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查无此人

      坎市话毕,正停笔,吹晾一番,仔细扫视了一遍确无纰漏,转身递交于身旁橘衣女子。
      
      行烟接过药方单子,眼神莞尔看向榻沿边坐立的俊美男子。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晅兮,终不可谖兮。
      
      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唯唯吝与自己一瞥,心口酸涩难言。
      
      男子挥手示意,纵使心有百般不愿,脚步流转,行烟也只能福身退下,抓药熬制。
      
      末了,瞪过床榻旁端坐于杌子上,恣意安然的青衣男子,心下气愤。
      
      为什么他不去!
      
      坎市察觉到女子不太友善的目光,面色讪讪,不自然抬手摸了摸俊俏的鼻子。
      
      你家主上摆明了支开你,不要你陪,这能怪罪谁
      
      待女子走后,坎市从药箱里取出新的纱布,以及愈玉膏,拆掉男子手臂上被血迹浸污的纱布,用刀刮掉昨日在药效挥发下伤口模糊,血肉粘稠的腐肉。
      
      边行动作,不禁开口道:“我说顾欲还你真的是越来越长本事了,就没听过你哪次送礼亲自去送的,这般重视夙野成亲”
      
      复刻,不禁加重手上的力道。
      
      但是榻衣男子却未曾有所感官,英眉蹙也未蹙,置若罔闻,仿佛重伤手臂并未存在。
      
      坎市见此不由轻叹,话语却没落下:“这由第一兵器大师尾水和第一巫师尾火共同铸造的弑均箭,闻名天下,威力巨大,可捣城毁千军,你却只是断了筋脉,我是该说你命大还是该夸耀你武功高强?”
      
      命大吗
      
      当时弑均箭疾风飞跃之际,射箭之人明明收敛了内力,灌输以内力包裹住了弑均箭的力量,不然岂止是断了筋脉这么简单。
      
      思及此,红烛光照,婚房内少女吹弹可破的脸蛋,俏鼻点缀的红痣,娇艳欲滴的红唇,白里透红的小耳朵。
      
      点缀的耳珰因为移动而摇摇晃晃,风中带来的阵阵山茶花香,却也宛若此刻萦绕在鼻端。
      
      引诱的阵阵发痒。
      
      “话又说回来,你这礼送出去没有。”
      
      坎市上好药重新包扎好,继续出声发问,半响不闻男子话语。
      
      抬眸只见一张本就妖孽的脸庞,此刻嘴角扬起一个邪肆的笑容,既诡异又吸睛。
      
      “顾欲还?”
      
      这神色,送个礼送魔怔了?这外伤好治,可不代表内伤也好治,可别是被弑均箭伤到了脑子。
      
      欲开口,身上只觉毛骨惊悚,上一秒还在诡笑的人,妖孽风情的眼神已经横横扫了过来,危险冷漠,欲含冷光。
      
      这才是正常的顾欲还嘛。
      
      阖上的门扉被推开,走进来一位右手执剑身着劲装的黑衣男子,行至床榻前,拱手禀报道:“主上,已有结果。”
      
      语毕,呈上一张精致的信笺。
      
      坎市目光瞥见,信笺精致的双燕印记,不由惊呼道:“雪楼?顾欲还你在查谁?这个世间竟还有外表妖孽横肆,内心却清心寡欲,威慑四方,令江湖人闻风丧胆江湖第一魔头引趣之人?”
      
      双燕标记,雪楼特有的标识,江湖上一个神秘的情报组织。
      
      双燕复双燕,双飞惹人羡,前生来世共相醉,此身愿作双飞燕。
      
      它悉有着世间众人的来往前尘,情报网络根系巨大,盘结交错。
      
      只要给出你想要查找的人的名字,具可以提供所有的人生数据,上至权贵,下至平民,可谓十分缜密详尽,无一遗漏。
      
      雪楼楼主,乃为一个性格极其怪异之人,外界传闻他亦正亦邪,亦男亦女,况,且他愿意提供楼中数据,皆因心情而衡定,行事丝毫无惧强权强势。
      
      “查无此人?”
      
      薄厚轻启的嘴唇,缓慢呢喃,细嚼慢咽。
      
      笔直修长的手亦同缓慢摩挲,来回轻拭着,轻似蝉翼白若雪,抖似细绸不闻声宣纸上,骨气洞达的四字。
      
      “查无此人,雪楼都查不出来的人,莫非是不存在的人?想想,这雪楼号称只过尘世一遭皆有记录,渺渺人海无一遗漏,几百年来,从未有过失误,那此人定是不存在的。”
      
      坎市整理了方才所用药罐,轻放复位,关上药闸,捏面颈尾,啧啧开口。
      
      “不存在?”心下疑问讶异。
      
      若非亲眼所见,倒是无一怀疑,可这却是真实有感。
      
      “末期,帮我调查夙王妃最近的行程。”
      
      “是。”
      
      黑衣劲装男子拱手领命,随即退出阁房,阖上房门。
      
      “所以刚刚这查无此人的人就是夙野的王妃?你调查她的行踪干什么,武林大会召开在即,你疯了要和夙王府对着干!”
      
      “这夙野可非等闲之辈,他与新王妃才相识数日,就请旨赐婚,这般宠爱。”
      
      “昨日派来追杀你的可是他亲自训练的啸影十二骑,个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你这送礼已经送得打草惊蛇了,现时下,不避避风头,非触这眉头,这女子能到底几若惊魄?引你这般?”
      
      字语珠连,字字珠玑。
      
      顷刻,“又非绝色。”
      
      却在面容妖孽男子的眼神邪虐的厉光之下,逐渐声若蚊蝇,毕语不言。
      
      一时之间,噤若寒蝉。
      
      围狩日时,秉成报答夙野的一个过场,隔着屏纱帮他的王妃把过脉,开了个方子。
      
      依稀观过个依稀形式样貌,天下女子不都是皆为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鼻子眼睛嘴,能漂亮到哪儿去,再言之,这号称月王朝京都第一美人,见遇之际,却也只见一般,毫无灵魂之女,空有一副皮相。
      
      “是吗。”
      
      再度启唇,轻轻的喃语,宛若未语。
      
      随着阁房窗桕吹过来的微风,飘然消逝,不见尾影。
      
      记忆翻浪,如遇狂潮。
      
      少女因为避让,伐步速移,步步生莲,一派少女软香弥漫。
      
      面容时隐时显,宛若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
      
      千回赴节填词处,娇眼如波入鬓流。
      
      妖媚的脸庞以及眼里的清纯,娇柔错杂,纯中妩媚,媚既不俗。
      
      流光生盼,仿佛历尽山水,饱含世间深情却依然鲜活,可是满足了天下所有男人的胃口呢。
      
      淑节晨露,岭上晴云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
      
      婚成二日,进宫请安,马蹄清脆如珠落玉盘,声声嘶鸣抖鬓腮。
      
      马车缓缓行驶过街巷,至红墙宫闱前停下,守门的侍卫牵过马栓,宫人放下杌子。
      
      顷刻,一只修长有力,骨感分明的手透析晨光,顿顿些许朦胧感,马帘掀折。
      
      一张宛若天人的脸逐渐显露出来,面若冠玉,清冷矜贵,琥珀色的眸子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银眸流顾,绝代风华。
      
      屈腰提膝,复手牵一只嫩白的柔夷,宛若心尖,两人踩杌下阶。
      
      “王爷,王妃,圣上于宜兰殿等候多时了。”
      
      宜兰殿,后宫主位孙凝皇后之宫殿。
      
      中常侍,侍立一旁,手提拂尘,温眉顺眼,一向尖锐的音色,此刻清温恭敬出声。
      
      “嗯。”
      
      低沉闷声吐出一个单音字节。
      
      站定半刻,捋了捋身旁身高只及自己臂肩少女,埋入衣襟的几缕青丝,勾唇轻笑。
      
      “有些微乱,如此服贴。”
      
      眸含邃光,转盼多情,语含宠溺,天然一段清风节韵,全在剑眉梢尾,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眉角。
      
      熹光晨微,少女本就凝脂蛋白的脸庞,透析阳光依稀可见的绒毛,肉眼可观的速度逐渐红了脖扉,蔓延玉容,更显相得映彰。
      
      果然还是这般不禁撩拨,男子唇角弧度微弯。
      
      “走吧。”
      
      中常侍自前方引路,天资璧人,自后提步缓行。
      
      月王朝坐势玄冥大陆东南,地势地平,膏腴之地,一马平川,一碧千里。
      
      各式产业如火如荼荼,日新月异均投发展,花容并盛。百姓安居乐业,且民风敦风厉俗,尚未见穷陬荒滨,貊乡鼠壤。
      
      唐代作家杜牧,撰笔阿房宫序,字句典故奢华,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这月王朝皇宫虽不汲及这般,却别有一番蕴意,宫殿占地面积百余里,各个殿宫耸立,黄瓦红砖,绿树遮掩。
      
      上元宫节,夜色遮掩,初感之观,只觉得豪华阔约。如此景观,到不颇失为良地一方。
      
      但宫苑内宅,勾心斗角却从未止歇,只会越发洪烈。少言由此想到自己以后,身为皇家长媳,不免有些心悸。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自己的一些伎俩还不够玩的。
      
      正值思绪思番期间,突然察觉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了握,抬首触及一双深深琥珀眸,似千里冰雪,银装素裹,无端诱人。
      
      脚程缩短,宜兰殿殿宫形状轮廓顿显。
      
      少言眸光四下扫视,大殿四周,树木参天,金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近乎朦胧的眼府光芒,纸醉金迷。
      
      “弯弯可是怕?”低声询问。
      
      “有长渊在,尘世有何可惧?”
      
      唇线轻启,声色微微,少女星眸皓齿,目若青莲。反问所言,心思却是极大程度的取悦了夙野。
      
      中常侍在旁,一时心下震惊,面上却不动声色。
      
      夙王殿下素来清冷矜贵,何时见过这般温言细语,饱含宠溺,再看,紧紧攥握的双手,真真是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嗯。”提步进殿。
      
      “夙王,夙王妃到。”中常侍尖细的嗓音吆喝道。
      
      余声绕梁,殿中众人一时沉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很忙,真的很忙,作者习惯久久盘桓,而后竞技提升,你们就当我去野区打野收获经验值了,我说了不会弃坑就定然不会。
    一诺既出,万山无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四阿白、3677999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