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卧底的组织吃枣药丸[综]

作者:芝士奶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到此为止吧。”
      
      我跟在芥川龙之介身后停下脚步。
      
      “我的雇佣到此为止了,这两天的时间里感谢你的帮助。”
      
      芥川龙之介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我,“你确定么?”
      
      “我确定。受到你的照顾,我十分感谢。”我双手按住膝盖,向他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直起腰之后我才多解释了两句,“你看嘛……已经两天了,来找茬的人都是一些小混混什么的,身为异能者我也完全可以解决掉嘛,所以就不用麻烦你做我的保镖了。”
      
      “我明白了。”
      
      芥川龙之介并不是很关心我解释的话,他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走掉了。
      
      ——什么啊,一点道别的话都不留给我。
      
      如果顺利的话,马上我就要进入港口黑手党了。再见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都不知道珍惜一下我这个贫民窟难得一见的美少女么?
      
      暮色西沉,火烧云泛红的霞光被旋转落下的树叶剪碎,在灰白的墙壁上投下斑驳的影痕。少年身形瘦弱,双手插在黑色外套的衣兜里,四周安静地只剩下他远去时沉缓的脚步声,落日下少年的背影细细长长。
      
      “再见。”
      
      我的声音很轻,轻地几乎要弥散在风中。
      
      但我确信,芥川龙之介——他听见了。
      
      ***
      
      搞定了芥川龙之介,我就重新回到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状态。
      
      这下总该来抓我了吧!!!再不来抓我就真的说不过去了喂!!!
      
      要是真的不来住我的话……难道我还能自己主动送上门去说“你好我觉得我作为实验材料还是挺不错的我主动倒贴你们需要吗”这种话么?
      
      人家怕是立刻就会把我扫地出门加上毁尸灭迹的吧!!!说不定还会敲开我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糨糊。
      
      从我和芥川龙之介道别、各自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就能敏锐地感觉到有目光一直注视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如影随形。
      
      果然,只要我离开了芥川龙之介,忌惮罗生门能力的一些人就会开始有些小动作了。
      
      有了钱我当然没必要再委屈自己装小可怜了,轻松愉快地去去旅店开了房间住下了。感谢贫民窟这地方的混乱程度,只要有钱就能做到任何事情,身份证明这种东西完全可以轻松揭过。
      
      我拿到了房间的钥匙,踩着吱嘎作响的木质楼梯上了二楼的房间。
      
      在我进入房间、锁好门锁的那一刻,一直注视着我的目光终于消失了。
      
      看来他们还不至于偷窥少女的房间……该怎么说呢,夸他们还挺有绅士风度么?
      
      我进入房间之后首先观察了一圈,确认这个旅馆里没有装那种微型的针孔摄像头。想来这么破烂的旅馆也没什么钱来装这种价格比较昂贵的东西,毕竟这里上贫民窟,没什么人有钱到住旅馆——这么看来,这旅馆还没倒闭还真是个奇迹。
      
      我没带什么衣服,身上这一身我已经穿了三天了,洗澡也只是匆匆擦拭了身上的污渍,现在的我的味道大概不怎么好闻。
      
      我身为空气使,不想闻到自己的味道当然就可以随时随地屏蔽掉啊。
      
      我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扯了扯衣服的下摆,最终嫌弃地决定去重新买一身衣服穿。反正我现在是个有钱的小姑娘人设,不臭美一下倒对不起我这几天努力地演戏了。
      
      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通过超能力我可以感知到这个房间内的活人只有我,绝没有别人。我走到镜子跟前,用手指尖点在明净的镜面上——这家旅馆还真是鸡贼啊,洗浴室的镜子居然不是单面镜、而是双面镜。
      
      这旅馆干这种破事想必不是第一次了,看起来就很熟练的样子。
      
      我顿了顿,没打算去找店家的麻烦。说到底,只要我有能力不让自己被偷窥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与我无关,何必做些多余的事情横生枝节呢?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进入港口黑手党。
      
      ——据说那位森首领是个死萝莉控。
      
      问题是我已经超过了萝莉的年龄了,就算看起来像萝莉也不是真萝莉啊……暗杀什么的,虽然是我擅长的事情,但是要在异能力者众多的港口黑手党成功暗杀,基本等同于天方夜谭。
      
      所以组织的boss是真的脑子进水吧,这么下去我看这破组织起码得有一半的人会反水。
      
      我才14岁啊,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些我不该承受的压力?
      
      什么政府、Scepter4、组织全都是滥用童工的黑心资本企业。
      
      我能怎么办呢?又不能搞罢工、反水的风险有点大、辞职的话就这么放弃了三份工资有点傻逼……就只能这么熬下去了。
      
      我真是好惨一女的。
      
      ***
      
      晚上的时候我顺这人多的地方走,去了附近贫民窟之外的商业街买了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白衬衫百褶裙,这副打扮就给人一种很乖的感觉。
      
      从我出门的那一刻起,注视我的目光就一直持续着没有消失,但可能因为这附近人流量比较大、而我又一直往人多的地方走的原因,让他们没机会下手。
      
      我当然要找人多的地方走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把自己撺掇地整洁一点,以免等下被绑走的时候那群人看我身上脏兮兮,要是他们扒了我的衣服给我清洗身体——这是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接受的!
      
      身边人潮涌动,缠绕在装饰物上的星星灯发出闪烁耀眼的光亮。挂在门口的风铃叮叮铛铛,铜制的铃舌因为轻微的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在贫民窟之外,这个世界突然就充满了颜色和欢心明媚,再没有人能看到欢笑之下的眼泪、似乎人性的丑陋面全都不复存在一样。
      
      我站在橱窗前,从玻璃的倒影里大量我自己的身影——金色的长发被我妥帖地打理成了两个低马尾,白衬衫扎进长到膝盖的百褶裙里,绀色的裙摆下露出穿着白色短袜的小腿来。
      
      衣着OK。
      
      这次我是主动往人流量少的地方走的。
      
      为了不被怀疑,我选择的是一条比较正常的回道贫民窟的路,基本不会有人会从繁华的商业街去往贫民窟,所以这条路人少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一边走动,一边在进行思考。
      
      贫民窟的人流动很频繁,不会有人能查到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弱小的异能力者隐藏自己、或者寻求强大异能力者的庇护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为了拯救自己的庇护者暴露自己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况且也不会有谁想主动送上门去当实验材料,因为你不会想到这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研究机构里究竟有什么可怕的研究在等着你。
      
      如果是一直想要除掉他们的港口黑手党的话,这种暴力组织才不会干潜伏这种事情,按照他们的风格只会是带着部下来武力镇压。
      
      综上所述,那个研究机构应该不会觉得我是别有目的故意要去研究机构的。
      
      当然,要以这个研究机构作为跳板进入港口黑手党的话,我还有点其他的准备工作要做。
      
      毕竟我不是神仙,鬼知道港口黑手党什么时候会来把这个倒霉催的研究机构给毁掉啊。我联系了种田长官,在必要的时候我会放出信号作为标记,而据说潜伏在港口黑手党当卧底的异能特务科的前辈就会暗中推动这件事情的合理发生。
      
      这样,这个计划基本完成了。
      
      我的超能力一般来说,是以我为圆心均匀分布的。现在我只需要将覆盖范围从圆变为直线距离,就可以感知到很远的地方——这个距离是我计算过的,刚好可以覆盖到约定的那个联络点。
      
      我只需要发动超能力,在那个特定的地点留下记号,接下的事情就交给种田长官了。
      
      做完这件事后我就放松了,现在我只用等着被抓就万事大吉了。
      
      之前那个一直注视着我的目光缓缓地开始靠近,这大概是打算对我出手了。在这个异能力者靠近到我“应该”能感知到的范围之内后,我从百褶裙的口袋里摸出手术刀,毫不犹豫地朝那个异能力者刺过去。
      
      这人早有准备,单从体术方面来看的话我确实干不过他……我的体术在经历异能特务科和波本的折磨后总算稍微进步了一点,但真的也就一点,单挑早有准备的异能力者我还是只有被撂倒的份。
      
      我猜测这个人的异能力大概是通过气味追踪,是控制空气的支系能力,如果不是我不能明显地使用超能力的话,我完全可以反过来控制他。
      
      我闻到气味中有迷药的成分,但是很可惜,这对我并没有什么卵用——当我的超能力屏障不存在么?
      
      为了任务,我还是假装自己被这种拐卖小孩子的拙劣手段给阴到了,缓缓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我听到这个异能力者打了个电话,叫来了一辆车和另一个人。这俩人丝毫没有怜惜之心地拽着我的手臂把我拖上车,以防万一还给我蒙上了头套。
      
      “有必要么?”异能力者啧了一声,“她这一觉可以睡三个小时,绝对不会醒。”
      
      “做科研需要的是谨慎。”
      
      另一个男人这么回答道——他果然是那个研究所的人。在他靠近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消毒水味儿。
      
      “啧。”
      
      我被这两个人,塞在后备箱里——明明后座即没放东西也没人坐吧?实验材料没有人权的么???
      
      ***
      
      “晚上好,这位小小姐。”
      
      有着侧分刘海的A先生端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向我。
      
      我靠,这男的居然还真的跟这个研究机构是一伙的啊!怪不得——
      
      “晚上好。”我强装镇定地对A先生笑了笑,伪装我不示弱的表象,“这位先生。你们带我来这里是想干什么呢?”
      
      我现在的处境是双手和双脚都跟拷问犯人似的被拷了起来,带着镣链,还换了天下研究所可能都在同一家厂里批发的白色衣服——这衣服不是别人给我换的。
      
      我掐准了时间,在关键时刻“苏醒”了过来,并且十分抗拒有人想要扒我衣服这件事情。最后被逼的只能让我自己换,当然,是在女性研究员的监视下自己换的。
      
      我身上的卡、手术刀都被收走了,有可能当作武器的东西更是一样都不会放过。
      
      “你可以称呼我A先生。这里需要你的配合,做一些研究。”A先生单手撑着下颔,好整以暇地对我说道,“希望你可以听话一点,不然会很痛苦的。”
      
      这个房间并不宽敞,四四方方地只有无穷无尽的白色,摆设活像个审讯室。
      
      “你是从什么时候盯上我的?”这种时候自报姓名的都是傻缺,反正我也已经进来了,就轻松愉悦地开始跟A先生瞎扯闲聊,“是赌场么?”
      
      “A先生您输给我的那次?”
      
      我挑衅地对他笑了笑。
      
      这个A先生的权利似乎并不是很高的样子。如果他也是这个研究所背后的资助人的话,那么可能也就是个小虾米的程度。他的赌术确实不咋地。
      
      看看,就被我挑衅几句,这位A先生就已经沉不住气了。我的超能力很诚实的告诉我——他的气息有了一瞬间的紊乱。
      
      “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要嘴硬么?”他倒没板着脸,这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侧分刘海露出的另一只眼睛同弯起的唇角一样,最后在脸上形成了一个相当诡异的弧度。
      
      “这是事实。”我安静地微笑,“要再来跟我赌一局试试看么?A先生。”
      
      “现在的我可没法出老千,只靠赌术,要来一场么?”
      
      A先生眯了眯眼睛,从椅子上起身,慢慢踱步过来。他站在我的跟前弯下腰,对着我露出一个微笑来。
      
      “小小姐,你这招可不太高明。”
      
      “既然你要跟我赌,那么必然有赌注。你是想要我放你走吧?”他慢悠悠地说着,用猫抓老鼠般居高临下的眼神观察着我脸上缓缓变化的表情,“可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在看到我已经沉下表情的时候,A先生满意地退后一步。
      
      “总会有机会让你尽兴的。”
      
      “但不是现在。”
      
      他挡住我的视线,在审讯室门边的刷卡器中输入密码。轻微的咔哒一声响过后,我看见了缓缓打开的白色大门。这扇门看起来就挺厚实,看样子足足有十厘米厚,这是怕谁轰了他们的审讯室么。
      
      “那么,祝你好运。”
      
      A先生站在门外对我微笑着挥了挥手。
      
      ……干什么,这架势搞的好像我会死一样。
      
      种田长官应该已经联络了在港口黑手党卧底的那位前辈,接下来就看这位前辈的办事速度了……这决定了我会在这个鬼地方呆上几天。
      
      A先生走后,另外的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带着我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期间我经过了写着实验室标牌的房间,只可惜这里没有窗户,只凭借感知能力的话还是没办法精确地搞懂内里的构造。
      
      最后那位研究员把我带到了大概是安置像我这样的实验材料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设置了许多太空舱一样狭窄而逼仄的小房间,进入这个房间之后可以取下手铐和脚镣,但出来时必须戴上——这是为了克制异能力者,毕竟能当上实验材料的,基本都拥有异能力。
      
      不管你是菜鸡还是牛逼,只要戴上手铐脚镣,再牛逼哄哄的能力也得打个折扣。
      
      这群研究员貌似也不是骗资金吃白食的机构,对异能力的研究多少还是有点用的。比如这个手铐和脚镣就有些抑制的作用。
      
      但也仅仅只是稍微抑制了。
      
      戴上这玩意儿之后,我身体里属于青之氏族的能力就开始变得微弱了起来,能量波动并不活跃。但我的超能力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对异能力起抑制作用的抑制器居然也对青之氏族的力量起作用,那这么看来的话,也许异能力的本源和王权者力量的本源处于同一个力量体系,在本质上它们是互通的,只是表现的形式、出现的形式并不相同、且大相径庭。
      
      而超能力则不属于这个力量体系。
      
      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理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真对本力量体系做出的一些措施,基本对我的超能力没有作用。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类似于幻想杀手之类的能力哎……如果有的话我倒是可以试验一下看看,如果这种无效化的异能力也对我没用的话,那在这个世界我岂不是无敌?
      
      哦……也许还有个齐木楠雄能跟我硬刚。
      
      我记得异能特务科那边的资料里,港口黑手党有一个叫做太宰治的人,异能力名为人间失格,作用跟幻想杀手差不多来着。
      
      都怪我没仔细看两眼种田长官给我的资料,现在基本只能想起来一点——我只能把人名跟异能力对上号。
      
      不过这个异能力听起来好像不是武斗派的……估计是个跟上条当麻差不多的傻猩猩人物。
      
      这种的我一个可以打十个。
      
      ——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即将遭遇我人生中最大的阴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时宰和织田作上线倒计时。
    因为第一人称,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的出来……现在的弥生整个人都很飘,她自认为在智商和武力上能压制自己的只有一方通行,所以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优越感。
    然而宰会教她做人(。
    弥生智商高,但术业有专攻嘛,学术界大牛玩推理肯定玩不过名侦探啊,弥生的心眼没有宰和陀总多。
    然后还有一件事,就是这篇文大概快入v了,已经跟编编商量过了,之后会在文案挂公告的qwq
    本章惯例发红包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狸猫的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ystina 9瓶;椰子奶昔 2瓶;eiffel giris雨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