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行

      姜沅芷拧眉看了看周围,一片平坦,没有任何遮蔽物。
      
      无可奈何,她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到我身后去,别乱跑。”
      
      .
      
      见来人逼近,姜沅芷抬手放箭,一箭正落在领头人马前不远处,对方急急勒马,其后众人也都停下。
      
      姜沅芷扬声问:“什么人?”
      
      可惜年纪太小,声音稚嫩,吓唬吓唬小孩也就算了,这种情况下毫无威慑力。
      
      对方却谨慎,并没有无视她——当然也有可能是她那一箭的功劳——回答道:“悦原卿家,卿枫。”
      
      与此同时,有人从身后拉了拉她:“是我二叔。”
      
      姜沅芷回头看去,正是她一开始注意到的那个女孩。
      
      卿这个姓实在不多见,加上这里又是悦原……上辈子所学过的历史知识使得她瞬间想起一个人来。
      
      姜沅芷忍不住问:“你叫什么?”
      
      女孩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声音清澈:“卿萝。”
      
      姜沅芷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去,心中却已经被弹幕刷屏了。
      
      这什么运气!
      
      .
      
      姜沅芷很早就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打听到了自己这辈子所在的时代。
      
      作为完全不在乎人间帝王的修真者,纪年方式一向简单粗暴。以第六次分界之战结束的那年作为乾坤初转元年,一千年为一转,依次累计。
      
      而这一年是乾坤十二转476年,正处于星海纪中期。
      
      好消息是星海纪一向是历史考试重难点,所以姜沅芷对这个时代的各种名人大事印象还算深刻。
      
      坏消息是星海纪之所以是历史考试重难点,就是因为名人多,大事多。
      
      乱世出英雄,星海纪几乎所有的大事都是打打打,几乎所有的名人都是打出来的。前后百年,大型战争四场,小型战争不计其数,修真界死亡人数过半,高阶战力十不存一。
      
      无数大能陨落,无数世家衰败,无数传承断绝……此后三千年,修真界都未能走出星海纪的阴影。
      
      总而言之,穿越到这个时代,几乎是上了死亡名单。
      
      姜沅芷虽然不那么贪生,但她也不想找死啊。
      
      这么一想,愁得头发都要掉了。
      
      但不管怎么说,日子还是要过,能做的也就是努力修炼,趋利避害,放平心态,努力活过星海纪。
      
      算起来她的运气也不算是特别差,四场死伤最惨重的大战,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半。在她出生的第二年,风水之战结束,而下一场大战要等到她23岁那年才会爆发。
      
      也就是说,中间这二十年的相对和平期,基本上没什么危险,刚好可以用来提升实力。
      
      .
      
      但是,接受了现实是一回事,对于穿越到历史上这种事,姜沅芷仍然没有什么实感。
      
      直到这次一出门就遇见了卿萝。
      
      星海纪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个时代能人辈出,犹如群星闪耀。但即使如此,依然没能掩盖住卿萝的光辉。
      
      在这么一个各大世家几乎掌握了所有修炼资源的时代,普通商贾人家出身的卿萝,就这么一路走到了修真界的顶端。
      
      按照她原本的人生轨迹,她会在十二岁时求学天谕学宫,并在三十多年后的星陨之战里名扬天下。
      
      堪称励志典范。
      
      何况她还是个有名的漂亮妹子。
      
      后世有好事之人排过星海美人榜,综合考虑出身实力外貌名声,虽然不同版本名次各有差异,但卿萝从未掉出过前十——这还是建立在她出身极度拖后腿的基础上。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近十年,出门才三个月就迎面撞上还未踏上修真之路的卿萝……这种运气,堪比随手买了张彩票就中了五百万。
      
      .
      
      既然来的是卿萝的自己人,那么算作友方,打是不用打了,甚至之后的计划也可以提前了。
      
      和卿枫交涉过程中,姜沅芷才了解到,之所以他们能追上来,是因为卿萝从意识到自己被抓开始,明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一路留下了记号。
      
      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姜沅芷横插一手,这些人贩子也得倒大霉。
      
      其实也正常,卿萝要是折在这场意外里,哪里还会有后来的名声?
      
      但还是只能说,这临危不乱,这反应能力……不愧是卿萝。
      
      .
      
      姜沅芷目送卿枫带着手下、人贩子和被拐的孩子们浩浩荡荡地离开,正打算赶紧走,结果一转身就看见还有一个人留在这里。
      
      苍天在上,她自己不想找麻烦,是麻烦找上她。
      
      这位“麻烦”之前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这会儿正咬着根草蹲在后面,见到姜沅芷回头还笑眯眯地冲她挥了挥手。
      
      他不笑时就长得挺有妖气的,这一笑起来,三分妖气便成了七分。
      
      姜沅芷冷漠脸,绕过他就想走。麻烦却从地上跳起来,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姜沅芷:“你有事?”
      
      他倒也不尴尬:“你要去哪里?”
      
      姜沅芷反问:“和你有关系吗?”
      
      谁知对方镇定地点了点头:“有啊,别人都说救命之恩要涌泉相报,我不知道你去哪里我怎么报恩?”
      
      “不用,我顺手而已。”
      
      也不等他回答,姜沅芷不再理他,径直往前走。
      
      走出半里路,回头才发现他还跟在身后。
      
      “我救的人多了,单单这次就不止你一个,都要报恩我日子还过不过了?”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不能因为别人不做我也不做啊。”
      
      姜沅芷觉得头有点疼:“我说了我不需要,只求你现在别跟着我了行不行?”
      
      对方不说话,低眉顺眼死不悔改。
      
      姜沅芷心里一梗,干脆转头就跑。
      
      就算以她如今的修为还不足以御风,但要是连个凡人小孩子都跑不过,她就真是白瞎了这些年。
      
      .
      
      幸亏这只是四月,即使是正午也不至于太热。
      
      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下一座城池的影子,姜沅芷停步转身,看着依然跟着自己的麻烦,无语凝噎。
      
      该麻烦坚持不懈地跟着自己,不管甩开他多少次都能不屈不挠地跟上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每次都准确无误地找到她的。
      
      看着对方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姜沅芷最后还是心软了,把速度放慢了下来。
      
      ——那就更甩不掉这根尾巴了啊!
      
      她活了两辈子都没学会怎么和人撕破脸,只会一句不服就干。然而这位是个凡人,还是个小孩,她拉不下脸来揍他。
      
      于是也只能寄希望于他走累了别再跟着她,奈何对方可能是流浪习惯了,始终没露出一点“走累了”的苗头。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姜沅芷最终让步。
      
      她肃然问:“你到底为什么一定想跟着我?说实话,只给你一次机会。”
      
      麻烦想了想,笑道:“我想活下去。”
      
      姜沅芷嘴角一抽。
      
      少年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有个杀了你全家的仇人在追杀你啊?
      
      他却没有这么说:“你是仙门的人对不对?我想学仙法。”
      
      “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能学?天底下那么多人,能走上这条路的不到万分之一,你就那么自信?”
      
      其实修炼这种事情,确实是个人都能修。之所以当世修真者少,是因为修炼资源几乎全部在各大势力手中。普通人活了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见到一本功法,更别说入门了。
      
      然而别看这会儿修真者稀少得不行,出现一个几乎会被普通人供起来,但到了姜沅芷前世那个年代,学院遍地开花,九年义务教育,灵网普及,网上海量功法免费下载——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才是真的绝迹了。
      
      但是“每个人都能修炼”是很多年后人们才会意识到的事情,这个年代的普遍看法是修炼天赋是天生的,普通人就不要想太多了。
      
      敢肯定自己能修炼的,除非本身就是仙门世家出来的人。
      
      然而这种人,又怎么会沦落到要去大街上找人学“仙法”的地步?
      
      这种事情看上去非常不合理,但在这个时代却不是无法解释。
      
      五十年间两场大战,有些家族崛起自然也有家族衰落,满门被灭的也不是没有,流落在外的遗孤不要太常见。
      
      再联系那人身上的玉铃兰……
      
      姜沅芷心念电转,脑补了一大堆阴谋论,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是她想太多了。
      
      他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这么聪明,有什么学不会?”
      
      姜沅芷:“……”
      
      姜沅芷努力平心静气,又问:“名字有没有?”
      
      ……她真的不想找麻烦,奈何麻烦不肯走。
      
      不肯走的麻烦笑得更开心了:“容煊,有容乃大的容,声名煊赫的煊。”
      
      他开心了,姜沅芷郁闷了。
      
      第一反应是,好嘛,不仅有名字,看样子还识字,身份不凡,实锤了。
      
      第二反应是,我屮艸芔茻容煊?!同名吧?!
      
      .
      
      真要说起来,星海纪的【容煊】,名声比卿萝还大。
      
      后世史学家将星海纪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卿萝和【容煊】都是星海纪中期的人。比起卿萝排名的浮动,【容煊】是公认的星海纪中期第一人。
      
      九歌【容煊】,容家独子。
      
      一个大写的人生赢家。
      
      当然人生赢家也有很多种类型,经历坎坷一波三折最后走上人生巅峰也叫人生赢家,生于微末一路升级最后走上人生巅峰也叫人生赢家……【容煊】这种,大概是人生赢家里面最欠打的一类。
      
      出身优渥,天赋过人。没病没灾,顺风顺水。
      
      坎坷?仇恨?不存在的。
      
      而且这么一帆风顺的长大,他居然也没长成个中二病。而是公认的温文尔雅与人为善,朋友满天下,谁提起他都赞不绝口。
      
      至于面前这个?除了名字和年龄真的是毫无相似之处。
      
      按照容家后人编撰的传记,【容煊】十三岁之前应该都是乖乖地呆在九歌,等到十四岁前往天谕学宫,自此开始他叼炸天的一生。
      
      不管怎么想,都没有这么“穷困潦倒”地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悦原的道理。
      
      如果不是那个【容煊】……那就只能是个小透明。
      
      就不知道这位是烂泥扶不上墙,还是单纯地死在了成长期。
      
      .
      
      见姜沅芷松了口,容煊立刻顺杆爬,问:“那我们要去哪里啊?”
      
      ……这不,刚才还是“你”去哪里,现在就变成“我们”了。
      
      姜沅芷叹了口气,可惜自己答应的事情,跪着也得兑现:“去扶湘,远着呢。你要是不想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为什么不去?”容煊眯起眼,笑着反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女主的心情吧,就好比说我们有一天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战国,然后在家宅了好几年,一出门碰到个漂亮妹子告诉你她叫施夷光。
    才把西施送走,又听到一个穷小子说我啊我叫范蠡啊。
    ……大概就是这么个心情。
    举个例子,并不是碰瓷西施范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