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宦官王单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器具撞击地面发出的声音,引得树上飞鸟竟相遁走。
      
      此刻的凌云殿中,匍匐跪倒了一地的宫女,皆在小声啜泣着,其中一名与旁宫女不同的服饰的,俨然是一等宫女服饰的黄衣宫女,相较之下,更显得狼狈不堪。
      
      被滚烫茶水浸湿的衣襟,还在冒着氤氲,上面沾染了些许茶叶浮渣。
      
      俯伏在腿背上的手背一片通红,正在微微颤抖蜷缩着,滴水的发丝遮住了些许脸上的神色,露出来的肌肤也是一片通红。
      
      “哭嚎什么,贱.蹄子,你们都是在替本宫哭悲么”
      
      箫妃看到此景,怒不可竭,火冒三丈,抓起桌案上方才未拂下去存留的杯盖,用力砸向跪倒大片的宫女的集群中。
      
      大声呵斥着,却丝毫不觉得解气。涂满千层红寇丹,烛光下珠圆玉润的指甲,在上好的贵妃椅子用力抓出一条条的痕迹。
      
      怒火中烧的情绪,大口喘着气,提脚重重踢在离自己最近的宫女身上,发泄着身上的怒火。
      
      “贱婢,都给本宫去死罢。”
      
      被踢翻在地的宫女,冷汗湿背,肩膀一阵麻木,却顾不上疼痛,匍匐片刻。在地上缓爬片刻直起身子跪好。
      
      低眉顺眼,鞠躬屈膝的卑微样式。
      
      箫舒霜瞧见了,心中冷笑果然是天生贱骨头,都是一群泥猪疥狗。
      
      片刻,从胸口长吁出一口气,而后冷漠道。
      
      “都给本宫滚下去,婷宜留下。”
      
      话语刚落,一干宫女面面相觑,皆心下松了口气,跪地开始着手清理着,华贵纸蔚上的杯盏渣碎。
      
      清理期间,窥瞧向方才被整个茶壶砸中仍跪保持着跪姿的黄衣宫女,心下同情,心生悲悯后,又各觉心哀。
      
      这箫妃娘娘,自入宫以来便不得皇上宠爱,私底下脾气更是嚣张跋扈的主。
      
      特别喜欢使性谤气,稍微有一事不顺心意便直眉瞪眼,打瓮墩盆,这凌云殿每月向司物司,领取家什补添总跑的最是勤快的。
      
      心上虽这样想着,手上动作去快速收拾完毕,施礼低头退下,步履匆匆,对刚才发生之事仍心有余悸,生怕再次飞来横祸。
      
      箫舒霜起身拂了拂裙裾,伸出左手素白的柔夷,拂去上边方才盛怒之下,抓挠贵妃椅上所存的微许浮沫,仔细观赏着昨日,涂沫的千层红的蔻丹。
      
      许是觉得不够满意,悠悠踱步进到内殿,走了几步,行至一半脚程,停住,开口道。
      
      “跟进来吧。”
      
      然后自顾走了进去。
      
      待女子走后,黄衣宫女攀扶着地板,手脚并用爬了起来。手杵着膝盖,捶了捶跪了太久有些麻木肿痛的腿,再揉了揉被茶水洗濯过的脸庞。
      
      已经被过殿轻风吹干了,有些紧绷和浮肿,万幸的是没有起水泡,刚要说话便扯动着疼。
      
      一时之间,更是厌恶脾气乖张,喜怒不定的箫妃。
      
      咽下心中的苦水,走进内殿,便瞧见安然躺在绒毛软榻上的箫妃,拿着明矾蘸了蘸千层红花汁,仔细涂抹着指甲上的蔻丹。
      
      婷宜跪直榻旁,低着脑袋,忍住说话便疼痛的脸庞,卑微的低低说道。
      
      “奴婢有错,请娘娘责罚,但切莫因为奴婢气坏了身子。”
      
      箫舒霜闻声顿了顿,瞥眼瞧着跪在旁边低眉顺眼的黄衣宫女,又继续蘸了蘸身旁妆奁上千层红的花汁,仔细上着蔻丹,佯装疑问开口道。
      
      “哦?有错?错在哪了?本宫为何不曾知晓,你有何错,且说来与本宫听听。”
      
      “奴婢错在不该把今日月美人有礼可送的消息传误,请娘娘责罚。”
      
      说完双手交叠于额首,整个人匍匐下去。
      
      箫舒霜一听,动作温柔拿起装有千层红的小蝶子,掂量一下。
      
      随即,目光一凛,猛的砸向地上,碟子应声而碎,婷宜匍匐在地上单薄身子抖了抖,内心忐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抬起头来,且让本宫仔细瞧瞧婷宜的样子。”
      
      黄衣宫女慢慢直立起身子,目光怯怯看向面前容衣华服,浓妆艳抹,面容精致的女子。
      
      此刻在自己眼中,却宛若一条淬毒的吐着蛇信子的美人蛇。
      
      狼顾鸢视。
      
      内心冷意涔涔,手掌中央慢慢溢出汗水。
      
      箫舒霜细长的手指捏住婷宜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啧啧道。
      
      “瞧瞧这面色红润,鼻若悬胆,柳黛烟眉,藏娇小嘴,再看看这娇柔身段,也到是个能激起男人怜惜的,本宫依稀记得婷宜今年已至破瓜,是么”
      
      朱唇红口,勾起一个极其妩媚的笑容,令人荡漾,说出来的话却令跪着的宫女,几欲慌恐哭了出来,眸含水光,欲坠,声线颤抖。
      
      “…是…”
      
      “那便能许个人家了,这王公公刚刚与本宫请了辞,不日便回乡土。
      
      王单处宫在职多年,月银不低,赏赐更是得了不少,到算是个家底深厚。
      
      本宫将你许给王公公,跟着他也算能个享福的命格。如此,明日你拾掇拾掇行装,去罢。”
      
      说罢,捏着婷宜下巴的指腹逐渐用力,指甲掐进少女皙的肌肤里,尚未干透的千层红的汁料,沾染了上去。
      
      话语刚落,跪在地上的宫女直起身子,立刻声泪俱下,泪珠滚落,掺和着红色的千层红汁料,双手扯住箫舒霜的袖口,宛若频临干涸的鱼,拼命摇着头,大声绝望道。
      
      “娘娘,您饶过奴婢这次吧,奴婢日后必定尽心做好您交代的每一件事情,况且人生百年,孰能无过啊,娘娘,您饶过奴婢吧,娘娘…”
      
      这王公公,原名王单,年近致事,尖嘴猴腮,长相极其丑陋,手段又极其残忍。
      
      床笫之上还喜欢玩些有特殊的癖好,平日背地里,没少玩弄糟蹋年轻漂亮的宫女。各宫犯了大错被赏赐给他的与之对食的宫女,皆活不过多久,便消香玉陨。
      
      上个月,宫人从他房里抬出来的别殿犯错被扁谴的宫女,脸上的皮肉腐烂,春荣双峰被生生咬下一只,全身无一处完好,皆是齿痕交布,青紫恐人。
      
      箫舒霜从软榻起身下榻,趿了双鞋,缓缓蹲在婷宜面前,看向女子泪痕遍布的面容,手温柔的将对方糟乱的绒丝别至耳后。
      
      倾身俯耳语。
      
      “孰能无过,婷宜终究还是太过于年轻了,在本宫的凌云殿里,行错一步路,言错一句语,都是死罪。
      
      但是谁让本宫平日里赏识你呢,这就给了你机会,让你早早许个郎君,不好么。”
      
      无视面前少女越发苍白的脸色,覆手轻拍,逐渐加重,清晰可听,最后一个响亮的巴掌,婷宜的身子偏到在地,迅速浮肿,嘴角含血。
      
      而后瘫痪在地,再未挣扎起身,黑色的眸子惨淡无光,宛若已死之人。
      
      绝望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牋费泪行。
      
      箫舒霜起身,拿过丝帕仔细拭净手指,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然后丢落在地,睥睨一眼地上的女子,冷笑出了内殿。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夜深霜露重,风拂树婆娑,虫鸣声深浅,月色照长阶。
      
      宫女手里端托着银盘,盘里是一把添香的,细长的银柄以及安神入睡的凝神香。
      
      林常月身体福安,尚未入宫之前向来是用不上这帮助睡眠的凝神香的,谁知至入宫后常常梦魇,半夜惊醒,便寻了宫女去皇后那里求得了请示,找太医配制了这味香。
      
      逸安殿外半夜守夜的宫女,常会每隔一个时辰便会进殿中去添一次香,帮助林常月入睡。
      
      刚绕过梨花屏风畔,遂见到榻上做起的人影,徒然惊吓到,手中的端盘落地,凝神香撒了一地,添香的宫女跪在地上,惶恐开口。
      
      “奴婢不知娘娘还没安寝,望娘娘恕罪。”
      
      林常月捏了捏肿痛的眉心,开口道:“起来吧,把灯掌上。”
      
      宫女谢恩起身,掏出火折子点上烛火,殿内光线逐渐增强,渐渐明朗。
      
      挡了挡不适应光线的眼睛,林常月掀开锦衾起身,趿了双软拖,行至屏风畔蹲下,正欲帮忙,却被宫女制止,拦住手上动作。
      
      允云发声规劝:“娘娘不可,奴婢收拾就好。”
      
      允云瞧着这个年纪和自己一般大小,前两日刚刚入主逸安殿的月美人。
      
      一身锦白衾衣,肩若削成,巴掌小脸,睡眼惺忪,青丝微乱,如墨般披散至腰间,些许随着动作滑挨至藕臂旁。
      
      不甚清楚脾气秉性,瞧着容貌倒是有些温婉而贞静,期愿别像凌云殿的那位主便是上苍庇佑。
      
      “允云,我没有唤错罢。”
      
      林常月倏然发声,思绪有些涣散的允云,连忙凝聚神思,回。
      
      “娘娘没有唤错。”
      
      “你为何如此怕我”方才没有听错的话,只是被自己吓到,掉落了香料而已,何来饶命如此一说未免有些过于言重。
      
      难道自己看起来如此不好相处么。
      
      “这……”语句结巴,神色迟疑。
      
      “但说无妨。”
      
      左右瞧着月美人也是不像是枭心鹤貌之人,允云思忖片刻,便娓娓开口。
      
      “今日凌云殿内有个宫女不知犯了何事,被箫妃娘娘赐给了刚请辞退返乡的王公公,对食。”
      
      这王公公在闺中之时,领太后懿旨,到家中访过一次父亲。当日母亲将自己禁于房中,不准出房门半步。
      
      再一打听,原是这王公公喜娈童,好年轻女子,如若看上必定施法子抢到手,母亲为护自己安危,且行如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早点睡
    头句成语出自百度百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