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夙趟身世

      白玉锦盒居多,其次为各式各类的锦盒,大小不一。
      
      纵观起来都不是一些凡品,在折射光线的照耀下显示的流光溢彩。
      
      少言素手捏起来一个由大大小小玛瑙,镶嵌的茶色鸳鸯戏荷纹的锦盒,瘪了嘴啧声说:“俗气。”
      
      问了一旁站立的春居;“这是谁送的?”
      
      春居拿过记着管家给整理出来的送礼人员,翻找着瞧了瞧;“禀王妃的话,这是六皇子所送。”
      
      “六皇子?是夙趟吗?不对呀,我都快搞蒙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你行礼之时明明说的是,三皇子,然后他自我介绍说的是,他是六皇子?”
      
      少言把玩着锦盒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疑惑问了这件事情。
      
      “回王妃的话,奴婢也不甚清楚其中的缘由,这是六皇子吩咐的,夙王底下的人都叫他三皇子。”
      
      “但是他在皇室的排行里,皇上给他的封号排六,这是天下皆知的事。”
      
      “嗯......”
      
      自此一听,少言脑中疑惑更甚,秉承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原则,再次开了口。
      
      “春居,依我所知道的事情,这皇上吧共有三个妃子,除去皇后娘娘,及箫妃娘娘,还有才进宫的月美人,就没有其她的妃子了。”
      
      “再言之,长渊生母乃是已经故去的纯妃娘娘,皇后娘娘呢只有争王爷一个独子,箫妃娘娘至今无所出,这刚刚进宫的月美人就更不用说,所以这个六皇子夙趟是哪位娘娘所出呀?”
      
      难不成还是私生子吗?
      
      不大可能呀,皇上和孙皇后及纯妃娘娘三人的感情已经无法插足,所有就只有一个可能。
      
      “王妃,这六皇子乃是皇上捡回来的。”春居压低了说话的声音。
      
      “捡回来的?”
      
      少言看了春居和夏居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越发感兴趣了。
      
      “怎么捡回来的?看来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呀,快与我说说。”
      
      不顾两人的神色,春居放下锦盒,一副好奇宝宝讨教学问的样子。
      
      两人瞧了左右,再观了四下无人的院子,向前进了一步,正欲开口。
      
      少言看两人一直站着,唯恐这说来话长,她俩腿麻腰酸,便指了指旁边的软杌,示意两人坐下。
      
      春居和夏居忙摆手摇头,就要拒绝,少言扬起细嫩天鹅颈上的下巴,出声威胁道:“坐下,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看着少言严肃的样子,夏居心下没了思量,抬眼瞧向比自己年岁大了些的春居,春居叹了口气,两人便挨着案桌沿坐下。
      
      少言满意的笑了,扯了春居的袖裾:“快些与我说说。”
      
      “是在纯妃娘娘逝故的同年里,皇上和凝妃娘娘去天国寺祈福时在路上捡到的弃婴,不知是谁家扔弃的。”
      
      “这为人父母的也是太狠心了,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子,不足半月便丢弃了,皇后娘娘心下怜悯,便求了皇上带回宫里,养在了身边。”
      
      两人说完,不听少言接话语,想来以为是王妃与王爷成亲之时,家中并无有尊位出席,戳中了她的伤心事。
      
      看了过去,少女思索凝神,一双细嫩的柔夷托住下巴,轻轻来回点着同样嫰白找不出一丝瑕疵的脸庞。
      
      长而卷密的睫羽,宛若一把扇子,时不时轻微扇着,眉眼流转,一双秋水含情瞳。
      
      为了打破这个‘王妃的忧伤’。
      
      夏居开口说道:“王妃如此貌美,王爷更是举世无双,将来王妃与王爷的孩子呢,倘若是个女孩必定会随着王妃冰雪聪明,仙姿玉貌,楚楚可人。”
      
      “如果是个男孩呢,肯定随着王爷能文能武,南征北战,文韬武略,也是仙人之姿。”
      
      春居也跟着打趣的心思,面含了笑容,嘻嘻说道。
      
      “是啊是啊,王爷和王妃所生,必定是人中龙凤,况且这王府也太冷清了,王妃快给我们增添一个小主子吧。”
      
      两人自顾说着,少言听了,脸上觉得燥热,整个人如玉的面庞散发着淡淡的粉色。
      
      想到两人早晨灼热的呼吸,唇齿之间的交缠。
      
      才刚刚成亲,况且两人连周公之礼都没有行过,生孩子还是以后再说吧,真的太早了。
      
      为了掩饰尴尬,摆了摆手,打着转移话题的幌子。
      
      开口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你们俩如何嘴这般能贫了,母爱这么泛滥,不如我给你们每人许个人家罢,到时候每人生一个,这王府不就热闹啦。”
      
      说着,少女一阵悦耳动听的笑声响起,引得春居和夏居两人面上臊的慌。
      
      纷纷嗲声嗔道:“王妃。” 
      
      “知道错了没,还敢打趣我找乐子,待我告诉长渊将你们纷纷许配了出去,看你们还说我。”
      
      “王妃,你好坏。”
      
      “好啦好啦,知道你们面皮薄。”
      
      停止了互怼,少言看着手上的这夙趟送的锦盒。
      
      拉开锁扣,打开盖子,瞧见一个通体透亮的玉簪子,成色是一种纯纯的绿色。
      
      抬起来透过阳光一看,绿到一种极致的亮色,便知这取材非常不易。
      
      这人呐,送礼品无非都是一些,步摇,簪子,手镯之类的各种贵重的首饰。
      
      为何就是没有人给送个厨子,最好是能做各类美食的厨子,如此顺意,再不济美食也不错。
      
      这些多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要来做什么。
      
      “好漂亮啊。”
      
      春居也瞧见了这喜人的绿色,少言听了,一个收手把簪子攥回了手心,看着春居羡慕的神色。
      
      下一个瞬间,就把簪子束进了她的发丝里,打量说道:“是挺漂亮的,嗯,不错,送你了。”
      
      春居面色一变,这王妃还真是什么都不在乎。
      
      抬手正要取下来,少言素手一指,怒目圆瞪道:“你试试。”
      
      只能做罢,心里却是淡淡的欣喜,这个簪子真的好漂亮啊。
      
      少言见她收下满意一笑,问向手里拿着账务单子的夏居,看着一堆锦盒,开口道:“这些都是哪些人送的,且念来我听听。”
      
      “王妃,这些都是由朝中大小官员送来的,分别记林宴将军的送子观音,凤戴丞相送的和田美玉,张熙风师长送的凤求凰画,还有争王爷送的玉如意,宫内司制司使送的榆木鱼,司……”
      
      “停!”
      
      一听到各司名称,少言顿觉头昏脑胀,抚了抚额头。
      
      打消了要听一遍的念头。
      
      春居示意,夏居便把账务单子收了起来,候问着:“王妃。”
      
      少言正色起:“春居,这些珠宝钗玉,字画古玩,你纷纷都给我收起来吧,账务单子一起收好。”
      
      对了,这京都城内可有打造首饰的地方。”
      
      “万玉阁,不止销售输送市场各种名钗步摇,更是有各类名贵的材料和最好的的工艺师傅。”
      
      “好的,快把这些收掇起来,我们待会出府。”
      
      “那奴婢去请示王爷。”起身欲走,正要出门,少言忙拽住欢腾的春居。
      
      “不行。”
      
      春居犯了难:“可是王爷说了,王妃不管去哪都要差人通禀。”
      
      “……”
      
      自己是要去准备一个惊喜,如此一来,还有惊喜可言吗。
      
      万一这说了出去,那王爷刚才处理完政务,跟了自己,此事如何能成。
      
      “那算罢,外头也热,品了三花卷,也得听了说书故事,最适合小憩一会。”
      
      伸了伸懒腰,佯装打了哈欠,有些蹒跚走向内室铜镜前。
      
      春居跟了进来,帮忙卸了束发的簪子,放散了青丝。
      
      “王爷的手法真是好呢。”
      
      瞧了一眼铜镜里早上男人给自己挽得发式,也是认同:“自然。”
      
      至少比身为女子的自己心灵手巧百倍有余。
      
      宽衣解带,换靴趿拖。
      
      片刻之后,春居替少言掩了掩衾被角,同夏居拾整了锦盒有序放到了每个收物的奁抽里。
      
      少言看着屏风后两人活动的身影,须臾之后听到吱呀的阖门声。
      
      空气一片寂静。
      
      少言从衾被里直起了身子,盘腿坐好,手心旋转,蓦然迸发出一股力量。
      
      一株雪莲静静的悬浮在她的掌中,正是林常月所赠那株。
      
      含苞待放,却欲放未放。
      
      空气中散发着一缕清幽香甜的味道,少女登时心满意足。
      
      另一掌施力,将力量源源不断的铸于雪莲,片刻过后,在法力的过渡下,雪莲变化着形成一流清泓。
      
      腾飞冲向少女的面门,而后不见。
      
      两指呈现端放于双膝之上,阖目凝神,体内术气得到雪莲的力量,正在飞速运转行至十二小周天。
      
      如果此刻有人进来,将会看到,一副淡然美人图。
      
      榻上少女通身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芒,一圈圈朝外渡去,整个人绝色至虚幻,不似人间之女。
      
      察觉到体内的气息愈发平稳,浑身的力量增强了许多,吐纳归气,少女睁眼。
      
      又阖目竖耳静听,指尖施法,挨至太阳穴道。
      
      所有的感官从逝居院内延伸出去,门外春居夏居正在守门等候。
      
      出了院门,回廊荷池,丫鬟端走,家仆随后,再穿直夙王书房,手札堆放整齐,熏炉檀香青烟萦绕。
      
      随至府内正厅,只见正在打扫擦拭桌椅的仆人,随后又绕了夙王府每个角落,神识视角飞回逝居院。
      
      倏然睁眼,柔夷放下。
      
      看来这长渊并不在府上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