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只有我是人

作者:凤久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非大第一案

      帝昭拿着睡衣去救狐,到底是晚了一步。
      
      他打开门时,安律裹着被子,一边揪着凤凰的头毛,一边抱着唐飒哭,偏要唐飒娶他。
      而唐飒则手撑着头,捂着眼睛,一脸中国红。
      “不行,我不娶,我都没看见。”
      “你骗人,你肯定看见了!”
      
      帝昭一脚踢飞狐狸,道:“玩笑也要有个度!娶你做什么?供你当大爷吗?又懒又馋,家务也不会,臭美还烧钱,唐同学养七七都不养你!”
      
      安律抽抽搭搭道:“被看光了还不娶我,这不就是流氓嘛……”
      
      他哭着不耽误穿衣服,帝昭甩过去的睡衣,他一个滑步,直接套在了身上。
      
      帝昭急道:“哪有这种规矩,你别骗唐飒!”
      
      安律:“我不依,我清清白白,还没嫁出去就被人看光了!”
      
      唐飒忽然说:“那个……安律学长,你不觉得你自己崩人设了吗?”
      
      第一次见你时,除开舔蛋蛋那个环节,其他环节你魅惑众生,狂炫酷炸拽的,虽然骚气,但瞧起来高贵不可攀,怎么才一周,你就成了……成了这副模样。
      
      安律擦了眼泪,说:“哦,那也是我。反正,你看也看了,你得娶我。又不亏,我身材这么养眼,你赶紧答应吧!”
      
      他眨眼睛抛媚眼。
      
      唐飒别开脸,一本正经回复九尾狐:“你眼光不好,我穷学生一个,没钱娶你。”
      
      安律又一眨眼:“我带嫁妆过去,你放心!咱买大别野小跑车,吃香喝辣!想出界就出界,想回来就回来!”
      
      原本就是玩笑,但帝昭怕说下去唐飒会心动,连忙阻止道:“打住,唐同学才多大,安律你不要看偶像剧上头就要嫁人……小唐同学,辣到眼睛了吧?我带你去洗洗眼!”
      
      凤凰依然是凤凰模样,还无聊地梳理起羽毛。
      
      唐飒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其实没看到。安律学长披着被子,就看到半边屁股而已……”
      
      原本只是在过戏瘾的安律忽然警觉:“真看见了?哪半边?前边还是后边?”
      
      唐飒:“……小半边。”
      
      “卧槽,那不行,那我真不依了!”安律又要戏精上身,准备花式开哭,被帝昭提着领子扔了出去。
      
      帝昭合上门,就差给唐飒跪地道歉了。
      
      这倒好,保持了一星期的正经学长形象,毁于周末,毁于傻缺亲戚。
      亲戚都这么傻缺了,他还能装多久?!
      
      果然保持距离才能保持美感。
      
      安律挣扎着大喊:“小唐,我看你接梗接的可以,下周来戏剧社吧?”
      帝昭:“唐飒是好学生,还要学习,你快滚吧!”
      
      凤凰问道:“小唐,你能看上安律吗?”
      
      唐飒微笑甜度十个加号,但吐出来的话却如魔鬼辣椒,毫不留情:“能看上就奇怪了。”
      
      才认识一周,还是这副德行,看上他干啥?家里缺狐狸撸吗?
      
      虽然是缺……但是!狐狸会掉毛啊!偶尔撸两下过过瘾就算了,长期饲养可是要给他打理毛发铲屎喂饭的,衣服上也会被沾上毛发,太麻烦了。
      
      要养也得养个不掉毛的,干净的,不吵不闹不黏人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自力更生,多棒。
      
      唐飒心里把宠物标准设立好了之后,更是摇头:“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凤凰频频点头,放心道:“晓得了,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唐飒一惊:“难道?”
      难道你看上安律了?
      
      凤凰梳理完毛,趾高气扬地踢开门,迈着战斗鸡的步伐去找安律了。
      
      凤凰:“可以取笑他了。连人都看不上你哈哈哈哈,废狐一只……你还想嫁给谁!”
      
      唐飒:“是我想太多。”
      
      原来是去取笑安律……唐飒摇头,深表同情。
      
      帝昭一副知心大哥哥模样,忽然有了几分正宫主持秩序的感觉,对唐飒说道:“安律开玩笑的成分多,他特别爱闹,不成熟。没吓到你吧?你就把他想成一只小狐狸……这样就会忘记他光身子的样子。”
      
      “人形没看见。”唐飒说,“他遮得挺严实的,就看到腰窝了。”
      
      帝昭放心了,他微笑着说:“那就好,怕你受惊,万一吓到你,早饭吃不下可怎么办?”
      
      唐飒想起昨晚小白龙的手感,忍不住动了动手指,说道:“哪能,食欲还是很好的。”
      
      早饭在观景亭吃的,可能是她在,早饭看起来很丰盛,摆了一大桌。
      
      唐飒和帝昭一起到的,进去就看见安律眼泪汪汪倚在九尾狐本家家主的怀里,扒着自己的头发告状。
      
      “妈,你看……全是七七揪的,都秃了。”
      
      本家家主揉着小儿子的头毛,说道:“没事没事,妈妈吹一吹,马上就能长回来了,我儿子头发多,不怕揪。”
      
      说着,还冲凤凰使眼色,小声安慰凤凰:“七七,没事,我哄哄他,你吃你的。”
      
      凤凰大吃大喝,不忘怼狐狸:“大姨,他死不要脸,想要骗小唐娶了他,好卷着嫁妆出界吃香的喝辣的。”
      
      家主皱眉加心疼,连忙揉着儿子的头毛说道:“乖,外面可危险了,哪有在家好呀……”
      
      “他也不看看人小唐能不能看上他!”凤凰不忘加刀。
      
      安律支起脑袋,迅速回怼:“我那是开玩笑!飒飒自己也知道!你以为飒飒跟你似的听不出玩笑话吗?!”
      
      家主松了口气,招手让唐飒坐下吃饭。
      
      凤凰继续道:“开玩笑都不要你……”
      
      安律恶狠狠转过脑袋,指着顶着一头乱发,蹲在椅子上吃饭的凤凰问唐飒:“你看不上我,难道能看上他?”
      
      唐飒笑眯眯摇头:“看不上呢。”
      
      安律:“听见了吧!你也一样!”
      
      凤凰:“听不出来飒飒这是在安慰你吗?物以稀为贵,你不过就是只九尾狐,而我,是凤凰,独一无二,我要是正经八百求婚,飒飒也绝对同意!”
      
      其实,凤凰说的在理,唐飒喜欢稀有妖,但是吧……
      
      唐飒看见凤凰三两筷子消灭一盘练实,一口喝干一罐醴泉,心道:这不是看上看不上的问题,主要这家伙吃得太奢侈,家里养不起。
      
      安律说不过凤凰,扑进亲妈怀里,嘤嘤哭泣。
      
      唐飒见家主一脸溺爱的温柔,小声道:“小儿子还是受宠。”
      
      “那当然。”帝昭笑道,“安律小名叫心肝宝儿,全家人宠到大的。”
      
      怪不得是这种性格。
      
      唐飒原本以为安律是说着玩的,结果吃完饭,安律当真给他安利起学校的戏剧社了。
      
      “我说真的,来吧,我看你有演女主的潜质。”
      
      唐飒好笑道:“什么潜质?”
      
      “演灰姑娘式女主,一演一个准。”安律说道。
      
      帝昭头也不抬,道:“别去,他的那个戏剧社,两年一个剧都没排出来,白白浪费学生会拉的赞助。”
      
      安律说:“这次绝对可以!”
      
      帝昭:“是吗?你们剧本写完了吗?”
      
      安律:“大不了我自己来写!”
      
      唐飒:“打算写什么剧本?”
      
      “你要来,我就写一个来自外界的人,和非大的校园里的帅哥美女们恋爱的故事!”
      
      帝昭:“我绝对不给过审!”
      
      凤凰说道:“没意思,这种套路在外界早过时了,哪还有人看。”
      
      唐飒说:“不如就演一个外界来的人,看似是来读书的,实则是来调查非大午夜传说凶杀案的?”
      
      安律:“这个好!!”
      
      帝昭:“又改悬疑了?”
      
      他问唐飒:“你喜欢这种恐怖悬疑向?”
      
      唐飒摆手:“其实我个人喜欢安律学长说的第一个版本,玛丽苏NP后宫传。但是我想起黑猫警长……忽然想做个校园版的《追凶三千年》。”
      
      安律一拍桌跳起来:“你简直是天才!”
      
      凤凰七七:“先别跳,你会写剧本吗?断案悬疑可不是无脑狐狸九条尾巴拍键盘能拍出来的……”
      
      安律:“你会?!”
      
      唐飒慢慢举起手:“学长,不然我试试吧。”
      
      安律:“你写?”
      
      唐飒笑眯眯道:“我写,我来演。”
      
      安律:“这么说……你要加入戏剧社了?!”
      
      唐飒说:“嗯,反正也不知道报什么社团,其他的都很奇怪,什么埋进土里不说话社团,化肥品牌哪个好吃研究社团……戏剧社还算正常。”
      
      安律:“那就这么说定了!”
      
      帝昭心中一空,忽然道:“你们是每周六排练吗?”
      
      “本子一出来,就每周六排练。”安律说。
      
      帝昭若有所思。
      
      ————
      
      晚上回到宿舍,依兰不在,书桌上放着依兰给她取回来的各种申请表格。
      
      唐飒想了想,填了两张申请表,一张是学生会网络信息部入会申请,一张是非大戏剧社社团申请。
      
      写完这些之后,唐飒打开电脑,敲下了一行字:“第一案,会是什么呢?”
      
      晚上十点,依兰还未回来。
      
      宿舍马上就要熄灯了。
      
      唐飒给依兰发了个短信,但没有人回。
      
      十点半,唐飒接到了白泽的电话。
      
      “唐飒……”白泽说,“有件事要告诉你。”
      
      唐飒怔愣片刻后,沉声问道:“依兰?”
      
      “是,还有……红萦。”白泽说,“他们两个现在在校医院,重度昏迷。”
      
      “什么情况?”
      
      “不清楚,巡逻的老师在勤学路草丛里发现的他俩,那个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了……”
      
      “勤学路……”唐飒摩挲着手中的刀,“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校医院看依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话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