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饕餮姑娘

      木楼梯末处的少女,一身月色百花裙,青丝半挽半披及腰处。
      
      面覆上狐狸面具,露出来的菱形的嘴唇线,忽阖忽开的睫羽,婉转流露出来的风情让人流连忘返。
      
      此人是不是在哪见过,为何如此熟悉。
      
      “表姐?”
      
      涟漪抬眼瞧见木制楼梯处的两人,面露了欣喜,心下愉快,扭头看过少言,开心道。
      
      “——额,对了,姑娘名唤?”
      
      方才只顾着与她介绍京都状况,心里承想她是哪家闺中小姐偷跑出来玩耍。
      
      不曾打探,问询其身份来历,所以也就忘记了问她叫什么名字。
      
      如今问了,应当也不会,显得自己有所唐突吧。
      
      少言低垂了螓首,整理了一番思绪。
      
      现时下的情况,只有涟漪一人的话对他坦白说了自己的身份,也无碍。
      
      但是瞧他与凤之舞的关系,似乎是外亲表系的关联。
      
      这引路相伴的时间,瞧着他的性格也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颇颇有些心思单纯。
      
      但这人心隔肚皮,路遥知马力,日久才能见人心。
      
      余光撇过楼上两人的越来越近的身影,开了口:“我名唤——饕餮。”
      
      饕餮?
      
      此言一出,听闻,涟漪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半刻。
      
      说个名字都犹豫半天,可见不是真名,况且这排的上名号的京中少女,也没听过哪家女子叫这方名讳?
      
      端看她这面相语态,樱桃小口,如花似月。
      
      风姿绰约,美撼凡尘。
      
      莫不是小字?
      
      “早上姑父差人来府上寻你,姑母与我母亲一起,寻你不见,有些气了,谁道在这撞见。”
      
      说着,原本对着凤涟漪的眼神,莞尔转向他身旁的少言,试探开口闻道:“这位是?”
      
      “早些时候出门,已经叮嘱过了下人,想来是没有通禀到父亲那里。”
      
      凤涟漪与凤之舞确实是表亲,凤涟漪的母亲与凤戴乃是血缘关系的姊妹。
      
      凤之舞前段时间沉迷于夙王娶亲的悲痛中不能拔身。
      
      其母丞相夫人蒋媛也是苦口婆心,多番劝导,她才终于有了些转向。
      
      今早便邀请了丈夫的直系姊妹,凤涟漪的母亲,一通在丞相府用早膳话些家常,两人与凤之舞说了体己慰问。
      
      直至正午,凤之舞提了精神,便邀约了闺中的密友也就是身旁的林常月,一同来逛游街市。
      
      讨些乐趣。
      
      临出门之时,姑父带了人来府中寻找姑母问她可见了涟漪,寻人不见,又怒不可竭,风风火火的出了丞相府去。
      
      “听这一说,到时候回去又得免不了一通挨训,也幸亏得在这里见到表姐,平日里少了遇见。”
      
      “今日必须算个缘分,天公给了涟漪薄面,表姐有何心喜的只管挑起,莫要担心怜惜涟漪的银子。”
      
      自家父亲的脾气秉性,凤涟漪自然十分清楚,平日里只要朝廷交给的事务处理完了,自己便是他第一个盯紧的对象。
      
      家中独子,男儿身责任重大,通篇道理,自幼如雷贯耳。
      
      什么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再或者男儿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每每听于此,也只能在心中感叹,面上谢过教诲,实话说来他不喜欢文臣武权。
      
      朝野之上,你来我往,尔虞我诈,阿谀奉承,伏低做小之人,实乃自己所不喜欢,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一生之愿,逍遥自在,能遨游于江湖,远离这些是非,携手自己心爱之人。
      
      思绪想着,眼神留在身高低于自己身旁的少言。
      
      “你怪会说了,出门之时,既然已经叮嘱了下人,想来姑父也不会怪你。”
      
      凤涟漪的性格,凤之舞是有所耳听见闻的。
      
      家中独子,却不学无术,染了纨绔习性,沉迷于烟花腌臜之地流连忘返。
      
      年华也快及弱冠,整日里也没见个正行,毫无建树。
      
      说起建树,想到自己心仪的那人,面若冠玉,风光霁月,遗憾的失之交臂。
      
      思及此,目光掠过少言,觉得这人与那勾引夙野的狐媚子,倒是如出一辙的。
      
      也心思自己方才觉得她有所熟悉,两人气息甚相像。
      
      自上而下的打量了少言通身,话却是对着凤涟漪说的:“况且出门在外哪有差小辈掏银子付钱的道理?”
      
      端着一副长辈教导小辈的样子,面色如常的骄傲和无人。
      
      察觉到凤之舞的目光,少言眼里划过不喜,唇线轻抿,不发一言。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她除了身影有些消瘦之外,真没看出来哪有改变了。
      
      凤涟漪瞧她这副自持凌人的模样,面上甚是不喜,心里做呕状,说的却是。
      
      “是是是,表姐说得涟漪自然明白,这不是怕了父亲的训斥,想让表姐帮衬帮衬,能说些好的,替涟漪免去一些责罚。”
      
      “表姐,表姐今日也是貌美如花,沉鱼落雁......”
      
      说着说着,竟然要去扯了凤之舞的衣裾,效仿女儿家撒娇求物之态。
      
      凤之舞甩袖,蹬步退让,凤涟漪拉了个空,他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脸色。
      
      察觉到气氛的尴尬,杵在一旁一直未曾开口的林常月,打了圆场。
      
      “好了,之舞莫要与涟漪闹了。”
      
      说了这些,又笑意盈盈看向凤涟漪,开了口继续言之:“你表姐与你说笑呢,表里情谊,岂能不有帮衬一说,她也是担心你。”
      
      “最近你表姐情绪不甚很好,口快了些,相信涟漪也是能够理解她的。”
      
      听了林常月这些回互其辞。
      
      巧弄其思的,倒是缓解了氛围。
      
      风涟漪顺了林常月递给的台阶,打着哈哈:“自然,自然。”
      
      少言心下思忖,这后宫新妃林常月,昨日进宫之时所见。
      
      还是一副思前虑后,做事小心翼翼,给人留了印象也是一副柔弱的样子。
      
      没想到另一个方面处事却圆滑通润,颇有些巧舌如簧。
      
      也不难怪,这在皇宫大闱,吃人不吐骨头之地,性格性格转化自如,又有何难疑。
      
      凤之舞面色也缓和了一些,虽略有嫌弃这凤涟漪的行事作风,但两家的和气母亲很在意,常常教导要友善往来,不能与之有所隔阂,伤了和气。
      
      若以后机会来袭,成功嫁入夙王府,那姑父一家就相当于自己的母家势力。
      
      思及此,她开了开口继续最开始的话题,问:“这位是?”
      
      随即众人的目光齐齐集结在少言身上。
      
      一时之间,目光如炬。
      
      想低调当个实在的透明人都不行。
      
      除却凤之舞和林常月的视线,方才跟在这二人后面的万玉阁店引荐,及兼推销。
      
      他衣着万玉阁标志的服饰,蔚蓝色的朱子宽衣,生有一副老实人的样子,眼里却泛着生意人常年辨析人的精光。
      
      目光毒辣如他,早就盯上少言这块‘肥羊’。
      
      瞧她衣服饰料皆是上品,面上的狐狸面具观了材质打招,也是少见的玉石材料,这些岂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
      
      最重要的是,方才在楼梯口瞧见的这少女身上佩戴的怀玉。
      
      那可是什么,龙凤雕刻的模样。
      
      用的起这雕刻配饰的肯定是宫中的贵人,亦或是天子或者皇后娘娘身边的人。
      
      能把这位的身份录入了阁中,让她成为这里的长期消费顾客,端看她的气质,佩戴上阁中饰物定是锦上添花。
      
      到时人人竞相购买,那自己未来的业绩,在阁中肯定能蒸蒸日上。
      
      风涟漪思虑了半响少言的名讳,如鱼在哽,咽了半天吐出几字:“我的朋友——饕餮。”
      
      这名字真的怪异。
      
      少言不理会,只瞧着外头日光西斜。
      
      出来已有几个时辰。
      
      旁人在场,也不好寻了工匠设计,表明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如今已探得万玉阁的路径,下次再来时也不用人牵引,况且还能够带足了银两,少了与凤涟漪的牵扯。
      
      他与凤之舞家族关系匪浅,日后也能节省不少麻烦。
      
      思来想了去,少言扯了扯身旁凤涟漪的衣摆,不等他疑惑,在他耳边拜了辞语,转身便出了万玉阁。
      
      凤涟漪也顾不得身旁的凤之舞与林常月,忙追赶了上去。
      
      “饕餮姑娘,等等我...等等我....哎……”
      
      少言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向外走去。
      
      风吹拂了她的身侧,贯穿过龙凤呈祥佩,发出轻微悦耳的声音。
      
      凤之舞在旁冷笑,凤涟漪的沉迷戏子美色。
      
      完全没有察觉到身旁林常月的面色骤变,唇色发白。
      
      她记得,昨日宫宴,夙王妃身上所环配的正是龙凤呈祥佩。
      
      所以,她是————
      
      凤涟漪终于在丰和街追上了少言,顾不上旁人的指指点点,一把攥住少言的袖子。
      
      察觉到对方的的脚步停下,后者终于挨不住,气喘吁吁的,双手杵着膝盖大口呼着气。
      
      “……饕…饕…饕餮…饕…姑…”
      
      这少女走路怎的这么快,自己已经很快奋力追赶。
      
      回复气息没多久,风涟漪迅速直起身子,也不擦拭冒着虚汗的额头,以及有些微乱的发丝。
      
      “饕餮姑娘,你不是说要寻工匠师父么,怎的突然就走了。”
      
      少言拧眉,看着风涟漪许久不语,动了动身子正要开口。
      
      “你……”
      
      岂料后者以为她又要走,忙拽住了她的皓腕。
      
      想到刚才的时速,现今体力不支,如何再能够追得上。
      
      “……”
      
      “放开!”无语忍耐。
      
      凤涟漪终于完全平稳了气息,下一刻正要说话,只感到一阵疾风掠过,浑身的防备都竖立了起来。
      
      后背被物什重重击中,胸腔震痛,一股闷气从胸口涌起,呕吐了满口的腥甜。
      
      天旋地转,双目缓缓阖上,倒地不醒人世。
      
      随着人群的惊呼尖叫,径相奔走,少言只觉自己落入一个怀抱。
      
      鼻端萦绕的是久违的龙涎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天一更~
    请不要放弃我。
    呜呜呜呜呜卑微作者在在线哭泣
    拖住天使石榴裙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卷耳 5个;寒江老叟、一朵娇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壹拾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