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蚯蚓

      上午近11点,赵芃芃在屋后的小山坡上躲顾方舟,竟意外发现这山坡是个风水宝地。
      清静,空气也清新,风一吹,绿草盈盈,朝一个方向倒去,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极了湖面,波光粼粼的。
      正是风和日丽近似春光难得的好时候,赵芃芃躺在一棵树和阴影里,幕天席地,拔了根捏在手里,享受这片刻的亲近自然带来的安宁。
      
      但这安宁很快被一个女生的惊恐的尖叫声打破,她站起身循着声音走去。
      小山坡下有个小溪,溪水潺潺,清澈见底,在一处平缓之地,形成了一个小水潭,水潭边旺仔、林嘉茵等一群人就围在一块盯着水中一处。
      在这群人里,赵芃芃因为下车时磨蹭没见全所有人,这会儿才瞧见被顾方舟让过伞的漂亮美眉也在,而此刻,她刚好就一脸害怕的缩在顾方舟身后。 
      
      “白痴,那是条水蛇。”顾方舟嫌弃骂道。
      “原来是水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溜了溜了,大伙儿赶紧走吧。”
      人群中一人出声,其余人果然开始散了回撤。
      最后就顾方舟,漂亮美眉,林嘉茵还有旺仔四人还留在那处。
      
      赵芃芃又朝顾方舟那两人看一眼,还真是郎才女貌配了一脸,赵芃芃突然觉得这太阳光好像开始有些刺眼,她扔掉手里的那根草,猛地转身离开。
      林间有只什么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了两声,顾方舟抬头,恰好见到赵芃芃那抹黑色的背影。
      
      原来在那儿,顾方舟刚刚就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就没见到赵芃芃的人影儿了,他猜想她会不会去了果园,于是朝果园去了,去了果园又听说所有人都去小溪那儿玩了,他又追到小溪边。
      找了一下没找到赵芃芃,他正要走,就被旺仔叫住,得意洋洋的让他过去看个东西。
      他倒是去了,看到水里那个三角脑袋,他就翻白眼。这些人一点常识都没有,竟然将一条水蛇认成是黄鳝,还想要捉来烤着吃。
      
      顾方舟回身要走,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袖子。
      “别走,我脚崴了,别丢下我一个人,我怕蛇。”
      顾方舟闭了闭眼,女孩儿娇滴滴的声音,让他脑仁直疼,他真想将她的声带扯出来捋捋直了再给她装回去。
      
      顾方舟扯了下自己的袖子没扯回来,他偏头看向抬头看天看地的旺仔和林嘉茵两人,什么别丢下她一个人,她是当他身后的两人是死的就对了。
      “脚崴了让旺仔给你看看,他踢球的时候最常崴脚,大把的经验。”说着他猛力扯回自己的袖子,一把抓了旺仔过来,拍拍旺仔的肩膀,自己则一身轻松的大踏步离开。
      被留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赵芃芃从小山坡上下来,扯了扯还有点湿的卫衣袖口,这天气,就是中午气温也不是特别高,她进屋拿了纸巾往袖口里塞,顺便用力隔着纸巾捏一捏衣服,加速吸水。
      屋侧,老潘和陈愉有说有笑走出来。
      “我小时候就跟我表哥钓过鱼,最搞笑的一次是鱼刚钓上来,我表哥一时兴奋,在鱼塘边跳,结果自己不稳滑进水里,湿身不说,鱼也跑了,还好我姑父在旁边,一把提了他的后领把他拎上来。”
      “我也没钓过几次,就小时候跟我爸去河边钓过,有次半路遇上下雨,我俩就挤在一件雨衣里,继续钓,那天钓上来的鱼是我们钓得最多的一次,有半框。”
      赵芃芃看两人一眼,低下头去偷偷的笑。
      看来老潘对陈愉还是有点意思的,她都难得在他脸上看到那么多笑容,也难得见他跟人有那么多话聊。
      
      “你爸很喜欢钓鱼吧?我有个表姐夫也是,被我家里人说每天回来像个叫花子似的,他到现在还在继续,你爸现在还钓吗?”
      “我爸已经不在了。”
      “哦……不,不好意思。”
      “没事。”
      “老潘,接着。”身后林嘉家的声音响起。
      赵芃芃也应声回头。
      
      林嘉家手里黑红黑红的不知什么东西,装了有半瓶,瓶子在半空划过一道抛物线,高度和力道显然用的都不对啊。这准头也太差了点,那瓶子直接越过老潘跟陈愉,直直朝着离得更远的赵芃芃飞来。
      赵芃芃下意识要伸手帮忙接住,瓶子才飞到头顶,就听陈愉朝她惊恐的喊了一声:“别接啊芃芃。”
      赵芃芃倒是听话猛地收回了手,但已经来不及。塑料瓶飞到她头顶瓶盖却突然脱落,瓶子里黑乎乎的东西,先是一坨掉出来,跟着一条一条像天女散花一样,四散下坠而来。
      
      她定睛一瞧,终于看清是什么东西,却顿时一阵胆寒。
      她倒抽一口凉气,脚下发软,愣了两秒才艰难地朝后退开。
      但要避开显然已经来不及,大部分的条状物还是不留情的落到她身上。
      
      赵芃芃吓得已经发不了声儿,她只是一个劲儿跳,脖子上传来湿湿凉凉的蠕动触感。
      她当即自下而上脱了身上的套头卫衣丢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后退,手还不停不停地去拨弄头发。
      
      先前小溪边的一帮人刚回来,进到院子门口,就见赵芃芃又跳又舞,没听见她叫唤,只以为她发神经在嗨什么。
      有人不明就里的笑起来:“卧槽,这是嗑|药了?”
      眼尖的人看到地上蠕动的东西,尖声问:“那地上的是什么玩意儿?”
      “蚯蚓吧?看着像是蚯蚓。”
      “卧槽,这玩意儿不会进到那女孩儿衣服里了吧?”
      “咦,想想就好恶心。”
      
      在众人围观议论的时间里,陈愉已经跑到赵芃芃身边,帮她将身上残留的蚯蚓,一股脑全扫到了地上。
      赵芃芃还在不停歇地抽自己后脖子,抽得那地方泥都干了,结在发红的皮肤上。
      陈愉一把抓了她的手,紧紧握住,想要帮她止住颤抖。
      “芃芃,没有了,没了,我都弄到地上了,走,我去帮你洗洗。”
      
      “不就是蚯蚓吗,至于吓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
      罪魁祸首林嘉家本来想要缓解下自己的尴尬,却没想到一开口就成句特别直男的风凉话。
      
      众人都有点无语朝他翻白眼。
      陈愉更是直接气得转头瞪他骂道:“你知道个屁,傻|逼。”
      “靠,你怎么骂人呢!”林嘉家不服气,用满是脏泥的手指着陈愉。
      “你可不就该骂吗?”老潘难得出声。他走上前去将赵芃芃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弄掉帽子上拼命蠕动的蚯蚓。
      就在这时,顾方舟出现在院子门口。
      他看看老潘手上那件眼熟的衣服,再瞧见地上的蚯蚓,他心头一寒,快步上前,一把抓过衣服低吼一声:“谁他妈干的?她人呢?”
      “里面,洗手间。”老潘盯一眼林嘉家,指指身后。
      顾方舟在众目睽睽之下钻进屋里。
      
      顾方舟轻易不说粗口,一说粗口都是气急败坏,怒火中烧的时候。
      院子里的人仿佛看了一出大戏,愣愣盯着顾方舟的背影。
      “那女孩儿谁呀?”
      “那女孩儿看来非凡人,以后对她可得客气点。”
      
      围观的人后面,林嘉茵和刚刚崴脚的秦晓鸥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陈愉没骂错,你他么可不就是个傻|逼,多走几步能死?或者你就不能拧拧盖子?你丫自求多福吧,老顾那样子像要吃人。”裴路也用腿踢踢林嘉家的屁股,“顺便,把这摊子给我收拾了。”
      林嘉家面上悻悻的,他小声嘀咕:“我咋知道啊。”他看着满地蠕动的蚯蚓,心想,好像是有点恶心哈,不过,她怎么也不知道自己躲开?
      
      “还有吗?”赵芃芃弯着腰低着头问帮忙用清水擦洗后脖子的陈愉,声音发颤,不自觉带上哭音。
      “痛吗,都已经有血丝了。”陈愉尽量放柔动作帮她擦去泥污,但泥已经干了,她还是要用水才能弄得掉,就不免打湿赵芃芃身上的衣服,“你衣服湿了,我去问问哪个有带多余的衣服。”
      “不用了,这衣服是速干的,你帮我找找吹风机吧,我吹一下就行。”赵芃芃用手摸摸领口,说道。
      
      陈愉开门出去,正好见到就站在门边的顾方舟,他手里拿着赵芃芃的衣服。
      衣服尽管是黑色的,但沾了好几处泥污,还是看得出来,脏兮兮的了。
      
      陈愉带上门,伸手拿过衣服来,想着要用水来处理干净再给赵芃芃穿,抬眼却见顾方舟开始脱自己的牛仔外套,“把我衣服给她,这衣服被蚯蚓爬过,她应该不敢穿了。”
      陈愉“哦”一声,傻傻接过,又愣愣的被顾方舟重新拿走手里赵芃芃的那件黑色卫衣。
      
      “顾方舟99.9999%是对你有意思,我要是看错了你打死我。”陈愉将衣服塞到赵芃芃怀里,半眯着眼夸张道。
      赵芃芃低头看着手里的牛仔衣,上面残留着顾方舟的体温,温温的,但却不断发热升温,持续烫着她的皮肤,一路烧到脖子和脸上。
      “哎,刚刚我要帮你找什么东西来着?”陈愉塞完衣服走到门边又回头。
      “什么?”赵芃芃傻傻抬起头,表情跟刚才陈愉从顾方舟手里接过衣服时如出一辙。
      “哦,吹风机。”陈愉自说自话的拉开门出去了。
      
      “你不问我还忘了,我奶奶原来那个坏了,我买了个新的,忘记带回来了,我这脑子。”裴路挠挠头。
      “我车里有干净衣服。”顾方舟不知又打哪儿冒出来道。
      陈愉一回生二回熟,也不那么惊讶了,含笑“哦”一声跟上去。
      
      “她到底为什么这么怕蚯蚓?”顾方舟在车子的后尾箱背包里翻了件白色长袖T恤出来递给陈愉。他大概是怕她随便拿话搪塞他,于是补了一句,“她的怕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那是小学时候的事了,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留下这么可怕的阴影。”陈愉面对着顾方舟,被他一双精亮的眼睛一盯就是说不出谎话来,老实道,说着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垂下头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