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起哄

      第二天,两人起了一个大早,出门时小区里和外面马路上的路灯都还亮着。
      赵芃芃看看天,想验证下是不是前日傍晚出现火烧云,第二天会变天。
      此时虽然天还没大亮,只是个灰蓝色,但天上一丝云彩都没有,依然干净,像被人刻意打扫过一般。
      
      两人坐上只有三两个人的公交车。
      坐窗边的陈愉顺着赵芃芃的视线看了眼外面,说道:“不会下雨的,早烧不出门,晚烧行千里,昨天傍晚有火烧云,今天天气会很好。”
      “原来我记反了。”赵芃芃低声道,记忆有时也不可靠。
      
      就像她一直觉得总对她说“我不求你帮忙,但求你别添乱”的赵云霜从一开始就嫌弃她一样。
      但昨晚午夜梦回,她突然异常清醒,灵光突然一闪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来。
      
      那时赵云霜10岁,她6岁,准备要上一年级了,她的鼻炎在老家养得有所好转,便被接回了B城。
      但时值杨柳絮漫天飞,关女士带赵云霜和她出门,她贪玩看到一个穿公仔服的人就跟着人家跑了。
      赵云霜气急败坏找到她的时候,狠狠骂了她一通,说她是个闯祸精,拖油瓶,说完就要丢下她走掉。
      走了一段赵云霜又回过头来看她有没有跟上,却见到她躺在地上直喘气,而她身上装了喷雾剂的小包刚又给回了关女士。
      赵云霜想也没想一把背上她去找关女士,边走边气喘的回头跟她说:“赵芃芃,你撑着点,见到妈妈就没事了,如果你没事,我以后都不骂你了,我的自行车也送给你,还有赵云峥,他要是敢抢你的东西,我帮你揍他。”
      
      他们家父母个子都挺高的,生出的三个孩子却从娘胎出来分配就不均匀。
      她和赵云峥身板都是高挑型的,就赵云霜仿佛受了亏待,长得挺迷你,到现在也才1米55高。
      要不是一张脸长得跟老赵有七八分相像,他们都要怀疑赵云霜是不是捡来的,亦或者是当初在医院里抱错了的。
      
      但那一刻,她仿佛觉得赵云霜背影高大又宽阔,勒着她的胳膊又长又有力,完全是一个让人很有安全感的大姐大。
      
      赵芃芃的双眼毫无意外又湿润了。
      她仰头看看车顶,听着车内的报站声,眼睛在车内张贴的站台指示图上扫一眼,这儿离他们要下车的站台还有好几个站。
      公交车后门关上,她正要重新调整下坐姿,却被陈愉猛地推了一把:“等一下师傅,不好意思,还有下。”
      
      两人火急火燎下了车,赵芃芃疑惑正要发问,抬眼却恰好看到往他们面前开过来的黑色轿车。
      副驾驶坐着的这位,一身蓝衣,木着一张脸瞧不出喜怒,径直望着他们的,不是顾方舟又是谁。
      
      两人上周周末还不欢而散,以为起码好些天看不见了,赵芃芃不冷不热看了顾方舟一眼,被他拿眼一刮,她也将头别向一边,跟在陈愉身后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不是说他不会去?刚才上车前赵芃芃用眼神询问了下陈愉,却只得道陈愉一个耸肩和一个挤眉弄眼。
      坐上车里顾方舟身后的位置,赵芃芃才发现彭姨也在,她瞬间展露笑颜打招呼:“彭姨也在啊。”
      “对,顺道,我是想去庙里拜拜,听说很灵。”
      “正好我们也想去拜拜,我听说要是灵验了还得要去还愿是吧彭姨?”
      “是啊,要是真的灵验了,还多少我都愿意……”
      
      顾方舟将车里的音乐声调小了些。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后座上的两个女人就能唱起来,他却始终没有再听到赵芃芃说话。
      车子在出城口等其余人来汇合,顾方舟特意借着开窗往后看的动作看了几眼赵芃芃。
      她无精打采的盯着车窗外,脸色有些苍白,眼下也有些浮肿,眼睛都小了一圈。两眼很是茫然无神,像是有什么心事。
      
      他猜不到她原先说有事儿不能跟他一起补习,这会儿又以这个模样参加摘果子的活动,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瞧着,总觉得应该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几辆车在出城口汇合完毕,排成个“1”字朝城外开去。
      开了将近2个小时才到了裴路他家,车子在院子外停成一排,车上的人三三两两的下来,伸胳膊的伸胳膊,动腿的动腿。
      赵芃芃和临近一辆车的另一个女孩子同时下车,两人见到对方都不由得愣了一愣。
      
      “赵芃芃。”林嘉茵暗暗叫出对面人的名字。
      “齐右的女朋友。”赵芃芃心说。
      
      两人对视两眼,生得小巧的林嘉茵率先重重甩上车门。整了整身上的oversize浅色牛仔衣,摆正腰上的斜挎小包,迈开骄傲的大步,朝裴路家院子大门走去,很快消失在深绿色,爬满爬山虎的围墙里头。
      
      她这傲的是哪门子的娇啊?
      感情这件事情虽然相传说不清道不明,但怎么着,这先来后到也该是分得出来的,这么算起来,她才是那个被绿的,应该要头发甩甩大步走开的人好吧!
      示威这事儿吧,总是要讲究个先机,谁占谁就赢了。
      赵芃芃看看大家相携进门的背影,这心里忽然憋屈到不行,特别是看到重色轻友的陈愉这么迫不及待腻到老潘的身边,转头又见到顾方舟身边出现个窈窕的背影。
      她回头看看来时路,有种想要打道回府的冲动。
      
      “看啥呢?”旺仔孩子气的少年音猛地响起。
      赵芃芃回头,见旺仔两手提了三大购物袋重物,她快速将背包背上背,帮旺仔分担了一袋。
      旺仔直肠子有一说一,有感激也是不嫌肉麻的当面就说:“谢谢啊,这帮鸟人,个个都不管,还是你好,要是林嘉茵有你对我的一半和颜悦色我就开心了。”
      “林嘉茵?林嘉家的妹妹?”跟赵云霜和赵云峥同样的取名套路。
      
      赵芃芃曾想过自己的名字,应该随哥哥姐姐要叫赵云芃,直到后来有个姓岳说相声的胖男人出现,他也叫云鹏,她满心都是庆幸自己当时的坚持没有得到首肯。
      她这心里阴影都来自他们初中班上有个叫陈关西的男孩子,在娱乐圈一个姓陈喜欢摄影的明星大范围出名后,他的名字就被玩坏了,大家动不动叫他陈老师。
      他有个哥哥叫陈关东,以为自己会好点,但随着关东煮的风靡,他也没能逃过此劫。
      绰号这东西,不轮到自己头上是故事,轮到自己头上就是事故。
      
      旺仔见赵芃芃一脸愣,自以为她是在努力回想哪一个是林嘉茵,于是他好心帮她一把,说道:“啊,就是刚刚你对面门下来,穿浅色牛仔衣,长得很好看,个子小小的那个。”
      赵芃芃将手中的购物袋换了个手,对他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原来她竟是林嘉家的妹妹,这世界也太小了,兜兜转转,发生的事情都在这一堆人里头。
      这也太造物弄人了点。
      
      “不过她刚分手,心情不大好,你躲着她点,她脾气有点不太好。”
      赵芃芃知道旺仔耿直,但没想到耿直成这样。
      不过,他对林嘉茵毫不掩饰的喜欢,倒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等等,重点是……
      
      “分手了?”这才多久啊!
      “对,据说是因为那男的放不下前任,要我说什么放不放得下的,那男的就是个渣,放不下早干嘛去了?也不知道那他妈前任长了个什么样儿,竟把林嘉茵给比下去,这姓齐的八成也是瞎。”旺仔打机关枪似的,愤愤道。
      “……”
      “齐右你认识吧,就你们学校的。以后见着这人离远点,渣男。”
      赵芃芃干笑两声:“……认,认识。”
      她将手中的购物袋紧了紧,她此时后悔帮忙拎东西,现在甩掉还来不来得及?
      
      “靠,狗旺,你特么搬进来干毛啊,烧烤在外面好不好。”
      两人刚拎着东西要进门,就见裴路和老潘抬着一个一米多宽的烧烤铁架出来。
      赵芃芃看一眼一脸尴尬的旺仔,无语望苍天。
      
      还能怎么办,她只得先让两人过去,而后又拎着东西往回走,走了两步她转回头。
      身后,顾方舟拎着两个喜庆的红色大水桶跟过来,这稀松平常的物件塞进他手里,说不出的别扭和喜感。
      赵芃芃定定瞧了两眼,眼里是掩饰不住的促狭,嘴角的梨涡招摇过市,她回转头又继续走。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身边就一阵风席卷而过,带走了她手上的那袋重物,取而代之的是顾方舟手里的一只红色大桶。
      
      “两只红色大水桶,一人手里提着一只,怎么感觉像牵的红线似的?”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陈愉,伏在赵芃芃的耳边吹气。
      赵芃芃推开陈愉的脑袋,挠了两下发痒的耳朵,拎着桶跟上去,手不自然的紧了紧手里的桶。
      
      几人来到屋侧放置好烤架,裴路和老潘是富人家的孩子样,但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两人三下五除二将烤架清理干净重新放好。
      赵芃芃往胳膊上卷了袖子蹲下身帮忙洗菜,从刚才开始站在一边不知道要做什么的顾方舟和旺仔,也被一前一后带动着蹲下来。
      “其他人呢?”
      “跟我奶奶摘果子去了。”
      “行吧,这活儿总得有人干,就是辛苦我们家芃芃了。”旺仔自来熟的道。
      “她什么时候成你们家的了?”裴路捡起地上的一颗松子丢旺仔。
      “中华儿女一家人,他家的不就是我家的。”旺仔说着朝顾方舟看一眼。
      顾方舟淡定的一批,手里握着一把韭菜,朝着旺仔的方向抖了抖。
      韭菜上残留的水,齐刷刷撒芝麻似的洒在旺仔脸上。
      
      旺仔偏头在身上擦一把脸,转头却见顾方舟啥事儿没有的只顾看着赵芃芃的手,现学赵芃芃的理法,将脏东西一根一根拉掉,掐掉黄头再一根一根丢进桶里。
      大概是摘得烦了,顾方舟竟一把拧掉韭菜叶子的部分,留下一半韭菜的青头丢进水桶里。胳膊收回来时,撞了旺仔一下。还挺重的。
      旺仔也一把拧掉手里的韭菜叶,丢下菜,气哼哼道:“我不搁这儿当这大灯泡了,我走,我找我们家林嘉茵去。”
      说完,旺仔还真就走了。
      
      赵芃芃抿抿唇忍着没笑,抬眼看向顾方舟,他正一把拧掉韭菜的尖,长长的一截全都丢在垃圾袋子里。
      像极了她爷爷帮她奶奶摘菜时的样子,浪费的比留下的还要多。
      “你这样多浪费啊!”赵芃芃出声。
      “浪费就浪费了,这又不是我们自己家的。”顾方舟顺口答,他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呵呵呵,谁们自己家啊?”裴路怪腔怪调的道,尾音拖得长长的,还拿眼在他俩之间来回的扫。
      
      赵芃芃叹口气,将视线从顾方舟的手上移开,低着头假装看不到几人之间的眉来眼去,将手里的韭菜理理放进水桶里清洗。
      
      裴路弄完烤架,拿了另一袋,掏出一盒生菜,在另一个桶里也开始洗起来,他摘掉一片叶子看一眼赵芃芃,看看顾方舟笑道:“芃芃平时没少干活吧,看你这样子就是,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谁娶了你,就是他的福气,是吧老顾?”
      “你也挺好,谁娶了你也差不多一个意思。”顾方舟头也不抬道,洗了手捧着赵芃芃洗好的菜起身往屋门的方向走。
      赵芃芃一副誓要置身事外的模样,随便这些人怎么说,她就是不搭腔,洗完了东西就起身去找陈愉。
      
      她是在厨房找到的陈愉,这家伙跟老潘守在彭姨旁边帮手,偷师彭姨的切肉腌肉大法。
      赵芃芃不想做这点灯泡,没站一会儿她就没滋没味的走出来,四下里看看,听见顾方舟刚进去的卫生间里的冲水声,她看看屋后的小山坡,猛地朝屋子后面走去。
      心头有点发虚是怎么回事?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躲着顾方舟,就是刚刚被那么一起哄,她心里总有点怪怪的发慌,怎么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赵芃芃刚走,顾方舟果然从屋里出来,他四下里看看,看了眼果园的方向,径直往院子前门走去。
      
      顾方舟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陈愉和老潘也一起从厨房出来。
      两人在屋前用肥皂洗了手,一转身老潘手里就被突然冒出来的林嘉家塞了一个大袋子。
      两人无奈的看看这个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掏出来,陈年纳灰鱼竿归纳袋,心想这手算是白洗了。
      “你挑几根能用的鱼竿,我和裴路去找蚯蚓,等下我们去钓鱼去。”林嘉家边走边回头朝老潘扬了扬手里的塑料瓶说。
      陈愉看着两人的背影,近乎自言自语道:“蚯蚓这东西,可千万别给我们家芃芃看见,这可不得要了她的老命。”
      老潘疑惑的转头看她。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陈愉摇摇头,面露恶心,并不太想提起这陈年旧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