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卧底的组织吃枣药丸[综]

作者:听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不是我说,贫民窟信息流通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啊?
      
      才一个晚上而已,贫民窟一个金发小姑娘在赌场赢走了几百万日円的事情就在这里流传开了。
      
      还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我听到的版本就有很多——
      
      说我闯进赌场抢走了几百万日円的、摸进赌场偷走了几百万日円的、出老千赢了几千万日円、又或者一个人端着枪冲进赌场大肆劫掠……
      
      谣言就是这么产生的。
      
      每一个人都会基于各种理由而自我进行艺术加工,将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变成“都市传说”,最后最普通的那个反而才会是事实的真相。
      
      我在外面晃荡了一圈,默默地将棒球帽的帽子压低,遮住了我额前的金发。还好我比较有先见之明,早上的时候就从别人手里买了一顶帽子,好歹可以做个掩护。
      
      我出门是买面包去了。
      
      芥川银还没醒,芥川龙之介嘴上挺凶的,最后还是坐在病房里守着他妹妹。况且芥川龙之介目前还算是个病人——虽然这个病人一个人能抵几十个,但总不可能指望那个黑心医生给我们三张嘴提供早餐吧?
      
      就算他给了早餐我也不敢吃,谁知道里面会不会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毒药?毒死了我们也正好,贫民窟不缺这三具尸体,身上的钱当然也都归他了。
      
      总而言之,最后出来跑腿的人是我。
      
      敢在贫民窟这种地方开店的,多多少少背后都有点势力。我在买食物的时候注意到了店员看到我时奇怪的目光,在我背过身去的时候,他似乎还给谁偷偷打了电话。
      
      老兄,你就算缩在哪个小角落里打电话,对我来说也跟在我耳边说话没什么两样。
      
      我概括一下这个老兄的报告内容,大概是这样的——【我找到那个在赌场赢钱的小鬼了,就在店里,报告大哥让他快来宰这个肥羊。】
      
      唉,又是一群来找死的,顺便能给我免费送个快递来。
      
      我心情愉悦地结了账,提着炒面面包和热牛奶走出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店面。那个店员还在看我走时离开的方向,紧张地向电话里的【大哥】报告我移动的位置。
      
      这伙人来的实在是有点慢,我都快走到诊所门口了,这群人还没来堵我。
      
      搞什么啊,在贫民窟还不讲究一点效率么?要打就快打,不要影响我吃早饭——我可是还在长身体啊。
      
      在我超能力的覆盖范围内,我立刻就感知到了脚步神过的出现。急促而沉重、拿着武器、人数很多……嗯,三个、五个、大概八个的样子?
      
      离诊所只差一个拐角了,我没继续往前。在那里搞定这群人的话可能会对芥川银的休息造成困扰,不如就地干掉他们算了。
      
      我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就站在路中央等他们。
      
      贫民窟的小集团并不少,异能力者也是有的,像芥川龙之介这样的独行侠几乎没有。毕竟哪个组织都会捧着这些稀少的异能力者,能被人追捧、吃喝不愁的话,干嘛还要自己辛苦去求生呢,这不是傻么。
      
      就八个人的小分队,对付一个小姑娘当然是绰绰有余——但也不动动他们生锈的小脑瓜子仔细想想,能从赌场里活着、安全地走出来,这代表了什么?
      
      这意味着我不是异能力者、就是背后有人。
      
      所以这八个人完全就是来给我送人头的嘛。
      
      在他们冲过拐角,一个不落地出现在我面前后,我从衣兜里展开了从黑衣医生那里摸来的手术刀。这种刀很轻巧,薄而锋利,一切都是为了可以轻易割开人体的皮肤而设计的,至少我拿着还挺顺手的。
      
      在我即将冲上去的那一刻,剧烈的能量场开始波动,黑色的织物化做尖刺、突破空间的封锁,将八个炮灰毫不留情地捅了个对穿。
      
      我的视线里只剩下身体悬空、被黑色尖刺贯穿的人影,他们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鲜红的血液很快浸湿了衣物,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连灰尘都被染上了血红的颜色,空气里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
      
      我回过头,芥川龙之介缓慢地从我身后走过来。
      
      他并没有恢复好,被空气中过于浓厚的血腥气息呛地剧烈咳嗽起来。
      
      我一惊,怕他这一咳嗽会牵动刚刚缝合好的伤口。
      
      “你没事吧?”
      
      我扶住芥川龙之介,帮他顺了顺后背。虽然这么做可能并没有什么用……。
      
      芥川龙之介逐渐缓过来之后就拿那双灰色的眼睛盯着我扶住他的手。我一僵,知趣地将手收了回去。
      
      靠,这是嫌弃我还是怎么地?我堂堂一个美少女主动跟你肢体接触哎?!
      
      “伤口不要紧么?你还没恢复好吧?”我犹豫了一下,低声问他。
      
      我们俩谁都没对这满地的尸体表示异议,这大概算是贫民窟的特色风景,走两步就能看到各种尸体,从饿死的到吓死的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死法全都有。
      
      “我不是答应了么?”芥川龙之介捂住嘴唇,嘶哑的声音从他的指缝间泄漏出来,“我不打算做一个失信的人。”
      
      “话是这么说……”我顿了顿,将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自己也可以打赢他们的。】虽然这是事实,但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的话好像会有点ky,如果这是个可以显示好感度的游戏的话,那么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说不定就会得到这样的提示——
      
      【芥川龙之介好感-100】
      
      “谢谢你。”
      
      最后我憋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芥川龙之介瞟了我一眼,“不用。”
      
      他朝我伸出手来,我愣了愣,跟他对视了几秒,最后在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和向下看去的眼神中明悟了。
      
      他这是让我把早饭给他拿着。
      
      我一瞬间有点感动。我本来以为芥川龙之介这种在贫民窟长大小孩大多都不通人情世故,根本没有什么帮女孩子拿东西的意识……
      
      但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就算是芥川龙之介这样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试人命为草芥的人,也会有这样温柔的动作。
      
      “芥川君也是个温柔的人啊。”
      
      “你在说什么?”
      
      芥川龙之介大概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放屁的鬼话,侧过头来皱眉看着我。
      
      我笑了笑,转移了话题,“银已经醒了么?”
      
      “醒了,在等我们回去。”芥川龙之介走在我的后面,他落后我一步,这样的话就算有人从后面袭击也可以先被他解决掉。
      
      答应了就要做到,这大概是芥川龙之介的温柔吧。
      
      穿过走廊和狭窄的门厅后,我和芥川龙之介回到了病房之中。芥川银真的是个持家懂事的女孩子,这短短的时间里病房已经被她收拾干净了。
      
      松软的被子叠地整整齐齐,床单上整洁地没有一丝褶皱。
      
      “你们回来了么?”
      
      芥川银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担心。
      
      她也的确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她的哥哥可以说是站在整个贫民窟的战斗力巅峰了,有这么一个牛逼的大佬护着她,想来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至于她哥哥就更不用说了,大概只有别人担心那个当芥川龙之介的敌人的人吧。
      
      “你们还是小孩子,都还要长身体嘛,我买了热牛奶。”
      
      我将三瓶牛奶一瓶一瓶地拿出来,放在小桌子上整整齐齐地码好。
      
      “小孩子……?”芥川银迟疑着说,“你不是比我和哥哥都要小么?”
      
      “……哈?”我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你从哪里看出来这一点的?”
      
      “就……身高?你看起来比哥哥矮多了嘛,可能……还没我高……”
      ,
      在我的视线里,芥川银的声音缓缓低了下去。她应该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表情逐渐变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被比自己小的小妹妹说了这种话,太扎心了吧???
      
      虽然我现在只有一米四八,可这不代表我不会长高!
      
      “……其实我14岁了哦,应该跟你哥哥的年纪差不多大。”我僵硬地微笑着,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讲这句话说出来。
      
      最气人的是,这时候芥川龙之介也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盯着我。虽然这视线一闪而逝,但我立马就读懂了他这句话里的意思——你这小矮子居然跟我一样大?
      
      突然为我读懂空气的能力感到了悲哀是怎么回事啊……
      
      芥川银有些不安地看着我:“那个、不好意思?”
      
      “不,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在流泪。
      
      ***
      
      我不知道芥川龙之介这人是为了省钱逞强还是真的恢复力惊人,他第二天的下午就不愿意在病房里在修养下去了。
      
      我和芥川银跟小媳妇似的,都对这件事表示反对意见,然而我俩都没办法阻止他。
      
      我倒是可以暴力镇压或者嘴炮,但现在我的人设可是异能力弱小的楚楚可怜白莲花啊,怎么能做出那种崩人设的事情来呢?
      
      遇到的送快递和送人头来的人倒是不少,一波一波的大概几十人左右,无一例外地全被芥川龙之介给干掉了。这些人身上的各种东西加起来又是一笔钱,尸体也可以当一笔财富,不少有特殊癖好的人会买下尸体、研究机构也会私下买回去做研究用。
      
      但我和芥川龙之介都不乐意拿尸体去做这种买卖。
      
      我等了今天一天,都没遇到那个研究机构派来的人——别说来抓我了,连来观察我的人怕是都没有。
      
      要说这中间有什么原因的话,大概只可能是因为芥川龙之介了……毕竟他很强。
      
      我想了想,打算套一套芥川龙之介的话。在贫民窟的街道上随意闲逛的时候,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他:“我之前去那个赌场的时候听说这边还有一个研究所在进行一些秘密活动,你知道么?”
      
      “嗯?”芥川龙之介想了想,回答了我这个问题,“啊,那个研究所的话,在私下找一些异能力者。”
      
      他看了我一眼——我发誓,我能从他眼睛里看出不屑和鄙夷的神气来。
      
      “他们最喜欢抓你这种弱小的异能力者去做研究。”
      
      “你说的什么话!明明我也很厉害的。”
      
      我清晰地听见芥川龙之介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以此来表达他对我实力的不屑。
      
      芥川龙之介这个垃圾弟弟归还这么嚣张,迟早有一天你会被我按在地上接受暴力教育!!!
      
      “那他们找过芥川君么?”我按捺下心底想要揍人的冲动,安静地微笑。
      
      “找过。”他随意地回答,在看向我时唇角勾起了一点微微的弧度,“被我杀了。”
      
      ——果然啊。
      
      那这么说的话,这群人到现在还没来找我只有可能是因为芥川龙之介了。
      
      贫民窟的异能力者极其稀少,像我这样年纪小、攻击力并不太强、又好掌控的异能力者实在不多了,并且在我从赌场里搞了那么一出后,他们没道理会不知道有我这个存在,也不可能放过我这么一个完美的实验材料。
      
      所以只可能是他们在忌惮着谁。
      
      比如,在贫民窟早有恶名的芥川龙之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按照这个进度,大概22章的时候黑时宰能出场!
    以及,想找我聊天唠嗑瞎扯的,指路评论区(。
    ——————————
    再推一下我滴基友猪猪凉的新文!CP是中也www
      《[综]我的英雄执照保不住了》
    我的名字是花岐葵,毕业于雄英3年A班,目前是活跃在一线、超越[爆心地]成为年度最像反派的英雄。
    我一直以为我处在一个游戏世界——毕竟我的个性天生就能够看到血条和LV等级,还手握非洲人抽卡技能
    就在一个月前,我被我的男朋友分手了,那家伙一夜之间人间蒸发,甚至还带走了所有我和他的照片。
    呵,谁年轻时候没遇到过个把渣男(点烟)
    亏我当初在看到我前男友头顶上LV.???的时候以为他是个没有个性的菜鸡,辛辛苦苦在枪林弹雨中维护和平养家糊口。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结果某一天英雄「Deku」将那个帽子从不离身的港口黑X党干部之一的照片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掐指……算都不用算,这人化成灰我都认识。
    看着那个从天而降,一脚踩住罗生门,在飞扬的木屑中缓缓站起来的赭发男人,我现在满脑子都是
    ——日,我的英雄执照保不住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中也正面上我、清安、鹿人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Emotional 5瓶;藤丸家的曦 3瓶;天道酬勤 2瓶;风靡大众蜘蛛侠、霂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