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只有我是人

作者:凤久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杀人灭口

      唐飒翘了课,按照地图指示找到了矗立在非大正中央的校医院。
      
      说是校医院,实际上,画风非常诡异,三层的建筑,一半房间窗帘紧闭,另一半向阳,没有医院的味道,没有消毒水的味道,连基本的医疗设施都没有。
      
      唐飒忽然想起之前读过的书,上面记载,妖不能以人形治病,他们只能以原形接受治疗。小伤大多数靠时间治疗,重伤就原形等死。
      
      一楼前台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身形娇小,绿油油的娃娃脸,看不出性别。
      
      一般来说,这里的医生都是草木精怪,大多数都是能入药的药材成精。
      
      唐飒走上前:“你好,我来探病。关系学院大一生依兰同学。”
      
      这个绿医生指了个方向:“依兰……原形是依兰树,番荔枝科硬蕊花属的植物,二楼向阳面3暖房。”
      
      “谢谢。”这个医生开口说话后,唐飒闻到了特殊的苦味,有些许辛辣的后味。
      
      唐飒知道了她的品种,这个医生应该是只田七精。
      
      帝昭给她的介绍手册上有提过,关系学院因为草药精怪多,因而还开设了一门特色课,叫做《山海经》、《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研读。修满学分的学生,毕业后可在财团的支持下开设私人诊所,为妖们治疗外伤。
      
      是的,只有外伤。
      
      这些妖没有别的小毛病,除了大瘟疫时期,通常情况下也不会生病,只有受外伤这一种情况。
      
      一般而言,像草木精怪这种,小伤自己埋土里恢复元气就可以,大伤可能就会当场退回原形,不再有意识。
      
      唐飒推开病房门,看到阳光下的窗台上放着一个硕大的花盆,连接着定时浇水仪器。
      
      花盆上贴着依兰的名字。
      
      唐飒走近了,才看到土中冒出的一小片柔弱泛黄的叶子。
      
      “依兰?”
      
      土里的依兰并没有反应。
      
      唐飒愤怒了。
      
      她只是过了个周末,她那个小天使一样暖心又可爱的室友就出事了!这哪里还有依兰,连原形都不是了,只是堪堪保留了根茎。
      这不是重度昏迷,这种程度,是谋杀。
      
      唐飒给白泽打了个电话,语气十分不善:“报警了吗?”
      
      白泽说道:“报了,只是来做了笔录。”
      
      “……你们这里的警察是吃干饭的吗?”
      
      白泽愧疚道:“和你们外界不同,我们没有统一的政府,警察也只是由财团出资供养的私人警卫队罢了,像依兰和红萦这样的无家族学生,一般不会深入调查,甚至不会立案。”
      
      唐飒:“知道了。”
      
      她挂了电话,眉头紧锁:“原来是整个秩序体系都崩塌了,乱成这样,怪不得我会醒过来。”
      
      她拿过旁边的铲子,挖出了依兰的根茎,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味道不对。”唐飒说道。
      
      她又嗅了嗅土:“果然有其他的东西……”
      有一种属于外界的气息。
      
      唐飒打了个响指,身后传出轻拍羽翅的声音,满室红光,窗户上倒映着金红色的身影。
      
      唐飒头也不回,说道:“把他带回家,检查结果告诉我。尽快找出治疗方法……”
      
      唐飒又找到了红萦所在的病房。
      
      “情况不同。”唐飒拈起捕蝇草虚弱的根茎,自言自语道,“一击致命。”
      
      她嗅了嗅泥土的味道:“也没有那个奇怪的味道。”
      
      捕蝇草是被一击重伤的,而依兰可能还受到了类似投毒的侵害。
      
      唐飒心想,会不会是依兰监听到了什么,被灭口了?
      
      没有家世,无父无母无亲族的草木精怪,在妖界几乎是生存链的最底层,他们是真正的命如草芥。
      
      而且,一般而言,兽类鸟类这些生命形态高级妖,抗打抗摔,恢复了原形也能言语说话,受伤了也能再次恢复。
      
      但像植物类的精怪,壁薄血脆,伤了根,几乎就能化掉他们的人形生命,很难再次开智成形。
      
      唐飒回到宿舍,因心情不好,撕了包方便面敷衍了午饭。
      
      面煮好时,小厨房来了位客人。
      
      她把脑袋钻进来,眨了眨眼,小声说:“我叫千晓生,我能进去说话吗?”
      
      唐飒忽然想起,依兰曾经跟她说过,关系学院的八卦中转站是个叫千晓生的榕树精。
      
      “请进……”唐飒把她请进门,还拆了一袋之前投喂依兰的蜂蜜炒沃土招待她。
      
      千晓生一边摆手说不吃不吃,一边把手伸了进去,磕了起来。
      
      她说:“我来啊,就是提醒一下你,最近可要注意安全……”
      
      唐飒说:“为什么?”
      
      千晓生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说道:“你今天去看依兰了吗?”
      
      “嗯。”唐飒说,“校长说他在医院,只是受了点伤,过几天就能回来。”
      
      千晓生道:“校长有跟你说他是怎么受伤的吗?”
      
      唐飒道:“有啊,说是和红萦打架。”
      
      千晓生噗噗笑出声来,拍着大腿道:“怎么可能?”
      
      她果真是个千晓生,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压低声音对唐飒说道:“根本不是依兰和红萦打架,总之你小心一点……这事是冲你来的。”
      
      “我以为你知道点什么……”唐飒语气不屑道,“原来是见依兰受伤了,特地跑来编一些料吓唬我。”
      
      千晓生一听,仿佛被质疑了她在业内的权威,当即就跳坑了:“放屁,我是怕说出来,把你吓死!不识好人心……”
      
      “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又不知道怎么防范,为什么是冲我来的?难道是谁想吃了我,先拿依兰开涮?你当吃火锅?”
      
      千晓生疯狂摆手,嘁了一声,说道:“怎么会……这是依兰和红萦恰巧撞在枪口上,被灭口了。”
      
      “怎么?你看见了?编的跟真的一样……”唐飒撇嘴。
      
      千晓生道:“我是榕树。”
      
      她压低了声音,左看右看之后,说道:“你这个厨房挺好啊,怎么跟个堡垒似的……”
      
      这之后,她胆子大了些,搬着凳子坐到唐飒的身边,在唐飒耳边悄声说道:“学校里只要有种榕树的地方,就都是我的情报来源站……这种事你别告诉别人,否则我就有危险了。”
      
      唐飒点头:“我告诉别人我也有危险。”
      
      千晓生点头:“明智。总之,外贸金融院的勤学路是条对你而言非常危险的路,每周六周末都会进行违禁物品交易,胆大的周一到周五都会私下交易……”
      
      “违禁物品?”
      
      “比如手铐绳索毒品黄图之类的……”千晓生说道,“红萦是常客,他对外界的这些违禁物品非常感兴趣,几乎每周都会出现在交易地点,等待卖家送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唐飒引导着她回答:“红萦参与交易,和依兰有什么关系?依兰又不参加这些……”
      
      “依兰在监听红萦。”千晓生声音压得更低了,“自从红萦吓唬你后,依兰就一直在监听红萦的动向。他还向我询问过红萦这个人,听我说他喜欢违禁物品后,依兰几乎每天都会放出监听线……”
      
      唐飒眉头微动。
      
      千晓生低声说:“昨天红萦买了一瓶麻醉剂……就是你们外界能将人迷昏的一种毒药,想用在你身上,被依兰抓了现行,他给校保安处打了电话,之后,他们两个就被……”
      
      千晓生做了个剪茎浇水的动作。
      
      唐飒:“袭击他们两个的是谁?”
      
      千晓生道:“我们榕树看不到,只能听到……杀他们的是在树后面同时交易的一批人,交易内容不明,但也和红萦一样,是冲你来的……”
      
      “如果是因为依兰叫保安队,他们可以提前逃跑……”唐飒绷着脸问道,“为什么要杀了红萦和依兰灭口?”
      
      千晓生声音更小了,她紧贴唐飒的耳朵说道:“依兰暴露了他的监听能力,红萦狡辩时,依兰说他都听到了,人赃并获,红萦转身就跑,直接撞见了树后交易的那一群,有他认识的人,他叫了个名字……之后就被杀了。”
      
      千晓生说道:“解决掉我们这种树精非常方便,也不怕追查。他们很快就散了……”
      
      唐飒:“红萦叫出的那个名字给我。”
      
      千晓生警觉道:“你要做什么?”
      
      唐飒道:“当然是遇见他就绕开啊!不然还能怎样?”
      
      千晓生说:“你注意安全……小心防备,我告诉你他的名字。”
      
      “销雪。”千晓生说,“是只乘黄。”
      
      唐飒放下筷子,推开碗,面无表情道:“知道了。”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记载,龙鱼北有白民国,承袭销姓,白民国中生活这一种叫乘黄的妖怪,他们形似狐,头上有角,寿元极长。
      
      唐飒:“上古神未陨落前,乘黄不过是白民国那些雪精的宠物……没想到神纪元结束后,这些失去了主人的乘黄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
      
      千晓生道:“你知道的还挺多。”
      
      唐飒:“谢谢你。”
      
      千晓生:“只要你不说出去就好……销雪现在是九尾狐家的养子,背后势力挺大的,如果被他知道我的消息来源,我就只能把自己埋进土里避难了……”
      
      唐飒:“放心,不会有这一天的。”
      
      千晓生又道:“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千万不能出事。你最好走有榕树的地方,遇到危险就叫一声,我听到就帮你报警……”
      
      唐飒:“谢谢,对了,听说你是网络信息部的?”
      
      千晓生说道:“对啊,我会编故事,负责夜话非大专栏,给他们编一些人人鬼鬼的恐怖悬疑故事。”
      
      唐飒:“今天下午我也要去面试这个部。”
      
      千晓生睁大了眼睛:“你?”
      
      唐飒笑道:“我也想开个专栏,普法专栏。”
      
      千晓生走后,唐飒要的检测报告到了。
      
      “是乙`醚。”
      
      唐飒双手撑着脑袋,看着桌子上的检测报告,自言自语道:“伤了他的根茎,还把乙`醚倒在了他身上吗?”
      
      乘黄销雪。
      
      今夜,审判台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审判台的具体设定见下下章。
    今天二更,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