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藏

作者:cat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
      
      夜色深处,小洋楼里已经亮起微弱的灯光。
      纪梵已经到家了。
      
      司机把车稳稳停在花园门口,姜茶收回漫长的思绪,打开车门,下了车,却有些踟蹰。
      纪梵刚刚似乎心情不好。
      她是不是不喜欢看见自己和别人走的近?那是不是代表她其实是很在乎的呢。
      
      当初纪梵和她说过,她只是把自己包养下来,可姜茶想不明白。什么样的人会一直只包养同一个人?
      包养这个词,多少包含着玩弄的意思。可她很清楚,纪梵除了工作,别的时间几乎都是和她呆在一块儿,除了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对象。
      一对一的包养,叫什么?
      
      姜茶觉得匪夷所思,不过她素来是容易满足的性格,既然纪梵只有她一个人,那就很好了,很满足了。
      
      她推开花园的铁篱笆,回了家。
      
      亮着灯的是二楼,米色窗帘半拉着,纪梵在书房的位置坐着,从楼下往上看,只有一个瘦削的影子映在窗上。
      姜茶推开房门的时候,纪梵衣服都没换,背对着她坐着。微卷的长发显得很浓密,却并不散乱。她一手支着下颌,一手捏着一支黑色LAMY钢笔,正在写着什么。
      房间里只亮了一盏落地长灯,灯罩织成一个蚕茧型,光线微弱。
      映衬着那偏瘦的背影,无端有些萧索。
      
      姜茶从背后轻轻抱住她,凑近,想吻她侧脸。
      纪梵顿了顿,这次却没有躲开。
      
      柔软的、轻如鸿羽的一个吻,带着不知何处而来的花香——
      兴许是楼下的茉莉开了花,夜风把暗香吹了进来?
      
      纪梵有些微微的恍惚。
      
      这时候,纪梵才想起,当初姜茶似乎也没有和她说过“我喜欢你”这句话。
      就像有只小猫挠着似的,纪梵很想很想,听姜茶亲口对自己说这句话。
      
      纪梵也弄不清自己是怎么了。
      可她看见姜茶对别人笑、和别人那么亲密的样子,心里登时十分不舒服。姜茶对每个人都是那样吗?
      总是好像脾气很好、总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谁都像是很认真、很珍视对方。
      包括刚刚那个女人。
      
      她心里不上不下的,说不出的焦躁。
      
      就在这时,姜茶的手机突兀地响了。
      姜茶拿出手机。纪梵轻轻看了一眼屏幕,是一个陌生号码,地址显示居然是纽约。
      纽约?
      饭局上有些同学是留在国外定居的,因此号码固定了,用的当地的号码。这次回来聚聚,倒是有几个美国回来的。姜茶刚刚是不是和谁交换了手机号?
      
      姜茶踟蹰着,她素来没有接陌生号码的习惯,也不知要不要挂断。
      
      “接啊。”纪梵抬起头,挑了挑眉。
      姜茶只好划拉一下,接起电话。
      “喂?您好。”
      “开免提。”纪梵垂下眼,轻声道。
      她捏了一下姜茶垂在自己肩头的白皙手指,长睫扑下,遮住暗沉的神色。
      “我是蒋涵。”电话那端的声音很柔和,带着点笑。
      “蒋医生?请问有什么事么?”
      “你的钥匙落在我这儿了。”蒋涵在电话那端轻轻笑了:“你怎么那么爱犯迷糊呢,钥匙都能丢。”
      
      这句话用含着笑的调子说出来,无端地有些暧昧感。
      “抱歉,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我过来取行么?”
      “还‘您’?还‘请问’?都是老同学了,你和我那么礼貌做什么。”蒋涵笑了笑:“太客气啦。”
      姜茶不回,只看着纪梵。
      
      纪梵仍旧垂着头,从这个角度往下看,能看见她弧度优雅的鼻梁,和浓密的根根分明的长睫。
      神色晦暗。
      
      “周日早上吧。”蒋涵说:“你家地址一会儿发给我,我给你送来。”
      姜茶心里有点慌,斜觑着纪梵的脸色,她只想赶紧挂了电话,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电话挂断,纪梵却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姜茶呆在她身边,隐隐有点压迫感,便转身想走。
      
      她一步一步慢慢挪到门口,纪梵忽然开口了。
      “过来。”纪梵说。
      
      姜茶于是又转过头,一步一步挪了回去。
      
      ……
      
      姜茶一身细汗,累极了,依偎着她的手臂休息时,突然听见身旁的人不经意似的问:“刚刚打电话那个人是谁?”
      “一个同学。”
      “做什么工作的。”
      “医生。”姜茶丝毫不吊胃口地解释:“你别想多了,她就回来聚个餐,后天就飞回去了。”
      “我只是问问。”纪梵转过身,背对着她。
      
      姜茶以为她要睡了,便也开始进入睡眠状态。
      
      迷迷糊糊间,又听见身旁的人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姜茶惊颤了一下,醒了过来,对上纪梵清明的眸子。
      她一瞬间脸颊有些烫。
      “说啊。”纪梵继续盯着她:“是不是?”
      
      姜茶点点头。
      她要做什么?
      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可是纪梵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又转过身。
      姜茶总觉着还有后文,可是等了半天,那人丝毫没有反应。她凑过去看,呼吸匀称,这次是真睡着了。
      
      -
      早上露气重,迷迷蒙蒙间,手机又响了。
      
      纪梵一瞬间就知道是谁在给她打电话。
      那是她曾经给洛妍设置的专属铃声,一首钢琴曲,Flower Dance。柔和的声音就像她记忆中的女孩儿一样,成熟、温柔。
      “谁啊。”
      姜茶轻轻搂着她的腰,仰着脸看她。
      纪梵低头看了一眼猝然亮起的手机屏幕,再看一眼静静瞧着她的姜茶,不知为什么,忽然不太想接这次的电话了。
      纪梵白皙的食指轻轻一滑,把那电话挂了。
      
      低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姜茶眉心。
      “不是谁。”纪梵说:“以前的一个朋友,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姜茶“哦”了一声,并不多问。
      
      想起洛妍,纪梵思绪有些混乱。
      和洛妍的相遇,是在她最灰败的一段日子里。
      
      那天纪梵从学校回到家,第一眼就看见原本放在饭桌上的、她们一家三口的合照被拿走了。再看看厨房旁的柜子——
      母亲的遗照也被取了下来。
      她爸领了一个高个男生和一个陌生女人进了家门。
      
      陌生的女人看着她,开口就是一句不请自来的套近乎。
      她指着那个男生,笑着说:“梵梵,这是你哥。”
      哥?
      纪梵看着她爸,再看着那个男生,还真的很像。
      凭空变了一个哥哥出来,她爸也是很能耐。
      
      从那天起,家里便开始把资源往她哥身上倾斜,纪梵永远用她哥挑剩下的,从吃饭的座位到每个月的生活费,全部都在宣告她低人一等的地位。
      洛妍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她就像是纪梵灰败的生命里陡然照进的一抹光,一瞬间让她觉得,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充满光明的。
      
      那天,几人吃着饭,她哥忽然抬起头,宣布自己快有女朋友了。
      “她叫洛妍。”她哥眼睛里闪着星星。
      上戏附中一个女孩儿,表演班的,以后是想当演员。
      
      据她哥说,女孩儿漂亮又温柔,家境也好,门当户对。
      还很认真地说,把她追到手后一定娶进门。
      纪梵那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才高中,居然说出来这么专情的一句话,纪梵觉得挺稀奇——毕竟是流着他爸的血,骨子里风流的很。
      什么样的女孩儿,能让她说出这种计划结婚、一生一世的承诺?
      
      有天,纪梵一个人在家,忽然门口有人找她。
      站在门口的女孩儿穿着一件雪白的连衣裙,乌黑浓密的发披在肩上。
      纪梵看着她,问:“找我哥?”
      
      女孩子笑了笑,摇头。
      “找你。”她说。
      “你还没吃饭吧?”
      洛妍看着她,笑着柔声道:“给你带了寿司,我自己做的。”
      
      那天是她哥生日,一家三口出门庆祝,纪梵这个多出来的留在家里。
      她不明白这个女孩儿想干什么,可没人能抵得住漫长的孤独里送来的温暖。
      
      洛妍开始常常来她们家玩,一开始是她哥带着来玩,后来却是自己来。
      并且每次都格外照顾纪梵,纪梵稍微有一点情绪,洛妍都看的清清楚楚。她善解人意、温柔又漂亮,纪梵对她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不愿意承认的好感。
      
      有一天,洛妍忽然亲了她一下。
      她凑近纪梵耳畔,悄悄说:
      “你比你哥优秀很多。其实我更喜欢你。”
      
      洛妍是她青春期的启蒙。
      她并没有接受纪梵哥哥的追求,反而偷偷和纪梵开始恋爱。
      
      那时候她们也还是小孩,幼稚的事情没少干,成年人的事情却是一件也不敢轻易尝试。纪梵不是没有想法,可有些成年人才做的事情她也只是想一想,甚至羞于和洛妍说出口。
      
      纪梵一直以为她们可以慢慢来,一直很耐心。
      
      可没想到的是,洛妍没过多久,忽然要和她分。
      
      当时的纪梵一直想不明白,过了很多年,她才想起,洛妍当时说的,不是“我喜欢你”。
      分明是“我更喜欢你”。
      多了一个“更”。
      
      所以对她哥,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的。
      纪梵如鲠在喉。
      
      到现在她也没能理的清,这么多年了,这份执念里,到底有几分是真的还喜欢她,还是她只是不甘心。
      得不到的格外珍惜,所以是因为过去没有得到,才格外想要占有么?
      
      她有些头疼,与此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姜茶和洛妍,已经很难被她划上等号了。哪怕是半梦半醒之间的幻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两门考试,导致写的比较仓促qwq
    明天再修一下...感谢在2020-03-31 20:37:48~2020-04-01 23:52: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专业路过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