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鄙人涟漪

      晷景微斜,和风轻轻,有了熏风的尾巴。
      
      观了这个点,再过两个时辰,便是用膳时间,够一个来回办好事情了。
      
      蹑手蹑脚,悄然掀开了衾被,下榻趿了双软拖。
      
      手指凝神施法,原本奏乱无章的床榻已经赫然恢复了有序。
      
      再一个变换,床上躺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正在安睡。
      
      做完这些,少言瞧了瞧自己身上,转身换装,一阵浓郁的山茶花香弥漫开来。
      
      少女信手穿过月白色百花纱衣,纤细的腰肢不足一握,盈盈转身期间,一根浅绯色腰带缠绕,环戴上了龙凤呈祥佩。
      
      最让人惊艳骇见的是,她额间转瞬即逝的火莲印记,眉目宛转间,天然的清纯与媚态浑然天成。
      
      勾人魂魄,吸人精髓。
      
      手指侧翻,掌中静静变幻出现了一个白玉狐狸面具,覆面戴上。
      
      瞬移之术,空间变换。
      
      上一刻还处在夙王府逝居院的房间内,下一刻,街道深巷。
      
      巷头处,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人声喧嚣,好不热闹。
      
      提步缓行,自巷深阴暗处向前方走去,渐见明亮,光线充足。
      
      一切映跃于眼前景象。
      
      琼楼玉宇,酒肆徐徐林立,薄薄的,有些微早的夕曛淡淡普映在每个楼阁飞檐之上。
      
      街道两旁美食多样,风土玩意甚况,少言提步行走着,走进这车马粼粼,人流如织。
      
      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京都百姓脸庞。
      
      大家都瞧着这个如同九天玄女下凡的谪仙少女。
      
      从她旁边路过的朱体深衣的男子目光一眼紧随着,直到撞上一个构建红柱。
      
      捂头惊呼,额首冒出淡淡的血丝,引来旁人哄笑。
      
      少言也随着人群失笑,摇头无奈,从袖口出掏出一块春居苏锦绣织的鲛帕,朝着摔到在地,目光痴迷看向自己的男子,递了过去:“擦擦吧。”
      
      围观的人群里有男子有不少,皆用羡慕的眼光投向地上的男子。
      
      而女子的目光则含了不少的愤恨与嫉妒。
      
      少女的声线软糯清脆,男子蓦然回神从地上战立起来。
      
      面色羞赫,手脚拘束紧张,不敢正视少女面具下,透亮清澈的眸子:“姑娘……鄙人这方冒……冒犯了。”
      
      手指紧紧攒握着身侧的衣裾,唯独不见动作,接过少言递给的鲛帕。
      
      瞧着对方拘谨的样子,心下无奈,再看他额首方才撞到的口子已经在殷红泛血,微有些骇目恐怖。
      
      不顾对方的动作,拉过正在搓弄衣摆的手掌,径直将鲛帕放在手里。
      
      转身离去。
      
      男子怔愣住了,手里握着少言给的鲛帕,而后一阵和煦春风拂过,视线里只有一抹月色百花裙角。
      
      回神追上,有些气喘吁吁:“姑娘,姑娘……”
      
      少言听到叫唤,扭头望去。
      
      是方才那个呆子,又有何事,这般耽搁下去,误了时辰被回去发现可就不好了。
      
      停步顿足,开口说:“你有何事?”
      
      “不知姑娘芳名,家住哪里涟漪想与姑娘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可否愿意。”
      
      耳畔一阵呱噪,少言黛眉微皱,已有不耐。
      
      但是狐狸面具遮掩,对方却不看它不见,仍在旁追问,等候着。
      
      “我不喜欢交朋友,还有别跟着我了。”
      
      话毕,正走。
      
      岂料这男子竟双臂挡开拦在少言面前:“姑娘留步。”
      
      少言心下微怒,抬手要将此人打飞,思虑到后续事端,报了人与和为贵的态度。
      
      手掌起势又放下。
      
      语气不耐:“说。”
      
      “姑娘是要去哪里吗瞧着姑娘的穿着打扮想来不是京都人吧,在下不才,如姑娘愿意,小生愿意帮姑娘指引道路,陪同左右。”
      
      少言一听心里有些乐了,这人竟是喜欢个倒贴的,果然美貌就是一个优势。
      
      横贯今古,芸芸众生。
      
      免俗之人,少之又少,想来也是一阵叹息。
      
      确实这有人的带路的情况下,这到达万玉阁便会快捷许多,也能少耽搁一些时辰。
      
      况且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自己也不是什么闺中女子,弱不禁风。
      
      “你名唤何方才风大我未曾听清,且再与我说一遍。”
      
      风大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过于牵强到旁人都可以看出来,但是这个拿着鲛帕面上痴笑着道了句:“小生名唤涟漪。”
      
      说完之后,便有些支支吾吾的看向了少言,但是后者却不疑有它。
      
      呢喃说了句:“涟漪——山影浅中留瓦砾,日光寒外送涟漪,道中了我喜欢的意境,是个好名字。”
      
      穆然抬头看向有些面色怔愣,颇有些被荡魂摄魄似的男子,笑了说:“不错。”
      
      观看他这面相,虽不及其身边出现的类人中龙凤,却是皓齿内鲜,明眸善睐,涟漪这名也起得甚和自己的心意。
      
      少女狐狸面具之下,睫羽弯弯,眸光亮亮,乌珠顾盼。
      
      一身月色百花裙,端看了一眼之下,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前无来人夸耀过自己的名字,身为男儿身,却有女儿名,提及名号多为逗趣取笑。
      
      山影浅中留瓦砾,日光寒外送涟漪。
      
      她真的与旁人有所不同。
      
      “发什么呆呢”少言久不听这人说话,心下余悸想起初来之时,春居也是如此。
      
      诚然,古人迂腐。
      
      涟漪回了神思,话语里含了喜色,问:“姑娘此番要去哪是古玩字画,还是绫罗玉阁……”
      
      “万玉阁,我呢要去万玉阁,劳烦尊座带一下路吧。”
      
      噪耳非凡,噪耳非凡,怎的就同意与着呆子一路了。
      
      “姑娘,这边来,京都呢八街九陌,软红乡土,您在这随个路人打听这天下第一阁万玉阁的名号自然是非常容易。”
      
      “但是这寻得路径却是不易呀,其中阡陌复杂,稍微不留神,就迷路了,这是丰和路,往这……”
      
      少言听着涟漪的讲解,心中默默记下了去往万玉阁的路径,方便下次取物之时能够顺畅无阻。
      
      约莫半柱香时辰,也亏得涟漪指点走了近道,省下了不少脚程,两人便来到这天下第一阁万玉阁。
      
      造名牌之钗玉,形神似与原形。
      
      坐落在月王朝京都西方的商街,占地广泛,丹楹刻桷,飞檐反宇,高出云表。
      
      万玉阁书写流云,三字不致蓬勃辉煌,到显有小家碧玉质感,少言说了句:“旁边人来人往,这里却是门庭清净。”
      
      涟漪瞧着少言观着三字发呆,贯如一路的派头解释说:“姑娘有所不知,这能进入万玉阁皆需要腰牌。”
      
      偏头疑惑问了去:“腰牌”
      
      “对啊,在阁中消费起十万两银,方可获有进去腰牌。”
      
      原来还是个高居消费者所地:“初次来的呢不让进”
      
      “登记名册,查看家中盘银。”
      
      “姑娘初来乍到,且莫慌,小生书济不才,家里唯有点腰缠,这领姑娘进入万玉阁并非什么难事。”
      
      语罢,面色浮上自来由的优越感。
      
      少言瞧了,心里一阵嗤笑,当真是个呆子。
      
      自己偷跑出来,识得自己的人几乎没有,只怕被人赶来出来。
      
      贸然去登记,实在不是什么良策,思虑片刻,瞅见旁边的男子。
      
      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涟漪,今日出行匆忙,并未携带银两,可否借我个方便。”
      
      “好说,好说。”
      
      涟漪早就等待少言开口,他方才说了万玉阁进入的规则,看了少言腰间只有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
      
      再观她敷了面具遮掩,心中料想定是那家闺小姐偷跑出来玩耍。
      
      古往今来,女子不都喜欢些珠宝玉器,首饰绫罗。
      
      所以当少言开了这口,他便欣喜应下。
      
      自掏出掏出一块精致印有单独玉字的玉佩,递给守在门口的壮实大汉。
      
      接过瞧了,单手作揖,语态恭敬:“两位请。”
      
      涟漪两手背后,信首阔步走进,少言蔓步跟在其后。
      
      柜中玉物陈列,展物更有其芳华与特点,瞧着罗布方式与正常的首饰铺,有同而有所不同。
      
      同,一样的珠玉步摇,发簪花钿,凤钗玉佩。
      
      不同,不过取材质地,这万玉阁垄断珠玉品牌市场,原料定是上了京都旁余铺子不止一个档次。
      
      两者无关其二,最重要的是工匠设计与打造手法。
      
      涟漪瞧着少言四处打量,低声问:“可有瞧得上的”
      
      “这万玉阁的工匠设计是谁可否引荐一二”少言观着一楼并未有柜台之类,便问了。
      
      答非所问的命题让涟漪,有些意外:“姑娘是想要打造首饰,可是这订做是需要排队的呀,况且这……”
      
      “这不是涟漪么?”一道慕然女声传来,刺耳之余,又透了些许熟悉。
      
      少言寻声抬眼望去,木质楼梯上走下来的两位容貌各有千秋的破瓜少女,身后跟了这万玉阁的店推销。
      
      身着岚媛蓝色水雾裙,风姿张扬,神色一贯的居高临下,目中无人的眼神。
      
      不是凤之舞还能有谁。
      
      她身旁立了一位翠绿莎纯裙女子,鹅蛋脸,袅袅婷婷的姿态,举手投足间的轻柔书卷气。
      
      月美人林常月。
      
      瞧着挽腕说笑的亲密姿态,她俩竟是闺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早点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