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夙王娶亲

      仲月伊始,微风虽然冷清,但是已经不再凛冽刺骨,温度里浅浅的温和。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春天的气息,丝丝云线,宛若半透明的帷幔遮掩着天空。
      
      丞相府门口,两尊石狮威立,红漆木门,牌匾高挂。
      
      一个头梳双吉髻,作丫鬟打扮的粉衣少女步伐急促,奔上石阶,踏过丞相府门,越过廊宇厢房,进楼阁小筑。
      
      “小姐,小姐,不好了,奴婢听说夙王殿下要娶亲了。”
      
      绿屏冲开房扉,气喘吁吁的大声叫唤,边奔里屋,对着花屏风幕后的妙曼人影。
      
      正在铜镜面前一手捏着半缕青丝,另手持梳篦,悠闲梳妆的女子焦急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夙王殿下怎会成亲,何处传来的谣言?”
      
      女子停下手上动作,开口喝声训斥粉衣丫鬟,神色却不见紧张。
      
      语毕,又继续对着铜镜拿起妆奁的两只珠花,对镜挨头比划着,哪一只更适合今天的淡绛纱衫。
      
      “殿下不近女色可是众人皆知之事,许是说书人为了赚些碎银,胡编乱造罢了。”
      
      “快帮本小姐瞧瞧,那只簪子更合时宜,珊瑚扁方素簪还是白玉压鬓簪?”
      
      看见全然女子不相信自己的话,绿屏内心焦虑,再次开口道:
      
      “千真万确啊小姐,奴婢辰时去万玉阁取您上元节需要进宫所用的珠玉玲珑簪,巧逢见夙王府管家和丫鬟正在购买大量首饰。”
      
      “奴婢心下疑惑,偷偷询问了万玉阁掌柜的,便听说了这是给夙王妃的彩礼筹备呢,奴婢想着需得赶紧将这个消息告知小姐,就赶脚紧程回了府上。”
      
      “小姐,现下可如何是好?”绿屏焦急询问道。
      
      小姐一直心仪夙王爷,且外界一直传言自家小姐和夙王爷乃是一对,郎才女貌,玉璧双人。
      
      夙王爷也没有明面表示,丞相府内也早把小姐当做未来夙王妃。
      
      如今听说王爷要娶亲,可是这个成亲对象却不是自家小姐,这这…可怎么回事?
      
      “绿屏,可曾听闻是哪家府第女子?”
      
      凤之舞面色笑容不复存在,目光覆上微怒,看向丫鬟绿屏发问。
      
      察觉到自家小姐面色凝重,绿屏小心回答着:
      
      “这个,奴婢并…未打听出来。”
      
      语气结巴,生怕下一秒女子的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
      
      绿屏心里发悸。
      
      “未曾听闻?”
      
      凤之舞疑惑道。
      
      莫不是谣言或者有什么误解,但即是夙王府中的人亲口说的,那出错的可能性就就会很小。
      
      莫不是……
      
      “爹爹下朝以后可回到家中了”
      
      “相爷下了朝议,自宫中回来,就进了书房,未曾出来过,小姐可是想向老爷询问殿下娶亲之事”
      
      “多嘴,随我去书房。”
      
      “诺。”
      
      绿屏顿时不再言语。
      
      凤之舞对镜整理了着装,出了闺房,绕过厅廊,带着丫鬟绿屏朝书房走去。
      
      书房门外的小厮见到凤之舞抬手揖礼,喊道:
      
      “小姐。”
      
      女子额首应着,登时抬步打算推门进入书房,顿时面前伸出一只手拦住房门,阻挡住了自己的动作。
      
      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的方才不见。
      
      心里只道是谁狗胆包天,敢拦自己的行处。
      
      抬眼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庞,整个人就像是一副械具。
      
      争王殿下的贴身随从,行端。
      
      可笑,在自己家还能被一个外人阻拦了。
      
      姿态昂首,气愤道:“不知此举”
      
      话未说完,下一秒被打断。
      
      “相爷与我家王爷正在商议要事,此刻不能给凤小姐让行,得罪了。”
      
      行端仿佛没有看到凤之舞的不满,不做任何退让。
      
      一手持剑,伸出径直拦住书房门口。
      
      凤之舞顿时心口火冒三丈,但碍于对方的身份,不便开口,暗中传递眼色给丫鬟绿屏。
      
      见到自家小姐被阻拦的绿屏,内心暗道这里可是相府,这个人摆哪门子的威风。
      
      接受到凤之舞的眼色之后张口就辱骂道:
      
      “你是哪儿来的杂碎,没见到我家小姐要见我家老爷吗,还不快快滚开。”
      
      蓦然间,只亮一分白光,行端的剑横在绿屏的脖颈旁,剑光凌厉。
      
      绿屏脸色发白,腿脚发软,慌忙看向凤之舞,呼救:“小姐,小姐救我。”
      
      这个蠢货。
      
      “绿屏鲁莽,心急之语还请见谅,可否看在之舞薄面,饶过绿屏一命。”凤之舞见此局势也只能软语。
      
      心中却自持凌高,不过是端王身边的一条狗罢了。
      
      美人示弱,姿态尽显,纤腰未若柳絮扶风,双眸流盼生光,楚楚可怜。
      
      委屈姿态让人只想让人拥到怀里,仔细呵护,寒虚问暖。
      
      可是行端目不斜视,不曾动作收剑,一言不发。
      
      双方僵持不下。
      
      “舞儿?”
      
      书房门突然打开,丞相凤戴和争王夙争走出来。
      
      “爹爹,之舞见过争王殿下。”
      
      见到自家父亲庄严宝相,精神矍铄的样子,放下心来。
      
      夙争见此,蹙了蹙英眉:“行端,把剑收起来,手下人不懂事,还请凤相和凤小姐见谅。”
      
      歉意开口道,但是神色却不见有所表示,一派客套。
      
      听到夙争的指令后,行端这才收剑,不见言语道歉,只面若瘫相,径直走到夙争身后,站定。
      
      形势虽尴尬,但是凤戴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还好未发生何事,时下情况,不宜与争王有任何的摩擦。
      
      随即恭维谄媚,伏低做小的姿态道:
      
      “王爷言重,府上礼数不周,下人不懂规矩,王爷海涵才是。”
      
      “王府中尚有事务需要本王回去处理,拜别凤相,凤小姐。”
      
      不理会凤戴的谄媚,寥寥几语,便带着转身行端离去,脚步生风。
      
      夙争走后,凤戴转回书房内,凤之舞跟在身后。
      
      凤戴坐上书房主位后,看向自己的女儿有些焦急的神色,开口道:
      
      “舞儿,说吧,找爹有何事?”
      
      端起茶杯啜了口水,等着凤之舞开口行下文。
      
      凤之舞思量片刻开口道:
      
      “不知父亲可曾听到风声,夙王殿下要娶亲的事情?”
      
      边说边观察凤戴的神色,这般安静,莫非父亲已经知晓。
      
      凤戴放下茶杯,看向凤之舞窥视的目光,慢慢开口道:
      
      “这件事情,为父知晓。”
      
      凤戴话语未落,凤之舞神色骤变,连声发问:
      
      “爹爹如何知道的,在什么时候?可否属实,夙王殿下要娶亲的人是谁?”
      
      爹爹果然知道,这人是谁竟然能得到夙王的青睐。
      
      不!夙王妃的位置只能是我的,只有我能配的上夙野。
      
      凤戴目光涉及到凤之舞紧紧撰握的双手,叹了一口气。
      
      夙王固然优秀,但终究不是良配啊。
      
      之舞自幼迷恋夙王,也终究怪自己疏于管教,平日娇生惯养,内人更是骄纵,仍由她迷恋夙王,更是按照什么夙王妃的标准培养。
      
      想来自己多说无益,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谁让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今日早朝,夙王向圣上请圣赐婚,具夙王殿下言下之意那女子不是府第千金,而是一个没有来历的女子,爹已经派人去追查了。”
      
      “没有来历的女子?”
      
      “是,过几日便是上元节,皇上宴邀群臣,特许携带女眷,此节会,另一层意思也是为众位王爷挑选王妃,况,陛下并未直接同意颁布夙王的请旨。”
      
      “特许上元节此女子进宫参加宴会面圣,舞儿可否着手,准备好了?”
      
      凤戴询问看着凤之舞,其后又言:
      
      “太后也会出席,舞儿表现出色,爹爹再提及夙王妃之人选,太后中肯,便可有胜算让圣上考虑。”
      
      提及上元节,凤之舞面露得意之色。
      
      “娘亲自幼教导,另外女儿早已准备妥当,爹爹尽可放心。”
      
      我的容貌,我的家世,我的才华…且让这个没有来历的女子如何能与我争,夙王妃的位置,只会是我,凤之舞的。
      
      “如此甚好。”
      
      京都,最大的酒楼膳美楼三楼雅间。
      
      少女盘膝坐于窗边,抬眼望去酒肆茶馆,林立徐徐,人来人往,竟相奔走,吃喝玩乐,好不热闹。
      
      少言托腮发呆,来这已经数日,从未出门过,自那日两人交换生辰八字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夙野。
      
      今日用过早膳,骗春居说自己想睡个回笼觉,方才能偷溜出来。
      
      也多亏得魂穿第二日,测试发现自己法术还在。
      
      凝神施展瞬移术,转眼便已经到达京都街道。
      
      换个路人脸庞,没办法自己的脸太招眼了。
      
      闲逛后,到了号称京都第一美食膳美楼寻些吃食。
      
      然后发呆,实在无趣,比自己修炼还无趣,偌大的京都也没有甚新鲜玩意儿。
      
      目光四处扫描,发现有几个少女打扮的人聚到胭脂水粉小摊前,绘声绘色正在讲些什么,一片笑语。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特别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怀春的心思最有意思了,不如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吧。
      
      打定主意便凝指施法,便听到粉衣少女对着蓝衣少女说:
      
      “涂上这个胭脂如何?我美吗?能不能比过夙王府里妄想做夙王妃的山野村姑美?”
      
      嗯?夙王府?夙王妃?夙王妃不出意外的话,不就是自己吗?村姑,所以也就是在说自己了?!
      
      岂有此理,竟敢说自己是村姑,瞎眼了吧。
      
      气不过自己被诋毁名声的少言,瞬移术来到粉衣少女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诸位在说谁妄想做夙王妃啊?村姑?能给我讲讲吗,听起来好像很有趣。”
      
      搞清楚状况再决定要不要搞事情。
      
      粉衣少女登时一愣,惊吓大声道:
      
      “你这人!”
      
      “方才来的,惊吓到你了,实在不好意思。”
      
      看着对方普通的面相,听到询问之事,随即开口解释道:
      
      “这事儿你都不知道?整个京都,都传遍了,夙王殿下前几日狩猎时救回一个女子,今日便向皇上请旨要娶她呢?”
      
      “你说说这山里的女子,不是山野村姑还能是什么,指不定还是个残破之身,夙王殿下可怜她,便收留了给个名分,听人传,夙王爷救她的时候可是衣衫褴褛,能有什么好事情。”
      
      蓝衣女子也紧跟着,接话道:
      
      “竟想不到我们月王朝的战神,第一美男子,学富五车,英勇无比的夙王殿下真的是宅心仁厚呢,真不愧是我的男神。”
      
      双手合十憧憬在胸前,双眼冒出红心,一副花痴模样。
      
      少言越听嘴角越发抽搐的厉害。
      
      特么的是谁在乱造谣,败坏姑奶奶的名声。
      
      山野村姑?开玩笑呢。
      
      英语六级,钢琴十级,芭蕾,爵士,古典……各种技能已经都是解锁的了。
      
      抓到是谁造的谣,你已经死了!!!立刻去世。
      
      “姑娘们,新出的上好胭脂赛之舞,抹上立刻赛过王朝第一美女凤之舞,要不要来一盒。”
      
      胭脂水粉的小贩,吆喝着叫卖手里的刚刚拿出来新胭脂。
      
      粉衣少女和蓝衣少女立刻每人买了一盒。
      
      少言不禁瞠目结舌,疑惑问道:“你们都不试试的吗?就这样直接买了?老板看来你这信誉不错啊。”
      
      小贩听到这话顿时眉开眼笑道:“那是,姑娘要不要也来一盒?抹上以后可是能胜过王朝第一美人呢。”边说边晃着手里的胭脂。
      
      王朝第一美人?
      
      不解道:
      
      “王朝第一美人?”
      
      看到少言疑惑的神色,胭脂小贩惊奇疑问道:
      
      “这都不知道,姑娘不是京都本地人吧?”
      
      “哈哈,老板真有眼力见,我是随朋友来京都游玩阅历,自是不大了解,能不能给我说说这王朝第一美人”
      
      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怎么会知道王朝第一美人是谁。
      
      “那我得和你科普一下,京都第一美人乃是当今丞相唯一的掌上明珠,凤之舞,那美貌可是天上的仙女来形容都不稀奇,虽说我一介平民,也没有真的见过,不过人人都这样传,那自然是真的。”
      
      胭脂小贩唾沫横飞的讲解着。生怕少言不信他,还使劲的拍了桌子一板子。
      
      “那还真的是很漂亮了哈。”
      
      少言尴尬应道。
      
      都没见过……
      
      三人成虎的情况可真的是有点玄乎,万一不好看呢。
      
      “要我说啊,这夙王殿下和凤小姐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可惜被一个山野村姑占了便宜,可惜,可惜。”
      
      “姑娘,来一盒胭脂吧这可是赛之舞,赛天仙啊…新品”
      
      惋惜的神色做罢,胭脂小贩一脸微商推荐产品的标准语态向少言推荐着自家胭脂。
      
      末了,少言干笑道:“呵呵呵,不用了老板。”
      
      你在面前说姑奶奶的坏话,还想劝买你的产品?
      
      猛然回想自己已经出来很长时间,漂过头了,万一被发现了,可就糟了。
      
      行至巷口无人处,瞬移术转换,已经回到夙王府逝居院内间。
      
      再一个抬腕转身,换回原来的绝美容颜,挣脱靴子,躺回床床榻上。
      
      开口唤道:“春居春居…”
      
      不一会,春居听到声响,走进来到榻边,看向星眼朦胧的少言道:
      
      “姑娘有何吩咐。”
      
      少言伪声开口询问道:“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小手扶住脑袋一副迷糊,佯装刚刚睡醒的样子。
      
      “姑娘已经歇息三个时辰了。”
      
      三个时辰,按照古代的时间算来,这是睡了六个小时?
      
      “那在我睡觉期间可有事发生?”
      
      “王爷有来过,告诉奴婢交代姑娘。若是醒了,便前往大厅一同用膳。”
      
      不过那是一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
      
      春居在内心咆哮:未来的王妃是真的能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课好多
    更新时间比较晚
    希望不要介意呀
    周末就好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