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水

      扶湘是西寂岭北边一个普通的村庄。
      
      西寂岭自古便有“西见万顷树”的说法,扶湘依山傍水,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基本上纷争都波及不到扶湘来,堪称世外桃源,实在是养老好去处。
      
      当然这辈子年仅八周岁的姜沅芷从衔玉千里迢迢跑到扶湘当然不是为了养老去的。
      
      .
      
      换了是姜沅芷上辈子,这条路甚至都花不了一天时间。奈何如今她身处极度落后的古代,又是两个没钱的穷光蛋,买不起灵兽雇不起车,更不要说支付传送阵法的费用,很多时候只能靠双脚丈量第五洲大陆。等到她带着容煊从悦原走到扶湘,春去秋来,又是一年冬季。
      
      最开始她是很不情愿带着个人的,尤其这人还是个没有修为的小孩。供吃供穿要花钱,还不能连夜赶路等于浪费时间,何况谁知道这人吃不吃得起苦……
      
      或者说,最初一段时间中,姜沅芷都盼着容煊吃不起这个苦赶紧走。
      
      不过说真的修真者落魄到她这个份上的,大概也是古往今来独一份。
      
      但是到后来她就发现,把容煊带上不仅没亏,似乎还赚了点——和姜沅芷本人这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加生活九级残障相比,容煊简直是另一个极端。上到借粮借宿讲价钱,下到处理野味布陷阱,人际交往能力和野外生存能力全部点满,而且还是个手工帝,能靠卖手工艺品赚钱为生的那种。
      
      而且真的很好养活啊——毕竟以他的本事,哪怕是自己养自己也饿不死。
      
      甚至时间也没怎么浪费,原本姜沅芷作为一个方向感极其糟糕的路痴,从衔玉到悦原可走了不少冤枉路。而容煊不仅自己不迷路,他还总能蹭到商队的免费顺风车——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个方面,容煊大概是天生就开了挂。
      
      姜沅芷对此叹为观止,除了修为实在低了点,这孩子简直是全能型天才。
      
      至于修为这种事情……倒不是说容煊的天赋真的很差,以姜沅芷在后世磨练出来的眼光来看,不说百里挑一,前百分之十的资质总是有的。奈何眼前唯一的比较对象姜沅芷本人上辈子就是个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的天才,这辈子貌似天赋更上一层,又是重走走过的路,相比之下容煊的进步速度就显得惨不忍睹。何况容煊这个人向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时间宁愿在那里雕木头卖木雕也不愿意修炼,遇到危险就以“术业有专攻”的名义躲到姜沅芷身后去。既不修炼又没实战,修为上得去才怪。但是人家自己愿意姜沅芷也不能按着他的头让他学,毕竟也不是正经徒弟,管也管不到他,只能自己恨铁不成钢。
      
      这一路同行,磕磕绊绊,总算是到了西寂岭地界。
      
      .
      
      西寂岭多山路,很多时候看着近,绕来绕去也要花掉不少时间。按照地图和容煊的估计,要走到有人居住的地方起码还得半天。
      
      而天已经要黑了。
      
      姜沅芷倒不是不能走夜路,但即使不考虑容煊的心情和感受,也得考虑到扶湘和悦原生活习惯的不同。这种偏远山村的人依然维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即使走到了也是白走。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不仅仅是修辞手法,而是真的下雨了。
      
      不算大,但是这种凄风苦雨的天气,虽说有伞,但依然像是在用事实诠释人可以有多倒霉。
      
      .
      
      不幸中的万幸是附近有座庙,总算是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庙中过夜了,换个人可能会觉得这是对神明的不敬。然而姜沅芷一个穿越者,对这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实在是缺乏敬畏之心。不过就是泥塑木雕的人造物,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她向来胆大包天,别说还带着个容煊了,即使一个人在阴暗破败的庙里过一晚上也没在怕的。
      
      至于容煊……这人说好听了是随遇而安,说难听了就是没心没肺。对着神像品头论足、抓了人家的贡品就吃,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想想倒也不难理解,乱世中的流浪儿,命如草芥,什么苦没有吃过,哪里在乎神明如何?
      
      .
      
      站在庙中,一身清爽的姜沅芷看着淋得半湿的容煊,发出了无情的嘲笑。
      
      “让你不好好修炼,连个避水诀都不会,遭报应了吧。”
      
      容煊倒是坦然,一边拧着头发上的水一边回答:“湿了还会干啊,淋个雨又不会死。”
      
      对,就是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想劝他好好修炼都劝不动。
      
      姜沅芷放弃和他讲道理,礼节性地转身示意他换衣服。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打量起了这座庙。
      
      天色暗沉,庙中光线更差。姜沅芷抬起手,指尖亮起莹莹的光芒,照亮了这片空间。
      
      地上没有什么灰尘,桌案上摆着的贡品也算新鲜,跪拜的蒲团磨损得有些厉害,却也是干净整洁。
      
      这座庙建在山间野地,面积不大,不算雄伟也称不上精致,但看得出香火还挺旺盛,估计附近山村来这里拜神的百姓不少。
      
      姜沅芷四处看了一圈,才对上面前的神像。她怔了一下,心头浮起一种微妙感。
      
      那是一男一女两尊神像,男像不出意料的虎背熊腰……呃,威武霸气,方脸长须,怒目浓眉,很符合神像的一贯画风;女像长脸细眉,神色慈悲,也很符合神像的一贯画风。
      
      ——虽然不符合姜沅芷的审美,但是传统文化毕竟是应该被尊重的,对于这些神像的画风她早就应该习惯了才对。
      
      但对着这两尊神像,就是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她思索了一下这是个什么神,没想出来。
      
      多尊神像同立本就不多,这还是一男一女,实在是没有印象。
      
      第五洲的神话体系复杂,在一大堆剪不断理还乱的知名神仙之外,各地还会有各地的特色神仙。除非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不然还真没什么人能够全部弄清楚。
      
      这种时候就恨不得面前有个搜索引擎,好让她把“扶湘”和“神”作为关键词输进去查询……奈何并没有这个条件。
      
      她苦大仇深地盯着两尊神像看,直到容煊换完衣服走过来,然后“咦”了一声。
      
      姜沅芷有些好奇:“你认识?”
      
      “不认识,”容煊回答得干脆,“只是看那个山神和你一样是用弓箭的,感觉有点巧合而已。”
      
      “不认识你怎么知道那是山神?”
      
      容煊指了指半隐在黑暗中的匾额,上面是“山水庙”三字,字体古拙刚健,入木三分:“不然呢?难道你觉得男的是水神女的才是山神?”
      
      “谁知道……”姜沅芷哼了一声,但也清楚多半就是这样,再去打量神像。
      
      之前关注点全在违和感上了,没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这会儿再一看,男像背后果然背着弓箭,而女像扶着的、半掩在帘幕之后的……是一架渡琴。
      
      姜沅芷神色凝重起来。
      
      容煊看了看她神色,漫不经心地接着说:“不过这里的人本来就是狩猎为主耕种为辅,山神武器是弓箭也不奇怪,别想太多了。”
      
      “那你倒是也解释一下渡琴啊?”
      
      “又不是我造的,我怎么会知道,”容煊颇为光棍地一摊手,“反而是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姜沅芷咬牙,怎么可能不惊讶?
      
      容煊只知道她的武器清语是弓,却不知道清语是能变幻的,第二个形态——正是渡琴!
      
      .
      
      渡琴是一种颇为小众的古老乐器,约半人高,形似弯弓,二十七弦。
      
      从上辈子开始,姜沅芷的先天灵器就是清语,这辈子也像是一起带了过来。
      
      不管在哪个年代,武器也就两大类,一类是凡器,一类是灵器。
      
      而灵器又分为先天灵器和后天灵器。先天灵器不是人为打造的,而是完全由自身灵力凝成。灵力和先天灵器相辅相成息息相关,虽然不到“器在人在,器毁人亡”的程度,但说堪比半身却不为过。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先天灵器,和实力高低也没有绝对关系,但是这一定是最适合本人的武器。无法转让也无法继承,更不要说强行剥夺。
      
      每个人的先天灵器都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人最多只有一件,不同人更不会有一模一样的。
      
      而形态能够变幻的先天灵器,那就是少见中的少见,翻遍史书上下近三万年,也只有几百例而已。
      
      所以最初召出清语时,还是个真正的中二病少女的姜沅芷做梦都能笑醒——弓形态单体攻击,琴形态群体攻击。不管是百步穿杨还是音杀伤人,感觉都超级帅的啊。
      
      但是姜沅芷很快就失望了。
      
      弓形态倒是可以用,琴形态完全没法用。
      
      倒不是说弹不响,而是除了响什么效果都没有。加上灵力也不行,唯一的变化就是更响一些。
      
      攻击类控制类的乐谱一个个试过来,然而事实证明,琴形态的清语,就像是个普通的乐器。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虽然别人都说既然有琴形态那么肯定是可以用的,但姜沅芷还是一度怀疑清语第二形态的作用只有让她在没钱时街头卖艺。
      
      在她靠着一张弓就打遍学校无敌手之后差不多也看开了,但这不代表她就忘了那个倒霉催的第二形态。
      
      而如今看见的这两尊神像,一背弓箭一扶渡琴,若说只是巧合……未免太过巧合了。
      
      .
      
      而姜沅芷之所以目标明确地到扶湘来,是因为扶湘是她这辈子生母的故乡。
      
      她这辈子是在三岁之后才慢慢恢复的前世记忆,而这个便宜妈在她不满周岁时便病故了,所以真算起来,姜沅芷对她甚至毫无印象,更不要说有什么感情了。但既然不知道去何处好,权衡之后还是决定来扶湘看看。
      
      要是说目的也不复杂,也就是顺便打听打听便宜娘亲的事情,若是还有什么亲戚也去看一看。但她也做好了既找不到人又打听不到消息一无所获的准备,反正她无事可做,修炼在哪不是修炼,便也义无反顾地来了。
      
      结果这还没踏进扶湘呢,就隐隐感觉这里有什么与自己前世有关。
      
      而她的穿越……实际上她的记忆并不完整,穿越之前有一段空白,完全记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的穿越、扶湘供奉的山水神、弓箭与渡琴、无法使用的第二形态,还有……
      
      姜沅芷抱着膝盖,眼角余光看了看正蹲在一边生火烤干衣服的容煊,神色莫测。
      
      ……还有来历不明的容煊和玉铃兰。
      
      外面风声雨声交杂,庙里火光映照人影幢幢,神像在黑暗中显得更加诡异,仿佛天地之大,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活人。
      
      这座偏远的山村,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和她又有没有关系?
      
      姜沅芷咬着下唇眼睛发亮,似乎听见自己心跳越来越急。
      
      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庙里供奉什么神,身边跟着什么人?巧妇有米用不成。一头雾水无处问,处处谜团烦得很,穿越不如家里蹲。
    欢迎来到走近科学之乡间古庙,让我们来玩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此时此刻女主一恨自己穿越没配搜索引擎,二恨自己当年一心打架没学宗教学。
    以及,这篇文基本上的分工就是女主负责正面刚,男主兼职替补主要做后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