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四君子汤

      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被刚进殿就在夙独那里吃了个闭眼羹,而后未曾发过只言片语,一旁静默饮茶的箫妃尽收眼底。
      
      这皇上平生最宠爱的子嗣,到是仿照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是个情种,无出一二,甚至更言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学什么不好呢,学情种。
      
      思及此,端茶假饮掩面,遮去了嘴边的诡笑,以及眼底藏满阴霾的黑沉。
      
      “三哥,小美人,可算是等到你们了,母后早早便命人准备了吃食,这香味啊,环绕殿内久久不曾消散,可是把本皇子都馋坏了,自下朝议回了趟皇子府,换件衣裳,便巴巴赶来,母后不见你二人不愿传膳。”
      
      瞅见两人之间的动作,夙趟内心不勉直叹,三哥这是变成痴汉了,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此乃真理也。
      
      这京都女子瞧见了,可得有多少人羡慕小美人啊,嫁的是一个如意郎君,并且一直存在自己心中向来英明神武,形象伟岸,犹似天上皎皎明月不可亵渎的三哥,尊贵清溢。
      
      此刻,完全不复存在,只有一个悉心讨好自己心悦姑娘的凡尘男子。
      
      夙趟叹语在心,感伤于怀。开口所行之语却活泼趣味,教殿中座位一干众人及一旁侍候的女婢,皆不禁哑然失笑。
      
      如此一来,这倒是缓解了少言的尴尬。
      
      少言此刻内心顿觉,一向呱噪的皇子到是颇为可爱,颇为可爱。
      
      “这重芳的擅吃之名,素来有闻,今日一见果真如雷贯耳,不由的瞠目结舌,教人信服。”
      
      夙争端着琉璃小杯啜了一口,随即自旁放下杯盏,悠然开口,戏谑打趣道。
      
      重芳乃是夙趟表字,因得幼时性子过于撒泼好动,不喜学习,屡教不改。后来夙独寻不得法子,便请了京都郊外,尘世观的尘一大师的卜了一卦,五行迎合,便取了个芳字。
      
      希望其,能文芳好静,性子亦能有所改善。
      
      此言一出,夙趟便像炸了毛的狮子,怒发冲冠,丝毫不退让还击。
      
      “四哥这话,说得倒是清节,不惦念母后膳房的吃食,如今这小美人也见到了,当是应该回争王府了才是,还搁着杵着呢。”
      
      正值夙争,夙趟两人烽火交汇,言语互损期间。
      
      另一旁的檀木座椅上一对壁人,夙野银眸含笑,趁着众人目光转移,长身微转,探过椅子,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向少言绯色刚褪去的耳边,低沉哑声。
      
      “不放。”
      
      语毕,恢复原来的坐姿,大手却不老实的,竟是转握状为包裹,饶有兴趣仔细把玩着少女柔夷,指尖轻挠。
      
      掌中小手,柔若无骨,嫩滑无比,在晨光的透析中呈现青色的血管。
      
      仿佛微微施力便折断了。
      
      看着某人兴趣愈浓,少言面上的绯色更是卷土重来,愈发灼烫,此下更是脑羞。
      
      掌心传来微痒,心里不得不循环默念着清心咒。
      
      越发觉得外界传言夙王云云皆为虚假,此人哪里清冷,分明就是一个无赖。
      
      夙趟方才倒豆子似的一阵急语,眼神还极其愤愤犹如厉剑,射向恣意安然,面容温隽的夙争。
      
      一时更是气极,胸腔憋火。
      
      三哥一世英明沦为小美人的柳下惠,便算是毁了。
      
      自己的形象虽及不上京都女子心中眼中的三哥,但是决然万万不能如同其一,况自己尚未娶亲,这传出去,该如何是好,谁能负责。
      
      夙争正欲开口,却孙凝抬手被打断。
      
      “好了好了,逞嘴皮子如此厉害,不见你二人何时也给母后领个人回来,都是弱冠已过之人,争儿岂能这般不让重芳,为人兄长,多少该有些气量。”
      
      “母后教育的是。”夙争应声谢诲,瞧着面色却是欣然接受,姿势依旧恣意怡然。
      
      夙独浑厚的声音响起:“皇后所言,也是朕想说的,同胞手足,该和睦相处才是,怎的今日到不见平日里的乖觉样子。”
      
      夙趟方才激动起身,现下不情愿坐回位子,嘴边嗫喏道:“重芳也领诲。”
      
      夙独方才饶有兴趣观看,两个儿子的战争。
      
      虽声大微微,却丝毫不觉得噪耳,心下竟有些意外愉悦之感官。
      
      这到像是平常人家,大家口人,颇有岁月静好的模样。
      
      一手轻捏鼻梁眉穴,神色慢慢舒展,平日处理政务,处理官场往来,声色犬马,不敢松懈,唯恐出些子乱,身居高位,永远端着帝王的架子。
      
      此刻能怡然享受这份天伦之乐,自然心中也觉舒畅。
      
      孙凝在旁笑意掩去,方才打圆场缓和气氛,听到夙独在旁应是附和,心下顿时微安,这时宫女禀告膳房已准备安妥。
      
      众人闻声移步殿后,从左自右,纷纷围檀木桌而依次坐下。
      
      后厨宫女双手端着精致雅观的托盘,依次摆膳上桌,片刻时间,就摆膳完毕,继而布置碗具掀开盖子,食物的香味霎时弥漫了整个殿内,令人食指大动,只想大快朵颐。
      
      三鲜瑶柱,鸡沾口蘑,咖喱菜花,凤凰趴窝,宫保兔肉,熊猫品竹,御扇豆黄,炝玉龙片。
      
      皆是满汉全席中的一品菜肴,极其一些酥糕,少言能叫出名的,分别有百合酥,如意卷,玉莲糕,玫瑰莲蓉糕,梅花香饼。
      
      还有几样叫不出名字的菜肴和点心,有些许在上元节宫宴尝过,味道极好,入口即化,久香绕舌尖而不散,实为好吃。
      
      夙野看着身旁妙人,目含星光,垂涎欲滴的稀罕模样,不由心下低笑。
      
      自家的小王妃倒是个喜欢美食的主儿,显些忘了这茬 ,这可人的模样真是越看越喜欢。
      
      “来,过来母后身边坐,让母后仔细瞧瞧夙儿心尖上的人。”
      
      孙凝徒然发声,闻此,少言目光从食物上转移,视线对上对方含笑的眸光。
      
      微许怔愣,片刻下意识转眼看向夙野,征求意见。
      
      后者面若冠玉的脸上,怡然春风和熙,捏了捏自己的柔夷,而后放开,薄唇轻启。
      
      “去罢。”
      
      “嗯。”
      
      得到答案,少言轻轻点了点脑袋,起身缓缓移步到达孙凝身旁的位子坐下。
      
      少女乖巧的模样,孙凝看在眼里,诚然心悦。
      
      自己承膝全是儿子,也没个女儿,儿媳如此一来也算是半个女儿,不知为何,竟巧妙的填补了内心的缺憾。
      
      何况这半个女儿生的如此花容月貌,性子稀罕可人,更是夙儿心仪之人。
      
      取过护甲递交给身后侍女,玉手牵过少女软软的柔夷,无视对面自家儿子的充满醋意而略显凌厉的目光。
      
      端起精巧的玉景白玉碗,盛了两勺面前汉白玉盘子里,一个黑乎乎不知其名,观看起来类似补药的东西,放置少言面前,缓声开口。
      
      “此乃四君子汤,是由殿中膳房掌勺的柳烟亲自熬制的,这柳烟呐,在当年母后入宫没多久,日日熬制四君子汤帮助母后调养好了身体,后来就怀上了争儿。”
      
      少言一听,果不其然还真是补药啊……
      
      目光紧盯着眼前的蒸汽腾腾,香味四溢的四君子汤,再听皇后之言,思绪神游回转。
      
      成婚当日,两人其实并未行周公之礼,饮完合卺酒后,再想到那个缠绵的吻,自己竟不胜酒力,被吻晕了……
      
      第二日转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宽厚温暖的臂弯里,身上也并无任何不适。
      
      思及此,不禁面色绯红,白皙的耳朵浮上淡淡的粉色。
      
      夙野听到孙凝所说,再看到少言面色绯红,自觉好笑,少女的性子还真的很想一只小奶狐,畏惧生人,容易脸红,偶尔的嘟囔。
      
      一切,都是如此的贴切自己的心意。
      
      孙凝看少言低头不语,只当是女儿家脸皮薄,害羞避语。
      
      眼神顾自瞧过少言纤细的身子,径直继续说道:“太瘦了,得多补补,这柳烟明日,便到夙王府伺候着膳食去吧。”
      
      目光徐徐,少言心下叹气,只得认命端起四君子汤。
      
      在孙凝灼灼的视线下,少言持碗缓缓挨至嘴边,清香四溢,浓汤入口,原本紧紧皱在一起俏鼻,徒然放松,美目有些放光。
      
      甜的,嗯。
      
      浅尝深入,片刻,碗中尽空,不管为人为狐还是再次为人,独爱这口甜的。
      
      孙凝看着少言饮毕,搁至桌上一滴不剩的空碗,心里更加满意,夙争夙野幼时可从未如此听话,还是乖乖巧巧的女儿更能来的贴心。
      
      “好了,大家一起开动吧。”
      
      夙独话语刚落,瞧见孙凝满意的神色,径直拿起银筷,捻尝起面前的炝玉龙片。
      
      林常月见此,面色骇然,握筷的手徒然掉地。
      
      皇上对孙皇后的宠溺早有耳闻,信任却是如的此不同一般,
      
      骇然久久盘踞不散,直到身旁侍汤的宫女轻唤,方才回过神来。
      
      再看众人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心下紧张,涂满丹蔻的指尖颤抖,正起身跪地赔罪,却被夙独抬手制止。
      
      语无伦次解释道:“妾身方才想事情想的入迷了,惊扰了大家,请皇上责罚。”
      
      “无妨,继续用膳吧。”
      
      夙独淡淡瞥了一眼,这个年龄同似自己女儿的妃子,思及朝政之事,虽不多加责罚,却也语气淡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昨日份的补更
    昨天一直在修改 所以没发出来。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卷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卷耳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