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王妃之位

      少女正在大快朵颐,安然享用美食期间,丝毫未闻门口婢女请安的声音,以及推开门扉的吱呀声。
      
      眼里只有面前形状精致可爱,味道又香香软软,甜甜糯糯的糕点。
      
      突觉一片阴影笼罩,疑惑抬首便见一抹修长的身影,迎光缓缓,足踏尘来。
      
      阳光勾勒了他的每一个轮廓,俊美绝伦,脸庞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却清冷异常。
      
      一双剑眉下是一对如同冰魄剔透的琥铂色双瞳,幽深神秘,充满了诱惑,让人经不住吸引,反复凝视就会缓缓沦陷下去。
      
      可是吸引少言的不是这张俊美异常的脸庞,而是这双既陌生又熟悉的瞳孔。
      
      记忆宛若开闸的洪浪,奔泄而来,一发不可收拾。
      
      “没事的,不痛。”
      
      黑夜笼罩的密林,风声呼啸,偶尔听闻盘旋高空的隼,发出鸣声。
      
      一个俊美的少年轻声安慰着被扑兽夹困住的幼狐,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眼里宛若揉碎的月河,令人心悸的柔软。
      
      直到幼狐盯着这双银眸,逐渐放松警惕,少年手上蓦然施力扳扯开扑兽夹,把幼狐受伤的爪子解救出来。
      
      仔细上好金疮药,轻柔包扎好,然后轻轻把幼狐放在地上。
      
      “走吧,别怕。”
      
      声音正处于变声阶段,稚嫩又有些沙哑的暗沉。
      
      幼狐回头看见的是,背着弓箭的少年,以及一双流光溢彩的琥珀色双瞳。
      
      渐行渐远,身影逐渐模糊……
      
      记忆里温暖的胸膛和温柔的语气,时间忽忽已经年过,但是依然在耳畔流转,越发清晰,不曾消饵。
      
      是他。
      
      一样的容色,是那个少年,堪比以前相较起来,这双依旧诱惑人的眼波里更多了沉稳内敛,但是也更令人想要探知里面的神秘。
      
      刚犹想刚穿越到狐狸身上时,因为饿极了,出来觅食却误入猎人布置的陷阱。
      
      失望身死之际,遇到了他。
      
      后来种种,只待自己修炼成功找人报恩,却不曾想遭遇变故。
      
      何曾料想竟在此遇见,根据春居所述,雷劫重生,如此算来,他一共救我两次了。
      
      少言盯着对方发呆时,夙野也正打量着少言。
      
      对面的少女,在自己进门之前,对外界不曾分神丝毫,但是抬首看向自己。
      
      不知为何,她宛若秋水的眼波里,从一开始的无关事外,变幻异常。
      
      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被自己荒缪的想法震惊到,有些啼笑皆非,她与自己不过几面之缘,从未有过接触,何来的熟悉
      
      抛去脑里异常的想法,纵观少女容貌,饶是阅美无数,已经产生审美疲劳的感官,此刻也被震惊到了。
      
      她一张精致的小脸,吹弹可破的肌肤,双眼莹润,浑然天成的清纯媚气结合,婉转千回。
      
      乌黑的青丝半挽半披,仅用一根簪子簪住,素手纤纤,不加任何饰物点缀,却莹嫰白皙,不足一握。
      
      澄清呆萌的双眼,茫然柔和,腮帮鼓鼓,整个人柔顺的就像幼时所救的小奶狐,软软的慵懒。
      
      为什么会这样想?但是心里总有讶意。
      
      春居福身行礼。
      
      “参见王爷。”
      
      类似早晨,半响未闻动静,便见面前的两人都互相在看着发呆,顿时有些惊异,又有些小窃喜。
      
      照此形式,看来过段时间王府要有喜事啊。
      
      看两人含情脉脉互看对方的眼神,王爷定是喜欢姑娘的,姑娘也定是喜欢自家王爷的,两人真是越看越登对。
      
      春居越想越觉得开心,也完全忘记此时气氛的微妙。
      
      直到门外传来一道爽朗的叫唤声。
      
      “三哥,来看小美人也不带上我!真不够意思,不说同你说好了吗,你岂能一人前来,真是贼心昭然若揭!”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其后,少言便见到一个摇着扇子的,未及弱冠的男人大踏步走了进来,步伐随急切却异常平稳,看来是个练家子。
      
      不同于身旁男子的俊美清冷,他的相貌十分秀丽,五官清秀带有一点俊俏,眉目分明,乍看上去阳光和熙。
      
      春居福身,开口请安道:“奴婢见过三皇子。”
      
      “免礼免礼。”
      
      男子随意摆了摆手。
      
      “春居,这是坎世给小美人开的调理滋补的药方,带下去熬制好了,用膳结束后服用。”
      
      春居听到指令,双手接过药方,便福身退下了,阖上了门扉。
      
      听他那话,疑惑小美人是谁?
      
      这里只有三个人,除却自己,二者皆为男子,是在说自己?
      
      “你是?”
      
      “哈哈,敢情三哥还没有给小美人做介绍啊。小美人我叫夙趟,是月王国的六皇子,在你旁边的是我三哥,月王国的夙王夙野。”
      
      夙趟张口便把自我介绍和他人介绍给做完了。
      
      居然如自己所料,刚刚小美人果然是自己,少言顿感脑袋上有一只乌鸦飞过,不知所云。
      
      “不要叫我小美人,我有名字的。”
      
      纠正还是要纠正的,做人最重要的必修课就是低调。
      
      “你叫什么,不过我觉得还是小美人适合你,多亲切,多亲密多…”
      
      少女只觉得耳边喧闹,宛若以前特别喜欢飞到自己狐狸洞,最是呱噪恼人的蜜蜂,又出现了。
      
      “打住!我叫少言,你叫我少言就好了。”
      
      没想到古代的皇子这么呱噪,这肯定不是一个娘生的。
      
      前者进来这么久一言未发,而后者……
      
      “不行,你且说说为何不让叫你小美人”夙趟不依不饶的追问,大有你不给我一个解释,便要放过此事的架势。
      
      少言一时无言,只得看着对方随着动作而扭动的身体,有些不忍直视。
      
      “夙趟!”
      
      一旁安静许久的夙野,厉声喝道。
      
      男子瞬间安静下来,少言目光看了过去,怎的忘了这茬,旁边还有人。
      
      看着夙趟冰冷的脸色,夙趟心想完了,三哥不会生气了吧,惨了,那自己不请自来就已经是死罪。
      
      “去书房等我。”
      
      闻言,眸光一亮,欣喜道:“是!三哥。”掀了眼皮,偷偷瞧着男子的神色,已然不见方才的冰霜,看样子没有生气。
      
      虽然不情愿但是却不敢忤逆夙野的意思,步伐磨蹭,少言眨了眨眼睛就缓缓出了房间,把房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诺大的空间,只剩两人。
      
      突然好安静,为了拯救尴尬的气氛,少言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拯救一下
      
      “你好…”
      
      “姑娘…”
      
      岂料男子也启唇,两人同时开口。
      
      这怎么更尴尬了。
      
      少言顿时噤声,该不会是想下逐客令,提醒自己没事就离开这儿吧?
      
      不,自己对这儿一点都不熟悉,况且,这重活一时,救命之恩必然要报,做人做大的原则,绝不欠人情。
      
      一定要想个办法,留下来才是。
      
      “姑娘先行言语罢。”
      
      夙野思量半刻,盯着面前的少女,说道。
      
      语气藏了些许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若是方才出去的男子在这里,只觉得素来清冷的男人撞邪了。
      
      “是你救了我么?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先找个开场白吧,并且必须要知道当日发生了何事。
      
      “是,落日之森,围猎之时本王追捕猎物,入林中深处,瞧见姑娘负伤在地,便带回府上救治。”
      
      看来,真的是他救了自己,报恩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近水楼台这种有利于报恩的天大优势,不好好利用起来简直暴敛天物。
      
      换言之,没有恢复法力的话找个大腿抱抱也是不错的。想个法子留下来才是主要的,想什么法子呢?
      
      有了!
      
      少女话锋一转,朱唇微嘟,小脸可怜兮兮,软着声气道。
      
      “承蒙王爷救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日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吩咐,只是初来京都,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在府上谋个职位?”
      
      “王府里职务并无空缺。”
      
      夙野不加思虑后,直言据实相告。
      
      少言一听,面色是真的跨了,这么不给面子的吗?恩公。
      
      男人想的却是,王府里多养个人无非就是多增添一具碗筷,况也不真的可能给少女安排什么职务。
      
      对方看起来,细皮嫩肉,十指不能沾阳春水。
      
      但是看到这张小脸,耷拉脑袋的样子,就很想逗逗她。
      
      “不过有一职位确实空缺很久,本王不知姑娘是否能…”
      
      夙野话音未落,就被打断少言急言打断。
      
      “能,能,我能的。少言发誓,王爷只管放心,少言工作认真,假以时日定能成为王爷的左膀右臂,绝不会拖王爷的后腿,影响王府中的工作效率。”
      
      只要能留下来,什么工作都可以。
      
      抛开有了栖身之所不说,恩公的颜值简直太养眼了吧,秒杀美丽故土的小鲜肉流量小生了。
      
      “姑娘此话当真?”
      
      “当真!”
      
      少言右手朝天竖起三指,欲比成发誓的手势,岂料手指不太灵活,蜷成一个爪子的形状却浑然不知。
      
      看着夙野琥珀色的眸子,逐渐眼神冒出迷妹的眼神。
      
      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嘴角转瞬即逝的上扬弧度。
      
      看到面前少女眸光只有自己的时候,夙野心里很愉悦,越发坚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既如此,那便差人准备了,挑个良辰吉日便把婚事办了。”
      
      “婚事?!”
      
      少言顿时笑容凝固在脸上,不知作何表示,一阵大风刮过带走了自己所有的听觉。
      
      慢慢慢,刚刚美男恩公说了啥?
      
      啥事?婚事?!
      
      婚事!
      
      为了确定自己不是出现幻听,少言不确定开口道。
      
      “婚事?我和你?”
      
      “姑娘可是不愿意,本王若未记错的话,就在姑娘说任何职位都能胜任,距离此刻不过一瞬。”
      
      “所有职位,那自当包括这王妃之位。”
      
      男人语气淡淡,也不慌张,慢慢开口循环善诱。
      
      腹黑本质,一览无遗。
      
      若此刻常年跟在夙野身边的九海看到此情此景,定会长啸。
      
      不食人间烟火的王爷?谁说的夙王爷不近女色的,眼瞎?。
      
      夙野言下之意仿佛在说,你刚刚才说的总不能下一刻立马反悔吧!
      
      当然,少言也意识到不能如此打自己的脸。
      
      可毕竟自己从未谈过恋爱,处过对象。从小乖乖宝宝一枚,认真学习十七载,终于考上心仪的大学。
      
      虽说命运多舛,一波多折。
      
      后来认真当狐千年载余,接触的男性一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而且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转念一想,或许高处不胜寒呢?
      
      恩公定是太优秀了,所以追求者甚多,想让自己帮他挡住桃花。
      
      夙野看着低头思考的少女,她不会不同意吧?
      
      或许是不是应该…
      
      “王妃还需亲得,主管财政。”
      
      你管钱。
      
      少女听闻,便只觉得天灵盖一通,瞬间双目清澈透亮,眉目弯弯,恰似春风袭来。
      
      见此反应,某个腹黑王爷只感内心压对了筹码,忍住了想要揉揉对方脑袋的冲动。
      
      心里雀跃,面上却一派往常的清冷。
      
      少言回想自己人生的两大理想:暴瘦和暴富。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这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日常吃穿,如此一来,应下了这门亲事,那以后自己就是随便花啦。
      
      生活在这个封建的动不动就要被砍脑袋,诛人九族的时代,有个王爷当靠山,自己就多一份护身牌,想想就觉得还是挺划算的。
      
      为了不让自己小算盘落空,急言问到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依我看…”
      
      “这择日不如撞日吧。”
      
      看着少女已然上钩,迫不急待的讨喜样子,夙野心里越发觉得愉悦。
      
      继续下套:“本王名唤夙野,字长渊,次序排三,双亲健在。”
      
      这是要交代家庭情况吗?
      
      “我叫少言,小名弯弯,家中…”
      
      “家中只有我一人。”
      
      提及家,仔细算算时间,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记忆里妈妈做的饭,一家人的欢声笑语…
      
      宛如隔世般久远…
      
      夙野闻言,便见面前的人儿耷拉着小脑袋眼角微红,心里顿觉得被紧紧攥住,一阵阵抽痛,不作他想,伸手环拥住少女。
      
      淡淡的山茶花味萦绕在鼻息,下巴轻蹭着怀中人的头顶,怀中温香软玉,怀抱收紧。
      
      一字一句正言。
      
      “至此,弯弯有长渊,若非生老病逝,定护弯弯一生无虞。”
      
      一生无虞。
      
      男子清冷的声线夹杂了暖暖的温意。
      
      除了自己的父母,好像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说过。
      
      这个怀抱真的好温暖啊
      
      暖到让人一辈子的苦难都可以被治愈,路途的险峻坎坷,奔波流离,无所可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确认眼神~你就是陈一原的人~
    在线求卖萌打滚求收藏啊~ヽ(○?3`)? 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