷或撒皆是官府的人管控,究竟是何神水,百姓无从得知。拉开两方的距离,保持一种神秘,城中关于神水的来源众说纷纭,陈衍听到不少的版本。
      
      但在是否出自于他之手,阴修自己都没肯定,百姓便只有猜测,对于这事压根就没几人抱有过任何的期待。
      
      一个孩子的经验,远远比不上种了几年地的百姓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参考百度百科,关于橡胶名词解释,已自行概括。
    农药根据防治对象,可分为杀虫剂、杀菌剂、杀螨剂、杀线虫剂、杀鼠剂、除草剂、脱叶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
    我国植胶区主要分布于海南、广东、广西、福建、云南,此外台湾也可种植,其中海南为主要植胶区
    天然橡胶的化学性质 天然橡胶是不饱和橡胶,容易与硫化剂发生硫化反应(结构化反应),溴与氧、臭氧发生氧化、裂解反应,与卤素发生氯化、 化反应,在催化剂和酸作用下发生化学反应等
    来源百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