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藏

作者:cat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
      夜里有细微的风雨,屋里却静谧。
      一夜无梦。
      早上的微光落在姜茶眼睛上,睫毛颤了颤,姜茶先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纪梵搂在怀里,她的脑袋轻轻依偎着纪梵温热的脖颈,腿则缠在她腰间,仍是赤着身子的,两人的姿势却很是温存。
      她眨眨眼,慢慢凑近,唇瓣轻柔地贴在纪梵唇上,触感微微有些凉。
      
      女人仍是熟睡着,这是很罕见的。
      纪梵睡眠浅,姜茶知道。往常姜茶醒来时,身旁总是空空荡荡,被褥也是一片凉意,纪梵早就起了床,已经穿戴好准备上班了。
      可她现在是熟睡的。
      
      姜茶唇角弯了弯,眸子里神色温柔。
      
      她轻手轻脚地掀开轻薄的被子,下了床,把地板上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一件一件捡起来。纪梵的衬衣,裙子,丝袜,内衣内裤。
      姜茶小声地哼着歌,把衣物抱成一团,鼻尖也盈着她的味道,清浅的、微凉的,雪松的味道,带着一点檀木香。纪梵固定用同一种香水,Diptyque Tam Dao EDT,木质花香调,偏中性。长期下来,即便是不喷香水,身上的清香却像是固定了下来,衣物上也是那种味道。
      
      她把衣服放进洗衣机,转身回房间时,纪梵却已经醒了,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吵醒了她。
      纪梵半撑着身子,倚在床榻上静静看着她,眸子已经恢复了清明,黑是黑白是白,和昨晚疯狂的模样差异很大。纪梵把长发拢到一边,散着,晨起带着点天然的慵懒。她长发很浓密,卷曲的很漂亮,发质却偏硬,看起来很有弹性,和姜茶的一点也不一样。
      
      纪梵嗓音有点沙哑,淡淡道:“几点了?”
      “十点多,”姜茶走去,坐在床边,轻声道:“今天是周末,晚点也不要紧的。”
      
      纪梵有些意外。
      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样熟了,当然,也可能是昨晚疯过了头。不知为什么,昨晚突然就很有兴致,翻来覆去弄了好几次,体力消耗的多了,乏了,睡得熟似乎也并不奇怪。
      大抵是生气的姜茶有些意外的可爱,纪梵难得见她这样情绪化,不免有了些新奇感。姜茶有些特别,纪梵常常时不时地觉着她可能有些喜欢自己——不过喜欢自己的金主似乎也没什么稀奇,给钱的么,谁不喜欢。
      至于她昨晚的行为,究竟是在乎自己的表现,还是什么别的——纪梵想一想就头疼。她一点都不想姜茶在乎自己,索性扔在一边了。
      
      不管怎样,纪梵心情很好,她拉过姜茶,吻了吻她额头,轻声问:“那车,你开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想不想换一辆?”
      姜茶茫然地睁大了眼睛,露出迷惑的神色,片刻,她缓慢地摇摇头:“不用的。”
      原本还高兴的小鹿一样的眼睛便低垂下去,似乎是有些失落。
      纪梵有些意外,手指摩挲着她下颌,瞧着她,笑了:“那你想要点什么?”
      “想要你多陪陪我。”姜茶凑近,亲了一下她脸颊,笑的很是甜美。
      
      换一个人看见她这样笑,明眸皓齿的,怕是早已扛不住了。
      可纪梵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纪梵见过的被美色弄得昏头昏脑的人多了是,比如她父亲。为了小三居然差点把家产都丢了大半,可以说是十分的丢脸了。纪梵自认为拎得清,某些事情,她是断然不会沉迷过重的。
      
      玩物就是玩物,当真了伤的是自己。
      
      至于姜茶那似真似假的在乎,纪梵也不想深思。
      
      -
      
      下午姜茶按着杨燕发给她的地点,去找宋白薇。
      
      接到的新片,片名初定为《骆驼香烟》,双女主,民国片,带一点谍战。
      导演宋白薇在圈子里很出名,最擅长把文艺片和商业片结合,达到票房口碑双收的效果。她对演员、剧本的要求都极为高,尤其注意演员的气质和原剧本的贴合度。
      
      至于为什么这么好的导演能看上她——
      姜茶开始还觉得奇怪,看了剧本就立马明白了。
      大概,又是因为她这张脸。
      
      片子是双女主,一对女特务,孪生姐妹。既然是孪生,首先长相得相似。导演先是选上了前些天刚刚拿奖的影后洛妍,饰演作为女特务的姐姐;至于空缺的妹妹,则有两种方案。
      第一种,洛妍一人分饰两角,靠后期剪辑工作达到孪生姐妹的效果;
      第二种,就是找容貌相似的演员。
      脑子稍微一转圈,就想到了姜茶。
      
      但看起来,导演并不信任姜茶,因此她还得参与试镜、筛选,再判断她具体能不能胜任“妹妹”的角色。
      
      姜茶不敢怠慢,用心地作了充足的准备。
      
      宋白薇的办公室很宽敞,墙面是浅淡的鹅黄色,挂了几框剧照。办公室中间立着高高一个折线状书柜,交错摆着大大小小的奖杯和影评杂志,看起来散乱却整齐。
      
      姜茶进门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人。
      
      书柜旁,站着一个气质极其优雅的女人,仰着头,正在高高的书柜上找着什么。
      她穿着白色长风衣,身形清瘦,卡其色日系小翻领衬衫给人感觉有点文艺。白色风衣很轻薄,微风卷起衣摆轻轻扬起,露出恰到脚踝的橘色绒面长筒裙。
      此时她侧对着姜茶,亚麻色长卷发绑着低马尾,侧脸犹如白玉,光洁温润。
      
      姜茶站在她门口,小声地道:“宋…宋老师吗?”
      
      似乎是姜茶的目光过于明显,宋白薇微微偏过头,看向姜茶,笑容浅淡。
      
      她笑着说:“姜茶啊。来。”
      
      嗓音是轻柔的烟嗓,很好听。
      
      姜茶只关注宋白薇拍的电影,没想过她人模样怎么样。
      
      这番一看,有些惊讶。
      她居然看起来这么年轻。
      果然才华和年纪没有关系,有些人年少成名,才华横溢;有些人老了都拍不出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东西。姜茶对着她,难免有些尊敬,也就紧张的束手束脚起来。
      
      “先坐。”
      宋白薇弯腰,给她温了一壶茶,倒了一小盏,递过去:“剧本看过了吧?”
      姜茶受宠若惊地接过白瓷小盏,忙道:“谢谢宋老师。看过了。”
      
      茶是普通的大红袍,不贵,味道却很香。
      姜茶啜了一口,放回茶台,而后就有些拘谨地坐在那。
      
      宋白薇瞧着她,突然“嗤”地一下笑出声。
      姜茶莫名其妙,只是更惶恐了,她小声问:“宋老师,我怎么了?”
      宋白薇为人很随和,只是摆了摆手:“你别紧张啊,我又不吃人。”她站起身,从桌上拿起一本剧本,给她翻了一页:“这一段,演给我看看。”
      
      姜茶以为是《骆驼香烟》的剧本,可是看着那几句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台词,猝然睁大了眼睛。
      那剧本台词,分明是《盲青》里的。
      《盲青》是一部描述底层生活的现实向电影,前几年内地电影圈公认的名作,也是洛妍一炮而红、拿下最佳女主角的电影。有了这部片子的基础,洛妍可谓是青云直上,咖位从出道就高的让人攀不上。
      
      可是谁知道,当初这部戏,定下的女主角分明是姜茶。
      
      姜茶脸色有些苍白,指尖难以自控地微微颤抖起来。
      
      “我……”姜茶唇瓣掀动几下,迟缓地问:“宋导,您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没有。”宋白薇略略偏过头,瞧着她的表情,眸子深深:“这部戏,我很喜欢,你不能给我演一下么。”
      
      演?
      她当然会。
      或者说,曾经已经烂熟于心,对着镜子练过无数次的。怎么可能不会?
      
      可是姜茶却艰难地站起身,浑身僵硬。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疤,刚刚愈合、长好新肉,却一不留神又要被捅破、流血的那种。
      姜茶心里的疤,就是这部《盲青》。
      参演这部电影的过往,她一直以来都无法直视、无法面对,想一想就难堪,甚至微微的犯恶心。
      
      姜茶把脸埋在手心,深呼吸一下,正要开始,宋白薇却又出声了。
      “算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
      有些无奈和惋惜的味道。
      
      姜茶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你试镜《盲青》时,我也在。”宋白薇笑了笑,点评:“很惊艳,这么多年了,我还记着呢。”
      “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灵气,是个好苗子。”
      姜茶惊讶地睁大眼睛,茫然又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宋白薇笑了,又给她倒了一杯茶,白净的指尖捏着递给她:“只是想再看你演一次,没别的意思。”
      
      “谢谢。”姜茶小声道,耳朵尖尖已经红了。
      羞愧,以及忽然被重视的感觉,让她有点压力。
      
      “这几年,你接到的剧都不行。烂剧反而容易把灵气磨没,你懂么。”宋白薇道:“我希望你这几天调整一下状态,最好能回到之前的样子。”
      
      “好。谢谢宋导。”姜茶惭愧地点点头。
      
      “这次的《骆驼香烟》选角权在我手上,你放心。”
      
      离开时,身后的宋白薇又出声了。
      姜茶脚步一顿,转身,给她鞠了个躬,而后道:“谢谢宋老师。”
      宋白薇忍俊不禁:“你除了谢谢,还会说点什么别的么?”
      
      姜茶支支吾吾,脸红了。
      
      -
      
      晚上的时候,THU校友会有人联系了大学毕业后混的好的几撮人聚在一起,说是吃顿饭,缅怀一下青春。
      
      纪梵被大学同学点名叫了去,她本有些犹豫,这种活动她从前读书时就不太喜欢,结果转头就听见姜茶也被同学叫上了。一瞬间有些啼笑皆非,是了,她都快忘了,姜茶和自己,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按辈分,姜茶还得叫自己一声“学姐”。
      那边电话里不知说了什么,姜茶就笑着应下,说:“哦,好啊好啊。”
      估计是一口答应了。
      
      纪梵鬼使神差地,于是也答应了。
      
      姜茶在房间捣鼓了一下,化好妆,穿好衣服出来了。
      纪梵瞧着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羊绒围巾给她披上,刚好挡住胸口的美好风景。
      “围巾不准摘下来。”
      纪梵看她不情愿,只好解释:“里面空调很冷,容易感冒。”
      姜茶看着这不伦不类的装束,哭笑不得。
      
      纪梵叫司机先送姜茶去,而后自己再出发。她们的关系毕竟没公开。
      
      说是聚餐,实际上是拓展人脉。
      被叫去的人,毕业后都在不同领域混出了点名气。医生,律师,作家,演员,搞金融的和泡在实验室的,都有。成年人的世界毕竟和读书的时候不一样,讲究“有效社交”,交的朋友、认识的人,总要有点价值。纪梵却觉得挺没劲。
      不管是不是靠钱砸出来的,姜茶怎么着也算个小明星,那么自然也会被有心人拉去。
      
      外面路灯已经亮了一排,夜幕降临,聚餐地点被定在母校附近一家很正宗的川菜馆。
      
      外墙颇为仿古,红墙黛瓦,檐角微翘,内里光线昏黄,挂了几盏大红灯笼,很是热闹。
      
      包厢按届分,纪梵比她高了三届,和姜茶不在同一间。去的时候姜茶被门口的侍者领着拐了几道弯,接着看见一扇门,门口挂着一个小木牌,绿色颜料写着“碧湖春”三个字。
      
      推门进去,里面坐了一圈大学同学,同一个院的认识,不同院的便是听都没听过。
      一圈人见她来了,都笑着打趣:“哟,大明星啊。”
      姜茶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当年的学渣,哪比得过你们呐。”
      
      姜茶穿了件吊带格纹裙,遮住一半大腿,显得身段玲珑。草绿色的调子,衬得皮肤白皙,又带着点活力。她把长发绑了起来,梳了个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少女感很强。
      白软的胸口却被多出来的围巾遮着,倒像有意为之。
      
      有心人看出来了,笑着试探:“姜茶有对象了吧?”
      姜茶一愣。
      接着大家似乎怕她尴尬,就起哄:“不要关注明星私生活!”
      
      这么一来,这一遭就粗暴地掀过去了。
      席上喝了些红酒,大家话渐渐多了。
      
      姜茶感觉有个目光时不时就看她一眼,是个女人,穿着件米白色衬衣,深蓝色牛仔裤,气质很温和,听着几人的谈话,她好像是个医生。
      接着大家开始聊谁谁谁都结婚了,又开始八卦大学时期的几对情侣。那女人就开口了:“姜茶呢,大学好像也没有谈过恋爱吧?”
      姜茶摇摇头。
      “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六年了。”
      纪梵去洗手间的路上,脚步一顿。
      是姜茶的声音,隔着一扇门正和里面的人天南地北地聊天。
      “谁啊。”
      那边有人问,声音隔着木门,嗡嗡嗡的。
      姜茶低着头支支吾吾,脸红了。
      “那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在一起啊,我们大学就在一起了。”
      “嘁,又是一个秀恩爱的。”
      “秀恩爱死的快,姜茶你差不多就行了,你不知道咱们这桌上一大半都是单身狗嘛。”
      
      姜茶笑了起来,笑声很轻松。
      
      纪梵悬着的一颗心落地了。
      大学时期就在一起了,大概说的就是自己了。可是,用“在一起”这样的关系描述她们俩,纪梵觉着有点新奇。她们这样,叫“在一起”?她一直以为,正确的形容是,大学时期姜茶就被自己“包下来”了。
      
      纪梵轻轻笑了。
      
      姜茶居然说她喜欢自己?
      还长达六年?
      
      说不上为什么,纪梵心里又好像被死死捏住了一般,好一会儿喘不过气。
      她有一点轻微的复杂的罪恶感。对于这个居然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孩儿,纪梵到底是愧疚多一些,还是怜悯多一些,她自己也分不清。
      她只知道一件事情。
      她是没办法回应姜茶的。
      
      她能给她钱,给她她想要的资源,给她任何别的物质的东西。
      只有同等地位的“喜欢”,她给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菌申了周四的榜单,读者大大们动动小手指戳个收藏呀,送我去个好位置叭qwq感谢在2020-03-25 23:13:40~2020-03-30 21:17: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选一的小奶茶 3瓶;wuli景琇侑言、医生姐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