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修魔吗

作者:木耳甜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前些日子,扉华将鳞翅的消息说与花姣姣时,她正在处理陆家的事,加之徐丽华突然病重,去蓝莲岛的行程就暂且搁下。
      
      如今诸事落定,她也该开始着手自己的事。
      
      “这样。”陆长旻抽回手,提壶满上酒杯,兀自饮酒,没再开口。
      
      听他语气淡然,似乎并不在意她离开,花姣姣心中反倒生出一丝难以言状的怪异。
      
      她转身走回屋。折返时,手中握着两把剑,正是她曾住在勺山的压蛇洞时,那两个来抓她的道士所遗留之物。
      
      她将剑分放在石桌上,说道:“剑术的心法要诀你已掌握,选一把吧,往后也可在家自行修炼剑术。”
      
      陆长旻看也未看,一边举杯浅呷,一边道:“御剑飞行你尚未传授。”
      
      花姣姣落座他身旁,道:“你如今修炼小有所成,往后修炼只为延年益寿、强身健体,以此宝剑护身绰绰有余,倒也无需学会御剑飞行。”
      
      “所以这剑算是临走前赠予我的离别之礼?”陆长旻的唇角勾出几分讽刺:“我是否该感激你,一来帮我尽孝与我成亲。二来教我修炼治愈旧疾。三来赠我宝剑,助我强身健体。反观我却没什么贵重之物回馈你,显得我这做夫君的很不体贴啊。”
      
      花姣姣不喜他这般阴阳怪气的腔调,一把将他手中的酒杯夺来,啪地倒扣在桌上。“你有话直说,莫要藏着掖着让我猜。”
      
      陆长旻这才转头看向她,也只有在她如今视力不明时,才能肆无忌惮地凝视她的眼睛。
      
      冬至已过,如霜的月华在她眸中蕴积一抹冷色。不含半点温度,不起一丝波澜,清冷得近乎无情。
      
      但这双清眸此刻映满他的面容,会令他生出错觉——仿佛她的目光只专注他,再无旁物。
      
      “记得你曾说的话吗?”陆长旻饮酒后的声音略微低沉:“一旦我炼成魔元,你便与我做真正的夫妻。在此之前,你不会与他人成亲,除非我死。”
      
      这原本就是花姣姣的提议,她自然记得。只是那时她不曾想有机会解除身上的毒,以为只能靠旁人帮自己复仇。倘若能解毒,待恢复功力后,她必定要亲自手刃仇人,何必耗费时间培养复仇的帮手。
      
      花姣姣指了指桌上的剑:“此剑便是信物。你若有朝一日炼成魔元,我会信守承诺,亦不会与他人结为夫妻。”
      
      “信守承诺……”陆长旻苦涩一笑,“我不过是你权衡利弊后的选择,有用则用之,无用则弃之。你若解毒成功,一去不复返,谁来助我修成魔元?却让我空守承诺?”
      
      这番嗔怨听在花姣姣的耳中,尖锐得像根刺,精准地扎在久远时的那道伤疤上。
      
      她曾满心怨恨师父将她抛下,留她独守荒山。
      
      如今她活成了自己一度厌恶的样子……
      
      陆长旻缓缓抽出银剑,掌心蓄力于剑身。原本平平无奇的银剑,在月光之下银光熠熠,犹如聚火明灯,瞬间淹没了头顶的月色,将这庭院照亮。
      
      剑上的光芒映入花姣姣眼中,她依着银光看见了陆长旻的面容轮廓,只是五官仍有些虚。
      
      “你说等我选剑时,由我亲自为剑取名。”陆长旻自说自话一般:“金芒掩日,银光蔽月,不如就叫掩日和蔽月吧。”
      
      “掩日,蔽月。”花姣姣口中默念几遍,点头道:“好听。”
      
      陆长旻低头,伸手轻抚剑身,说道:“如今我收下蔽月,它便为我所有,对吗?”
      
      “嗯。”她回道。
      
      陆长旻左手执柄,右手握住剑身,语气渐渐愠怒:“余生既然生死不见,空守承诺有何意义。留着这信物不过徒增遗憾,倒不如现在就折了它。”
      
      他虎口忽的收紧,血腥味即刻窜入花姣姣鼻间,她隐约见到烁亮的银剑上晕开了红光。
      
      花姣姣大惊:“松手!”她急忙伸手夺剑柄,却怕强硬夺来会再伤及他的手,便迟疑了一下。
      
      陆长旻即刻起身往后退了两步,避开她的手。
      
      血腥味越来越浓,花姣姣甚至能听见血珠一声赶一声地滴滴答答落在地砖上。她急得拍桌而起:“将剑松开!听到没!”
      
      她迅速蓄力于双目,再借助剑身的光亮,视力比方才清晰许多。她一个箭步冲在陆长旻身前,左手果断掐住他右手手腕,使劲一摁,陆长旻手腕陡然拘挛,不由将剑松开。
      
      花姣姣从他手中快速夺过剑柄,将剑抽离丢开。蔽月剑唰地插入右方的桂花树下,发出嗡嗡鸣响。
      
      她急忙握住他手,查验他右掌的伤势。感觉到虎口和掌腹之处已是皮开肉绽,流出的鲜血即刻湿润了她的手掌,她眉头顿时皱成结。
      
      “蛤蚂!”花姣姣扭头朝屋内喊道:“打盆清水,取条纱巾!”
      
      吩咐罢,她抬头凶道:“虽说我眼瞎,但我心明,别自以为是地在我面前耍心机。”
      
      陆长旻迎着她一双怒目,说得坦诚:“若非耍这计谋,却以为你当真对我无情,又怎知你会担心我?不过受些皮肉苦,倒是伤得值。”
      
      “你......”就像拳头砸在棉花上,她有气也没处用力。
      
      “水来了。”扉华恰时端盆过来。
      
      看见两人沾满鲜血的手,扉华忙将水盆端去,惊呼连连:“呀!好多血,地砖都染红了一大片啊!”
      
      他嗷这一嗓子,愣是把花姣姣喊得心中一慌:他到底流了多少血......
      
      “嚷嚷什么!你要把其他人招过来看热闹吗!”花姣姣本就有些担心陆长旻的伤口,这会儿听着扉华夸张的形容,她更是又急又气。
      
      花姣姣不放心地将陆长旻的手掌摸了再摸,越摸感觉伤口越深,她脸色也越发凝重。
      
      “夫妻隔三差五地拌嘴也正常,你们怎么还动起手来呢?”不明原因的扉华压低声音劝架:“动手伤和气,有话好好说嘛。”
      
      花姣姣绷着脸没理会,专心帮陆长旻清理伤口。她脸色严肃,动作却十分温柔。尤其触及伤口边缘,更是小心翼翼地捏着纱巾细细擦拭,生怕弄疼他。
      
      陆长旻的目光专注在花姣姣脸上,柔软得能漾出水来,仿佛伤着的是别人的手。
      
      “听闻姣姣说要去蓝莲岛,兴许再不回来。我心有怨气,加之酒劲上头,情急之下就将自己给伤了,骗取她几分同情。”陆长旻解释。
      
      “哦……原来如此。”扉华委实佩服,骗得这般明目张胆也是没谁了。
      
      听他话语毫无悔过,甚至几分自喜。花姣姣忍住戳他伤口的冲动,嘲讽道:“你以为使这苦肉计,我便不离开了吗?”
      
      陆长旻依然抿唇淡笑。
      
      扉华心想安慰他,便拍拍胸脯保证:“陆公子请放心,这一路上我定会舍命护好花老大。”
      
      陆长旻笑意一僵:“你随她一同去?”
      
      扉华被他眼中闪现的凶光吓得一愣:我又说错话了吗?
      
      陆长旻转而问向花姣姣:“你带他一起离开?”
      
      “回屋上药。”花姣姣避开他的问话,急转身朝屋内走去。
      
      扉华见陆长旻冷冷睨来,赶紧低头端着水盆去往后房,“我去洗盆!”火速离开。
      *
      屋内。
      
      花姣姣从柜子里拿出两罐药膏和一盒药粉,又从屉内取出一只干净的小玉盅。
      
      她就近将东西一一放在妆柜旁,用药匙分别舀出五勺药膏于药盅内,再倒入三匙药粉,执玉杵,细细捣匀。
      
      听到陆长旻靠近的脚步声,她埋头捣药,语气不大好:“坐好!调好药给你抹上。”
      
      可他却脚步未停,行至她身后一步距离才止步,在咚咚的捣杵声中开了口:“扉华作为六翼寒蟾应该更适合修炼魔功,继承你的功法,所以你才会选择带他离开。无论如何,你都会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花姣姣握杵一顿,反问道:“难不成我应该做出最不理智的选择?”
      
      她将捣弄好的药泥舀到药碟上,只听他一个跨步,身后即刻贴近一片温暖,将她整个包裹其中。
      
      花姣姣忙扯开他环在腰身的手臂,他却蓦地收紧双臂,铁钳似的将她牢牢抱在身前。
      
      “当初找我修炼,你当真是担心毕生功法后继无人吗?”他突然就问。
      
      花姣姣被问得猝不及防,他察觉到什么了?
      
      陆长旻接着说:“你曾说有人背叛了你,害你丧失功力,双目失明。所以你找我修炼魔功,其实不是为了继承功法,而是帮你复仇。”
      
      花姣姣闻言心中一惊,可转念一想,却也不惊讶了——
      
      陆长旻心思敏锐,二人相处多年,对她曾编的谎岂会毫不怀疑。只是他素来听她的话,从不曾对她提出疑问,她便自以为将他给骗住了。
      
      “你想知道我的真实目的吗?”
      花姣姣转过身,仰头望着他模糊的面容:“好啊,我尽数说与你。”
      
      “我的确有意欺瞒你,我并非普通的魔族。我曾凭一己之力斩杀上任魔君,率领归顺于我的一千九百七十六位魔兵铲除余孽。统领魔界的万年间,举兵横扫蚕食魔界的妖物异族,屡屡与天界斗智斗勇,迫使他们不再肆意追杀魔族。”
      
      “可现如今......”她揪住他衣襟,将他猛地扯至自己面前:“现如今!我成了个在人界苟延馋喘的瞎子!”
      
      最后两个字几乎从她齿缝中迸裂出来,含着愤恨和屈辱。
      
      花姣姣喘了喘气,缓缓松手,压着心中汹涌的情绪,沙哑地问了句——
      
      “你信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貓尐懶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