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后宫新妃

      林常月听闻此语,原本花容失色的小脸此刻,微微缓和,连忙应声答谢道。
      
      “妾身谢皇上饶恕。”
      
      随即小心翼翼坐回位置,仍有些心魂不定。
      
      母亲教诲的是,在这皇宫无论何是人都需要谨言慎行,若应今日自己的偏颇,连累了父亲,那真是成为林家的罪人了。
      
      但凡听说,皇上乃万金之驱,平日吃食皆由中黄门先行试吃。
      
      但是今所见,这条惯例在皇后这里却不存在,膳食皆由宜兰殿后厨着手,这是多大的信任,性命托付的信任。
      
      孙凝斜眼瞧过林常月,没说什么,朝身后婢女招了招手,婢女立刻给林常月递了双新的银筷,林常月接过后,低声应了谢,而后,形态拘谨,小口小口吃着饭。
      
      少言一手执小银勺,低着小脑袋小口啜喝着汤,偶尔拿块抬首捻起面前的酥点,慢慢品尝。
      
      夙野,夙争,夙趟三人皆动作优雅吃着饭,不曾发出一丝声响,对方才发生之事,充耳未闻,皆不作表态。
      
      约半柱香时辰,用膳结束,婢女收桌,众人移步主殿。
      
      孙凝招手轻唤少言,至跟前。
      
      随后从身旁侍女手里拿过一个外表看似简单,却处处透着奢华的黑木盒。打开金扣拿出一只华丽非凡的手镯。
      
      这是一只白玉凤凰手镯,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晶莹剔透,纹理线条宛若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在自由自在的扇动着翅膀,绚烂而美好。
      
      拉过少女的柔夷,轻轻将手镯戴入少女的瓷白柔嫩的细腕。
      
      美玉着腕间,轻杉衬跳脱。
      
      随后轻声道:“此镯乃白玉凤凰镯,又别名凤求凰,求凰蕴意,也是当年本宫与纯姐姐共同挑材求名师所雕刻。
      
      夙儿自幼寡凉,鲜少有极其喜爱之物。他如此中意言儿,此镯赠予言儿,也寄托母后对你们俩感情的祝愿,夫妻厮守,永无间隙。”
      
      末了,又言:“早日为皇家开枝散叶。”
      
      “这个好贵重,我……。”少言看着手上在光线下已经美轮美奂的手镯,正欲动作把它取下来换回去,这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孙凝却一把制止,故作生气,板着脸,喝声道:“本宫送礼,岂有收回来的道理,收下。”
      
      “皇后赠与你,也具是朕的心意,便收下。”
      
      夙独见少言推托,赫然发声命令。
      
      少言无奈只好看向一旁长身玉立的夙野,后者银眸传递安定,自己也只好应谢收下。
      
      这皇上都开口了,再拒绝那就是抗旨不遵了。
      
      “姐姐送礼如此贵重,妹妹这也没什么好物件,前两日差宫中婢子,去万玉阁抢购到了这新出的风花雪月,小小薄礼贺新婚,望夙王妃笑纳。”
      
      说着,身后婢女走过来至少言面前,手里端着一个银白色的盒子。
      
      盒面附有一个类似专属标志的风信子刻印,婢女小心翼翼用一把小巧的钥匙对入紧扣的银锁,随着钥匙的动作,盒盖弹起,提盖打开。
      
      四支分别形似风花雪月,精巧非凡的珠钗,映入眼帘。
      
      艳而不俗,亮而不过分耀眼,即小家碧玉又透露出落落大方,让人莫名恍惚。
      
      当真是应了,对风花雪月吟,有笔砚琴书伴的意境,着实漂亮。
      
      少言思虑片刻,为了防止刚才的情况发生,皇上出言施压,轻言道:“少言谢过箫妃娘娘。”
      
      而后婢女关上银盒,递交少言。
      
      夙独即后开口:“箫妃有心了。”后者一听,顿时面露喜色,看过身旁不曾有所动作,也不像是备有礼物的林常月。
      
      故意开口道:“不知道月美人准备了什么礼物,这压轴之物,必定极其珍贵,甚至贵压大众,这时辰都到了,还请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此话,在场所有人一听,便知道刻意刁难,这孙皇后所赠之物,抛开材质无双以外,蕴意更是非凡。箫妃所赠之物出自天下第一阁的万玉阁,还需要特别定制,其胜在品牌。
      
      这林常月名位不及两者,父亲太常,母家更是比不上,谈何贵压大众,压轴之物。
      
      林常月面色微白,亲自起身,在众人目光下从袖口掏出一个长棱方形状的锦盒,双手递交给少言,微有些尴尬,小声开口道。
      
      “承蒙娘娘缪赞,说来惭愧,常月底家单薄,唯有这味雪莲略有贵重,能拿的出手,送于王妃及王爷,希望不要嫌弃。”
      
      少言闻此开心接过锦盒,连忙打开,凑近俏鼻翼一闻,随即心花怒放,由心而发,开心说道:“雪莲!”
      
      方才闻到若有熟悉的味道,还道是自己嗅觉出现问题了,却不曾想竟是真的熟悉。
      
      这天山雪莲可是当时自己修炼时最喜欢,且最有帮助于提升法力的一味药材。
      
      穿来之时虽测试出身上的法术还在,但也只是感知到体内两成的灵气,虽能凝神瞬移,变换些许物件,却极其耗费内灵,功法更是薄弱。
      
      碰上高手,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权势朝代,届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闲来无事,在夙王府的库房内看到存有的几株,但始终不是生长于狐狸洞旁边的雪莲,不够纯正,只能做补药益气之用,不能够帮助自己修炼。
      
      这颗雪莲与自己长期居住狐狸洞旁边生长的雪莲,有着一模一样的气息,绝不是这些地方所得。
      
      看来得寻个机会套套月美人的话。
      
      此莲,从何而来。
      
      亦或之,何人所赠。
      
      听到少言欣然接受,并且面色愉悦,表示很喜欢,林常月顿觉心下大石落地。
      
      语句顿松:“王妃喜欢即好。”
      
      “我很喜欢,谢谢你。”
      
      一旁箫舒霜鼻子都快气歪了,不就是一颗破雪莲,这人竟是个眼光粗鄙,不识货的
      
      再看少女眉目弯弯,神似星辰,一口软软的糯米牙,令周遭空气都跟着灵动起来。
      
      林常月不由心中卑微,这夙王妃真是个绝色美人啊,再看京都女子梦中情人,清冷矜贵,举世无双的夙王殿下,长身玉立在旁一脸宠溺的看着面前少女。
      
      心中不由羡慕,再想自己,目光黯然。
      
      “小美人,你很喜欢药材么,这雪莲本皇子隐约记得三哥府里也是有的”夙趟看着少言面色欣喜,爱不释手的拿着,装有雪莲的天青色锦盒,不禁心下疑惑。
      
      “这个雪莲国库里,理念藩国进贡的概有存遗,回头便让中常侍送到夙王府去。”夙独与孙凝对视一眼后,缓缓开口道。
      
      少言一听连忙摆手拒绝:“多谢皇上好意,只是民女需要这株便够了。”
      
      这在皇宫的范围内,除了这株尚未有相同的气息,想来也是平常的雪莲,多余取来,也实属浪费。
      
      “你唤朕何自称何”夙独听到少言对自己的称谓,有些沉声道。
      
      天子威严,不怒且威,何况这般故作声势。
      
      少言顿时心里有些发怵,莲步挪移,慢慢躲到夙野身后,直到看不见男人宽厚的身影遮住自己整个人的倩影。
      
      柔夷轻轻扯着男人的袖口,含糊不清道:“长渊…”
      
      千年来接触的人少之又少,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个时代的掌权人,自己只有一个脑袋,虽有些法力,怎么能够抵挡住千军万马。
      
      所以,抱大腿的时候到了。
      
      “哈哈哈…”
      
      另一旁一直静默不言的夙争,徒然发笑,笑声爽朗清脆。
      
      引得瞠目结舌夙趟及怔愣少言动作的,箫妃,孙凝,林常月,瞬间回神。
      
      “长渊,三嫂竟如此惧怕父皇,宛若重芳惧怕长渊,实在有趣有趣。”
      
      夙野闻言挑眉,自身后将少女拉至身前,将对方的脑袋按进自己的怀里,一手搂住纤细的腰声。
      
      对上自家目光惊愕的父皇,语气淡漠道:“父皇,你吓到弯弯了。”
      
      众人目光不由再次惊愕。
      
      空气沉寂了片刻,夙独抬手轻捏眉心,实在没眼看下去,一向清冷孤傲的儿子,化作妻奴的模样,略显嫌弃下逐客令道:“朕有些乏了,无事便散了吧。”
      
      箫舒霜闻此言,心里也不舒服,行了礼请退,领着一干女婢离去。
      
      一如来时,弥留一地胭脂味。
      
      林常月见此,也行礼请退,夙独摆了摆手准了。
      
      而后朝着少言,夙野,夙趟,夙争微行一礼,便也领着婢女离去。
      
      孙凝起身扶着乏累的夙独,交代完事宜,两人离开走进内殿。
      
      “三哥,小美人,四哥…”
      
      “你唤弯弯什么”
      
      夙趟兴致浓烈,欲邀约身旁三人去自己的皇子府做客,却在夙野凌厉的眼神下,不得不屈服改了口:“三嫂。”
      
      “……”
      
      夙争一旁无言,怎的以前不觉得长渊是如此笃实细节之人。
      
      “嗯。”
      
      低哑的声音吐出一个单字音节,满意应下。
      
      如此甚好。
      
      “我们回去了吗?”
      
      怀中少女抬头,额前绒发微乱,却显的更发俏皮,巴掌小脸,峨眉皓齿,悬胆丰鼻下朱唇点点,启齿之间,糯米牙洁白如玉。
      
      一双秋水眼,里面装满了点点的星辰,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秀色可餐。
      
      男人不由的喉咙发痒,沙哑应道。
      
      “嗯。”
      
      完全无视身旁的两人,夙野打横公主抱起少女,少言不由惊呼,肤如凝脂的细腕环上男人的脖颈,熟悉的檀木香宛若刚在埋在男人胸膛,平稳有力的心跳一般,令人安稳。
      
      阔首健步,抱住怀中女子,出了殿外。
      
      “四哥…”夙争轻瞟一眼,欲行下文的夙趟,拂了拂衣摆,也提步离开。
      
      行吧,都走了,方才还宣有人气的殿内,此刻徒然安静,看了看旁侍立的婢女,随即离开。
      
      “娘娘…”
      
      盛满滚烫茶水的杯盏,被人大力如同狂风卷浪般猛的掉落在地,瞬间破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今日份的双更哈哈哈哈哈哈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陆兴灌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