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藏

作者:cat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寒夜料峭,姜茶和饭桌上认识的新朋友们一块儿出门,身旁走着刚刚认识的那位医生。
      医生叫蒋涵。
      据她说,她本科是数院的,后来参加了MCAT考试,考入Yale的医学院。她读完博后,考了当地的执业证,如今在纽约一家有名的私立医院妇产科工作。美国医生地位很高,医生、律师都是出了名的高薪职业。正因为此,医学院很难考,学生都是削尖了脑袋想钻去学医,竞争力度很大,往往是本科成绩顶尖的才能拿到offer。除此之外,医学院学费昂贵,学时又长,一般来说只有富人付得起这些前期的时间和金钱的投入。
      
      但姜茶没想那么多,她大学时最怕数学,听说蒋涵本科是数院的,立马肃然起敬。
      “学数学的人脑子都很聪明。”姜茶认真地恭维。
      “当演员的,都很漂亮。”蒋涵也很真诚地夸奖。
      姜茶低头笑了笑。
      夜色里,姜茶皮肤有种冷白的色调,偏偏喝了些酒,脸颊上浮着淡淡红晕,强烈的反差让她莫名有种娇柔的气质,让人只是看着就觉得想捧在手心呵护。她这么轻轻一笑,路灯照下来,站在光晕里,浑身都在发光似的。
      蒋涵心神一动。
      
      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姜茶肩上的围巾,微微一笑:“这围巾和裙子不搭,红配绿,谁想出来的?”
      姜茶有点尴尬,想了想,告诉她:“我……对象。”
      “大学的时候谈的?”蒋涵疑惑地看着她,道:“那会儿没听说你有男朋友。”
      姜茶摇摇头,道:“有的,只是不好公开。”
      “跟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么?”
      “是啊。”
      “叫什么名字?”她微微一笑,表情带着点好奇。
      姜茶低着头,笑着摇摇头,轻声道:“不能说的。”
      
      蒋涵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走到外面的停车坪,大家散了伙,姜茶时不时回头看了,目光搜索着纪梵。
      接着她就眼睛一亮。
      纪梵就在她身后,几步之遥。
      只是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和身旁的人攀谈着什么,冷淡地垂着眼。
      姜茶有些失落,转过身。
      她原本还想着,纪梵看见自己和别人聊天会不会吃醋,结果她居然看都没看见自己。
      这么一想,就觉得今天晚上的风格外寒冷,她抱着手臂,颇有些难过。
      
      路边一辆暗金色路虎开始哔喇叭,姜茶转头去看,是经纪人和自己常用的那辆车。
      司机摇下车窗,看着姜茶。
      姜茶转头冲蒋涵笑了笑,道:“司机来了,我先走了。”
      “等等。”蒋涵低头,从包里找着什么。
      “这是我的名片。”女人白皙瘦长的手指夹着一张卡片,笑吟吟地看着她:“虽然不希望以后在医院碰到你,但是,如果需要,可以联系我。”
      姜茶立马笑了:“不会的,你是妇产科,我又不……”
      话语微妙地一顿,姜茶接着道:“我又不打算生孩子。”
      
      “喔。”医生笑了笑,眼神微妙。
      她拍了拍姜茶的肩,道:“那,以后常联系,希望有缘再见吧。”
      
      就在这时,蒋涵的肩膀被轻微地撞了一下,医生抬头,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看着她,沉静的可怕。
      是个女人。
      女人微微偏过头,看着医生搭在姜茶肩膀上的手,唇角噙着笑,长眉一挑,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警告。
      没由来的,医生从那双眼睛里感觉到了威胁。
      
      这人是谁?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人,气质沉静,身形高挑,长卷发侧拢在脑后,肩上挎着一个灰金色铂金包,鳄鱼皮纹。她穿着一件黑色衬衣,淡棕色筒裙,衬衣扎在裙子里,显得腰细腿长。
      黑色衬衣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两枚,银质项链吊着一枚水滴形坦桑石,冷冷的蓝光折射,衬得锁骨白皙漂亮。
      
      蒋涵和她对视片刻,感觉那目光压迫感实在太强,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终是移开目光。
      
      姜茶看见纪梵来了,眼睛一亮,正纠结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纪梵却已经转过身,看也不看她,兀自冷淡地离开了。
      
      -
      
      姜茶和纪梵并没有同坐一辆车。
      
      夜晚风很大,姜茶却觉着有些闷,便叫司机打开了车窗。冷风呼啦啦地灌进来,冻的她一个激灵。她看着路灯流淌成一片白色光影,忽然之间有些恍惚。
      
      接着就把纪梵围给她的围巾紧了紧。
      
      她到现在还记得,她和纪梵在大学初遇的场景。
      那是她整个高中时代惦记的人,她每每学累了,就想想学姐的名字,纪梵。悄悄地把名字写在草稿纸上,一遍一遍,又怕人发现似的,再撕掉扔进垃圾桶。
      学生时代的喜欢很简单,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心动,在枯燥的漫长的时间里,都能扩大成一辈子的喜欢。
      
      从那以后,姜茶学习起来格外努力。她很幸运,一遍遍祈祷之下,真的考进了那所分数线高不可攀的大学。踏入校门,姜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纪学姐在哪里?她能遇见她么?
      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好,还是她们之间太有缘,大一新生军训期间,她还真的遇到了纪梵。
      
      军训期间,活动总是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合唱军歌。
      
      纪梵就是在那时出现的。
      她那天穿了件长风衣,胳膊下夹着一本经济学期刊,只是匆匆路过军训的场地,忽然被她们合唱的指挥叫住了。
      “学姐!”
      纪梵转过头:“?”
      “帮个忙。”那学长搓搓手。
      
      指挥是个她们管院大二的学长,负责训练她们班合唱,参加全校的比赛——
      然而这个班的小孩好像恰好凑齐了整个学院五音不全的灵魂歌手,唱起军歌堪称嚎丧,学长指挥的精疲力竭,拉住纪梵就求她帮忙。
      彼时纪梵大四,早已忙的团团转,本想拒绝,不经意地往站的笔直笔直的大一小孩里看了一眼,脚步忽的就停驻了。
      
      姜茶很清楚,那不经意的一眼,就是在看她。
      
      一瞬间她血压飙升,心脏一阵狂跳,心想,学姐是不是认出来了?她是不是记得自己?
      
      姜茶看着她,原地紧张的脸颊都红了。
      
      纪梵看着她,唇角轻轻弯了弯,忽然就答应了。
      纪梵学过很多乐器,钢琴、小提琴、中提琴、长笛……只要是她感兴趣的,都学了个遍。她在院里的交响乐团当过一段时间的指挥,是公认的乐感很好的女生,因此学长坚信纪梵能把她们从越来越跑调的路上拉回来。
      
      学长站到一边,喝了口水休息,换纪梵上。
      
      她往方阵前面一站,队伍里立马响起窃窃的交谈声。
      
      “那个学姐是谁啊?”
      “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好有气质!”
      “谁去合唱群里翻一翻,看有没有她QQ号啊。”
      “她不在群里吧?而且她好像不是负责人,只是刚好路过。”
      一瞬间,突然出现的纪梵几乎是男女通吃,一群人全在那八卦起来。这么堪比偶像剧现场的夸张场景,姜茶还是第一次遇到。她心里偷偷笑,心想,毕竟是她看上的人嘛,怎么能不好呢。
      纪梵做手势,让她们噤声。
      接着背景乐响起,纪梵带着她们合了几遍,渐渐效果好了很多。她话不多,表情冷淡,训练起来手势却很到位。一旁站着的学长差不多满意了,让她们坐下休息。喝水的,去洗手间的人一走,人群慢慢散了。
      
      北方的九月份,天气已经比较寒冷,晨曦明晃晃地照耀下,寒风吹过,路边的柏树已经枯了枝桠,只有远处密密的常青木树叶哗啦啦翻响。
      
      姜茶手指微微蜷缩起来,悄悄地,用余光打量纪梵。
      心跳都听得见。
      一下一下的。
      
      很久没见,她似乎又高了一些。纪梵穿着米白色长风衣,里面套了件纯黑色修身高领毛衣,塞在水洗蓝的牛仔裤里。往那里站着喝水,表情也很淡定,落落大方的。
      她个子高挑,皮肤白皙,一双腿格外的笔直修长,看起来就像是欧美杂志上走性冷淡风的女模特。
      
      姜茶没离开,还坐在原地,悄悄地看着纪梵。
      
      姜茶那时也才十七岁,没成年的脸颊很是稚嫩。她个子不算特别高,穿着宽松的军装,皮肤白嫩的能掐出水,太阳晒也晒不黑,只是出了汗,脸颊泛起薄薄的红晕。
      
      虽然年纪小,可是也很明显是个美人坯子。
      扎着一个半长不短的马尾,发质柔软,发尾微微内扣。两鬓是湿了汗的淡墨色鬓角,唇色嫩红,睫毛纤长卷翘,眨眨眼,像朵刚从泥里钻出来的小荷花儿,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纪梵转过头,静静地瞧着她,眸子里盈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接着她一步一步走来,半蹲下,平视着姜茶,薄唇勾起一个笑。
      她说:
      “我记得你。”
      
      姜茶一瞬间心如擂鼓,脑子里不知转过多少想法,她定定地看着纪梵,一阵轻风吹过,鼻尖充盈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冷香。姜茶白腻耳根泛起一丝绯红,脑子一片空白,连开口都忘了。
      
      纪梵轻轻道:“你和我同一个高中,对吧?好像姓姜。”
      
      姜茶拼命点头。
      
      “习惯用微信还是QQ?”
      “嗯?”
      纪梵拿出手机:“校友么,加个联系方式吧。”
      姜茶立马报了一串数字,道:“这是QQ号。”
      
      纪梵笑了笑,申请了好友,接着就站起身,垂眸轻轻看了她一眼,走了。
      姜茶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终于绷不住了,红唇弯弯,露出一个甜美的笑。
      
      她拿出手机,纪梵的申请挂在那儿,一板一眼的:
      “学妹好,我是纪梵。”
      
      学妹。
      学妹啊。
      姜茶抿着唇,从这么两个简单的字里品出了一丝旖旎的暧昧来。
      
      -
      
      不过是过了几个月,天空就开始飘雪。
      细碎的雪花,还没成形。掉到地上,很快就化了,可是过了一晚上,寒气上涌,路面就结了冰,时不时有骑着单车的学生摔在地上,捂着膝盖惨叫。
      秋天的尾巴被掐断,北国猝不及防地迎来冬天。
      
      气温骤降。
      
      加了纪梵好友后,姜茶便时不时地找她聊天。
      姜茶很善于找话题,和她聊天的人几乎不用担心冷场,可纪梵却似乎总是不愿意接她的话,两人总是聊着聊着就中断。
      大多数时候,是姜茶主动,纪梵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她,不冷不热的。
      纪梵回消息总是不及时,她们之间聊天,哪怕最快的一次回复,都是间隔了五分钟。
      姜茶试探着问她,是不是快毕业了,很忙,纪梵回复说,她不经常看手机。好像那次主动地加她,只是一时兴起。对于姜茶,纪梵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姜茶心想,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喜欢同性的人毕竟是少数,也许纪梵不是呢?
      姜茶忍不住,开始旁敲侧击地问她一些私人的问题。
      
      姜茶:学姐忙吗?
      纪梵:怎么了。
      姜茶:大物习题在图书馆几楼?
      纪梵:四楼。
      姜茶:对了,刚刚在图书馆看见你了,你旁边那个男生是不是你男朋友?
      
      这一次纪梵几乎秒回。
      纪梵:不是。
      纪梵:我没有男朋友。
      
      姜茶捏着手机,偷偷笑了。
      没有就好。
      
      过了一会儿,纪梵给她发了消息。
      纪梵:那你呢?
      
      这是聊了那么久后,纪梵第一次主动问她问题。
      姜茶欣喜地回复:我也没有。
      
      从那次开始,好像纪梵便开始格外注意她了一般,甚至主动问姜茶要了一张她的课表。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姜茶便频频地在饭堂、图书馆碰巧遇到纪梵。两人微笑地打了个招呼,擦肩而过。只不过这些偶尔的相遇只是普通的擦肩而过,她们真正打破关系的偶遇,是在学校的澡堂。
      
      北方南方不一样,南方是独立浴室,北方却是大澡堂子。
      那天周六,她提着篮子去澡堂,冬季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路面结了冰,走着走着就要摔。
      澡堂和宿舍有一段距离,姜茶在寒冷的冬夜里搓着手取暖,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身影。
      是纪梵。
      她穿着一件白色长羽绒,长发盘了起来,也拎着一个篮子,看起来也是去洗澡。
      姜茶纠结了起来。
      从感情上,她很想走过去打个招呼,可是然后呢?
      和她一块儿换衣服、洗澡?
      不要。
      太羞耻了。
      
      她正纠结着,不留神脚下一滑,差点摔了。
      前面的人听见动静,转过头,恰巧看见看见狼狈的她。
      “姜茶?”纪梵笑了。
      “好巧。”姜茶小跑着跟上去。
      
      这么一来,也不好逃避了,两人拎着篮子上楼,到了储物间。
      姜茶选中了一间靠里的,纪梵则大大方方站在了她旁边。
      看这架势,是打算和她一起洗。
      
      天气冷的时候,新陈代谢很快。姜茶留了长发,长到腰际。细细软软的发质,披下来时如同瀑布,又如像丝绸一般柔滑。她那个年纪的女孩儿,正是青春的恰到好处的时候,姜茶平时经常吃水果蔬菜一类的东西,养的皮肤很是细嫩。
      
      她背对着纪梵,用打开的柜门遮着自己的上半身,开始有些紧张地褪去衣物。乌黑柔密的长发垂搭在腰际,白皙柔软。姜茶长的很好,该有肉的地方一点也不少,腿和腰却又纤细柔嫩,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
      
      姜茶手指勾着边缘,慢慢往下拉。
      
      纪梵就在她身旁。
      也不知有没有在看。
      
      她不敢看纪梵,只小声道:“学姐,我先去了。”
      “好。”轻轻的一声回应。
      
      不过是几步路,温热的雾气铺面而来,把脸颊熏的有些热意。
      篮子放在前面的架子上,打开热水,姜茶稍稍定了定心神,还没开始洗,就看见纪梵也拎着篮子,站在她旁边。
      
      姜茶一瞬间脸红了。
      
      “怎么还害羞了?”
      纪梵看着她,轻轻笑了:“还遮着,不让我看?”
      
      姜茶摇摇头。
      纪梵说:“我大一的时候也这样。南方人,刚过来么,不习惯。”
      
      被她这么说,姜茶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放开了洗,可总觉着纪梵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她,细密的目光,一寸寸贪食。姜茶被她看着,有些束手束脚,紧张的绷紧了。
      
      当天晚上,姜茶回去时和纪梵提了一句,说是想刷夜,准备期中考。
      纪梵于是提议去酒店开房,并且表示自己愿意辅导她不会的地方。
      姜茶觉着有点奇怪,可这是纪梵主动约她,还是说给她辅导功课。姜茶几乎是一下子就答应了,欢欣鼓舞地回宿舍收拾了书包,去楼下找等着她的纪梵。
      功课倒也是真的在辅导,姜茶有些累,撑不住了想睡。
      一看时间,凌晨一点。
      说好刷夜,却这么快就困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说打算回宿舍;纪梵却说,宿舍现在锁门了,进不去。
      于是只好同睡一张床。
      
      那天晚上,两个人躺在一起,纪梵在黑暗的房间里转过头,问她:“你是吗?”
      姜茶点点头。
      于是纪梵的手轻轻放在了她腰上,往下移了两寸,姜茶并不抗拒,只是转过头瞧着她,表情很乖。
      稀里糊涂的就做了。
      纪梵也是生手,不过她学的快,一回生二回熟的,很快弄得姜茶喘不过气,只想发出声音来。
      可是又有些羞耻感,伴随着纪梵手上一个动作,姜茶牙关没咬住,失声叫了出声。
      “别出声。”
      纪梵说:“我不喜欢。”
      
      姜茶只当是个人喜好不一样,便乖顺地忍着。
      
      从那以后,纪梵就开始经常地送她一些昂贵的礼物,衣服手表包包,换着花样。甚至很认真地说,打算给她买一套房。
      姜茶不知道她家里是做什么的,居然出手这么阔绰,有些惊讶,却并不愿意收这些过分昂贵的东西。
      
      “谈恋爱两个人要同等付出,你给我这么多,我能回报你什么呢?”
      姜茶问。
      
      纪梵疑惑地看着她:
      “谁给你的错觉,我们在谈恋爱。”
      
      “我们不是在谈恋爱?”
      姜茶以为她在开玩笑,笑着反问她。
      
      谈恋爱?
      纪梵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她,一字一句地问:
      “我和你表白过么?”
      姜茶愣住,接着摇摇头。
      “我追过你么?我说过,要你做我女朋友么?”
      姜茶茫然地睁大眼睛,好像没明白什么意思。
      她唇瓣无声开合几下,回答:“没有。”
      
      “所以,我们不是在谈恋爱。”纪梵怜悯地看她一眼:“这样,不叫恋爱。”
      她贴近姜茶耳畔,吐着热气:“叫包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双更=v=
    感谢在2020-03-30 21:17:29~2020-03-31 20:37: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专业路过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柔深情狗血 10瓶;嗯,你好。、冰镇白开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