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修魔吗

作者:木耳甜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陆家。
      
      花姣姣将陆长旻放在床榻,他并未躺下,只是一语不发地靠坐在床头。
      
      花姣姣双目聚力过久,撤去功力后,借着微弱的烛光,莫说要看清他的面容,就连轮廓也有些模糊。但听他呼吸比之前急促一些,偶有喘气,像在隐忍什么。
      
      花姣姣坐在他身旁,问道:“你说说现在的状况,我好帮你。”
      
      陆长旻又喘了一口气,眉头因身子不断蓄积的燥热而拧紧。
      
      他半敛眸微侧身,视线始终避开花姣姣,强装自若地说:“只是有些热,歇息下就好,你去忙。”
      
      即便他尽量稳定语气,嗓音却是低沉又沙哑。花姣姣这下更急了。扭头喊着隔壁后房里的扉华:“蛤蚂!将她带来!”
      
      扉华闻言即刻拎着依然昏迷的秋盈,走了过去。
      
      花姣姣听他进了屋,即道:“把她丢那儿,你先来帮我瞧瞧长旻的情况。”
      
      扉华直接松手将秋盈扔地上。他走上前,仔细观察陆长旻。却在凑近他面前时,朝他挤眉弄眼:帝君啊,您这是假装的,还是当真中了什么毒?我该怎么配合呢?
      
      陆长旻似看懂他眼神的传达之意,摇了摇头,又轻轻点了个头。
      
      扉华懵住,这是什么意思?
      他闷头思索:莫非摇头表示他并非是装的,点头表示果真中了毒?
      
      “情况如何?”花姣姣听他半晌没出声,催促道。
      
      扉华回过神,说道:“情况看起来不太妙。他的眼白已充盈血丝,浑身上下红得像是闷在大锅里蒸着,大汗淋漓的。”
      
      花姣姣面色霎时凝重:“他眼神有无飘忽不定?或是呆滞不明?”
      
      “并非呆滞也非无神,只是神情有些痛苦。”扉华将陆长旻面上的细节一点不落地描述出来,就道:“身体突然发热,即便是你我都会有不适感,他定是十分难受吧。”
      
      花姣姣蹙眉回想道:“他那时本要离开船舱,突然就似中了邪一般顺从。期间还有一个不明的声音怂恿秋盈与他多行阴阳之事,且要采他阳气。待我们赶去,他就是这副浑身发烫的状态。”
      
      “又是中邪一样,又浑身发烫……”扉华忽猜到什么,问向陆长旻:“是不是有一股难以控制的燥热在体内四处乱窜?”
      
      “正是。”陆长旻回道。
      
      扉华又问:“那股燥热就像小火星似的,燎得浑身不是滋味?且腹部热感最为明显,有种无法遏制的无力感?”
      
      陆长旻:“嗯……”
      
      扉华恍然:“这个症状很像中了狐妖的媚术啊。”
      
      花姣姣闻言即刻了悟,她方才只急着想办法帮陆长旻降温,便没往这方面猜测。
      
      狐妖的媚术是最具狐妖特征的妖术。如今人间众所周知的媚药,便是源于许久以前的炼药师在抓捕狐妖后,为研究媚术而制作的丹药。
      
      媚术区别于媚药的一个特点就是迷心——先控制对方的意识,使其神志恍惚。
      
      花姣姣即喊扉华:“将秋盈弄醒!”
      
      扉华过去,以寒气在秋盈心口掠过,激得她陡然一颤,眨眼就被冻醒。
      
      秋盈迷迷糊糊地眨着眼,半晌才缓过神来。看着对面坐在榻上面目沉肃的花姣姣,又怯怯瞄了眼身旁目色凶狠的扉华,深知自己逃不掉,伏地战战兢兢地哭求。
      
      “你再哭出一声,我就割了你的喉咙。”花姣姣不耐烦地警告。
      
      秋盈吓得立马咬住唇,把泪咽回肚子里。
      
      花姣姣问:“你对长旻施了什么妖术?”
      
      秋盈连忙摇头否认:“我不是妖,怎会妖术?”
      
      “难道是长旻自己心甘情愿脱下衣裳,想要与你行阴阳之事?”花姣姣说着,指间施术,掌中凝聚的魔气涌向半空,变成一条黑漆漆的大蟒。
      
      蟒蛇忽朝秋盈俯冲,停在她头顶,张着大口,呲着獠牙,舌信子不轻不重地舔在她脸上。
      
      秋盈惊惧万分地看着面前黑洞洞的大嘴,里头正散发索命的阴森气息,似乎下一瞬就会扑来咬断她脖子,咀肉嚼骨。
      
      秋盈吓破了胆,哆嗦着身子一五一十交代——
      
      十年前秋盈被赶出陆家后,打算去都城谋事。行至山路时,巧遇独自驾马回城的六皇子。前几日下过雨,那马失足踩着水洼,六皇子摔下马来,被秋盈撞见了。
      
      秋盈在陆家学过一些驯马的技巧,便帮六皇子将受惊的马给驯安稳了,两人因此结识。
      
      得知秋盈打算在都城安生,见她孤苦伶仃实在可怜,六皇子便领她回府,做了膳房里的丫鬟。
      
      一日深夜,秋盈隐隐约约听见有道陌生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
      
      她睡意尚朦胧,双腿却不由自主地下床出了屋,循声来到一处废弃的庭院。
      
      见一雕花锦盒桃光漫溢,秋盈正吃惊,却被声音摄了魂,不禁靠近。她揭开盖子,那盒中躺着枚半指甲盖大小的桃红色圆珠,珠子里头竟藏着一只金狐妖。
      
      这金狐自称被道士封印在碧玺珠内,唯有不断吸食阳气破除封印,才能重见天日。
      
      金狐听到秋盈白日里在附近自言自语,说的都是艳羡皇妃这等不得当的话。遂将她诱来,再以皇妃之位为饵,怂恿秋盈与自己做交易——她帮秋盈勾引六皇子,秋盈则帮她以阴阳之术吸取男子阳气。
      
      讲述完毕,秋盈将戒指取下,呈于掌中:“就是这枚桃红色的碧玺珠。”
      
      难怪秋盈会得宠成为妃子,原来有狐妖暗中协助。船中另一道鬼魅的声音定是那只狐妖。
      
      花姣姣厉声道:“叫它出来!”
      
      可秋盈对着珠子喊了半晌,这红珠愣没半点动静。秋盈急出了泪,为难地摇头:“平日都是我仰仗它的手段才有如今的地位,我哪里喊得动它。”
      
      “扉华。”花姣姣唤道:“将这狐狸揪出来。”
      
      扉华拿起戒指,朝它呼出一口气,整个戒指瞬间结冰。他再使劲一捏,只听咔嗒脆响,戒指碎裂,留下一颗圆润的红珠在指间。
      
      “你再不出来,我就像捏戒指一样将你也捏成碎冰。”他威胁道。
      
      金狐早就感受到了寒冰的威力,赶忙出声:“莫杀我!我出来!”
      
      只见桃光一闪,珠体变成半透明状,金狐的眼睛赫然出现,眨了眨。
      
      它瞥见床上靠坐着的陆长旻,急忙为自己辩解:“我从来只说要吸食男子阳气,并非指定谁。人是她邀请的,也是她提出要诱惑他,我才出手。”
      
      “你怎能过河拆桥!”秋盈气急败坏道:“如果不是你整日吵着要食男人的阳气,我会大费周章地跑来约少爷吗。”
      
      “都闭嘴!”扉华受不了她们叽叽喳喳吵不休,吼道:“一个专食男人阳气,一个忘恩负义恬不知耻,哪个无辜?”
      
      秋盈咬唇:“我是被这狐妖迷了心智,万不是我本意。”
      
      它话音刚落,半空由花姣姣的魔气变幻的蟒蛇突然冲在秋盈透顶,张开黑森森的大口,在秋盈惨叫声中,兜头将她整个吞入。
      
      秋盈的声音戛然而止,屋内陡然安静下来,就连扉华也怯怯地收敛了呼吸。
      
      秋盈的身体进入蛇口后,瞬息就被魔气蚀化。只不过为了威慑金狐,蟒蛇故意发出咕哝咕哝吞咽声,佯装将她生吞了。
      
      若不是为了救陆长旻,必须先问清情况,花姣姣岂能留她的命到此时。
      
      吞蚀完毕,蟒蛇将扉华手中的碧玺珠卷在舌端,悬于花姣姣面前。被裹住的金狐早就吓没了声。
      
      花姣姣问金狐:“我夫君的情况怎么处理?”
      
      金狐乖乖道:“行阴阳之事,以阴化阳。”
      
      花姣姣绷着脸,阴阳之事便是男女交.欢......
      
      扉华嗔责道:“你这媚术也忒不济,怎能一点余地都不留!”
      
      金狐委屈:“媚术本就是用来吸取男人极愉时释放的阳气,倘若给他们余地,我们还食个什么。”
      
      “你这狡猾的狐狸!”扉华道:“就没有别的办法缓解吗?”
      
      金狐道:“有是有,但费劲些。我不曾试过,也不知……”
      
      “什么办法。”花姣姣疾言厉色打断它。
      
      金狐不敢迟疑:“将身体完全浸在冷水中,不断换水维持低温,便可使他的体温慢慢降下来。若是想效果快一些,可用手帮他……疏导阳精。”
      
      “手?”扉华错愕地呆了呆,不由看向花姣姣。嚯!她这脸跟暴风雨前的天色一样阴沉。
      
      他又瞄了眼陆长旻,但他侧着身,脸埋在床幔投下的阴影中,也不知是何表情。
      
      陆长旻其实快撑不住,燥火犹如浪潮,在他体内一阵阵卷涌翻滚,再不用神力护体,又无法阴阳解术,他多半会精损气泄。
      
      “你带他们出去吧。”陆长旻压着嗓子,对花姣姣道:“我自己在屋里缓缓。”
      
      金狐道:“硬撑下去,你许会暴毙。”
      
      花姣姣一脸凝重,像在做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片刻,她呼出一口长气,设个结界困住金狐,交给扉华看管。
      
      待屋中只留两人,花姣姣听见陆长旻难受的哼了一声,再呼呼喘了两下,她心里着实发紧。
      
      她转身拍拍他的手,轻轻握着,安抚道:“我去帮你打水来,你稍忍耐。”
      
      说罢,花姣姣正要下床,手腕突然被他反握,一个猛力将她扯了过去。她尚未反应,人已经扑倒在陆长旻怀里,一只手被他大掌扣在枕上。
      
      “姣姣……”陆长旻低哑的声音响在她头顶。
      
      “你先起身。”花姣姣另一只手撑着他胸口,想推开些距离。
      
      忽而,她察觉他正低头靠近,灼热的呼吸迎面袭来。直到他的气息抵达她耳边,连带着一句叹息的话,钻入她耳中。
      
      他说:“你不该碰我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貓尐懶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