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花雪月

      少言悠悠咽下嘴里的一口清凉,看向在逝居院里除春居外,不大喜欢说话的三人之一的夏居。
      
      “你们何且不知我独好这口甜的,竟帮着长渊欺负我了,哼。”
      
      说着,小嘴佯装生气的模样翘了起来,脑袋也偏朝一边去。
      
      “王妃,奴婢哪有啊这不是也怕您营养跟不上吗?”夏居整理锦盒头也未抬辩解说着着,独留春居在一旁掩唇吃吃笑去。
      
      王妃平日里脾气好得不像话,性格也温和,如果不是前两日才办了婚礼,春居常有一种这是自家服侍了很久的闺房小姐。
      
      “你们呀,一天竟是取笑我了,对了今日你们受到什么罚了”忽而想起,少言看着两人问。
      
      “回禀王妃的话,管家只是让我们誊抄三十遍王府的规矩,其它的未有处罚。”说起这个四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平日里犯了错的女婢,能让王爷开口放过的,少之又少,今日他们四人都只是被王爷赶去找管家领罚。
      
      本已经承受好了,轻则要被打几十个板子的心里准备,何曾料到竟然只是让誊抄三十遍府规,这简直太轻了,跟没罚一样。
      
      还是跟着王妃混比较有生命保障啊,只是,想到这春居心里有些堵塞,她向来把情绪挂在脸上,少言一瞧便问:“怎么了”
      
      “对了,怎的没有瞧见秋居和冬居她们难道她们被重罚了吗”不应该啊,这四人都是一样的,况且秋居和冬居两人年龄还是最小的两个。
      
      “怎的不说话”少言双手托着下巴,看着两人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更是着急了。
      
      难不成那两个丫头片子真被狠罚了。
      
      “哎呀,你们两个是要急死我吗”少言看着嚅声的两人,不作他想,径直从软杌上起身,打算自己去找夙野询问清楚,到底把她辆怎么了。
      
      “王妃,王妃,您别……”瞧着少言就要出去,春居和夏居急忙拦住了她的动作。
      
      “说呀。”
      
      少女一脸严肃,绝色的容颜上布满了焦灼,一双黛眉紧紧蹙着,眼里贯满了担忧。
      
      见到此,春居和夏居不约而同对视一眼,蓦然得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少言瞧着两人捧腹大笑,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来,这是发生了什么,谁能来告诉自己。
      
      “笑够没有”少言有些黑了脸,看着两人就差笑到地上打滚的样子,气愤得坐回了软杌。
      
      鼻息哼出一个单字音节:“哼。”
      
      不再瞧向捧腹的两人。
      
      春居和夏居笑够了之后,沉敛了气息,瞧着桌边少女偏着脑袋不说话的样子,对视一眼之后,打量着有些微恼的她,试探开口说。
      
      “王妃,你生气了吗”
      
      “那敢呀,哼。”
      
      两人听这语气放了松,没生气就好,春居矮下身子蹲在软杌前,看着少女偏头不理自己的样子,心里有些惭愧,眼神暗示给夏居。
      
      夏居接到了暗示,忙着手打开一个白玉锦盒,三花卷的香味立刻飘散了出来,弥漫在空气中。
      
      少女就像嗅到了鱼腥味的猫,寻找香味嗅去了过去,秀气的小鼻子一耸一耸的,看得春居夏居两人隐隐觉得好笑。
      
      却又不敢开口,生怕惊扰了少女把方才哄下去的性子又起来。
      
      王妃这性子也着实可人了。
      
      “好的,原谅你们了。”
      
      少言一把拿过装有三花卷的锦盒,捻起一块开心吃着,全然忘了自己方才还在生气。
      
      晃悠着小腿,束在青丝里的簪子有些松垮,整个人散发着明媚又阳光的气息,仿佛周遭的空气都灵动起来。
      
      “不过…你们还…还…是得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王妃小心着些。”春居忙拿过茶水给少女缓过气。
      
      “您可别咽着了,慢些吃,方才是奴婢不好,这便实话说来,秋居和冬居去帮着库房去清点明日归宁需要带的礼品,没出什么事。”
      
      “嗯…”
      
      少言听了担忧的事没有发生,便从鼻息里弹出了一个字符,顾自吃糕点去了,也不瞧俩人。
      
      半响,口里含了一口糕点含糊道:“她俩没事就好。”
      
      两人收拾着装满礼物的锦盒,仔细有序堆积着。
      
      才过了莫约半响,少言手中的三花卷便见了底,一只手里捏着最后一块糕点,另一只手伸向春居和夏居。
      
      “要点其它口味的,这也忒少了,下次多拿一点。”
      
      再次掂了掂手,须臾不见手上放有何物,抬头看着整理完毕的两人,张口问了。
      
      “怎的没有了嗯”
      
      再次掂了掂素白的小手,仍然不见两人有所动作,便自己探过身子去拿了桌上的锦盒。
      
      这三花卷今日实在不够吃的呀,这么少。
      
      拿过一个一模一样白玉的锦盒,少女欣喜打开,却发现了里面安静躺了一颗剔透雪亮的夜明珠。
      
      扔了白玉盒子,皱着小脸,不悦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这些大大小小的盒子里面已经没有甜点了。”
      
      春居慌忙拾起掉落在地的夜明珠,擦拭干净,心里一阵汗颜,这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世上只此一颗。
      
      在王妃眼里竟比不上一块三花卷,春居为自己跟了个败家主子摇了摇头。
      
      少言连着打开了很多的锦盒,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酥点,便趴在案桌上闷闷不乐开口道。
      
      “为何都是一些贵重的物件,没有我想要的三花卷”
      
      “王妃还知道这是贵重的物件奴婢瞧着您随手就给拂开的样子,可没有半点怜惜。”春居不由得开口反驳道,看着被翻乱的锦盒。
      
      “奴婢也同春居所想。”夏居捡起地上方才少言翻找糕点,折腾遗落在地上箫妃娘娘所送的,四只风花雪月的珠钗,小心翼翼放了回去。
      
      少言偏头瞧着,开口说:“这风花雪月正好四支。”
      
      “对啊王妃,这箫妃娘娘送的真漂亮呢,还是由天下第一阁万玉阁特别定制的,多少京都闺秀求都求不来。”
      
      少言双手交叠放在案桌上,脑袋搁浅在双手之上,看着春居和夏居理着被自己搞乱的礼品。
      
      蓦然正襟危坐起来,惊吓到整春居和夏居同时询问:“怎么了王妃,是饿了吗奴婢给您准备八宝膳羹。”
      
      一听到八宝膳羹又怏了下午,摸着腰间龙凤呈祥佩的麦穗,呢喃道:“我不喜欢喝粥,我想吃三花卷,玉莲酥。”
      
      “对了你们为什么把三花卷放在白玉锦盒里面,让我一阵欣喜,以为所有的白玉锦盒都是三花卷,结果不是。”
      
      瞧着少女掰着手指头一根一根数着,时不时闻了闻手上残留三花卷的味道,心下一叹,开口道。
      
      “王妃往后可不能再如此海吃酥点了,王爷颁布下了指令,逝居院膳食皆由一个主要负责营养搭配的掌勺负责。”
      
      夏居也忙着附和:“对啊王妃,这三花卷还是奴婢和春居姐姐偷偷带进来的,料想您喜欢,解解馋。”
      
      生怕了少言生气,春居关上装了夜明珠的锦盒,也随声说了:“王爷多疼王妃呀,京都多少女子都羡慕王妃了呢。”
      
      少言听了不由轻嗤笑道:“就你俩会说。”勾眼敲了桌上装着风花雪月的盒子,嘴里小声嘟囔着。
      
      “春居,夏居,秋居还有冬居你们一共四人,这珠钗呀也刚好有四只,风花雪月,你们顺序分了吧。”
      
      两人一听,双腿一软,惶恐跪到了地上,一人说:“王妃不可啊,奴婢下贱之身,岂配这娘娘赏赐之物。”
      
      “是啊,王妃。”另一人也悄悄跟着应了。
      
      少言一听,本就因为吃不到酥点而带了情绪的心情,此刻更是不爽,竟板着脸,沉声说道:“你们这是不听我的命令了。”
      
      三分的不寒而粟,跪地两人:“奴婢不敢。”
      
      算起来,这貌似第一次把王妃惹急了,这语气中带了寒意,竟与王爷允给人的压迫有何系出同脉的感觉。
      
      一时静默无语,空气寂静了片刻。
      
      少言扶额叹息,缓了声气道:“起来。”
      
      仍不见动作,看着年龄大不了自己多少的两人,少言有些惭愧,起身将两人扶了起来,语气彻底恢复一贯的软糯。
      
      仿佛含了糖似的:“起来,你们竟作一些惹我心疼之事。”
      
      “这钱财乃身外之物,况箫妃娘娘将此物送了我,便是我的。”
      
      “将她转赠给了你们四人,权当我给你们发放的新婚喜庆,图个兆头,也是我拥有的支配权。”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们需牢牢记下了,在我这里人不分高低贵贱,不允许你们妄自菲薄。”
      
      一阵急语之后,不望两人神色,口感舌燥的寻了茶饮,大口喝下,方觉舒畅,再看向两人神色感激似要哭泣的模样。
      
      忙开口制止:“收下收下,真要感谢我呀~多给我整点酥点吧~”
      
      “是。”
      
      春居夏居压下心中谢意,看着面前绝色的少女,越发觉得要好好侍奉她的念头,誓死追随。
      
      “对了,怎的这多的礼物,我记得只有皇后娘娘和箫妃娘娘送的呀”
      
      看着面前堆积成山的锦盒,少言疑惑问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困了……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朵娇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