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卧底的组织吃枣药丸[综]

作者:芝士奶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没事的……哥哥休息一下吧。”
      
      芥川银守在病床旁边,低垂下眼帘对芥川龙之介说道。
      
      芥川龙之介躺在病床上,脸色同一片白色的床单一样苍白地可怕。他骨节分明的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银针刺进他的血管里,病房里只剩下安静的呼吸声和点滴落下的声音。
      
      无色透明的液体通过输液管被缓缓推进芥川龙之介的血管里,病房里过于安静,带着消毒水气味的空气异常催眠。
      
      身体自我修复的机能开始发挥作用,芥川龙之介蜷缩起来的手指缓缓舒展开来,在沉静的灯光下缓缓阖上了双眼。
      
      在确认他确实睡着了之后,我才敢轻声说话。
      
      “他看起来好累啊。”
      
      “嗯。”芥川银往床头柜的水杯中倒入热水,轻轻为芥川龙之介掖了掖被角,“……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哥哥他身体不好,还要一直为生存操心,我……”芥川银顿了顿,才接着往下继续说,“我也是哥哥的累赘,一直以来都是哥哥需要担心和保护的对象。一直在想——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帮助到哥哥呢?”
      
      “现在,大概我终于可以做到一点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了吧,我已经不想再当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累赘了。”
      
      “想帮帮辛苦的哥哥,哪怕一点也好。”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保持沉默。对于他们兄妹俩,我无法感同身受,只能在一定程度内表示理解。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是我所不曾经历过的,他们的苦痛、挣扎全都会成为烙印在人生中的最深车内的印记。
      
      最后我只低声说道。
      
      “……辛苦了。”
      
      芥川银撑住病床边的扶手,闻言抬头对着我微微笑了起来。
      
      “不……我要谢谢你才是。”
      
      她顿了顿,对我弯腰鞠了一躬。
      
      “那十万日円,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
      
      “真的,非常感谢。”
      
      在贫民窟这种地方,这种知恩图报的乖巧小姑娘真的是非常少见了啊——芥川银简直就是贫民窟这泥石流中的清流,贫民窟硕果仅存的良心。
      
      “没事,不用太着急。”我摆了摆手,开玩笑地说,“我也不差这一点钱嘛,毕竟我可是手握百万巨款的人。”
      
      “如果段时间没法还上的话也没有关系,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吧——说不定我以后还有需要你们帮我的时候呢。”
      
      我没有说什么“不用还”之类的假意施恩的话语,不求回报帮他们只会让我看起来别有企图——无事献殷勤,无缘无故的别人凭什么帮你?真要无求无报才是真的有问题。
      
      “你救了哥哥、帮了我,本来就该欠你人情的。”芥川银将几件事分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认真地看着我说,“所以十万日円的事还是不一样的。”
      
      “好吧。”我说,“既然你坚持的话。”
      
      芥川银留在病房里照顾沉沉睡过去的芥川龙之介,我轻轻掩住病房的门,那个长着青蛙脸的黑心医生在门外等着我。
      
      他看到我之后立刻笑容满面,一边用食指和拇指相互搓来搓去,一边用谄媚的声音笑道,“病房嘛2是按时收费的,这个就……”
      
      “您懂得吧?”
      
      “按时收费???”我不可置信,“你这个诊所是不是太黑了?”
      
      “哪儿能呢,我这个诊所绝对价格公正童叟无欺啊!小姑娘你看看,这诊所的护士医生全被我一个人承担了,这门面费还有医疗器械都是要钱的啊,况且……”医生撇了撇嘴,“贫民窟的病人哪有钱一住就是好几天呢。”
      
      他说的确实是这样。
      
      贫民窟的人恐怕连来诊所看病都有些无法承担,更不要说在这黑心诊所的病房里住上个几天。治病要钱、贫民全部的身家怕是掏空了才够付一次诊金。
      
      “钱的事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会付的。”我看了一眼病房,“但是你得保证——让他尽快好起来。进口药也没关系,请尽管用吧。”
      
      “好的好的,那当然没问题。”
      
      医生眼前一亮,笑得比之前更开心——进口药可是更大一笔钱!
      
      我一边微笑一边在心里骂娘。
      
      妈的,黑心医生黑心诊所,我看你迟早破产倒闭!
      
      在哄走黑心医生之后,我再次回过头看向芥川银和芥川龙之介所处的病房——刚才我察觉到了。
      
      芥川银就站在一门之隔的那一边,不过短短几米的距离,这个小破诊所的建材看起来也不太过关的样子,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我还害怕这不会是个豆腐渣工程吧?总之这的隔音在我看来是很垃圾的,这隔音有意义么?
      
      就跟在蛋包饭上淋蛋黄酱一样毫无意义嘛。
      
      我可以确定,芥川银绝对听到了我跟医生说的话。
      
      进口药我都敢让医生随便用,就算是她也明白这绝对不会是区区十万日円就能解决的了的,恐怕我还会倒贴更多的钱。
      
      那么问题来了,我这么不遗余力、甚至不惜倒贴钱地帮助芥川兄妹,到底是为什么呢?在芥川银看来,我究竟是人太好心、又或者是别有目的呢?
      
      ——这其实就跟学校里做国文试卷的赏析题一样。
      
      考生在试卷上写下这段话表达了作者的什么感情、烘托了怎样的氛围、达到了怎样的目的等等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作者本人如果还在人世的话,大概会很无语地说出这种话来——“我写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啊!”
      
      所以,我怎么想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本身是真的好心想帮一帮小可怜,芥川银这种在贫民窟生长大的孩子也绝不会相信会有人这么好心的。
      
      他们见识最多的就是人性的黑暗面,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的话我只会是别有目的。
      
      唉,他们还是太年轻了,玩心眼还是玩不过我这种实际16岁的大人啊。我一瞬间为成功玩弄了这几个小屁孩而感到了一点得意,但几秒钟之后就开始反思,我干嘛要为耍了几个小朋友感到得意啊?
      
      果然是被波本压抑太久了吗……要知道,我上一次这么得意还是因为成功骗到了一方通行。
      
      最后发现自己被使唤了的一方通行把我按在地上暴打,连我哭着喊“求求了不要打脸”也没用,那一次过后我都不敢出实验室去见人。
      
      顶着个猪头,谁乐意出去被人笑话啊。
      
      一方通行死直男,活该被人叫口口子!!!
      
      我在心里骂完一方通行之后瞬间感到通体舒畅,这个没有一方通行存在的世界真的是太美好了,曾一度被一方通行所支配的恐惧我早已淡忘。
      
      去给黑心医生预支了费用之后,我返回了病房。
      
      芥川银握着双手,站在病房门外等我。在听到我靠近的脚步声之后她匆忙抬起头,五官精致的脸上神色严肃而认真。
      
      “安室,你帮我们……”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她犹豫着说,“我和哥哥并没有积蓄,既没有权利也更没有地位,你想得到什么呢?”
      
      少女不行啊,竟然打直球。要是几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我而是什么黑心资本家的话,你可就只有被拆骨头分吃掉、还会被骗的心甘情愿倾家荡产的命运了。
      
      “我听说你哥哥很强,是吗?”
      
      一提到她的哥哥,芥川银的目光立马警惕起来,“哥哥确实很厉害,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也是异能力者吧?”
      
      “也没什么,刚才在赌场那里好像得罪了人。”我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放下心来,“虽然我的确是个异能力者,但我可比你的哥哥弱小多了。你看——”
      
      我的手掌心中浮起幽蓝色的光芒,在我手心上缓缓绕城圆圈旋转着,颜色绮丽的光晕将周围渲染成浅浅的蓝,蓝色的光点逸散开来,沉浮在无垢的空气中。
      
      “很漂亮对吧?其实不怎么好用呢……”
      
      “所以我想聘请你的哥哥作为我的保镖,保护我几天。”我收拢手心,幽蓝色的光芒被我蜷缩起来的手指轻轻捏碎,“所以我也希望你的哥哥可以尽早恢复实力,那样对我来说才会更加安全。”
      
      “……这件事情,我需要询问哥哥的意见。”芥川银看起来接受了我的这个理由,“但是,应该问题不大。”
      
      “好的,”我礼貌点头,“那么就拜托你了。”
      
      ***
      
      芥川龙之介苏醒过来是第二天的清晨。
      
      我抢了那位黑心医生的办公室睡了一晚,外面的治安和环境都差劲的要命,我何必舍近求远、还要再花一笔钱跑到外面去住呢?
      
      我打着呵欠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芥川龙之介已经站在走廊的窗边了。少年的面容沉静俊秀,安静无声地看向窗外。
      
      他也不知道是哪搞来的外套,昨天明明没穿上的,现在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黑色的外套和内里的衬衣都是看起来很陈旧的衣服了,洗的有些发白,但衣服的每一根褶皱都被整理的清楚分明,看得出来这位有名的异能力者其实不是洁癖就是强迫症。
      
      我朝病房内望了一眼,芥川银还趴在床边沉睡,丝毫不知道她的兄长早就起床了——小姑娘还是太年轻啊,就你这警惕性,够你和你哥死八百次不同花样的了。
      
      “芥川君醒了么?伤口感觉如何?”我知趣地站在离他三米开外的地方,时刻警惕着他突然发动异能力想对我做些什么。
      
      “你想干什么?”
      
      虽然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但我并不喜欢复读啊……
      
      但这次面对的人是那个牛逼的异能力者芥川龙之介,不能再用之前跟芥川银说话时那种逗小姑娘的态度了。我只好用极尽温柔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我昨晚对芥川银说过的话。
      
      老实说,其实我觉得我刚才的语气真的足够恶心……好吧,看起来芥川龙之介也觉得挺恶心的。我已经看到他微微抽动的眉角了,现在还没发作只是还在忍耐。
      
      “只是暂时保镖的话,没有问题。”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勉强,仅仅说了几个字就难受地咳嗽起来,“但是,如果你有什么别的企图的话……”
      
      黑色的外套即刻化作尖刺向我袭来,还好我早就做好了会被袭击的准备,青之氏族的力量立刻涌入我的手掌心,没有称手武器的情况下我只能硬抗,靠着这股力量的保护硬生生接下了芥川龙之介的攻击。
      
      “我绝对,”
      
      他微微嘶哑的声音中含着森然的冷意。
      
      “杀了你。”
      
      啊……果然出门在外养家的人就是不太好对付啊,动不动就说打打杀杀的,银可没有这么粗鲁。
      
      “那当然,如果我想伤害你们的话,你随时可以对我动手。”当然不打算伤害你们啦,只是借你们——借你芥川龙之介,当个跳板而已。
      
      ——当我进入港口黑手党的最佳跳板。
      
      “啊,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锤了一下手掌心,猛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来。
      
      “我是安室弥生。”
      
      站在我对面的少年捂住嘴唇剧烈咳嗽起来,缓和过来之后他才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看向我。
      
      他抿着嘴唇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凶恶、不太好接近,少年的身形在日出的微光下显得异常单薄和孱弱。
      
      “芥川龙之介。”
      
      这是我和芥川龙之介之间,正式的、第一次见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个bug,16章的时候弥生对银自我介绍时说的名字应该是“安室弥生”。
    本章惯例发红包www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ki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陌兔子 12瓶;stelinc 10瓶;采蘑菇的小兔子 5瓶;喵是只三花喵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