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渡劫成功

      昭节清晨,空气依稀可闻窗桕随风潜入的梅绽花香,柳枝正蒙青绿,暖气氲郁。
      
      融融朝曦洒向床榻如泼墨的青丝上,莹莹生光。
      
      床榻撇向外滑的被褥,丫鬟春居走入内间的一瞬间,入眼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不由自主的失神。
      
      榻上熟睡的女子,大半青丝遮住娇小的巴掌脸散漫开来,到达腰迹欲遮未遮。
      
      露出些许如同蛋剥般如雪的肌肤,晶莹剔透的双腿被仅留在榻上的半边玺被遮住,白嫩小脚被光线透过,如同玉盘般剔透,好看。
      
      “姑娘,该起床用膳了,您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
      
      丫鬟春居捡起掉落在地上一半被褥放回床榻,轻言叫唤着床上的人儿,手微微推着,略施了薄力。
      
      过了半响也未见塌上少女有所动静。
      
      忆起昨日,府里约莫掌灯时分,看见王爷围狩归来时,怀里竟抱着一个女子,府中上下只觉得面色皆罕。
      
      这王爷常年清冷矜贵,不近女色,这对于京都早就传遍了。
      
      况且,这突然抱个女子回来,还未曾假手于人,亲自抱进府内!
      
      更言之,还安置在逝居院,逝居院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未来王妃居住的地方。
      
      这能怠慢吗,自然是不能。
      
      可是这少女未免也太过能睡,现下都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还未曾醒过来,若非坎神医亲诊,说了并无大碍。
      
      否则现下还真担心是因为照顾不周,出了什么乱子。
      
      王爷走的时候交代了要仔细照顾着,绝不能出半分差池。
      
      再看了看床上的少女,呼吸平稳,一副熟睡的状态。
      
      春居掩了掩玺被角,随即起身悄步离开,踏出门阶,阖上门扉。
      
      “怎么样?醒了吗?”
      
      逝居院的另外三名丫鬟,夏居,秋居,冬居,立马围上前来,发声询问。
      
      看着三人的神色,后者摇了摇头。须臾,思量了片刻,春居出声交代。
      
      “秋居,冬居,你们先下去,随时候着膳食…”
      
      “拜见王爷”
      
      正欲交代事情,便见自家王爷,行步如风,迎面过来,四人随即行礼问安。
      
      半响,未闻回应,只听见门扉被推开的声音,再抬头时,王爷的贴身侍卫九海伫立在门口。
      
      内间榻边,银眸凝视,思绪复杂。
      
      男子坐在床榻边,看着这个粉琢玉雕正在沉睡的少女,陷入沉思。
      
      昨日围狩。
      
      与朝中大将,打赌涉猎数目,追捕狼王之时,误入林间深处。
      
      竟见一只世间几乎绝迹的赤月狐狸,再观天象,万里无云瞬间黑云密布,天雷轰顶,狂风呼啸,参天古树剧烈摇晃。
      
      一片黑暗中,赤月狐狸通体散发着莹莹的光华,狐瞳流转妖冶。
      
      手取弑均之箭,欲断其路,将其活捉。
      
      岂料一箭射发之后,在千钧一发之际,箭竟被从天而降的狂雷,相击弹飞。
      
      内心惊讶,自己灌输以不少的内力助功,弑均力量翻倍,怎会失误?
      
      这弑均箭,乃世间第一兵器大师尾水和世间第一巫师尾火共同铸造,可捣城毁千军,普通天雷根本不能阻挡,更况与之相狙击。
      
      疑问盘旋,决定下马上前查看一番,绕过参天古木,遂见树丛后。
      
      忽见一天人之姿的白衣少女,面色苍白,宛无生气般躺在地上,而弑均箭在旁,箭头插入泥土之中,箭尾还在微微晃动。
      
      思忖片刻,将少女带回来医治。
      
      闭眼凝思过后,鹰隼般的银眸刹间睁开,起身欲走,却又停住,再看向少女正在熟睡如玉的脸庞,而后启步出了内间。
      
      步至门外,九海阖上门扉,跟在后边,便听男子出声吩咐。
      
      “仔细照看。”
      
      “诺。”
      
      春居,夏居,秋居,冬居低声应后,恭送男子离开。
      
      梦境重叠反复,场景来回变化。
      
      繁华的都市,恐怖的天雷,森林,飞驰而来的箭,画面不断在脑海里交织……
      
      床上的少女突然从床上坐起,眉头紧锁,双眼紧闭,手轻拍脑袋,片刻之后倏然睁开。
      
      触目景象,陌生异常。
      
      不是在落日之森躲避天雷吗?雷劫已经度过了吗。
      
      淡淡的檀木香环绕着鼻腔,镂空的雕花窗桕斑斑点点的阳光射入进来,柔柔铺在房间内。
      
      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雕大床,身上是一床玺被,侧过身所观之物,铜镜,陈设之物极尽奢华。
      
      目光来回,仔细打量着周围,显然这里不是自己修炼的狐狸洞。
      
      人形存态,观此,必定是雷劫已经渡过,既然已经渡过。为何没有回去,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瞧这布局,看起来更像是古人的居所,但却也不像是女子的闺房。
      
      所以还是没有回去该去的地方,这是又穿越啦。
      
      为什么说又呢?
      
      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折算下来,生逢才几何,命运却一波多舛。
      
      回想自己本是S市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祖国柔嫩的莘莘学子。因为下晚自习后正在回寝室的路上跑的太快,不慎踩到一颗珠子,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狐狸。
      
      好不容易得到游历世间的得道高人点化,修炼千年历经天雷劫方可重回21世纪,这雷劫是渡过了,却是没有回去。
      
      抚额叹息过后,再如何,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再次魂穿这个事实。
      
      准确来说,是被雷劈至魂移,到了一具不知名的身体上。
      
      起身下地,费劲趿了鞋,努力适应着站立的走路姿势。
      
      这做狐做久了,路都不大会走了,要想不被人察觉出异常还是需得快快适应。
      
      手脚并扶,龟速慢移到梳妆台铜镜前,扶住妆奁台,避免堪堪步伐。
      
      抬首,饶是以前生活在化妆堪比整容技术的时代,也被铜镜里完美的脸庞惊呆了。
      
      晶莹若雪的小脸,剔透动人。白皙的能透出水来,白玉般泛着莹莹光华。
      
      一双大眼清澈透亮,妩媚生情,俏丽的鼻子上点缀一颗小痣,樱桃小嘴。两绺碎发垂在耳边,衬得小巧玲珑的耳朵如白玉雕刻的一般,脖子如同凝脂般雪白细腻。
      
      标准的美人,还是未施粉黛,似乎这没能穿回去的失落被瞬间治愈了些许。
      
      不知道法力还存否,这千年来苦苦修行的,照此不明情况的形式下,有些保障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刚要凝指法试试,准备给自己换个装扮妆束一下,突然被突然的叫喊给阻止了行动。
      
      默不作声,佯装方才之事,四目相对。
      
      “姑娘,您醒了!”
      
      听到动静的春居推开门走进来,把端着的糕点放在外间桌上,步伐极其快速,走进内间,扶住虚弱的少言
      
      “姑娘可有不适?”
      
      瞧着少女望着怔愣,发声仔细询问着。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少言呆茫盯着对面双环髻,面容清秀的绿衣女子。
      
      随即转念一想,旁边未有其人,那定然是在与自己交谈了。
      
      暗叹睡久了,脑袋运转呆滞,智商有所下跌啊。
      
      往日常常偷偷跑出狐狸洞的时候,都是狐狸形态,仔细算来自己已经千年未与人进行交谈,现下到颇有些紧张。
      
      而春居则被这个软糯的声音晃了一会神,王爷带回来的姑娘不止人长得美若天仙,声音也这么好听啊。
      
      软糯甜腻,清新不嗲。
      
      少言许久未听见春居说话,反倒是看着自己发呆。
      
      有些灼虑,莫不是说错什么或者是刚刚施法被发现了,但是自己还未变幻啊。
      
      “怎么了?”
      
      素白的柔夷在绿衣少女眼前晃了晃,春居方回过神来。
      
      “姑娘语句实在在太具有声韵,奴婢粗鄙,冒犯了姑娘,敬请姑娘原谅。”
      
      边说便跪到在地上赔罪,自己如此失仪,不知道少女可否会怪罪。
      
      想到王爷面色清冷,私下却也是个阴沉狠厉的主。
      
      若被王爷知道了,那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快起来,你们古人都这般喜欢跪人,果然诚如电视剧所演。”
      
      吐槽片刻,就迅速把跪地的春居扶起来。
      
      还好快速适应了一下站立,不然她这突然下跪的猛劲,自己也被惯劲带倒下了。
      
      “谢谢姑娘。”
      
      春居听少言语气轻松,不见怪罪语态。顿时心里松下一口气,也就没有细想少言的怪语。
      
      “请问,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吗?”
      
      “朝代?”
      
      春居疑惑的看向少言。
      
      奈何一眼再次愣神,真的是太漂亮了,就算号称月王朝第一美人丞相之女凤之舞在此,相比之下也黯然失色。
      
      少言不知道春居内心所想,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为何一直纵目观着自己,不曾言语。
      
      难不成古人是真的迂腐?
      
      少言再次把手伸到春居眼前晃了晃。
      
      “奴婢该死。”
      
      再次跪下,面露惊恐,今日自己为何一再出错。
      
      少言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之后,再次费力把人扶起来,动作久了,有些发麻,这手用起来真是不甚习惯。
      
      再看看面前的绿衣少女,也是这般动不动就跪的么,诚然迂腐。
      
      唉,跪来跪去的,万一自己折寿怎么办,虽然已经活了上千年,但是也很害怕折寿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唤春居。”
      
      “春居姐姐,以后你不要随便下跪好吗。”少言摇头无奈开口道。
      
      “奴婢下贱之身,惶恐之至,岂能与姑娘姐妹相称?不可失了礼数。”
      
      话音未落就要下跪,少言急忙将人半道搀住。
      
      “不准跪,别人面前我不管,你在我面前就不准跪,你再跪我会揍你了!”
      
      少女娇嫩的脸庞配上软软的声调,说出令人毫无威慑的语句,故作正经的语调,只让人觉得一阵阵暖意在心里流转。
      
      “诺。”
      
      春居遮掩下心中思绪,低声回应。
      
      “这样就乖了嘛~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站立许久有些体乏,少言借力扶住春居躺回塌上,费劲盘腿,直立好小身板,开口继续询问。
      
      “春居,你还没有回答我现下是什么朝代呢”
      
      “回姑娘的话,玄冥大陆一共分为四个大国,分别为风王国、花王国、雪王国、月王国和边境番邦小国,姑娘身处月王国也称月王朝,夙王府。”
      
      四国朝分风花雪月,意境倒是不错,夙王府,印象里没有这号地方。
      
      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难道是被天雷劈到了这里?!不对啊明明是在落日之森。
      
      “姑娘,姑娘?”
      
      “啊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
      
      少言刚想接着询问清楚,再多打探些情况,抬眼便见春居脸色严肃。
      
      心下一顿,方才发呆,对方不会以为自己没有认真听吧。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听你讲话的,我只是在想事情入了迷。”
      
      少言低声道歉,小脸几乎全部埋进玺被里,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毛茸茸的头顶,无辜的盯着春居。
      
      乍一看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奶狐。
      
      在还没有确定自己体内有没有失去法力的情况下,完全不能,不,是不敢随便惹恼任何人。
      
      特别是书上说的,为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况且在自己的记忆里,历史上根本没有这个王朝,想当年自己的历史学科还能算上颇有研究。
      
      这穿到了一个架空王朝,人生地不熟,任何史剧无法考证。
      
      闻言,春居面色和缓,接着道。
      
      “奴婢对于姑娘的来历也不甚清楚,不过昨日乃是月王国的骑射日,皇上举行围狩。
      
      奴婢只知姑娘是王爷前日申时从围狩场抱回来的,具体情况,姑娘可以询问王爷。”
      
      前日是渡雷劫的日子。
      
      王爷,印象里没有也这号人物。
      
      “围狩场在什么地方?”少言语态急切。
      
      “落日之森,那里是整个月王国最大的森林,动物物种繁多,皇上每年举行围狩,都是在落日之森。”
      
      “咕噜噜…”
      
      一阵不适时宜的响声,少言顿觉有些尴尬。
      
      “姑娘休息时间过长,此时必是极饿,都怪奴婢疏忽。”
      
      话语刚落,连忙侍候少言下榻梳洗,朝外喊到,秋居,夏居,冬居推门鱼贯而入,将膳食侯上案桌。
      
      少言长时间未进食,此刻只觉腹中空虚,浑身瘫软无力。
      
      自己也不会使用古人的物件,也便仍由春居捣鼓去了。
      
      先行梳妆,搞清楚状况,再伺机行事。
      
      半个时辰,约摸两柱香时间。
      
      睁眼只见铜镜面里的妙人儿,一半青丝轻轻绾起松松的云髻仅用白玉压鬓簪簪住,一半垂至腰迹。
      
      白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纤腰不住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
      
      大大的琉璃眼睛闪闪发亮如同黑曜石般的瞬逝殊离,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倾国倾城,飘然若仙。
      
      “姑娘是奴婢见过最好看之人。”
      
      春居看着少女,由心而发感慨,吐露心声道。
      
      少言闻言失笑:“那真是缪赞啦。”
      
      普天之下,美女众多,自己虽算是有些姿色,却何敢称霸。
      
      少女笑声清朗,悦耳动听,一口软软的糯米牙,令人见了不由得也随之心情舒展。
      
      少言“虚弱”搀扶着春居走出内间,顿时被桌上精致的糕点,瞬间双眼倏然充满光亮,满载星辉。
      
      速行至桌前坐下,五指并用抓起一块糕点然后大口品尝。
      
      真的是太美味了。
      
      好吃到哭泣,多久没有吃到像样的食物了 。
      
      以前当狐狸修炼之,完全不敢出现到人多的地方。
      
      更别提集市餐馆酒楼了,深山涧林,只能饱一餐饿一餐,想想便觉失落。
      
      少言嘴里塞满了糕点,鼓着腮帮子,也不理会身边人惊恐的模样,自顾含糊开口道。
      
      “你接着说。”
      
      春居看着少言狼吞虎咽的样子,只觉瞠目结舌,这姑娘也真是性情豪放,耿直。
      
      看样子真的是饿坏了,才这般豪爽。
      
      调整好思绪,正打算继续说,便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
      
      “参见王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文文求收藏啊~
    收藏的小天使都暴瘦十斤~
    嘻嘻嘻
    书中所有的诗词都来自于百度百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