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事

      前面的第三个路灯一闪一闪的,让人心里隐隐生出些不好的预感。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走到那个不断闪的路灯下,路灯突然“啪”的一声完全熄了,周围顿时暗下来,她视力又不好,没看到路边躺着的那个黑乎乎的人,于是一脚踢上去,猛地摔趴在地上,手掌在不光滑的地面一扑棱,火辣辣的。
      
      赵芃芃惊魂未定的站起身来,微微弯腰一瞧,这才看清地面上躺着的一个蓬头垢面的叫花子。
      叫花周身包括脸颊都是黑的,唯有那对眼珠,在路灯的反射下,显得异常幽明,她又是一个激灵,朝后退了几步,赶紧往家里走。
      
      流浪汉闹事儿的新闻在这个城市传的已经不少,她看看四下里稀少的人迹,还有车影都隔三差五才会路过一辆,她不免心有余悸。
      
      边走,她边抬手察看从刚才开始就火辣辣的手掌,破皮是免不了了,摩擦力那么大,不用看她都已经心里有点数了。但一瞧见出血,她还是有点心惊。
      原本以为这已经是今晚最坏的事情了,一到家,见到关女士在屋里来回走来走去,往化妆包里塞东西,装行李,她心就空了一块。
      
      “怎么才回来?我等下要去坐飞机去B城,你自己在家乖乖的。”
      “是爸爸他又……”赵芃芃艰难道,但后半句,她费劲巴拉还是说不出口,好像说出口会招来什么不好的运气。
      “嗯,复发了,不过你也别担心,上回不也没什么事儿吗?”关女士故作轻松道,但她收拾东西的手却抖个不停。
      赵芃芃洞察力本就好,再加上又比较敏感,她如何注意不到,但她假装没看见,迭声说:“我不担心的,我不担心啊。”她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却忘记了要取下肩上的背包,就这么静静呆呆坐着,盯着客厅置物架上的那个香薰蜡烛。
      
      有个韩剧里,女主定了闹钟为的是让自己给朋友祈福的蜡烛常年不灭。
      老赵中途旧病复发过两次,她心里发慌发虚,就也买了蜡烛回来点。
      人在无助的时候,别无他法只能求助求助迷信,寻求点力量支撑自己。
      
      赵芃芃立即起身,走到几案跟前,用点火器点了蜡烛放进避风的容器里,双手合十在心里祈祷。
      “耶稣,基督,玛利亚,观音,佛主,不管是哪路大神,但凡能听到我的祷告的,都请保佑我爸赵环宇有惊无险的度过此关,以后都健健康康。即使……即使要让我高考落榜,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承担。”
      赵芃芃心里抖成筛子,眼角微微湿润,她听到身后行李箱滚动的声音,她立即睁眼眨眨眼才回身。
      故作轻松道:“一路平安,好好照顾自己跟我爸,放心,我不是二哈,绝对不会拆家。”
      
      关女士站在沙发边看看赵芃芃身后点上的蜡烛,再看看她故作的轻松,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回她一个笑,点点头,朝门口走去。
      赵芃芃不紧不慢的跟了几步,还没走到门口,门就被缓缓合上了,关女士走得这么着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赵芃芃靠在墙上,眼泪这才忍不住的往下落。
      
      门外的关女士也捂着嘴狠狠掉眼泪,她没告诉赵芃芃,这一次的情况真的有点不同往常。
      这一次……
      “嫂子,你一定要撑住,老赵这次不是病情复发,而是……在一次循例检查的过程中,机器摇动砸下来,正好砸到了他,导致内出血严重,请你连夜赶来吧。”
      电梯下到16楼,关翡翠双手捂了捂脸,再松开时,情绪已经平复许多。虽然眼睛还有些红,但她表情却控制得十分平常,在电梯门开后,拉着行李箱缓缓进入。
      一切还得等她亲自去看过才能下定论,她不想这么快就告诉赵芃芃她自己也不清楚的状况。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什么是她承受不了的。
      关翡翠盯着电梯里自己的眼睛,狠狠咬了咬牙,迫使自己深深呼吸,打起精神来。
      
      这一夜,赵芃芃毫无睡意。
      她伏案做卷子,从语文做到数学,又从数学做到英语,再从英语做到地理,不知疲倦。
      她就一直写一直写,写到笔芯空掉,她掏了掏书包,只听“啪”的一声一个东西从包里掉出,滚落地面。
      她回头瞧去,心里原先痛过的地方,伤口的结痂被生生撕开,她觉得越发痛苦和难过。
      
      她起身走向朝滚到屋中间的那管东西走去,居高临下的看了它一阵,仿佛是想用眼神将它盯化,但最终,她还是俯身将其捡起,紧紧捏在手中,朝书桌边走。
      过敏性鼻炎是她一开始就有的,在B城已经发展成为哮喘,还好她被及时送了回来,这些年几乎没发作过。病痛这个东西,你不想得却得了,自怨自艾后到渐渐接受,有这样经历的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
      赵芃芃将喷雾剂又塞回包里,换了个笔芯又开始继续写卷子。
      
      心和身体总有一个要用到极致,你才能放得过自己,赵芃芃选择了后者。
      天光乍现时困到了极致,她才倒上床铺睡过去。
      再一醒过来时,她第一时间捞起手机来看,电话、信息什么也没有。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赵芃芃安慰自己一句,撩开窗帘察看外面,天已经又暗下来,天边现出了火烧云。
      
      老话说,晚上出现火烧云,第二天不宜出门,因为多半天气是不好的。
      也不知道这老话的准头大不大,她也没刻意注意验证过。
      放下帘子她下了床,去洗漱,弄了点吃的,心情真的很能影响人的胃口,赵芃芃一个红薯都没吃得完,就收拾了将屋子也打扫了一遍。
      
      时间过得很慢,她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就查看下手机,看自己是不是错过了消息,时不时还给自己家的座机响个电话,生怕自己手机信号不好。
      家里的音响里放着节奏不快也不慢的英文歌,男歌手的嗓音带着点烟嗓,唱着慵懒的调调,声音就在屋子里回荡,但赵芃芃仍旧觉得还是太安静了,安静到能清晰的听到自己那不安的心跳声。
      
      赵芃芃终究还是等来了电话,是赵云霜打来的,她能清晰的听到赵云霜沉重的气喘声,还没听到话语声,她的心就已经开始往下坠。
      
      “赵芃芃,你已经是18分之17个成年人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要好好听着。”赵云霜的声音是一贯的理智和冷静,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有些轻颤,她顿了顿继续说,“老赵的情况很不好,不是病情复发,是被机器砸中内出血,心脏衰竭刚打了强心针,谁也不能保证情况一定会好转,虽然,”说到这儿,一向镇定的赵云霜泄出一声哽咽,她深呼了口气,接着道,“虽然你身体不好,不能来这边,但我还是觉得你有权知道这边的情况,赵芃芃,我不求你能帮忙,但求你别添乱。”
      
      “嗯,我知道,”赵芃芃强忍着难过,鼻子像被人拿钝锯子锯一样痛,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不断从赵芃芃的眼眶滑下,她鼻塞严重,鼻腔里进的气少,出的气多,前额闷闷发痛,挂完电话,她只觉胸口猛烈起伏,呼吸困难。
      
      她捂着胸口,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活像个随时准备罢工的老旧风箱,扶着墙进房间,着急的翻着背包里那管喷雾剂,掏了半天也没掏出来,她眼前晃了晃扯着背包倒在地上,那管东西倒自己滚了出来。
      她花着眼捞了几次才捞准,一手撇开盖子,放到嘴里猛吸了几口,这才如梦初醒,活了过来。
      
      “放喷雾剂的地方:药箱第一层,沙发扶手纳物袋靠墙第一格,茶几第二层抽屉,赵芃芃房间书桌左边第一个抽屉,她对门我房间书桌右边第一个抽屉。麻烦你帮忙照顾下我妹,我能找到帮忙的人不多,只有靠你了,回来一定当面答谢。”赵云霜在走廊尽头的窗边打完电话,又发了条信息,收起手机。
      
      她看向窗外,外面的世界灯火通明,到处霓虹闪烁,远处的高架桥,像条姿态优雅的白龙,从这头直通那头。
      医院的窗外景色这般好,又有几人有心欣赏?
      她整理了下情绪,挺了挺自己的腰背,又踏步回到需要她支撑的人身边。
      
      门上响起门铃,跟着是“砰砰”的敲门声,赵芃芃闭着眼睛任由它响了一阵,然后世界又陷入一片安静。
      只是安静并没持续几秒钟,她的手机又在客厅响起,她一惊,猛地坐起身来。
      她就穿着一只拖鞋,一跛一跛的往外跑,跑到沙发跟前她顿了下,才走过去捞起手机。
      看到“愉贵人”三个字,她着实松了口气,清了下嗓子才接起来:“喂。”
      “在家吗?我能来找你吗?我心情不大好。”
      “你来吧,家里没别的人。”
      
      陈愉在楼梯间挂了电话,又按了电梯下楼,再回来时,手里拎着几盒吃的。
      门缝里透着淡淡的光,赵芃芃每次都算好时间给她留门,她用脚勾开门进屋。
      
      “我买了吃的,你陪我吃点呗?”陈愉将餐盒放上餐桌,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换台,两眼却有些呆滞的赵芃芃。
      “嗯。”赵芃芃淡淡应了,揉了揉又干又涩的的眼睛起身。
      “你这跟我同款的核桃眼又是怎么回事儿?”陈愉一一揭开食盒的盖子问道。
      赵芃芃抬头看看陈愉的眼睛,确实也肿着,她又揉了揉眼睛,“下午睡得太多了。”
      她又转头看了眼桌上的餐盒,有粥有馄饨还有一碗汤水红呼呼的老麻抄手,她虽然闻不到味,但靠记忆,还是能回味一点那又麻又辣的味道。
      她默不作声转身去厨房拿筷子和勺子。
      
      赵芃芃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懒懒抿两下吞掉问陈愉:“你怎么了?”
      “我爸妈离婚了,我被判给了陈春生,咳咳咳。”陈愉吸了一口汤进气管,被辣椒水呛到,眼泪都涌了出来。
      赵芃芃搁下手里的勺子,倒了杯水给她,看她接了喝下,眼泪鼻涕还是一大把,止都止不住,难过顿时又涌上来,瞬间红了眼眶,垂下头小声哽咽道:“我爸出事儿,情况很不好。”
      “咱俩还真是难姐难妹。”陈愉吸了吸鼻子,看着赵芃芃的眼泪直直落进她面前的粥碗里,她放下杯子朝赵芃芃走去。
      两人终是忍不住抱头痛哭。
      
      两人哭完一人占据一半沙发,腿靠在一起,哑着声音天南地北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其实我对老潘一直都没有特别大的偏见,除了他是那个女人的外甥这一点。那天我砸餐厅的时候,他其实比我还要狼狈。那个女人反击的时候,就连陈春生都没想着要帮我,但是老潘却帮我挡了一盘刚端上来不久的烤肉。”
      “老潘是个挺稳重靠谱的人。”
      “可是以后,我爸跟他小姨要是真的再婚的话,我和他岂不成了……表兄妹?我接受不了。”
      “你喜欢他。”赵芃芃听出来了,这家伙的易恋爱体质,她一点都不惊讶。
      “没想瞒你。明天他们说去裴路老家摘果,老潘也在,我本来还挺想去的,可你这个样子……算了。”
      “去呗,想去你就去,我没事的。”
      “你跟我一起去吧,走走,那边有个寺庙,香火很旺,听说很灵。”
      赵芃芃没有说话,只是偏头一个劲儿的瞧着几案上蜡烛燃烧的火焰。
      陈愉就当她是默认,果断拿起手机给裴路发信息。
      
      “赵芃芃明天也来,摘完果子我们去旁边的寺庙走走,估计赵芃芃这样的乖孩子,会想要拜一拜菩萨什么的也说不定。”裴路刚好屏幕变灰,他看了信息笑道。
      彭姨刚好也在顾方舟房间换床单,她边塞枕芯进枕套边跟顾方舟说:“你也去吧?跟他们出去走走也挺好的,你在这里都憋得够久了,裴路老家是双珠镇的吧,他们那儿的云福寺是挺灵验的,欣欣明年高考,我也想去求一求。”
      “那就去吧。”顾方舟结束游戏偏头来对彭姨说。
      “行,那我去跟你周叔说一声。”彭姨说完笑着抱了换洗的床单下楼。
      
      身后的门一关上,顾方舟开了麦对其余人说:“明天我也去。”
      几人默契的安静下来,几秒后都异口同声响起嘘声。
      “彭姨想去给她女儿拜神,我是陪她去。”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我们谁不知道你的心思啊?”林嘉家阴阳怪气拆穿道。
      “那林嘉茵呢,你又知不知道她为什么放假跑来跟你们一起玩?”顾方舟也不否认。
      “我知道,她终于看清楚那姓齐的真面目,转身发现我的可贵了。”旺仔笑嘻嘻接话。
      “知道你妹啊!”
      “是你妹。”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