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以玉结缨

      辰龙时分,朝食之时。
      
      孙凝一早便吩咐婢女,采购食材,招呼宜兰殿后膳房,着手开始准备各式珍馐美馔。
      
      待大殿内朝议结束后,一早奉命等候在朝议大殿外的婢女,便传达孙凝邀约圣上用早膳之意。
      
      夙野婚期三日旬休,不上朝议,夙独心中一直挂牵,听到此话后未曾换衣,便步履匆匆赶往宜兰殿,中常侍至后忙忙追赶。
      
      赶至宜兰殿内,孙凝瞧见额首略有汗珠的夙独,曲手从袖口掏出,上好织锦织绣双面百花的绣帕,踮起脚尖,温柔仔细的擦拭,抿唇吐语:“怎的这般着急”
      
      呼吸尽数喷洒在夙独鼻息端,来回环绕,吐气幽兰,悠然芬芳。
      
      夙独清了清嗓子,稳了稳心神:“想念皇后,自是匆忙了些许。”
      
      孙凝闻言羞怒发笑,假呸了一口,绣帕轻拍于近在咫尺的轮廓深邃的俊脸上:“满口荒唐。”
      
      夙独心下一喜,两具铁臂捆住纤细的腰声“朕所言,字字问心所想。”
      
      腾空抱起,孙凝连忙惊呼,藕臂环上男人修长的脖颈:“皇上快放臣妾下来。”
      
      此举引得身旁众侍女皆低低发笑,心里感叹,皇上对皇后可真是宠爱。
      
      夙独不理会美人的紧张,结实的双臂稳稳托住女子的臀部。
      
      一双宛若黑濯石的黑眸,深情盯着女子精致的脸庞,直视眼底:“凝儿,朕想你,此乃真。”
      
      凝儿是孙凝的闺名,常在身旁无人时,或者夜晚情动时,夙独方唤,低低莞尔,声声入耳。
      
      掩去眼底润意:“臣妾信,臣妾也是很想念皇上的紧,只是这时辰快到了,皇上再不去沐浴换衣,待旁人来了看到岂不笑话?”
      
      “谁敢笑朕?”语毕,做恼羞成怒状,实则眼含宠溺。
      
      孙凝闻言隐笑不语,夙独失笑摇头,片刻将人放下,扶了扶方才因为晃动,有些松垮下来的锏镀金凤步摇,扶正后左右瞧着总不合心意,便取了下来,重新仔细的束进青丝内。
      
      再顺了顺鬓角微俏的发丝,满意看向面前女子,朗声开口:“朕这就去沐浴换衣。”
      
      信手阔步,走进偏殿的浴池,宫女手里端着衣物,低眉顺眼跟在身后。
      
      片刻,派遣出去的宜兰殿女婢也都相继到后宫嫔妃处及王爷府,皇子府,一一传达了孙凝的意思。
      
      下了朝议回府整顿时刻的夙趟及夙争,皆前仆后继到达宜兰殿正厅。
      
      其后箫妃也扭臀提胯,花枝招展,领着常侍奉于身边的女婢,缓缓提步走进殿门,路过之地只余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胭脂味。
      
      到了大殿内停步,一眼看向主位上身着明黄龙纹朗衣。
      
      虽而立之年,却气宇轩昂,龙章凤姿的夙独,即刻故柔做作,扭着身子施礼,嗲声嗲气:“皇上万福。”
      
      姿势端的是柳扶风状,风韵卓越,前凸后翘,令人看了只想揽在怀里仔细呵护一番。
      
      然而主位上的男人,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嫌弃,面色不耐,不悦沉声:“免礼,前两日差宫人来报,既然身体不适便仔细歇着吧。”
      
      天子言下之意,谴派后者回位置坐好,无事勿扰。
      
      果然箫妃一听,面色扭曲,嘴唇发白,涂满丹寇的手指紧握,纵使心有百般不甘却也不敢造次,只能语气干瘪连连应是。
      
      缓步走到左边位置,便瞧见了近日入住后宫的月美人。
      
      破瓜年华,内衬鹅黄色打底,外着一件同色系轻纱,鹅蛋脸,艳丽肤凝,纤妍洁白,雾鬓风鬟,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生的到是一副美人胚子。
      
      只是这副袅娜纤腰不禁风的模样,也省亏得,为了拉拢皇权,千方百计,不惜损兵折将,而将自己这般花龄的女儿送进后宫的太常。
      
      不由面色冷笑,而后入座。
      
      孙凝坐于夙独旁边闻言缄默,察觉到箫妃脸色,及尾座的月美人,虽心有想法,话到嘴边,几经流转却也没开口。
      
      察觉到箫妃的打量并且带有轻蔑的目光,从进殿开始便低头不语,默默饮茶的林常月。
      
      心下更是寡凉。
      
      听父亲在自己进宫前交代的话,跟照这般做势,想来这便是箫妃。
      
      睫羽轻抬,余光微微打量。
      
      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殿雀挂珠钗,身上穿着镂金百蝶曳地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材苗条,体格风骚,故着低抹之裙,娇媚无骨艳三分。
      
      箫妃原名箫舒霜,其父乃是前朝功臣,今皇夙独还是太子的时候,箫舒霜随父进宫,皇家狩猎,见英姿飒爽的夙独,一颗芳心便落在此。
      
      直到后来,先皇驾崩夙独继承大业,十里红妆,凤冠霞帔,礼乐合奏,迎娶路纯和孙凝,两人分掌管东西两宫,后宫只此二人。
      
      无论箫舒霜怎样眼红,多次表意于自家父亲,甚至以绝食相逼,性命相要挟,箫父被逼无奈,只能联政同僚,允以夙独施压,后宫不可空虚,皇家子嗣不可单薄。
      
      双方僵持半月有余,终是李太后干预,夙独退让松口,颁布诏令,同意迎娶箫舒霜,封妃位。
      
      同年路纯怀上夙野,且难产撒手人寰,因此夙独却也记恨箫妃,纳箫妃不久,便封孙凝为后。
      
      封后大典,大赦天下,举朝同庆,却也更发引起了箫舒霜对孙凝的憎恨。
      
      淑节风暖,空气温尔。
      
      宜兰殿内,帝后高座,其余依次排列入座,观此景表面氛围一片虽然不过分其乐融融,却也祥和温静,实则各怀心思。
      
      早就等侯多时的众人,听到中常侍的尖声通传叫唤,霎时目光不约而同集汇向殿门处。
      
      正门五间,门饰窗桕,镂空的雕花透射过辰时的阳光,形成缕缕金线,好看到不甚真实。
      
      众人等了很久的正主终于到了,两人身形被金光镶嵌,微风轻轻拂过腰间青丝,一对壁人十指紧扣,步履从容,仿似山河岁月中走来的神仙眷侣。
      
      夙野一身墨红色的直襟长袍,腰束同色祥云纹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简单却古朴沉郁,发丝用上好的无暇玉冠了起来。
      
      斜飞的英挺剑眉下,蕴藏着锐利的银眸,向来冰封千里,此刻却宛若一池汪洋,荡荡漾漾,春风和熙。
      
      削薄适中的唇,微微上扬着,棱角分明的轮廓,如芝兰玉树,光风霁月,说不出的尊贵雅致,如诗似画。
      
      身旁俏然挺立着一位及他肩膀的碧玉年华的绝世女子。
      
      姣好动人的瓜子脸犹如技艺最高超的工匠雕刻出的一样。不施粉黛,颜色如朝霞映雪 。眉如弯月,清眸流盼,鼻尖红痣宛若朱砂,勾人心魄。滴水的朱唇甜甜的抿着,微微含笑。青丝半挽成了个简单的愁云髻,发髻上斜斜插着两支镶珠紫玉簪,余下的披至身后腰间。
      
      一袭云烟色长纱裙,一直延伸到脚踝,绣着淡粉色丝线的前襟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蝴蝶锁骨,腰间系着一块小巧精致的玉佩。
      
      随风潜孔,步伐移动,隐隐约约,叮当做响,悦耳动听。
      
      殿门距离主座虽远,但丝毫不妨碍孙凝眼尖的瞧见这块熟悉的,龙凤呈祥佩。
      
      一龙一凤和祥云。
      
      龙代表鳞兽类动物的图腾部落,凤则象征鸟类动物的图腾部落。两部落冲突,龙胜合并了凤。
      
      从此,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即高贵吉祥的表现,祥云寓意有好的预兆,对未来的美好期愿。
      
      打造龙凤呈祥佩的制材,乃是当年位居皇子的夙独,平定藩国纷争干扰边境时,投降示好的战利品。
      
      和田羊脂美玉,质地致密细腻,光洁坚韧,无绺裂。
      
      夙独拿到手后,命人打造成一对龙凤呈祥佩,也是当年同时迎娶夙野生母路纯和当今皇后孙凝的定情信物,两人各持一块,既寓意两人感情长久,也涵盖三人情意金坚。
      
      命运多舛,世事难料,何曾知晓路纯生下夙野便撒手人寰,与世长辞,唯留此玉。
      
      两块兜转至孙凝手中,孙凝后续分别将玉传给夙野,夙争。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以玉结缨,心意昭昭。
      
      再看两人十指相扣的双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孙凝顿觉心下微安。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两人端端行礼,齐齐开口道,众人闻此声,蓦然回神。
      
      夙独一身明黄织锦,神清气爽。端坐于主位之上,一手杵着膝盖,一手微抬,朗声开口:“快起来,一旁坐下。”
      
      二人随即回语:“谢父皇,母后。”
      
      孙凝见夙野少言来到后低声吩咐着身旁婢女,随即殿后膳房摆膳。
      
      少言跟着夙野福身行礼后,被动牵着移步于旁准备的位子,一手提裙入座。
      
      十指依然交扣,众人目光筹集打趣。
      
      视线灼灼。
      
      察觉于此,少言面红延伸至脖颈,目光一时无法安放,更不敢正视从辰时起,一改贯来面色无多余表情的,嘴角始终上扬的男人。
      
      低垂着小脑袋,柔夷微微轻挣,低声软语开口:“长渊快放开,好多人瞧着呢。”
      
      少女白皙的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绯色,颇像是涂了过度的胭脂,却不失偏颇,到教人心痒难耐。
      
      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手竟是挣脱不开。
      
      面色极绯,宛若滴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 稍后一更送上。
    作者所有的词汇皆来源于积累,如有不妥之处,哈哈哈多多担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