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只有我是人

作者:凤久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提菜刀觅夜宵

      课还是要上的,学生会的面试也要去。
      
      但肉眼可见唐飒的脸色和精神头儿都不太好。
      
      帝昭训练完,匆匆赶到学生会综合办公室,想去听听唐飒的入会演讲,结果在门口看见面如菜色虚弱不堪的唐飒,吓了一跳,以为她病了。
      
      妖类皮糙肉厚,而人类非常容易生病。
      
      这是帝昭从小到大的认知。
      
      他跑上前,弯下腰,温柔询问唐飒哪里不舒服。
      
      唐飒内心吐槽,怎么,你是能治还是能替我难受?
      
      但表面上,唐飒还是竭尽全力挤出一抹笑:“没事学长,稍微有点不舒服,不是生病。”
      
      帝昭愧疚道:“是我疏忽,今天跟敖显聊起来,提到螃蟹,他说你们外界说螃蟹是凉性食物,吃多了对胃不好……”
      
      唐飒:“真没事。”我什么都能吃,我难受是因为我中午没吃好饭,您别操心了。
      
      帝昭:“怎么样?面试和演讲还能行吗?”
      
      帝昭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女孩子的特殊时期。
      
      虽然他妈妈没有,但雌性哺乳动物都有,比如九尾狐安馨,他的远房哥哥敖显的桌上摆了一个台历,每个月都圈几个日期,帮安馨记录特殊日期,每到红圈日期,敖显就自觉回水池里扑腾,一边戏水,一边真挚地用四字箴言哄安馨——多喝热水。
      
      帝昭考虑到人类少女脸皮薄,没有明示,只说:“我给你倒杯热水。”
      热水真是个绝佳的关怀武器。
      
      帝昭借了个杯子,里里外外刷干净,等水烧好,倒上,又怕热到小姑娘,放手里冰了会儿才给她端去。
      
      没想到唐飒已经开始演讲了。
      
      帝昭就捧着杯水坐在办公室外发呆,军院的学生会成员经过时,按例给他敬礼,帝昭都心不在焉。
      
      军院学生:“??”
      会长怎么了?魂儿呢?
      
      帝昭在胡思乱想,他想到了《追凶三千年》,想到了经典情节之一,龙男主亲吻了人类女主,紧接着,他就又跳到了大结局,龙男主和人类女主道别,那个时候,人类女主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了。
      
      再然后,他想到了唐飒昨天说过的话。
      
      看不上九尾狐,看不上凤凰……估计也看不上龙吧。
      
      毕竟人家是来学习的,早晚是要出去,然后继承父业,做人和妖的生意,然后和外界的人类结婚。
      
      再过十多年,唐飒的儿女也到了入学的年纪,来这里做演讲,说:“我妈妈是非大的第一个人类学生,我是第二个……”
      
      小白龙帮唐飒子孙满堂时,唐飒完成了演讲。
      
      她谈到了加入网络信息部后的发展规划,王政十分赞赏,点了点头,却聊起了别的。
      
      “今天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帝昭在王政开口说话时,就醒神了。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并坐到了评审席后面,还对唐飒鼓励的笑笑,示意她大胆说,不要在意他。
      
      唐飒回答的同时,不耽误在心里吐槽小白龙戏多。
      
      这一点,能看出小白龙身上还有九尾狐家的基因影响。
      
      “中午没吃好饭。”唐飒老实回答。
      
      王政说:“怎么回事啊?是学业上遇到困难了,还是和室友吵架了?”
      
      唐飒抬起头,看向王政。
      
      王政的反应看起来很正常,就是随口一问。
      
      唐飒说:“……室友和同学打架,住院了。”
      
      帝昭惊到站了起来:“打架?!”
      
      依兰?
      
      不可能吧,当时为了给她配室友,还特地做了性格测试,依兰不管从品种还是本性来看,都不是会打架的那种精怪。
      
      唐飒垂下头,小声说道:“也是为了我……那个同学之前吓唬过我,我把这事跟依兰说了,可能是这个原因……”
      
      帝昭:“没事,不严重的话过几天就出院了,我说你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
      
      王政笑眯眯道:“吓到了?”
      
      唐飒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反正心里不好受。”
      
      王政说:“没事的,非大打架是常事。”
      
      帝昭皱眉:“你别火上浇油。”
      
      王政拍了帝昭一下,笑道:“我们军院天天奉命打架,不摔打就不让睡觉……”
      
      帝昭:“有人吓唬你吗?”
      
      唐飒连忙摆手:“……没关系的,就只有红萦,也是开玩笑吓唬。他说他要吃了我,后来听他们说,红萦只是个植物修成的精怪,没办法吃我的……”
      
      帝昭:“红萦是吧。”他掏出了小平板,他要看看这个叫红萦的,原形是什么,怎敢这么嚣张。
      
      王政幽幽叹气道:“哪都有这种烦人学生……也不是多危险,但嘴上就是没把门,说话也不过脑子。”
      
      他收起唐飒的申请表,说道:“咱们网络信息部是轮班值,每周抽一天到学生会管理机值班,删除小广告,抹黑学校、财团还有校长的言论什么的,学生会成员的八卦也是删除内容……你哪天有空?”
      
      “周二。”唐飒说道,“我周二可以到这里值班。”
      
      “嗯,那就周二下午吧。”王政说,“管理员账号和密码都在电脑上存储着,可以直接登录,下午两点到六点,六点之后就可以下班了,出入记得关门。”
      
      “需要搞卫生吗?”
      
      “要是有时间的话,也欢迎。”王政说,“毕竟保持办公室整洁干净很重要。”
      
      帝昭抬起头说:“周二挺好,我也是周二值班。”
      
      王政笑了起来:“那我就放心了,你跟会长在一栋楼,起码不会有学生敢追到这里来吓唬你。”
      
      唐飒笑着鞠躬:“谢谢学长学姐们,我会努力维护学校的论坛,塑造良好的上网环境。”
      
      王政嗯了一声,闲聊般道:“记得好好吃饭,晚上打算吃什么?”
      
      唐飒:“随便煮点粥吧……”
      
      王政说:“那怎么行,晚上饿了怎么办?”
      
      帝昭刚把红萦的资料看完,抬头也说:“那怎么行,营养不够。”
      
      唐飒:“够的,不够晚上就再加顿夜宵。”
      
      王政好奇道:“白校长批准的宿舍小厨房?”
      
      “嗯。”唐飒说,“特别方便,饿了可以自己做饭。”
      
      王政:“哈哈哈,你是来上厨师学校的吗?”
      
      唐飒两眼弯弯,接过王政的玩笑,回答:“没错呢。”
      
      帝昭提出要送唐飒回寝,唐飒为难道:“我还要去外贸金融学院找安律学长交入社申请。”
      
      “想好了,真的要加入戏剧社?”帝昭说,“那我可要下命令了,今年必须拿出作品参加学校的元旦汇演。”
      
      “好呀。”唐飒轻轻松松答应下来,“反正有压力的也不是我。”
      
      帝昭笑:“没错。”
      
      走半路,军院的紧急集合哨吹响。
      
      帝昭:“又来!”
      
      军院的指导员会时不时的吹集合哨,考验他们的反应速度。
      
      “那你去吧,早点回去。”帝昭说完,飞快地跑了回去,带起一阵劲风。
      
      别说,小白龙跑起来时,背影还挺飒。
      
      唐飒在外贸金融的宿舍楼下等了二十分钟,终于等来了磨磨蹭蹭下楼的宅狐,唐飒交了申请表,并且传达了帝昭的参加文艺汇演命令后,安律抓狂了:“啊?!他想干什么?让我愁秃头吗?!”
      
      唐飒双手背后,笑着说:“没事的,我剧本马上就能写出来。”
      
      “真的?”九尾狐撑开了九条尾巴,像大转盘似的飞快转了起来,比狗尾巴摇起来时要厉害多了。
      
      唐飒:“嗯,这周五让你看剧本,没意见咱们就排练。”
      
      安律就差抱住唐飒亲了。
      
      “飒飒!”安律九条尾巴挨个跟唐飒握手,“戏剧社的前途未来就靠你了!”
      
      唐飒一手毛,问:“咱们戏剧社几个人啊?”
      
      安律说:“现在有三个了!”
      
      三个……果然不能指望这只花瓶九尾狐。
      
      唐飒:“……都谁?”
      
      “你,我,”狐狸又指着政法学院,“凤凰!”
      
      唐飒:“……我怀疑去年你们社的资金绝对是帝昭自掏腰包垫给你的。”
      
      “飒飒回吧。”九尾狐飞了个吻,哼起了《小红帽》这首儿歌,“太阳要落山了,别走小路,走大路回寝室吧,小心大灰狼哈,小红帽。”
      
      唐飒:“知道了。”
      
      半夜,非大各个学院都已熄灯。而关系学院的宿舍楼上,却传来了磨刀声。
      
      菜刀在唐飒的手里转了个圈,寒光飞闪。
      
      唐飒:“太阳落山了,该去找做宵夜的食材了。”
      
      她打开窗,叼着菜刀,从三楼一跃而下,落地无声。
      
      而在外贸金融学院宿舍楼五楼的乘黄刚刚翻了个身,忽觉不对劲。
      
      怎么有风?
      
      他翻身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在寝室,而是躺在一个陌生的平台上。
      
      “乘黄销雪,欢迎来到审判台。”
      
      “第一,我合理怀疑你有罪。”
      
      “第二,有证据表明你有嫌疑。”
      
      “第三,是真是伪,是罪是冤,审判台上,自有判断。如有罪,我有权对你行使审判。”
      
      乘黄惊慌地发现,自己恢复了原形,而脚下的这个平台,这触感……竟然是砧板!
      
      唐飒出现在审判台中央,提着一把菜刀,黑色长发在风中飘扬。
      
      “绝对审判面前,谎言无处可逃,狡辩无济于事——”唐飒沉声说道,“坦白你犯下的罪吧,乘黄销雪!”
      
      乘黄惊恐道:“你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一的夜宵,食材:乘黄。
    去角,开水褪毛,姜料酒腌制除腥。
    红烧。
    大火收汁。
    (饿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