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梨香木床

      瞧着允云收拾的动作,林常月思忖半响,而后直立起身子,低低开口说道。
      
      “你也不必如此怕我,我断然不会同箫妃,行事这般残忍,明日起…”话语顿了顿,又继续说。
      
      “这凝神香也不用再点上了,换成日常所用的香即可。”
      
      再看了看摇曳的烛火,在漆黑的殿夜里,越发显得明亮。
      
      “夜深露越发重了,吩咐下去,外面就不必守了,回去睡罢。”
      
      允云听着,心中略有感涕,怀秉谢意回答道。
      
      “诺。”
      
      收拾好泼洒在地的凝神香,福了身礼,手托着端盘退了出去,阖上了雕花木殿门。叫醒坐在殿外台阶上,双手抱臂,随睡意,不停点着脑袋的婢女。而后两人离开回了宫女房。
      
      日出雾露馀,青松如膏沐。
      
      卯时三刻,旭日初升,金色的光线一寸一寸的照在,颜筋柳骨,苍劲有力的宜兰殿牌匾上,显得磅礴大气,青石砖铺就的地上树影斑驳,路的两旁花团锦簇,芬芳四溢,莺歌蝶舞。
      
      宜兰殿内间,偌大的梨香花木床占地宽广,镂空的香鐏升起氤氲,香味丝丝缕缕,弥漫在殿中,幔帐珠帘垂下,隐约遮去了床榻上具体,只余留下一些轮廓。
      
      幔帘后,锦被翻浪,一对男女相拥而眠,睡得正熟淳。
      
      须臾之后,男子的手指动了动,睫毛颤抖,随后睁开,瞧见胸膛前女子,发丝掩住下的脸庞有性,向来睿敏的眼睛安然闭上,眼角有了浅浅的细纹,心下一酸,伸手沿着纹路轻柔触碰着。
      
      常年握笔的手指含了薄茧,指腹轻抚摸,女子察觉到痒意,密而弯卷的睫毛,轻微颤动,然后睁开。
      
      抬首看向男子,饱含对男人爱意婉转轻唤道。
      
      “皇上。”
      
      “嗯。”沙哑回应道。
      
      夙独替女子拉了拉衾被角,盖过露出在空气中,削瘦的香肩,五指包裹住女子的脸庞,大拇指腹继续轻柔摩挲着细纹,黑眸瞧了女子的神色。
      
      “朕吵醒你了。”
      
      目光炯炯,瞧着女子幽深的瞳孔,里面倒映着自己的模样,似在恍神,流转开口说道。
      
      “凝儿,你…心里可曾有过埋怨,是否怪朕?”语句发问。
      
      “皇上为何如此说。”女子目光疑问,看向男子有些歉意的眼神。
      
      “林常月之事。”
      
      “凝儿若是心有不快,据悉说与朕,切勿藏在心里,自己难过,朕会担忧。”
      
      缓缓吐出几话。
      
      箫妃入宫,路纯难产,夙独痛失所爱,孙凝失去了最好的知己姐妹,每每思及此,夙独总是忧郁悲痛,心中愤愤不能平。
      
      当年箫舒霜入宫,其中攀扯了不少权贵益处,利害关系错综复杂。
      
      夙独刚刚登基皇位不久,朝中占据势力不稳。而箫妃之父箫槭,是追随先皇的朝中老臣,更称肱骨,颇具有声望及号召力。
      
      为帮女儿实现心愿,先是其党羽进谏后宫选妃,后有人举荐箫舒霜,夙独权衡当时仍不愿意批了这个谏折,导致一连数月朝议,僵持不下。
      
      谁料李太后搬出先皇赐予的免死金牌,打破两极局面,直接将箫舒霜接进后宫,封妃位。
      
      此牌,曾在夙独从先皇手中接权柄,承大权之时,允诺先皇将来不管发生任何事,太后携此牌,皆可免一死,也可得夙独一个心愿达成。
      
      路纯当时已经身怀六甲,得知此消息,以为是帝王权术,情感有移。后致心口抑郁,情绪不稳,引发早产,最终酿成悲尾。
      
      犹记得,路纯生产之时,夙独正在与太后对峙,尚未知晓其早产。
      
      宫殿内,哭声尖锐,叫声刺耳,宫女步伐紧急,一盆净水端进,一盆血水自殿中端出,太医稳婆皆额冒冷汗,只能着急声唤娘娘用力啊。
      
      自己匐于榻旁,面色凝重,不知所措,紧紧握住路纯得双手,对方指甲生产撕扯之痛,指甲掐进自己肉里,但当时却毫无感觉。
      
      心下慌张,瞧着女子受生产苦,面上青筋暴起,自己眼泪也是止不住落了满面,却只能声声喊道姐姐,祈愿自己给予她一丝力量。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婴儿落地,哭声啼啼,清脆悦耳,抱过麟儿,还未来得及喜悦,正要开口,随即听稳婆太医宣下噩耗,女子宫内大出血,路纯产下麟子,已是精气力竭。
      
      曾几何时,夙独接到消息赶到宫殿门口,路纯将将垂落下,堪堪伸起想要触碰麟儿的手,泪滑过眼角,滴入锦枕,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一眼未见,心若窒息。
      
      “凝儿。”
      
      见她久久启唇言语,夙独开口唤道,孙凝回神,看了对方担忧思虑的眼神,手至锦衾中伸出,覆上停留在自己脸庞上的大手。
      
      眼神安抚,启唇道:“皇上不必过于挂牵,耿怀此事,夫妻数年,凝儿自是明白皇上的心意,未曾有过埋怨,又何谈不快,至于当年,箫妃之事…”
      
      想到此,心中苦涩,语句顿了顿。
      
      须臾,调整好思绪,又缓缓言之。
      
      “姐姐通晓事故更过于凝儿,凝儿尚能释怀,姐姐如何不能,况皇上也不只是一个人的皇上,而是万民的皇上,为江山稳固,社稷之安,牺牲儿女私情为此,无可厚非,皆可。”
      
      “姐姐的在天之灵,见到夙儿文韬武略,才貌过人,才情双绝,如此成就,又通晓事情前尾始末,定然不会心有怪罪。”
      
      “林常月之事,仿似从故,凝儿当年不会介怀,如今更是不会。”
      
      “皇上既护民安危,又为民生谋福祉,造生利,平日多忙于政务,常常膳食安寝不得准时,凝儿瞧着已是疼惜。”
      
      “只祈愿能够妥善处理好后宫之务,能帮皇上分些忧难,又何会用一些本就无须有之事扰与自身,更迁烦与皇上。”
      
      夙独听着,只觉一阵暖意过于心间,帝王高位,表面风光,却有许多,不能殊自取舍。
      
      人生得一知己尚难,何况言一枕边之人。
      
      得此妻,此生无愿。思绪如此,将女子紧紧拥进怀里
      
      旁边每日侍奉起居的宫女,闻塌上两人对话,再听响动静,悄眼瞥向床榻,确触及了梨花香木床。
      
      这梨花香木床,选材百年树成的梨香木,梨香木在数计十年之前,虽算珍贵,却不能够说弥迹罕见。
      
      梨香木坐落种植在月王朝,落日之森的东边,树林百年以上,树木参天,笔直中干,是一片自然生长的野生林,据月王朝国库生物资统计,这是国土仅有的一片梨香木林,且别朝也未有见。
      
      在国库带回来梨香木,被太医发现其树香具有安神,帮助睡眠的功效。
      
      纯妃娘娘难产逝去后,凝妃常梦魇,夜半惊醒,数日越长,精神不济,人竟是缓缓消瘦下去,皇上大发雷霆,命太医院必须治好这劣疾,否则斩人。
      
      可这心病还需心药医,太医接到天子的怒火,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多方药方开了下去,却不见好转,心灰意冷之际,忽见放置抽屉不知是谁提了个将梨香木,制作成木床的“馊主意”。
      
      百般无奈之下,太医院等人只能向皇上进谏此法,太医院主,在朝议之时,手持玉笏,用项尚人头做担保,言辞凿凿,此法必有效的样子,再促使皇上同意了这个法子。
      
      次日,太医跟随被派遣的一千御林军,浩浩汤汤,前往落日之森,砍取了树龄最长,香气最浓,安神效果最强的梨香木,马不停蹄带回了皇宫,连夜交给司制司打造成了梨花香木床,把宜兰殿的圆垫苏锦床换了下来。
      
      凝妃娘娘当夜休息,太医院众人在宜兰殿外,面色焦灼,坐立难安,来回踱步,不时用宽袖擦着额首因为紧张而冒出的虚汗,生怕殿内木床上的女子再次梦魇醒过来。
      
      一夜漫长,直到东方旭日第一缕阳光缓缓打在宜兰殿三个大字上,众人高高悬起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如释重负的站立不住,瘫痪在青砖石板上,第一次觉得阳光如此美好,晨起的空气如此清新,而心跳如此有力。
      
      过了许久,门扉自内被两个宫女打开,神清气爽的皇上从里出来,面色不再覆有,接连个月以来的沉重深倦,眉头已缓缓舒解,结果则是,皇上圣谕颁布,太医院众太医安然度过此劫。
      
      在梨香木床的神奇药效作用下,凝妃娘娘的梦魇之症慢慢治愈,精神状态也慢慢好转,身姿也逐渐丰腴,再加上各类调补,第二年就怀上了争王殿下。
      
      龙心大悦,梨香木林同年被封誉为月王朝的圣树,京都及月王朝下辖城池的百姓,皆来虔诚香料,膜礼朝拜。
      
      俗语说: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致。
      
      谁能料想,不,谁也料想不到,淑节的风,不止吹发了抽枝的嫩芽,也吹来了一片,燎林大火,无妄之灾。
      
      一颗小小的火星,如同落到人心头的炽热,随着春风的席卷,一经婉转,落在了参天古树旁边的枯叶干枝上,片刻之后,刮刮杂杂,熯天炽地,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持续了五日,朝廷军队和京都百姓,数以万计的人,来回取水,引流奔波,终于在第五日扑灭了这场火洪。
      
      燃烧殆尽,只余斥鼻的烧焦味,一延百里都是荒芜,梨香木林终究是毁了,再不见勃然的绿色。
      
      这便是世上最后一树,梨香木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好姬友的文~超级好看~~
    《将军夫人心狠手辣》十四阿白
    前世宠妃,这世将军夫人。
    为妃时,白问月盛宠在身,结果竟只是个炮灰?
    重活一世,她心狠手辣,嫁给了权倾朝野的大将军,誓要翻天蔽日,以牙还牙!
    未曾想...这个冷面寡言的大将军竟然两世为她倾心,疼她入骨。
    白问月:夫君大人,我们造反如何?
    魏央(不以为意):夫人说反,那便反吧。
    ——————————————————————
    【冷面忠犬大将军×阴狠腹黑女主角】
    魏央:坐山指虎斗的冷峻大将军。
    白问月:足智多谋,心狠手辣的将军夫人。
    ——————————————————————
    食用指南:
    1、先婚后恋,全程高甜,作者专业制糖师。
    2、架空权谋文~
    3、高冷男主,智商武力极高,但他是个忠犬~
    4、1v1,H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