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修魔吗

作者:木耳甜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扉华半倚门框,聚精会神地聆听那屋的动静,耳朵几乎贴到了门板。偏偏四下静悄悄,啥也听不着。
      
      “想听就把门打开呗,关着门能听到什么?”桌上的金狐嘲笑他。
      
      扉华扭头瞪它一眼,复又倚在门缝处专心听。
      
      金狐又道:“人家男女办事,你怎看起来更焦急?难道想去帮个忙?”
      
      这只聒噪的狐狸!
      扉华大步走到桌边,捏起结界晃了晃,里头的碧玺珠撞得结界铛铛作响。金狐被晃得头晕眼花,不停求饶。
      
      扉华威胁道:“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现在被囚在结界内?你们伤了花老大的男人,这可是丢命的事。你如果再乱说话,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金狐顿时就怂了,可怜巴巴地哀求道:“秋盈逮着谁,我才对谁用媚术,我并非故意伤害陆公子。万乞蛤蚂大哥一定帮我求情啊!”
      
      “你叫谁蛤蚂呢!”扉华音调怒然拔高,握着结界又是一阵乱晃:“我看你是一心求死,我成全你,现在就晃死你!”
      
      金狐被他晃得眼冒金星,脑袋发昏。她嘤嘤地委屈道:“以后你让我喊什么我就喊什么,莫晃了,饶了我吧!”
      
      扉华将结界放下来,恶狠狠说道:“听好了,我是六翼寒蟾,不是普通蛤蚂!喊我扉哥,喊错就冻僵你。”
      
      “清楚了清楚了!”金狐忙不迭应话,忽然停住,诧异道:“扉哥是六翼寒蟾?”
      
      “怎么?你怀疑?”扉华没好气地反问。
      
      金狐哇地兴奋一叫:“六翼寒蟾可是极为罕见的品种哩!在蓝莲岛的知名度一度居高不下,受众多修炼人士的追捧。”
      
      蓝莲岛?扉华狐疑地挑眉,听这话,他们六翼寒蟾成了买卖的物品?
      
      金狐兀自说道:“主人曾收藏过两片六翼寒蟾的鳞翅,堪称无价之宝。有人用一座灵山作为交易,主人竟也无动于衷。后来有人用一片青龙的龙鳞就给换走了。”
      
      扉华惊问:“那两片鳞翅,你可知道来历?”
      
      金狐想了想:“主人只说过那寒蟾成了仙,所以鳞翅弥足珍贵,即便只拿一片来炼丹,食之足顶千年修为。”
      
      扉华欣喜若狂地睁大了眼。这事十万火急,扉华也没解释,握着金狐,转身疾步出门。他三步并作两步,飞箭似的,一心想着赶紧将这好消息告诉屋内的两人。
      
      “花老大!”扉华高喊着破门而入。
      
      他的视线刚扫到床榻,一道掌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打了出去。扉华嘭地撞在厅堂的桌椅上,椅子顿时裂成两半。又听哐的一声大响,里屋的门被劲风刮上。
      
      扉华呲牙咧嘴地爬起来,揉了揉屁股,动了动四肢,咔咔作响,浑身的骨头都快被撞散架了。
      
      “扉哥,帮帮我……”卡在房梁上的金狐小声求救。
      
      扉华一瘸一拐地上前,将她拽了出来,责怪道:“你怎么不提醒我!害我被打。”
      
      方才他过于激动,没细想就冲过去,竟忘记了那两人还在屋里解媚术。
      
      金狐心有余悸地说道:“我正要酝酿该怎么说,可是扉哥的速度太快了。”
      
      “往后这种紧急情况,你直接说,酝酿个甚。”扉华颇有些埋怨,握着金狐又走回隔壁的后房。
      
      扉华进屋后便坐立不安,一会儿慌慌张张:“惨了惨了,看到了不该看的。”
      一会儿摇头自言自语:“不不不,我没见,我啥也没瞅见就被扫出门了。”
      
      “你看见什么了?”金狐好奇地问道。
      
      扉华像被针扎似的哆嗦了一下,矢口否认:“我什么也没看到!休要瞎说!”
      
      金狐匿笑,这定是看见了什么。
      
      扉华欲哭无泪,寒蟾的视力本就很好,且他闯进去时的角度恰恰将床榻上的全貌收入眼中,想忽略都难。
      
      那绝对是一副旖旎暧昧,又令人遐想联翩的画面......
      
      当时床榻上的两人一上一下。
      
      陆长旻是半起身微后仰的姿势,右手撑在被上,左手虚软地搭在花姣姣的肩头。花姣姣则跨坐在他身上,一手捏着他下颌,左手抚在他胸口。
      
      陆长旻上截衣物随着披散的青丝一同滑落在衾被上。花姣姣的衣裳还算整齐,只是左侧衣领垂至肩下,可见白皙肌肤。
      
      花姣姣当时正倾身侧头,陆长旻则仰着头。二人双目半敛,脸面相隔不过半拳距离。这般姿势……铁定是要做些什么。
      
      在如此关键之时,他闯了进去。
      
      “我错了……”扉华绝望地趴在桌上,坐等被训。
      *
      不过片刻时间,仿佛煎熬了数日之久,外头传来花姣姣的声音:“蛤蚂,出来!”
      
      扉华低着脑袋,捧着一颗惶惶不安的心出门,走到她面前。
      
      “我打好了水,你去屋里帮他洗浴。”她吩咐道。
      
      洗浴?扉华猜想:帝君已经没事了?
      
      “抬起头。”花姣姣冷声道。
      
      扉华艰难地抬起头,视线接上她目光的一刹那,一记冷刀从她眼中迸出,将他刺了个措手不及。
      
      扉华哭丧着脸:“老大,我错了。我方才有急事找你,一时忘了那茬。而且屋子里烛火昏昧,距离又远,我当真什么也没看见!”
      
      花姣姣无情地戳穿他的谎话:“我记得你曾说六翼寒蟾即便不用法力,也能在月隐星黯的深夜看清三丈之物。“”
      
      “......”扉华尴尬地扯了抹谄笑,“老大的记性真好呢!”
      
      花姣姣冷冷剐他一眼:“我出去一趟,你好生照顾长旻。”说罢,她转身直接出门。
      
      面带微笑地目送花姣姣离开,扉华便乖乖去帮陆长旻洗浴。
      
      进屋后,见陆长旻双目微翕地靠坐在桶壁。扉华上前取下纱巾,站在他身后,却不知如何下手。
      
      他弓身道:“帝君,老大叮嘱我帮您洗浴。您看,是要搓背还是舀水冲洗?”
      
      陆长旻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好似闷在胸口许久。他微微侧身,抬头迎上扉华的目光。
      
      只是淡淡睨来,泻出冽冽寒光。
      
      扉华两腿一软,惕然跪在地上,先行认错:“我再也不会如此莽撞了!”
      
      想了想,他又续上之前苦思好的话:“往后我一定多多给帝君创造合适的机会,力求老大与帝君心心相映、情深爱浓。”
      
      陆长旻也没责备他,只是转回身,淡淡说了句:“出去吧。”
      
      “帝君的身子已经无恙了?”扉华试探问道。
      
      陆长旻:“你来检查一遍?”
      
      听出他话里的不豫,扉华也不敢多言,关于鳞翅的消息等明日再说也不迟。
      
      而关于花姣姣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帮陆长旻疏导出体内的燥热,扉华万分好奇,但也没胆子问呐,便转身离开。
      
      直到房门关上,陆长旻将桶沿上的纱布取下,浸在水中,再展开铺在脸上。
      
      凉水淬在红热的脸上,着实舒爽。待缓和了片刻,他才将纱布扯下,随手落入水中。
      
      一滴水珠滑过鼻骨,落在唇瓣。他伸手抚在唇上,指腹碾过那滴水珠,压入齿间。
      
      回忆方才那青葱玉指掠过他眉骨眼梢,触碰他唇齿喉间,划过寸寸肌骨之时。
      她微微喘气地说:“我帮你吧。”
      
      可她的手就像是块热烫的烙铁,燎起一片片的火势,哪里是在帮他纾解热度,分明是火上浇油。
      
      他知道花姣姣不敢碰那里,所以反复绕道。可她慢条斯理的动作,更是将他的意志力折磨得溃不成军。
      
      好在扉华闯进来,适时地‘解救’了他。否则他也没办法保证自己是否还能克制,场面或许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只好推开花姣姣,说会自己解决,要她先出去。她问他如何解决,他谎称像金狐所言那般。
      
      他看见花姣姣的脸微微泛红,她说:“我帮你打水,你若是不行,莫要强撑。”
      
      躺在浴桶中的陆长旻自嘲地笑了笑。能见着她羞涩的模样,这媚术中的也值当了。
      ***
      近日,玲珑国的六皇子屡屡噩梦缠身。
      
      先是梦见秋盈说她与永平县令私通,永平县令怕事迹败露,将她杀害,弃于陵江。又梦见秋盈说她与狐妖串通,迷惑他的心智,撺掇他废除前皇妃,用他的势力强行搜刮百姓财物。
      
      而六皇子所梦事实,统统化作一纸诉状,呈于皇帝的榻上。
      
      龙颜大怒的结果就是废除六皇子的王位,处置了县令。
      
      陆家的店铺和宅子也都保住了。
      *
      兴许是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看陆家转危为安,听闻拿回地契后,徐丽华就病倒了。
      
      一日,徐丽华将花姣姣叫入屋中,与她彻夜长谈。
      
      “即便无后你们也无需放在心上,为娘只盼你们夫妻二人一世恩爱,长情相守。”徐丽华虚弱地握着她的手,含泪叮咛:“姣姣,长旻就交给你了。但是为娘还是那句话,他若敢欺负你,你与为娘说,为娘托梦给你爹爹揍他。”
      
      “好。”花姣姣笑着应道。
      
      三日后,陆家上下俱守在徐丽华屋外。屋内,她靠在陆镇山怀里,已是目光涣散。
      
      她道:“来世还想与你夫妻一场,就怕你嫌弃。”
      
      陆镇山拼命压下破眶而出泪,笑着誓言:“莫说下一世,十世都要娶你。”
      
      徐丽华微微一笑,阖上了眼。
      
      陆长旻作为儿子,守灵整整六夜。七日后,徐丽华下葬。
      ***
      入夜时分,陆长旻独自坐在院中饮酒。花姣姣站在门口都能嗅到院子里飘来的酒味。
      
      “陆公子好似醉了。”环佩中的扉华说道。
      
      “醉了正好。”
      
      花姣姣抬步朝陆长旻走去,坐到他身旁,抬手摁住他提壶倒酒的手腕,道:“既然家里的事情都已处理完毕,我也该去办我的事了。”
      
      陆长旻抬眼,不解地望着她。
      
      “三日后,我便动身去蓝莲岛。”她说道。
      
      陆长旻放下酒壶,问得平静:“若是拿到了鳞翅,解毒成功,你就不再需要我修炼了?”
      
      “是。”她答得干脆。
      
      “所以此次离开,或许你再也不会回来。”
      
      “是。”
      
      陆长旻握杯的手一紧,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曾怒不可遏地对他说的那句——你的无情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割在我的心上!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貓尐懶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